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哪吒出世


  陈塘关李靖乃是西昆仑度厄真人的弟子,实力一般,仅仅有天仙巅峰的实力,让度厄真人失望不已。而度厄真人算出封神大战,李靖将有大机缘,遂遣他下山,也让他自己眼前干净。李靖在下山后,斩妖除魔,而且带兵很有天赋,在商朝也混了个总兵的要职。李靖生有三子,长子金吒,拜文殊文殊广法天尊,次子木吒,拜普贤真人为师,二子一去十年,到现在还没有音讯,三子哪吒,拜太乙真人为师,年仅七岁,就已经达到天仙修为,但是生『性』顽劣,与李靖关系更是恶劣。原来哪咤在母亲肚里三年,出来时只是一肉球,差点被李靖斩杀,所以平时在家尽受李靖的约束,而且与李靖每天都是‘横眉冷对’。却说陈塘关城楼上有一塔楼,上面有轩辕黄帝留下的一把乾坤弓,以及三只震天箭,因为占有人皇功德,威力也是不凡,但是数千年来,却没人能将之拉开,也是陈塘关的一奇。

  一天哪吒好奇,将乾坤弓举起,拿这震天箭,想要开弓,但是他无论怎么用力都无法拉满,一怒之下,半弓就将箭『射』出,弓虽没拉满,但是威力却是不弱,直接将附近骷髅山上石矶的弟子『射』杀,这石矶也是一截教修士,乃是后来拜师,但修为却已达到太乙金仙一重天,在截教也属中上。不过因为残忍好杀而不受通天喜爱,于是就搬出了金鳌岛,但是在外,她更是无道,经常拿一些活人的精血练功,李靖因为实力问题,对她也是不管不问。也许因果循环,她尽量不去招惹修为高超之辈,但是麻烦还是从天降。

  石矶认出这是震天箭,凭着对李靖实力的了解,倒也不惧。于是气势汹汹的前去陈塘关找李靖报仇,了解情况,李靖却将全部责任推给了哪吒,哪吒一怒之下,遂与石矶争斗起来。哪吒虽有乾坤圈,浑天绫这两件不下于先天灵宝的顶级后天灵宝,但是实力的差距实在太大,几十回合下来,败迹就显现出来,正在这时,太乙真人突然出现,将哪吒换下,几番争斗,石矶凭借自己的本体护甲也身受重伤,心生退意。但是太乙岂容她褪去。拿出九龙神火罩,出其不意,直接罩住石矶,放出南明离火将石矶斩杀。可怜的石矶成了封神榜上第一人。

  而哪吒仗着太乙真人的撑腰,更加无法无天起来,先是藐视李靖,后是闹东海,打杀了夜叉的哪吒。巡海夜叉的死,引来敖广的愤怒,无数年了,东海虽然在洪荒上到处示弱,却也没人真正闹过东海,以前就是东海金鳌岛的圣人弟子,尽管欺凌龙王,但也没斩杀过东海的一兵一卒。但是一个小小的总兵之子,却打杀了巡海夜叉,一名金仙级的巡海统领。于是敖广单独找上了李靖,要他给他一个交代,而哪吒艺高人胆大,直接想要将敖广留在此地,但是敖广已没有了示弱的想法,当初敖尊斩杀鲲鹏,龙族的实力就已经暴『露』,所以哪吒的攻击被敖广一挥之下尽数返回,将哪吒重伤在地。望着敖广,哪吒知道自己提到铁板上了,但是看到父亲一幅恨子不成器的样子,哪吒再也忍不住,直接向李靖道:“李靖,今天,我就将你给我的,全部还给你。”说完直接对着自己就是一掌,而李靖听了哪吒的话大怒,直接用金鞭对着哪吒的元神就是一阵鞭打,望着哪吒哀嚎的样子,敖广不由『露』出一丝不忍,于是对着哪吒打出一道金光,将哪吒送到了太乙真人的金光洞,接着理都没理李靖,直接回了东海。

  哪吒被敖广直接送到太乙真人的身边,看到突然出现的元神,太乙真人先是一愣,但看到哪吒的状态,不由大惊,连忙用法力稳定哪吒的元神,用洞府内的先天灵根化形莲藕为哪吒重铸筋骨,用莲花铸造身躯,材料在洪荒中也是天材地宝,但到底也只是下品先天灵根,哪吒的实力也只达到了金仙顶峰,却失去了晋级的机会,永远不能成长,也永远不能晋级太乙金仙,除非有什么奇遇。但是太乙真人也没有放弃哪吒,直接从元始天尊那要来了一颗银杏,让哪吒服下,顿时哪吒又长出了两头四臂,实力大增。

  知道自己情况的哪吒对敖广没有半点怨恨,吃一堑长一智,他现在完全理解敖广的愤怒,而且最后还是敖广救了自己,但是李靖的无情却让他大怒不一。先不说数次都将他往火坑里推,最后还落井下石,鞭挞他的元神。

  出了金光洞,哪咤直接飞向陈塘关,去找李靖报仇,李靖也是大怒,想他堂堂准圣之徒,却接连遭到藐视,先是石矶,太乙真人,哪咤,最后就连传闻中‘懦弱’的东海龙王,也不将自己放在眼里,于是面对哪吒的寻仇他也不惧,举鞭迎上,但是他万万没想到哪吒的修为已经达到金仙巅峰,战力甚至达到太乙金仙,加上手中的灵宝,就是一般的太乙金仙还真不是他的对手,几回合下来,李靖就败下阵来,向远处逃去。但李靖的速度根本没有哪吒快,不一会就赶上了,而哪咤也没有直接杀死李靖的想法,于是手下留了几分力,边战边逃,。几个时辰后,李靖逃到了一个小村里,看到一名长须白发的老者手托一座宝塔,微笑的望着他,不由一愣,接着就是大喜,连忙向前拜道:“弟子李靖拜见燃灯师叔。”原来来人是阐教燃灯,他与西昆仑度厄真人本是好友,而度厄真人算到李靖会有此一劫,特意让燃灯送来一件下品先天灵宝,舍利玲珑宝塔给李靖,这玲珑宝塔没有什么攻击力,也没有什么防御力,但是困人的能力却是惊人,就是大罗金仙,进去,没有主人的同意,也休想出来,但是现在李靖的修为,别说收大罗金仙,就是太乙金仙都不可能。

  不一会,哪吒就赶了上来,望着李靖,哪吒一枪就刺了过去,李靖见此大惊,连忙不停的闪躲,而在哪吒完全放松时,直接抛出玲珑宝塔,将哪吒收了进去,而燃灯也现出身形。望着手中的宝塔,李靖道:“多谢师叔援手之恩。”接着对哪吒道:”逆子,你弑父行凶,罪该万死,今我将你永困于塔内,以作·····。”

  但是还没说完,就见一道剑光劈向玲珑宝塔,瞬间整座宝塔爆炸开来,而哪吒也重伤躺在地上。望着毁掉的玲珑宝塔,燃灯不由大惊,他虽然也可以毁掉宝塔。但是绝不会在一招之下毁掉宝塔,毕竟它还是一件先天灵宝,即使不入流。李靖绝望的望着玲珑宝塔,这是他的先天灵宝,虽然得到还不到半个时辰,但是先天灵宝的强大已经深入他的心中,自己拿它威震八荒的愿望还没实现,就被人一剑毁了,于是满含杀气的望着剑芒袭来的方向,只见一名白发青年缓缓走了出来,望着李靖的眼神好像是望死人一样。而燃灯却呼出了这人的名字“杨蛟”。接着又道:“杨蛟道友来此何干?”

  听到燃灯的称呼,李靖瞬间清醒,“道友”,像这样的称呼,在阐教这些自命清高的眼里,只有同等级的人才会叫道友,而现在燃灯竟叫道友,那这人的修为,李靖不由后背全是冷汗,在想到杨蛟一剑毁了这玲珑宝塔,望着杨蛟的眼神也充满了恐惧。

  “来此?这里本来就是我与母亲的隐居之地,这句话应该由我来问才对,而且这孩子的命也很苦,与我有些像,见他被捉,就出了一下手。”说完拿出一粒百草丹,给哪吒服下,而望着百草丹,燃灯先是一惊,接着又是一阵恍然,望着杨蛟,心理不知打什么算盘。杨蛟不管燃灯的心思,直接用法力将『药』力化开,顿时哪吒的身上的伤一肉眼可见的程度恢复着。

  “师叔,这是?”

  “那是百草丹,乃神农炼制之物,功效仅在太上圣人的九转金丹之下,一名金仙的修士服下,几年内,就可以突破太乙金仙,而且这丹『药』每一名龙神的门下都有很多,不像九转金丹,听师父说现在仅剩下数颗。而这人是杨蛟,乃是玉鼎师弟门下杨戬的亲哥哥,领悟了剑意,实力已达到准圣之境。还有,这人你千万不要招惹,不说他的实力,与你师傅不相上下,就是他的师兄,我与你师傅联手也不是对手,所以哪吒的事就算了,毕竟他还是你的儿子。”

  “可是这样想要弑父的逆子,我不要也罢。”听到杨蛟的身份,李靖也是冷汗大冒,但是对哪咤,他还是不甘心。

  “混帐,你说哪吒,可是你又对哪吒做了什么?”说完不理会李靖,直接对已经调息完的哪吒道:“哪吒,你父亲已经知道错了,还请你手下留情,如何?”

  “手下留情,可是刚才你们为什么不手下留情?现在见有大哥哥帮我,就要罢手言和,哪有这样的好事?”听到哪吒的话,燃灯一惊,想了一想。拿出一把长枪道:“哪吒,你的火焰枪只是一件后天灵宝,而我这把风火枪却是一件先天灵宝,虽然只是下品先天灵宝,但是威力却强于你手中之枪百倍不止,我用它来做你父亲的赔礼如何?”听到燃灯的话,哪吒不屑的瞥了一下头,然后拿出一个雕有九龙的罩子,望着这九龙神火罩,燃灯大惊,这九龙神火罩乃是元始赐予太乙的宝贝,上品先天灵宝,威力堪比极品先天灵宝,没想到太乙竟给了哪吒防身。

  “喝,燃灯,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么?我前世乃是女娲娘娘的童子,岂会在乎你这把破枪?”听到哪吒的话,燃灯不由大惊,然后望向杨蛟,希望他能说点好听的,但让他失望的是,杨蛟好像一点也没看见他一样。

  “孩子,原谅你的父亲,没有父亲,未来将是你心中永远的一个痛,而且为了你的母亲,你就原谅你父亲一次吧。”听到母亲,哪吒的身体明显一震,沉思甚久,才望着李靖,道:“李靖,这一次看在母亲的面子上就饶你一命,但是从今往后,你休要管我,你我没有任何关系。”说完又对杨蛟道:“多谢大哥哥出手相救,大恩不言谢,要是今后有什么差遣,尽管吩咐。”

  “呵呵呵,我解决不了的事情,你能解决得了么?”听到杨蛟的话,哪吒顿时尴尬起来,杨蛟的本身的实力,他可是亲身体会到过,玲珑宝塔无论他怎么攻击,都没有一丝动静,但是杨蛟一剑,就将玲珑宝塔辗的粉碎,这实力,至少有大罗金仙的层次,而且还是高阶,确实不是他能帮上忙的。但是杨蛟的直接让他非常尴尬。

  “蛟儿,你怎么能这样说?孩子,你不要介意,蛟儿因为经历了一些事所以有些冷漠,希望你不要介意,我看你身体用莲藕铸造,修为没有办法增加,蛟儿的师门应该有办法将你恢复,你让蛟儿看看?”听到瑶姬的话,哪吒大喜,从他服用百草丹,他就知道了杨蛟的师门,而且对于杨蛟师门的事,他也知道的甚是详细,毕竟前世身为女娲的童子,对洪荒的事情,他还是了解的,尤其是太乙给他讲的这几年洪荒大事,龙神门下的强悍简直不可想象,而且敖尊更是被冠以洪荒第一智者的称号,其智就是圣人也不敢小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