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1章 深层次的原因是垄断


  洪大磊、叶秋燕还有毕泉水三个人跟刘士卿聊了很长时间,洪大磊他们三个人有不少形成已久的固定思维,就比如说这个宇航员选拨标准,国家航天局已经坚持了二三十年时间,而且为了安全起见,他们不但没有将选拨标准降低的愿望,甚至还有往更加苛刻方向发展的意思。

  银河实业在选拨宇航员方面的标准,远远的超过了叶秋燕等人的心理底线,如果不是银河宇航员大队的宇航员都是采用这个标准选拨并且进行训练的,如果不是银河宇航员大队已经有了实际成果,所有的队员都已经进行了至少一次的试飞,那么叶秋燕他们这会儿就不是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来和刘士卿进行探讨了,而是直接跟刘士卿说他那一套行不通。

  很多时候,观念的改变是非常困难的,不少年轻人都喜欢称呼自己的父辈、祖辈是“老顽固”,其实背后就隐藏着父辈、祖辈对自身观念的坚持和不肯妥协。

  刘士卿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说干了嘴巴,才让叶秋燕勉强同意对刘士卿说的那一套进行有限度的尝试,不过估计以后国家航天局在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对已经实行多年的宇航员选拨及训练标准进行太多的改变,毕竟国家航天局选拨宇航员的时候,可以在全军的飞行员中进行选拨,为了保证宇航员的质量以及避免航天人为事故的发生,自然要秉承优中选优的原则,不像银河实业,那里有那么多的飞行员做基础,可以挑肥拣瘦。

  送走洪大磊他们,刘士卿的手机响了,一看,是沙哈里马贾德拉打过来的,“老板,我刚刚得到消息,说你跟阿拉伯世界多个国家已经达成了合作协议,要一起开发太空基地?不知道有没有这件事?”

  刘士卿呵呵一笑,“马贾德拉,你的消息最近变得不灵通了。这都是半个多月前的事情了,你到现在才知道呀?”

  沙哈里马贾德拉苦笑道:“老板,我最近一直在忙着处理咱们在美国、欧洲、澳大利亚等地的股票期货,一天恨不得拉长到四十个小时,那里有时间关心股票期货之外的事情呀。”

  “哦,辛苦你了。马贾德拉,股票期货这一块,咱们赚了多少?”刘士卿问道。

  沙哈里马贾德拉虽然没有出现在刘士卿的面前,但是他的得意之色,远在千里之外的刘士卿都能够感受得到,“老板,幸不辱命。当初公司一共给了我五千亿华夏币进行运作,如今,我已经往公司的账上还本五千六百多亿华夏币了,另外,我手中还攥着差不多三千亿华夏币的股指期货,我正准备找机会全部抛掉,现在,力拓等公司的股票跌的很厉害,咱们的股指期货可是一直在赚钱呢,我现在还真舍不得抛掉呢。”

  “不错,这才半年左右的时间,你就用五千亿做本钱,赚了三千多亿。不知道国外有多少人,因为你的这一举动而破产呀。”刘士卿笑道。

  沙哈里马贾德拉笑道:“资本市场是残酷的,既然敢入场玩,就要做好各种各样的准备。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期,美国人索罗斯带着美元,冲入亚洲市场,击溃泰铢,阻击港元,也没见他事后有什么不安的,我当然也不会了。”

  刘士卿笑道:“马贾德拉,我记得索罗斯可是美籍犹太人,你这样说自己的老乡,不怕有天见了他,他兴师问罪呀?”

  沙哈里马贾德拉说道:“在其位,谋其政,我现在是老板聘请的银河金融集团负责人,自然要为老板,为银河实业负责了。别说是我,就算是索罗斯本人,如果受雇于老板的话,也是要为老板服务的。对了,老板,有件事我想向你请示一下,太空基地项目投资巨大,光有阿拉伯世界的投资,是不是不够用?我想做一些介绍人,引荐几家以色列公司或者以色列★★对太空基地进行投资,不知道老板能够考虑一下这个建议?”

  “马贾德拉,你是不是想为自己的国家做点事情?”刘士卿直言不讳的问道。

  沙哈里马贾德拉也没隐瞒,“老板,我确实是这样想的,我希望能够在维护公司利益的同时,也能够为以色列做点事情。不管怎么说,以色列都是我的祖国。”

  刘士卿笑道:“马贾德拉,我没有说你的想法不对的意思,咱们俩如果换一下位置的话,我也会谋求为自己的国家做一些力所能及的贡献。不过有一点,我要提醒你,太空基地牵涉重大,这个玩意儿要是搞不好,是有可能诱发战争的。我们建设太空基地,可不是让其成为战争的导火索,而是想让其成为太空科研、太空旅游、太空工业、太空农业、太空城市等方面的一个先驱者。

  为了保证它不被某些人曲解,我们就必须要慎重处理,避免其被一些有心人利用。我本人不是不喜欢跟以色列企业或者以色列★★合作,相反我对跟以色列企业或者以色列★★进行合作,一直抱有非常大的兴趣,这你也是知道的。不过在太空基地这个项目上,我对以色列方面是有顾虑的,以色列跟美国的关系,你比我清楚,两国是铁杆盟友,我不敢保证如果我们选择跟以色列方面进行合作的话,对方一定不会把有关太空基地方面的资料,告诉美国。

  咱们别说以色列方面把太空基地的一些数据告诉美国了,就算是把这个消息告诉美国,也足以让美国人做出一些很激烈的反应了。这对我们建设太空基地是没有好处的。”

  沙哈里马贾德拉默然,半晌之后,他又问道:“老板,你的意思是在太空基地这个项目上,我们不能跟以色列方面进行任何合作了?”

  刘士卿笑道:“那倒不是。我的意思是先把太空基地弄成一个既定事实,到时候,美国人就算是再不愿意,也没有办法改变我们的行动计划了。到时候,别说是以色列方面了,就算是美国人想往咱们的太空基地中掺和一脚,我也是欢迎的。当然,前提是要遵守我制定的游戏规则,尊重我这个大股东。”

  沙哈里马贾德拉叹了口气,“老板,我明白了。”

  刘士卿安慰自己手下的大将,“马贾德拉,你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你如果想作为中间人,为自己的国家谋取一些合作的机会的话,不一定非要盯着太空基地呀。咱们公司还是很多项目是可以拿出来跟人合作的,像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开发,农业、电子产业、军工业等等,都是可以跟以色列进行深层次的合作的。对了,银河重工前段时间不是申请往中东地区设立汽车制造厂吗?咱们也可以把这个汽车制造厂设立在以色列。”

  沙哈里马贾德拉心情顿时大好,“多谢老板成全,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刚刚跟沙哈里马贾德拉通完话,杨诺婷就走了过来,“老板,我刚刚接到商务部打来的电话,说是美国微软公司一个高级代表团前来华夏访问,为首的是微软公司的创始人比尔盖茨先生。他提出来要跟你进行会面,商务部问你,你是否能够抽出时间来跟盖茨先生见上一面?”

  刘士卿一皱眉头,“商务部有没有说比尔盖茨为什么要见我?”

  杨诺婷回道:“我问了,商务部说的很含糊,大概意思是说比尔盖茨可能是想和咱们谈谈合作的事情。”

  刘士卿点点头,“明白了,你跟商务部回话吧,就说我随时都可以跟比尔盖茨进行会面。时间上没有限制,但是会面的地点,要由我们来定,就在武灵市的银河实业总部大楼。”

  杨诺婷连忙应了下来,她把刘士卿的决定通知了商务部,很快商务部的回信就到了,说比尔盖茨同意在在银河实业总部大楼跟刘士卿进行会面,时间就定在三天之后。

  赶在会面之前,刘士卿从燕京市赶回到了武灵市,他现在多少感觉到在武灵市和燕京市之间来回奔波,有些不太方便。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银河工业园的地下实验基地还没有建设完成,他要想做实验搞研究,就必须呆在燕京市,而如果把第二实验室的设备搬移到地下实验基地之外的地方,安全性以及保密性上又是一个问题,好在,武灵市和燕京市距离不是很远,也就九百里地的事儿,来回的交通还是很方便的。

  在约定好的时间,比尔盖茨的车队过来了,这是一个比较简单的车队,在前面开道的是一辆★★,还有两辆防弹奔驰车,中间是一辆白色的中巴车,在车后面还有几辆防弹奔驰车。比尔盖茨不知道是出于什么考虑,这次过来会见刘士卿的时候,车队挑选的车辆都不太惹人注目,除了车首车尾的奔驰标志之外,这几辆车还真的没有特别引人注目的地方。

  刘士卿是接到报告之后,才乘坐专用电梯,从董事长办公室下来的。比尔盖茨站在银河大厦一楼的大厅里,周围簇拥的人,除了微软公司总部以及华夏子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之外,就是保镖了。

  这些保镖的总数量要比刘士卿的多了不少,而且这些保镖基本上都是彪形大汉,一个个都跟铁塔似得,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不像刘士卿的保镖,三男两女,没有一个是那种特别魁梧的人。

  比尔盖茨一直在打量着银河大厦一楼的内部布置,在刘士卿乘坐电梯下来之后,有人俯在他的耳边,跟他说了一声。比尔盖茨的目光马上落在了刘士卿的脸上,他把人群分开,大步流星的朝着刘士卿走了过去,在距离刘士卿还有数步远的时候,他就率先伸出了手,朝着刘士卿握去,“刘先生,久违了。”

  比尔盖茨出生于1955年,如今已经是一位六十三岁的老人了,他做为全世界最有钱的人,平常保养的很好,但是他的一些身体特征还是出现了老化的迹象,耳鬓的头发已经有了花白的痕迹,眼角、眼袋、嘴角等地方,都开始松弛,他已经不是刚刚创立微软公司的时候,那个风华正茂的小伙子了,而是一个知天命之年的老人了。

  刘士卿也伸出了双手,跟比尔盖茨握了握,“盖茨先生,欢迎你到我们银河实业做客。”

  比尔盖茨笑道:“刘先生,真是抱歉,我老早就有计划到银河实业来看看,只是最近几年,我一直在忙着基金会的事情,在非洲做一些慈善项目,总是抽不出时间来。直到最近,非洲的事情才告一段落,我马上就赶过来了。如果我的做法有什么让你觉得怠慢的地方,你可海涵一二呀。”

  撇开银河实业跟微软公司的恩怨,刘士卿对比尔盖茨还是有着一定好感的。比尔盖茨连一个正式的大本科历都没有,当初在上大的时候,主动从哈佛大退,跟保罗艾伦一起创立了微软公司。他利用当时的计算机巨头ib公司的决策失误,成功的推出了ds系统,在消费者中间,率先的建立了使用习惯,让消费者潜意识中,对微软公司的产品建立了认同度。之后,微软公司又逐步的推出了inds操作系统以及sffie办公软件等等一系列的软件。

  比尔盖茨和保罗艾伦白手起家,利用短短的一二十年的时间,就在全世界确立了不可动摇的软件帝国的地位。这里面既有微软公司生逢其时的幸运,也有比尔盖茨的无可比拟的个人才华发挥着巨大的价值。

  比尔盖茨曾经多次荣登世界首富的宝座,直到现在,比尔盖茨仍旧是全世界最有钱的人之一。不过比尔盖茨本人并不贪恋财富,他在很早的时候,就开始致力于慈善事业,他甚至把自己个人的全部资产,除了留下极小一部分做为儿女们的创业基金外,其余的全部用来创办基金会,在非洲等地开展预防艾滋病、扶贫、推广教育等慈善事业。

  别的不说,单单比尔盖茨搞慈善的劲头,刘士卿就自愧不如。刘士卿现在掌握的财富要比比尔盖茨多出好几倍,但是他自问自己到了比尔盖茨的年纪,十有九不可能像比尔盖茨这样,宣布把自己绝大部分的资产捐献出来,在全世界范围内搞慈善。刘士卿最多也就是能够把自己财富的一小部分拿出来,用来做一些不求回报的慈善事业,而且这个慈善事业的范围十有九还会仅仅局限在华夏国内,他很难有那种“大爱无疆、泽被天下”的胸襟和气度。

  如果能够将银河实业和微软公司放在一起,进行对比的话,可以发现两家公司在某些方面还是有些相似的,都是高新技术企业,都站在全世界科研的最前端,两家公司都备受“垄断”的指责,因为“垄断”这个原因,微软公司曾经先后多次被欧盟公平竞争委员会开出巨额罚单,银河实业更是因为这个原因,跟欧盟彻底闹崩,直到现在,还没有恢复正常关系。

  做为一个商人,刘士卿对“垄断”的追求是无极限的,银河实业的很多产品都在国内外的市场上,保持着绝对的垄断地位,强体饮料、陆空两栖汽车、单人飞行器、银河电池、太阳能电池板等等,有的在全世界根本找不到同类产品,有的可以找到同类产品,但是性能上根本就没有办法跟银河实业的相比,以至于只能让银河实业的产品占据着市场的大部分份额。

  当然银河实业的垄断,更多的是技术上的垄断,凭借的完全是他人无法复制的技术和工艺手段,不像某些企业,之所以能够垄断市场,不是因为其技术有多好,而是凭借着国家的政策,哪怕是低劣到了极限的服务水平,也照样能够垄断市场,攫取令人瞠目结舌的利润。

  在这一点上,也可以说是银河实业跟微软公司的另外一个共同点了。

  两家公司有这么多的共同点,按理说应该是惺惺相惜才对,只可惜微软公司在银河实业成立之初,错误的估计了形势,又贪图美国★★许下的好处,制造了一场银河实业使用盗版软件的闹剧,以至于双方还没有开始正式接触,就成了仇家。刘士卿一怒之下,将微软公司的所有软件,全部清理出银河实业。

  现如今,银河实业内部的电脑上,除了银河软件的寥寥几台用于研究的电脑之外,其他所有的电脑都已经寻找不到inds操作系统和sffie办公软件了。

  以前,刘士卿刚刚下命令清理包括微软公司在内的多家美国软件公司的商业软件的时候,当时为了照顾员工们的使用习惯,对部分员工使用微软公司正版软件的行为,公司的上层一直是睁只眼闭只眼,不过现在,银河软件开发的各种软件都已经非常成熟,而且更加的贴合华夏人的使用习惯,再继续使用微软公司的软件,就显得很不合适了,于是,银河实业对员工偷偷使用微软公司商业软件的行为加大了清查的力度。

  另外,因为使用银河系列软件的员工越来越多,那些不使用银河系列软件的员工,根本没有办法和其他员工利用电脑进行沟通,尤其是没有办法跟公司管理者的电脑进行沟通,如此一来,微软公司等美国公司的商业软件在银河实业内部彻底失去了市场。

  在华夏国内以及部分外国市场,因为银河软件一直在加大宣传力度,采用种种手段推广银河系列软件,特别是银河实业本身的示范作用,那些有志于到银河实业工作的生、社会人员都不得不抛弃其他的公司的软件,专精银河系列软件,那些有意向跟银河实业进行合作的企业,也主动的采用银河软件出产的系列软件。

  此外,华夏的教育部也将银河系列软件列入了大中专院校的必修课之中,这也在很大的程度上,促进了银河系列软件在华夏国内的普及。

  最近几年,特别是近一两年来,包括微软公司在内的多家美国软件公司在华夏的日子很不好过,原来在华夏国内,微软公司indds操作系统。而微软公司sffie办公软件也占据着超过了一半儿以上的市场份额。然而这一切,随着银河软件、银河半导体的横空出世,给了微软公司迎头痛击。

  微软公司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取得银河半导体的兼容许可,从而没有办法获得银河半导体提出的龙芯处理器、内存芯片、硬盘、光盘、图形处理器(gpu)等的关键技术数据,也就没有办法编写对这些硬件的完美支持程序。这也就导致凡是安装了银河半导体硬件的电脑,只要使用的是inds操作系统,就没有办法完美的把硬件的性能展现出来。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银河操作系统对银河半导体推出的各种硬件的支持是相当完善的,甚至连这些硬件的驱动程序都不用安装,只要把银河操作系统安装好,就可以把硬件百分之百的性能发挥出来。而且稳定性、可靠性等方面,都是非常值得人信赖的。

  另外,银河操作系统对非银河半导体推出的各种硬件的支持也是比较完善的,外国的硬件厂商为了不失去华夏市场,关键是不得罪银河实业,都向银河软件提供了必要的技术数据,方便银河软件编写出针对他们的硬件的操作系统来,就连快被银河半导体给逼死的intel公司,也主动的把intel处理器的一些关键数据送过来,intel公司虽然恨银河实业恨得要死,却也不愿意自绝后路。

  很多事情就是这个样子,失去了才知道珍贵。自从银河实业公开宣布从此之后不再使用微软公司的商业软件之后,微软公司为了夺回银河实业这个大客户,付出了非常大的努力,每年都会派出公关组,对银河实业展开公关,另外,他们还向华夏各级★★提出申请,希望能够获得帮助。但是无论他们做出什么样的努力,始终都没有收到什么成效。哪怕微软公司给出的条件多么的天花乱坠,银河实业上上下下,没有一个心动的。

  微软公司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他们如今在华夏占据的市场份额越来越小,华夏国内每年新组装的电脑中,无论是流水线上生产的,还是组装市场上,已经有超过百分之六十的数量,在第一次安装操作系统的时候,是用的银河操作系统,而且安装的还是正版。另外还有大量的用户,会主动的卸载掉inds操作系统,改而安装上银河操作系统。

  在办公软件市场上,银河办公软件的市场占有率也超过了百分之五十,其他不到百分之五十的市场,则被包括sffie在内的办公软件所瓜分。

  在华夏之外的市场上,也有越来越多的电脑用户开始采用银河软件推出的系列软件。如果不是银河软件是华夏的公司,如果不是在第一次大工业★★时代之后,随着英国、美国势力在全世界的扩张,英语有成为世界语言的趋势,如果不是有这两个大背景,阻碍了银河实业的发展,那么现在,在华夏之外的国际市场,微软公司的日子将会过的更惨。

  微软公司为了自救,也曾经向本国★★求助,向国会山的议员们求援,不过美国★★和参众两院直到现在,也没有拿出一个具体的方案来。美国★★以及参众两院其实很想帮助微软公司,可是又担心有可能引发美国跟华夏之间的贸易大战,所以声明倒是发表了不少,却都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没有什么法律约束力。对这样的声明或者决议,银河实业根本就不在乎。

  微软公司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面对着银河实业的步步紧逼,微软公司也不能不寻求别的渠道,进行自救了。这一次他们把已经处于半隐退状态的创始人比尔盖茨先生给搬了出来,希望能够跟银河实业好好的沟通一下,看看能不能寻求到双赢的道路。

  说得好听一点,比尔盖茨这次是来跟刘士卿谈合作的,说得难听一点,比尔盖茨这次就是来“求和”的。以往不管在什么时候,微软公司的态度都非常的强硬,但是现在却也不能不低头,选择暂时的屈服。

  微软公司现在能够拿来跟银河实业进行谈判的筹码已经不多了,这也是比尔盖茨亲自出马的主要原因之一。不管怎么说,比尔盖茨都是世界商界中的老前辈,曾经的全世界商界领袖之一,全世界it界的领军人物之一。相比之下,刘士卿就是个晚辈。如果事情不是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比尔盖茨也用不着亲自出马。

  刘士卿一副非常热情的模样,用力的握了握比尔盖茨的手,“盖茨先生,我对你可敬仰的很,你或许还不知道吧。在我上大之前,你一直是我崇拜的偶像。我那时候,做梦都在想着,如果我能够成为比尔盖茨先生那样的人,该有多么威风。”

  比尔盖茨讪道:“刘先生,如今你已经超过了我,甚至已经超过了全世界所有人,站在了一个古往今来任何人都没有站到的高度上。我跟你,比不了了。”

  刘士卿呵呵一笑,“盖茨先生这话说得有些夸张了。盖茨先生,难得你来一趟,我想邀请你参观一下我们银河实业总部,不知道你是否肯赏光?”

  “非常乐意。”比尔盖茨含笑点点头,“我个人对闻名全世界的银河大厦也是保持着非常好奇的心思的。这次能够借着机会,参观一下银河大厦,正好遂了我的心愿。”

  刘士卿点点头,“盖茨先生,请随我来。”

  刘士卿带着比尔盖茨,拾阶而上,顺着楼梯,上了二楼,开始带着比尔盖茨参观银河大厦,也就是银河实业总部。刘士卿可不是什么好心,或者是什么好客之心,他纯粹就是“报仇”的,或者说是为了刺激比尔盖茨。

  当初,微软公司售卖银河实业内部员工,在银河实业总部的部分电脑中,安装盗版软件,然后把这一情况通到国内的版权管理部门,对银河实业进行查处。当时,银河实业丢了很大一次脸。这件事,刘士卿到现在都还没有忘。

  刘士卿这人说脾气大,也大,他可以几亿几亿的资金拿出来,捐献给西部水窖工程,购买国债,免除银河校所有贫困生的所有费用,说他脾气小,他的脾气也确实不大,至少谁欠了他的,他都记得清清楚楚,别人打他一巴掌,他总是要找机会打回去。

  在带着比尔盖茨一行人参观的时候,刘士卿把介绍的重点放在了员工们的电脑上,什么使用的是银河操作系统,银河办公软件,银河图形处理软件,银河全息系统等等,还有什么龙芯处理器有多么稳定,龙芯显卡又如何如何?

  比尔盖茨满肚子的尴尬,他明知道刘士卿有借着这次机会,报复当初微软公司曾经犯下的错误的意思,却也不得不挤出一脸的笑容,时不时的称赞一下刘士卿和银河实业。

  好在,刘士卿还是知道尊老的,看在比尔盖茨年纪不小的份儿上,刘士卿带着比尔盖茨他们参观了四五层楼之后,就“饶了”比尔盖茨,没有在继续对比尔盖茨展开语言轰炸和精神刺激。

  比尔盖茨明显长舒了一口气,当他坐在银河实业董事长办公室旁的贵宾室的时候,他站着朝着刘士卿微微鞠了一躬,“刘先生,当初我们微软公司内部员工贪图私利,徇私枉法,在没有取得总公司授权的前提下,就收买贵公司内部的员工,做下了违法之事,让银河实业的声誉受到了损失。这件事,我们微软公司已经多次发表声音,承认了我们的过错,不过我这一次,还是要代表微软公司,再次向你向银河实业表示真诚的歉意。对不起,刘先生,请你多多包涵。”

  刘士卿呵呵一笑,一副大度的模样,“盖茨先生说的哪里话,我早就把那件事给忘了。我们华夏有句老话,人活在世,要朝前看,只有朝前看,才有奔头。要是一直揪着过去不放,那就活的太累了。”

  “这么说,刘先生接受我们微软公司以及我本人的歉意了?”比尔盖茨抬起头来,目光炯炯的盯着刘士卿。

  一直以来,银河实业都是拒绝接受微软公司的道歉的,也拒绝微软公司的各种赔偿。这一点,一直都是微软公司高层的心病。只要银河实业一天不接受微软公司道歉,那么双方之间就一直有一个大疙瘩存在,不管微软公司做出多少努力,也是没有办法给银河实业进行沟通的。

  刘士卿呵呵一笑,“当然,我当然接受盖茨先生的道歉了。你都亲自从美国过来了,又亲自对过去发生在银河实业和微软公司之间的不愉快,进行道歉,我要是再不给一个明确的答复,就是失礼了。别人也该说我不懂得做人了。来来,盖茨先生,快快请坐。杨姐,给盖茨先生上茶。”

  杨诺婷端着茶杯,放到了比尔盖茨的面前。比尔盖茨还朝着杨诺婷点点头,说了一声“谢谢”,他却不知道在刘士卿这里,杨诺婷上茶所代表的规格是最低的,中等规格是刘士卿给上茶,什么时候郭倩蓉给上茶了,那就是刘士卿真正认同的最尊贵的客人。

  “盖茨先生,你大老远的带着这么多人,从美国赶过来,不会是仅仅为了向我表示歉意吧?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你给我打个电话就行了,没有必要大老远的从美国赶过来呀?”刘士卿得了便宜卖乖,要是比尔盖茨不亲自出现在他面前,向他道歉,他要是能够接受微软公司的歉意,才是见了鬼了。

  比尔盖茨久经商场,跟无数的人打过交道,又怎么可能听不出来刘士卿的话是真是假,他说道:“我如果不亲自从美国过来,又怎么能够显示出我们微软公司反省自己过错的诚意来?当然,我这次来,不仅仅为了此事,另外还有一件事,希望能够跟刘先生谈一谈,双方最好能够达成一个共识。”

  刘士卿点点头,“盖茨先生请讲。”

  比尔盖茨说道:“刘先生,有一点,我得承认,银河软件的系列软件做的很不错,无论是操作系统、办公软件,还是图形处理软件、数据库、计算机编程语言等等,都做到很不错,在华夏国内以及在国际上,都取得了非同一般的市场认同度。而且你们的防盗版措施做得很好,宣传的策略也很到位,几乎找不到盗版,全都是正版,这一点,就连我们微软公司也做不到。”

  刘士卿笑了笑,没说什么。银河实业的防盗版技术都是几十年,甚至几百年之后的,凭借现有的技术手段,几乎不存在破解这些防盗版措施的可能性。

  “刘先生,我敢说如果按照现在的趋势发展下去,银河软件一定能够取代我们微软公司,成为全世界最大的软件公司,甚至有可能取代谷歌公司,成为全世界市值最大的it公司,银河系列软件也将在全世界成为消费者首选的软件。这一点,我丝毫都不怀疑。”比尔盖茨这会儿显得格外的真诚,至于他对自己的话相信到几成,也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刘士卿仍旧不发表看法,他想看看比尔盖茨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比尔盖茨说道:“照着现在的情形发展下去,在不远的将来,我相信我们微软公司曾经拥有的,银河软件一定能够拥有,我们微软公司没有拥有过的,银河软件也有可能拥有。按理说,我该提前向刘先生表示祝贺,不过我却替刘士卿感到担忧。

  刘先生,我现在已经看到了银河软件的前景,那就是走向垄断。在当今世界,反垄断一直是主流,不管是在美国,还是在欧洲,抑或者是华夏,都充斥着反垄断的声音。

  就以我们微软公司为例,美国★★★,欧盟公平竞争委员会都对我们进行过反垄断调查,我们微软公司也为此吃过很多的官司,时至今日,还是有很多地方在指责我们在垄断。我说句不夸张的话,没有一家公司,比我们更明白垄断之苦。”

  比尔盖茨说到这里,看了看刘士卿,结果发现刘士卿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除此之外,就没有多余的表情了。

  比尔盖茨恨得牙根直痒痒,却拿刘士卿没有丝毫的办法,他继续说道:“我敢打赌,如果银河实业按照现在的趋势发展下去,将来总有一天,也将面临着反垄断调查。刘先生,我知道你不怕反垄断调查。前几年,欧盟只是要求银河实业到欧洲配合调查,就被你严词拒绝,后来,欧盟又跟你闹得很不愉快,直到现在,你们仍旧不同意进入欧盟市场,欧盟市场也拒绝向你们开放。这里面虽然有德国警察采取过激手段的原因,但是深层次的原因,却是垄断。”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