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6章 耍什么阴暗的手段都是没有用的


  就在刘士卿和单良坤商量着水下都市建好之后,都应该在其圈出来的空间中建设一些什么样的必要机构的时候,杨诺婷陪着费玉娇走了过来,“老板,你现在方便吗?费总有很重要的事情想跟你汇报。”

  刘士卿现在正在跟单良坤说话,他很清楚如果不是非常重要的事情的话,费玉娇不会赶到这个时候来向他做出汇报的。“单★★★,不好意思,我先去跟费大姐说两句话,等会儿再过来陪你。”

  “无妨,无妨。”单良坤挥了挥手,“刘总,你也不用一直陪着我,游轮上这么多客人,我估摸着有一多半都想跟你说两句话。我一直霸占着你,估计早就有人骂娘了。呵呵,你去吧,我也正要找几个老朋友说说话。”

  刘士卿再三向单良坤致歉,然后带着杨诺婷、费玉娇两个人找了一个没人的角落,问道:“费大姐,有什么事情,非要赶在这个时候向我汇报呀?”

  这次的开工仪式,银河实业有多名高层出席,刘士卿、郭倩蓉和杨诺婷就不用说了,此外还有丁崇祥、王泽伟、费玉娇、贝雪晨等人,他们这会儿都被客人们围着说话,就连郭倩蓉也不例外,根本就没有办法走到刘士卿身边。

  自从银河实业将所有的子公司进行整合,组建了多个集团之后,费玉娇的地位是水涨船高,目前已经被委任为银河轻工集团的负责人,另外限于银河蜘蛛的专业性,她还继续兼任着银河蜘蛛的总经理一职。

  本来费玉娇也被不少客人围着,根本就没有办法抽出身来,不过就在刚才,她接到了一个电话,是从海南岛打过来的,电话中传达了一个非常好的消息。

  “刘总,刚才是孙小妹给我打开的电话,说是经过几年的努力,终于把你说的那种麝香猫培育了出来。孙小妹让这种麝香猫吞吃咖啡豆,让咖啡豆在它们的肚子里面发酵,然后等它们把未消化的咖啡豆排出体外后,进行处理。最后制造出来的咖啡,经过国家有关部门的检验,于半个小时前,刚刚刚收到检测报告。”费玉娇有些兴奋的说道。

  “费大姐,你不用说下去了,让我猜一猜?是不是成功了?”刘士卿问道。

  费玉娇狠狠的点了一下头,“我们制造的咖啡多项指标都跟印尼的麝香猫咖啡的指标一模一样,甚至在极少数几个指标上,还要略优于对方。刘总,这也就意味着从现在开始麝香猫咖啡不再是印尼人的专利,我们将要和他们分享全球的麝香猫咖啡的高端市场。另外我们掌握着麝香猫的杂交培养技术,只要需要,完全可以无节制的生产麝香猫咖啡,也就是说我们完全可以挤垮印尼人在这方面的产业,抢占绝大部分的市场份额。”

  “好,太好了。”刘士卿狠狠的拍了一下游轮的栏杆,他对印尼没有一丁点的好印象,别的不说,前几年,齐鸿儒和温占豪两个人在印尼受尽的虐待,他到现在还耿耿于怀,能够挤垮印尼人的一个产业,他还是乐意为之的,何况,这个产业所包含的利★★丰厚,也是让人哗哗的流口水的。

  “我要去一趟海南岛,亲自表彰一下功勋卓著的孙小妹。杨姐,你现在就给我订飞机票,等咱们返回鹭岛市之后,马上就直飞海南三亚。”刘士卿吩咐道。

  刘士卿虽然是这样吩咐的,但是他想尽早脱身,却有点难办,直到第二天的上午,他才赶赴海南岛三亚市,亲自品尝到了自产的麝香猫咖啡。刘士卿绝对算不上是一个美食家,食物味道的细腻差别,他是品味不出来的,这方面,郭倩蓉和杨诺婷就有一些研究了,两女仔细的品味着自产的麝香猫咖啡,以及花高价购买的印尼产的麝香猫咖啡,细细品味,几乎感受不到两者之间有任何差别。

  刘士卿把检测报告拿在手中,连看了两遍,之后若有所思的把检测报告往桌子上一丢,“不行,这份检测报告的分量不够呀。”

  因为种种原因,华夏的检测机构做出的检测报告,在国外的认可度并不是很高,尤其是像麝香猫这样即是食品,又是高端奢侈品的东西,别说外国人了,就算是本国国民相信国内有关机构检测报告的可能性也是非常小的。

  如果这份报告不是华夏的检测机构做出来的,而是美国或者欧洲,抑或者是日本等国家做出来的,那么在全世界就会有比较高的公信力。这不是什么崇洋媚外,而是很现实的现象。

  刘士卿突然意识到银河实业旗下应该成立一个专门的检验机构,然后不遗余力的培养这个检验机构的公信力,最好能够将之变成一个被全世界消费者认可的、公信力比较高的检验机构,到时候,这个检验机构不但可以对银河实业内部的产品进行检验,同时也可以像is认证系统一样,在全世界进行某个检验系统的推广。一旦能够推广开来,也是一个非常不错的盈利渠道。

  当然,成立检验机构的事情,现在是以后的事情了,即便是退一步讲,已经成立了这样一个机构,其在全世界消费者心目中的认可度,也是一件值得商榷的事情。何况,远水解不了近渴,眼下想向国内乃至全世界推广银河实业生产的麝香猫咖啡,就需要找一个能够被全世界消费者认可的机构来做一个检测。

  “孙小妹,你为公司做出了一个非常了不起的贡献,我决定对你进行嘉奖,我决定授予你董事长特别贡献奖,并给予你五十万华夏币的特殊奖励。我来得仓促,证书和奖杯没有准备好,回头再给你补上,不过奖金却是现成的。”说着,刘士卿把写着五十万华夏币的现金支票递给了孙小妹。

  孙小妹摇了摇头,“刘总,我不要这钱。我在公司工作,公司每个月给我的钱和奖金都不少了,把麝香猫培育出来,造我们的麝香猫咖啡,本来就是我的本职工作。做好本职工作,没有什么特别值得嘉奖的地方。”

  刘士卿一听,呵呵一笑,“你的这个想法很有意思,要是全公司的人都像你这么想,我每年不知道就会节省下来多少奖金呀。呵呵,这钱你还是要收下的,这不是你做不做好本职工作的事情,而是你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是否做出了超过其他同事的突出贡献。现在看来,你有得到这笔奖金的资格。”

  郭倩蓉在一旁道:“孙小妹,士卿给你的,你就拿着吧。”

  费玉娇也在一旁道:“孙小妹,拿着吧,这是你应得的。”

  孙小妹犹豫了一下,还是上前一步,把现金支票接到了手中,然后冲着刘士卿鞠了一躬,“多谢刘总。”

  刘士卿挥挥手,让孙小妹坐下,然后问道:“按照我们现在的能力,我们的麝香猫咖啡大概能够达到多大的产量?”

  孙小妹回道:“目前我们培育出来的麝香猫大概有一千只左右,每天麝香猫大概排便五十克左右,经过清洗、筛选、晾干之后,大概能够得到二十克左右的咖啡豆,也就是说每天的产量大概是二十千克,一年下来就是七点三吨。”

  “七吨多?这个数字可不少了。”刘士卿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印尼产的麝香猫咖啡,年产量大概只有四百五十公斤左右,其与众不同的口感,外加上少得可怜的产量,才造成了其超级昂贵的价格。如果其年产量攀升到以“吨”做为计量单位的话,其售价已经会跌落许多,当然,其独特的口感决定了他不会沦落为速溶咖啡那样的大路货。仍旧会是咖啡中的高端货。

  “老板,这么多的麝香猫咖啡,咱们该怎么消化呢?是不是该成立一个咖啡公司,注册一个咖啡品牌,向全世界推广呢?”杨诺婷说道。

  刘士卿沉吟半晌,“这事得好好合计合计,一定要选择一个能够迅速套现、稳赚不赔的方法出来。眼下,最主要的还是将我们自产的麝香猫咖啡多送到国外几个专业的检测机构,对其进行最严格的检测,用这些检测报告来证明我们的麝香猫咖啡在品质上、口感上是和印尼的麝香猫咖啡是相当的。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在全世界赢得知名度,打开咖啡市场的高端销售渠道。”

  费玉娇点头道:“这件事就交给我办吧。我力争在最短的时间内,把麝香猫咖啡的样品送到全世界前十的检测机构,让他们分别对我们的麝香猫咖啡进行检测,到时候,我们把所有检测机构的检验报告一起亮出来,到时候全世界的消费者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刘士卿点点头,“就这么办吧。”

  决定一下,费玉娇马上调集人手,开始操作麝香猫咖啡的检测事宜,为了做好宣传,为麝香猫咖啡上市做好铺垫,费玉娇派人送样品进行检验的时候,搞出来了很大的声势,国内有关部门做出的检验报告也在媒体上进行了曝光。一时间,银河实业搞出来了麝香猫咖啡在全世界的食品消费领域开始流传起来,但是就跟刘士卿预料的一样,因为国内外消费者不是太信得过国内某检验机构对麝香猫咖啡的检验报告,所以全世界的消费者说的很热闹,但是却鲜少有人愿意主动的品尝银河实业产的麝香猫咖啡。

  不过消费者不愿意品尝,不代表企业或者组织不会心动。

  印尼★★率先发表声明,抨击银河实业的做法,是为了出名,不惜扯上正宗麝香猫咖啡的大腿,是一种非常无耻和极端不负责任的做法。印尼做为全世界唯一能够制造生产麝香猫咖啡的地方,现在不会承认银河实业的麝香猫咖啡,将来也永远都不会承认麝香猫咖啡。印尼★★还呼吁全世界有化、有品位、有理智的消费者能够抵制银河实业伪造的麝香猫咖啡。

  银河实业推出麝香猫咖啡,可以说是捅到了印尼人的腰眼上,印尼人要是乐意,那才是见了鬼的事情。印尼人闹翻了天,恨不得开着战舰到海南岛,把银河实业设在海南岛的咖啡园给夷为平地。

  相比之下,其他国家倒是乐见其成,如果能够确实的证明银河实业产的麝香猫咖啡能够在品质上跟印尼的麝香猫咖啡相当,那么绝对是全世界咖啡爱好者的一个福音。

  就在全世界的消费者还持观望态度的时候,银河实业迎来了多位客人。这些客人都是全球咖啡界最有名的企业,雀巢公司、麦克斯韦咖啡公司、星巴克咖啡连锁等等,华粮集团也派了专人,过来跟刘士卿沟通,准备利用银河互助共促会会员单位的特权,看看能不能分的一杯羹。

  这些全世界闻名的公司跟消费者的看法不太一样,华夏虽然不是什么咖啡原产地,生产咖啡的历史也不算悠久,但是其做出来的检测报告,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还是真实可信的。这时候,是不是等着美国或者欧洲的检测机构做出检测,就没有那么必要的。如果真的非要等到美国人做出检测的时候,再采取行动,那时候,黄花菜都凉了,再想跟银河实业在麝香猫咖啡领域展开合作,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希望了。

  和以前不太一样,如今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的公司,如果想跟银河实业展开合作,都是抱着一个比较真诚的心过来的,像什么占便宜呀,妄图压服刘士卿和银河实业呀,这些想法都已经非常的不切实际了。即便是放在全世界,银河实业都是一个实力非常雄厚的企业了,耍什么阴暗的手段都是没有用的。只有真诚,才是最好的敲门砖。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