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0章 蓉蓉妈妈好


  第60章蓉蓉妈妈好

  不管刘士卿他们如何猜测,那几个国际雇佣兵幕后指使者是谁,就得看国安局是否有本事从他们的口中,把情报撬出来了。这个问题,不是刘士卿现在能够插的上手的,除非他明确表态不相信国安局,否则的话,他就只能把这件事交给武灵市国安局处理。至于国安局是用酷刑,还是威逼利诱,就是国安局的事情了。

  刘士卿现在最想搞明白的就是为什么在这样一个时间,突然之间,就有三拨人同时的袭击公司总部、银河精工和银河工业园。以往银河实业不是没有人试图秘密潜入,但是从来没有像这一次,强度这么大,而且还动用了枪械和塑胶★★,这还是头一次。

  “刘总,我们和国安局的同志交流过,据对方称,这些人的武装潜入,可能和前一段时间咱们和国内的军工企业达成了合作生产武装直升飞机的协议有关。有人可能是想获得这些武装直升飞机的详细资料,或者是摸清楚我们的生产能力什么的。”丁崇祥在刘士卿提出问题后,回道。

  刘士卿皱了皱眉头,“丁总,回头你还要和国安局的人多多联系一下,争取国安局撬出来情报之后,我们能够第一时间知道。嗯,我今天还要赶回燕京,后天威廉王子就要来访华了,我得回去准备一下。总公司这边就交给你们了。庄飞燕,总公司和所有子公司的安全工作,你得给我抓好,不出大的问题。尽可能的不要再出现员工的伤亡,必要的时候,我们宁肯受点损失,也要保全员工的人身安全。明白吗?”

  刘士卿这话一出,在场的人全都愣了,包括丁崇祥、王泽伟在内的人,原本都以为刘士卿会给他们说,让他们不惜一切代价,也要确保公司的秘密不泄露,没想到刘士卿首先要确保的是员工的人身安全。这是怎么说的?

  刘士卿没有解释什么,秘密的泄露现在对他来讲,或许不完全是坏事,至少谁窃取走了银河实业的商业秘密以及技术机密,对方十有九会按捺不住,将之运用到实际之中。但凡有一点蛛丝马迹,刘士卿就能够顺藤摸瓜,把对方给揪出来。到时候,刘士卿豁出去一切,也要让对方尝尝苦头,否则的话,他们就一直会把自己当软柿子欺负。

  何况,刘士卿现在拿出来的各项技术,基本上都不是利用信号接收器能够搜寻到的银河联邦最先进的科技,更多的只是比当今的科技高出来几十年的水平,像拿出高出来一两百年,甚至三五百年的高新技术,基本上一个没有。真要是被人给窃取走了,刘士卿大不了再拿出更先进的科技,压死对方。

  当然,刘士卿还有一层意思,就是要树立“以人为本”的思想,就像以色列的特工组织摩萨德一样,允许组织成员在被俘之后,以出卖组织部分情报的方式,换取保全自己的性命,为组织的营救争取到时间。摩萨德的这种做法或许很多人不太理解,但是无疑却加强了旗下成员对组织的忠诚度。如果一个组织连旗下成员的性命都不肯提供保障的话,有时候真的很难凝聚人心。

  刘士卿又交代了一些事情,然后便乘坐着公司的车,在安保部上百名安保人员的护卫下,一路顺风的返回到了燕京。

  刘士卿简单的把公司的事情跟郭倩蓉、杨诺婷他们说了说,然后就把一份长长的清单交给了杨诺婷,让她按照清单进行采购。杨诺婷已经习惯了给刘士卿当采购员,她知道一旦老板给她这么长一串清单的话,通常都意味着老板将又有非常重大的发明要产生了。

  杨诺婷仔细的将清单上的物资进行分类,然后按照类别,开始从子公司调集各种物资,要是子公司没有能力制造和生产的,就从外面进行采购。

  说起来也真是难为杨诺婷了,她是纯正的商科毕业生,高中毕业之后,就再也没有接触过物理化生物方面的知识了,但是自从跟了刘士卿之后,不但要给刘士卿当秘书,帮着刘士卿管理银河实业,还要硬着头皮,把已经丢到爪哇国的物理化生物方面的基础知识一点一点的捡起来,要不然的话,很多时候,刘士卿说什么话,她都听不懂,自然也就没有办法辅佐好刘士卿了。

  一转眼到了后天,也就是5月9日。这天是星期一,农历四月初三,天气晴朗,燕京的天空万里无云。现在是春暖花开的日子,燕京的天气已经有点炎热了。

  在即将过去的春季,燕京市民最大的一个感受,就是今年的沙尘暴似乎比往年弱了一点。但是究竟是不是真的弱了,普通市民或许说不出来弱在哪里,但是中央气象局和燕京市气象局,已经对过去的二三四月份的沙尘暴天气进行了统计,最后得出的结论,确实是沙尘暴爆发的天数少了几天,强度也比往年弱了一些。

  中央气象局和燕京市气象局的专家们把沙尘暴减弱的原因,归纳了好几个原因出来,其中非常重要一个,就是海水淡化西输工程的成功实施。淡化后的渤海水输送到西北省份之后,有效的改善了沙尘暴主要来源地的地理状况,进而改变了让人们谈虎色变的沙尘暴的频率和强度。不过气象专家们对以后每年的沙尘暴的前景持谨慎的乐观程度,毕竟海水淡化西输工程是否能够坚持下去,以及海水淡化西输工程输送到大西北的那点淡水,是否能够抵抗得住大自然的威力,一切都还是未知数。

  这一天,刘士卿、郭倩蓉、杨诺婷他们早早的就把第二实验室收拾一新,准备用来接待威廉王子一行。临近中午的时候,外交部派出来的专车过来接刘士卿、郭倩蓉、杨诺婷三人。这一次在机场迎接威廉王子的华夏方面的人员,不是★★官员为首,而以刘士卿他们为首。

  刘士卿他们和外交部的工作人员一起赶到了首都机场,没等多长时间,威廉王子的包机就稳稳的落在了首都机场的跑道上。

  刘士卿他们走了过去,站在了红地毯上,等着威廉王子他们下飞机。很快,英航的这架空客a股市场350的机舱舱门打开,先是威廉王子的保镖从机舱里面走出来,随后走出来的竟然不是威廉王子,而是一个粉雕玉足的外国小丫头,这个小丫头很小,也就是两三岁的样子,个子不高,九十公分左右,穿着英国古典的长裙,带着帽子,脚蹬红色小皮靴,一双碧色的大眼睛地溜乱转,很快小姑娘的眼睛就落在了刘士卿的脸上。顿时小丫头大呼小叫起来,“爸爸,妈妈妈,你们快点出来呀,教父在下面等着我们呢。”

  威廉王子和妻子米德尔顿王妃从机舱里面走了出来,前者一手拉住女儿的小手,“伊丽莎白,不要乱跑,小心摔着你。”

  一家三口顺着舷梯走了下来,刚刚踩到红地毯上,伊丽莎白就挣脱了威廉王子的手,像是一颗炮弹一样,张开手臂,就冲着刘士卿跑了过去,“教父……”

  看着这个扑过来的小丫头,刘士卿有点愣神,他这是第二次见伊丽莎白的面,上一次,还是英国王室给伊丽莎白举办洗礼仪式的时候,他见了伊丽莎白一面,一转眼就是差不多两年的时间,伊丽莎白就长这么高了,也不知道是英国人的基因如此,还是英国王室的营养太好了。

  刘士卿张开手臂,笑着把伊丽莎白抱了起来,伊丽莎白也不知道是真的不认生,还是事先得到过父母的指点。在刘士卿把她抱起来之后,搂着刘士卿的脖子,啪啪,就使劲的亲了亲刘士卿左右脸颊,然后奶声奶气的道:“教父,我想死你了。你怎么不去伦敦看我呀?”

  刘士卿这会儿总不能跟伊丽莎白说什么“我对你们英国王室有意见,所以才不想去”吧。他笑了笑,“教父太忙了,所以没时间去看你。不过伊丽莎白,教父不能去看你,你可以坐飞机过来看我和你蓉蓉阿姨啊。”

  伊丽莎白一听,扭转头冲着郭倩蓉喊道:“蓉蓉妈妈好。”

  郭倩蓉微微一愣,旋即嘴角浮现出一丝极淡的笑容,“你也好呀,伊丽莎白公主。”

  这时候,威廉王子和米德尔顿王妃已经和外交部以及英国驻华大使武思危等人我玩了手,说完了客套话,两人走到刘士卿、郭倩蓉、杨诺婷等人的身边,威廉王子笑道:“亲爱的刘,我们又见面了。”

  威廉王子满面春风,笑容里面透着十二分的真诚,似乎忘记了双方之间的一切不愉快,此时浮现在脑海中的,都是双方亲如兄弟一般的友情。

  威廉王子会笑,刘士卿同样也会笑,他笑的比威廉王子还要真诚,他先把伊丽莎白公主放到了地上,然后张开双臂,和威廉王子热情的拥抱在了一起,“威廉王子,欢迎你和米德尔顿王妃再次访华。”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