第775章 我要是动手砸起来会心疼的


  银河实业这边除了刘士卿、郭倩蓉、杨诺婷等人之外,所有总公司副总经理级别及其以上的人全都来了,丁崇祥、王泽伟、袁天成、康永恒、毛思娴、沙哈里?马贾德拉、庄飞燕等都来了,就连远在美国的郭潇芝也特意赶了过来。银河体育的顾问,前国家体育总局的局长崔宪甫也受邀出席。

  另外,子公司所有总经理级别的人也都奉命赶到,柳祥、廖羲传、朱玉明、朴淳化等聚在一起,集体亮相。可以说这一次是银河实业高级管理层聚集的最全的一次,这会儿要是有人往这里丢一枚导弹的话,银河实业就得彻底的瘫痪,元气大伤。

  得知一号★★、★★他们要来,刘士卿连忙从大门附近的小房走出来,亲自站在高新技术实验园大门口迎接。他带了一个墨镜,段丽怡拿着一把黑色的雨伞,遮挡着各路媒体记者的镜头。王泽伟、丁崇祥等人也都有意无意的围在刘士卿周围,一起帮他遮掩身份。

  其实对国外的媒体而言,刘士卿是银河实业董事长,这一点早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刘士卿要避免的还是少在国人面前暴露他的身份,毕竟国人的疯狂、追星程度让刘士卿瘆得慌,某女追港星追的让父亲★★的悲剧,他可不愿意发生在自己的周围。

  大概九点半的时候,先是警笛声出现在刘士卿的耳朵中,顺着声音望去,就见有几名身着戎装的军人开着摩托车,行驶在队伍的最前面,后面是一长溜的车队。此时,银河实业高新技术实验园门口的这条道路已经被封了,任何车辆不许通过,所以一号★★他们的这行车队就显得非常的醒目。

  时间不长,车队稳稳的停在了高新技术实验园大门口,先是身着黑西装、白衬衫的中央警卫局的保镖们从车上下来,四散开来,形成严密的警圈,在确认了周围的安全情况后,这才由一名女性警卫拉开了车门,请一号★★下车。

  燕京市★★邢云升走到刘士卿身边,“刘总,咱们一块儿去迎接一下一号★★吧。”

  刘士卿点点头,和邢云升并排走向了一号★★。段丽怡亦步亦趋的跟着刘士卿,始终用黑雨伞挡着记者们的镜头。

  一号★★满脸笑容的朝着刘士卿伸出了手,“小刘同志,没想到你的安全工作做得比我还要严密呀。”

  刘士卿尴尬的一笑,“段姐,你把雨伞撤了吧。”

  一号★★忙道:“不用,我理解小刘同志你的做法。邢云升同志,你也来了。”

  邢云升连忙伸手,和一号★★握在一起,“★★,我来看看刘总这里还有没有需要我们燕京市配合的地方。”

  一号★★道:“你这个想法不错,小刘同志把第二实验室设在燕京市,这是增强燕京市在全球竞争力的重要举措,对燕京,对咱们国家是有好处的。燕京市一定要做好后勤工作。”

  邢云升连忙点头说是,别说一号★★专门嘱托他了,就算是一号★★没有嘱托他,他都恨不得把刘士卿当大爷给供起来。刘士卿在燕京市呆了一年半的时间,就在燕京市创立了银河软件、银河化工、银河娱乐等数家子公司,投资总额超过了五百亿华夏币,提供的工作岗位超过了千个。要是燕京市多这个这样的公司,他还不得乐疯了。

  在一号★★之后,★★、★★★、常务★★★也都从他们的专车上下来,刘士卿连忙一一迎接这几位政坛大佬的到来。★★他们也都免不了要跟刘士卿说一些祝贺勉励的话。

  刘士卿请一号★★等人先到大门附近的小房坐一会儿,准备十点整的时候,请一号★★他们为银河实业高新技术实验园举行挂牌仪式。

  此时距离十点整还有一点时间,丁崇祥开始主持仪式,凑乐舞狮,南北两支舞狮队各占绝活,把气氛推向了高潮。十点整的时候,一号★★他们为银河实业高新技术实验园的牌子举行了揭幕仪式,然后一号★★、★★★★★和常务★★★分别做了简短的讲话,他们的讲什么并不重要,他们的到来本来就是为了表明一种对高新技术实验园支持的态度,尤其是同时来了四位中央★★,而且还是分量最重的几位,这种态度自然显得越发的沉甸甸的了。

  这天晚上,关于银河实业高新技术实验园落成的报道,充斥了各种各样的媒体。国内的媒体报道有惯用的套路,无非是围绕着一号★★等中央★★展开的,而国外的媒体在报道的时候,口气多少有些酸溜溜的,说什么一号★★等人的出席,无疑证明了银河实业挂羊头卖狗肉,表面是民营企业,实质上是受到了国家支持的国有企业。还有人感叹银河实业高新技术实验园的落成,又有一号★★等人的支持,银河实业的发展势必要布上更快的车道了。

  说银河实业布上快车道,确实没有说错。刘士卿已经把实验室办到了第二实验室,家暂时还放在燕京大的专家楼,主要是装修产生的甲醛等污染物,还需要一段时间的排放,虽说装修的时候,用的都是绿色无公害的材料,但是安全第一,至少也要凉上一两个月的时间。

  在实验室中,刘士卿开始全力向光子计算机发起了冲刺。他事先让银河重工生产的零部件已经运到了第二实验室,刘士卿又让高价雇请来的机床操作工,利用两台超高精度数控加工中心加工精密的零部件,然后把这些零部件组装起来,准备组装为生产光芯片的小型生产线。

  就在他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三妇女节逐渐的临近。提前两天,野崎松石就给刘士卿打电话,“刘先生,马上就要到三妇女节了,咱们丰田公司和银河实业之间的较量是不是应该确定一下比试的地点了?”

  “野崎先生,我对燕京的赛车场不太熟悉,丰田公司是有名的汽车制造商,对这方面一定比我熟悉,你说吧,咱们在什么地方比?”刘士卿笑道。

  野崎松石也没有扭捏,说道:“刘先生,顺义区有个赛车场,一共有两个赛道,一个公路赛道,全场2公里,一个越野赛道,全场25公里。咱们在那里比,你说怎么样?”

  “没问题。”刘士卿笑道,“三妇女节那天,咱们在顺义的赛车场碰头,比赛时间就定在下午两点钟吧。”

  “好。”野崎松石没有意见。

  刘士卿笑道:“对了,野崎先生,我得提醒你,你们丰田公司制造处理的汽车,要是有什么昂贵的零部件,装饰物之类的东西,最好事先拆卸下来,免得到时候挨砸的时候,损失惨重。”

  野崎松石寸步不让,“刘先生,我们已经准备好了铁锤,你还是操心一下万一我们的铁锤落在了你们银河实业生产的汽车上,那该怎么办?”

  转眼间,到了三月日,这一天是三妇女节。银河实业上下所有的女员工,放假一天。刘士卿、郭倩蓉、杨诺婷、厉筱潇等人赶赴比赛地点。在前往顺义区赛车场的道路上,时不时的能够看到国内外媒体的新闻采访车。

  有人私下里把银河实业、丰田公司的这次较量称之为旷世之战。银河实业是新兴的高新技术企业,在多个领域多个行业中,做出了非常出色的成绩,一个是老牌的汽车制造商,汽车销售总量占据全世界第一的位置。两家公司都属于巨无霸的公司,实力都非常雄厚,可以说是两头猛虎。

  在这场两头猛虎之间的较量中,充分的体现了两虎相争,必有一伤的老话。是银河实业压倒丰田公司,还是丰田公司掀翻势头正猛的银河实业,这是万众期待的大事情。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看点之一,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看点,就是比赛后,落败的那一方要被胜利的那一方砸车。一旦砸车的行动付诸于实施,落败一方的面子可就全丢尽了,无论是银河实业丢面子,还是丰田公司丢面子,相信都会有大批的人鼓掌喝彩。

  正是因为有着如此大而猛的看点,国内外的媒体在接到了银河实业、丰田公司的邀请函之后,都派出了精兵强将前去采访,进行现场报道。这其中,以华夏本地和日本驻华的新闻记者最为兴奋,原因是显而易见的,银河实业是华夏籍企业,丰田公司更是日本工业化的重要象征之一。

  看着车窗外飞速超车而过的新闻采访车,厉筱潇不无忧虑,他们马上就要到赛车场了,可是直到现在都没有看到银河实业制造的汽车,到时候拿什么跟日本丰田公司制造的新车比试,难道用他们坐着的这辆红旗车吗?

  “刘大哥,咱们造的车在哪里呀?”厉筱潇忍不住问道。

  杨诺婷笑着拍了拍厉筱潇的手,“筱潇,不要着急。等到了赛车场,你就知道车在什么地方了?”

  两个多小时后,刘士卿他们赶到了顺义区的那个赛车场,此时时间差不多已经是中午了,刘士卿不慌不忙的带着郭倩蓉、杨诺婷她们找了一家环境卫生看起来不错的参观,吃了顿饭,又聊了会儿天,说了会儿闲话,这才起身赶往赛车场。

  丰田公司的派了好几名高层出席今天的比赛,丰田华夏的总经理加藤优作、执行副总经理野崎松石,丰田总公司还专门派了一名副总经理过来。另外,还有熊绍麒和他的父亲也在场。

  丰田公司对今天这场比赛的胜利志在必得,当初熊绍麒未有经过允许,擅自决定和银河实业进行比赛,丰田公司总部得到报告后,不但没有怪罪,反而还褒奖了熊绍麒。丰田公司把今天的这场比赛视为压倒银河实业的机会,汽车制造无疑是丰田公司最拿手的工作了,要不然的话,也不可能在六七十年的时间内,超过了美国的老牌汽车制造商福特、通用,德国的奔驰等公司,成为了全世界排行第一的汽车制造销售企业。

  日本人包括丰田公司的高层在内,其实对刘士卿的几项举动一直耿耿于怀。银河实业销售往日本的强体饮料是全世界最贵的,日本★★曾经专门派人和银河实业进行沟通,谁也没有想到刘士卿竟然派了康永恒和他们进行谈判,提出了要让爱子公主给刘士卿当妾室的要求。

  日本皇室虽然根据宪法,是个摆设,但是在日本很多国民的心目中,日本皇室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康永恒提出的这个要求,无疑是在羞辱全体日本人。不管按照日本国内的法律,爱子公主是否能够嫁给刘士卿,这事本身就是不可原谅的事情。

  当得知银河实业要在汽车领域和他们进行较量的时候,丰田公司高层马上把这件事当成了报仇雪恨的好机会。日本★★以及日本诸多企业在知道了丰田公司要和银河实业进行较量的时候,纷纷向丰田公司提供了支援,日本除了丰田公司之外,还有其他好几家世界闻名的汽车制造商,本田、三菱重工等等,都把最好的汽车设计师、技术人员派遣到了丰田公司,为丰田公司设计制造最好的汽车。

  刘士卿他们抵达赛车场的时候,就看到在停车场上,停放了十几辆挂着丰田公司商标的崭新的汽车,这些汽车既有越野车,也有轿车、卡车、客车等等,种类之丰富,几乎囊括了所有的车型。

  加藤优作冲着刘士卿鞠了一躬,“刘先生,很高兴见到你。”

  刘士卿呵呵一笑,“加藤先生,我也很高兴能够和你见面呀。这就是你们制造的汽车吗?啊,看起来很不错的样子,你说你们也不知道节省一点,这么新的车,等会儿我要是动手砸起来,会心疼的。”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