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一家团圆


  杨蛟的一番话让沉香彻底收起了骄傲之心,没想到天下间势力竟如此之多,这些都是天下间的顶尖势力,剩下的一流,二流那些势力又有多少?不过沉香相信自己一定会站在这个世界顶端,有孙悟空与杨蛟的培养,就是一头猪也能有大成就,更何况现在的他。

  “沉香,现在你去华山将三妹救出吧,我想玉帝应该不会为难与你?”杨戬拿出一令牌与玉简道:“这是我的令牌,守山的几位金仙看到这令牌自会放行,还有这玉简也交给守山的金仙。”

  “玉帝不会阻止?”沉香道。

  “洪荒实力才是王道,只要你有实力,就是杀上天庭,玉帝也会对你毕恭毕敬,不予追究?更何况这件事他本来就不想管?只是我将三妹的劫难与你的劫难连在了一起而已,玉帝也知道,要不然当年天庭的高手无数,岂会让你这没有修为的小子跑掉,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吧,就是一名大罗金仙,演算天机也能知道你的位置,更何况天庭的玉帝。”听到杨戬的话,沉香一阵脸红,他知道杨戬说的是真的,大罗金仙可以沟通天道地,跳出命运之河,完全可以算到他一名凡人的位置,何况天庭准圣就有不少。

  “那外婆我就先去救我母亲了。”其实他心里也是想去救他母亲,只现在长辈在这,他不好离去,现在杨戬叫他前去救母,自然大喜不已。

  “去吧,蝉儿这些年也受苦了。”瑶姬望着沉香感叹道。

  “父亲,师傅,两位舅舅,沉香去了。“说完,他的身影就消失在大厅里。

  一路急奔,仅仅半刻就赶到了华山脚下,刚要上山,就见三名太乙金仙的仙神出来挡住沉香道:“华山重地不得『乱』进,请回。”沉香见了不由拿出杨戬给他的令牌,扔给了为首的仙神。

  望着手中的令牌,为首的仙神道:“是二爷的令牌,二爷有何吩咐。”于是沉香又拿出玉简交给三仙.看到玉简上的内容,三仙对沉香说道:“公子既然是来救三圣母的,我等就回天庭复命了。”

  “各位好走。”看到三仙飞升上天。沉香不由激动起来,对着华山喊道:“娘,孩儿来救你了。”

  “沉香,你是沉香。”山中传来一阵女子的黄鹂之声。

  “娘,是沉香,沉香来救你了。”沉香听到这声音不由轻激动起来。

  “孩子,快走吧,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女子听到沉香要救他,不由焦急道。

  “娘,没事的。孩儿已经拜齐天大圣孙悟空为师,而且大舅给了孩儿劈山神斧,现在外祖母两位舅舅正等着孩儿带母亲回去团圆呢。”听到沉香的话,山中的声音激动道:“孩子,你真的拜孙悟空为师?”对于孙悟空,现在天庭不知道的太少了,亚圣修为,还有一亚圣跟班,更重要的是他的师门。而且自己的大哥既然也在等自己,自己的劫难算是到头了,现在沉香救自己,就是玉帝也不敢说什么。

  “恩,母亲,现在孩儿在师傅的教导下已经到九转玄功七转之境。”听到这个消息,山中的三圣母一阵激动,短短几十年就达到准圣之境,也只有那个整个师门都是★★的才能调教出来,不由为沉香感到高兴。

  “母亲,现在沉香就救你出来。”说完举起神斧,全力之下,一斧劈开了华山。华山洞开,一名身穿宫装的绝世仙女从中出来,正是被压了五十年的三圣母。沉香见了,一头扑进了三圣母的怀里。

  天庭,正在上朝的玉帝突然眉『毛』一皱,对众仙道:“现在三圣母之子沉香,拜孙悟空为师,习得一身本领,证的准圣。但是却胆大包天,救出了被压在华山的三圣母,现在哪路仙神前去捉拿。”听到玉帝的话,瞬间众神往后一退,剩下几个还未反应过来的仙神看到自己怎么突然出去了?望着玉帝赞赏的目光,心里一寒。连忙对玉帝道:“启禀玉帝,微臣府上有事,还望玉帝通融。”

  “去吧。”几名仙神也连忙诉苦请假,离开了凌霄殿,在路上心理将众神骂了个遍。但是众神又有何错,只是他们没有反应过来而已,没有跟上他们步伐。现在玉帝也知道众神的想法,更何况他又何尝不是这样想得呢?沉香证的准圣已经够天庭顾及了,毕竟一名准圣要藏起来,除了圣人,没有人能算出他们的位置,更何况一名准圣发飙,就正面抗衡天庭,也不是天庭能承受。而沉香现在就不是准圣,也不比亚圣难缠,那背后的势力,就是玉帝也担心他会不会被废掉,毕竟实力太强了。更何况现在天庭内,沉香师门的力量也不是他可以惹得起的。

  “陛下,现在三圣母即以被沉香救出就说明她劫难已完,当初是二郎神强行将三圣母★★于华山之下,本就与我天庭没有什么大的干系,现在既然三圣母已被沉香救出,玉帝何不昭告仙界,免了三圣母的罪,这样不仅体现陛下的宽容,更能不予沉香结下因果。”太白金星向玉帝说道。

  “陛下,金星说的既是。”在场的众仙连忙说道。虽然太白金星说的有损天庭威严,但是众仙现在只有附和的分,而且天庭威严是建立在实力之上的,想要挑战天庭威严就要有足够的实力与后台。

  现在众仙只想将这件事糊弄过去,毕竟沉香就像当年的杨蛟,惹不起。

  ·······沉香带着三圣母来到瑶姬的隐居的村庄,见到母亲,三圣母不由满含热泪的扑向瑶姬的怀里,这数十万年,因为她与杨戬在天庭任职,见到瑶姬的次数仅仅不到十次,现在的她就像一个收了欺负回家寻求母亲安慰的小女孩在母亲的怀里尽情的哭泣。

  “孩子,这些年里受苦了,不要怪你二哥,他这也是是为你好,人仙之恋,哪有几个有结果的,再说你本来就是仙凡之体子,这次劫难已过,你不仅可以一家团圆,以后要是没有什么因果,就可以永世平安,没有灾劫。“听到瑶姬的话,在瑶姬怀里的杨禅点点头,表示明白杨戬的安排。

  “孩子,现在彦昌在这里,你们夫妻几十年没见,现在一家人好好叙一叙,这孩子在这里几十年,每一天不再想你。”听到瑶姬的话,杨禅从瑶姬的怀里出来,望着刘彦昌,两人双眼相对,一切都在不言中。久久无语,杨禅一家人手牵手,眼里流出幸福的泪水。

  望着幸福的一家人,杨蛟不由心中一动,强大的剑意冲天而起,孙悟空见了,连忙护住刘彦昌与杨禅,而杨戬护住瑶姬,沉香在孙悟空的后面望着杨蛟,心里充满了惊骇,现在他发现自己的舅舅是多么的恐怖,仅仅身上溢出的一丝剑气就如此强大。只见杨蛟那一直不变的双眼突然暴『射』两道金光,一把冲天的巨剑在他的周边形成,而大厅的孙悟空连忙将几人与村庄里的百姓送到百里之外。

  杨蛟的眼睛一时悲伤,一时温情,让瑶姬等人大惊不一。因为几十万年来,杨蛟的眼睛,即使面对瑶姬,也没有『露』出过一丝温馨,顶多是隐藏那一丝悲伤,『露』出一丝空洞而已。现在出现温馨,让她大惊不一。

  “师兄现在正在突破,师兄的剑意乃是七情六欲之剑,而且走的还是无情,说句不好听的,就是已经走了岔路,但是我与几位师兄却没有办法,因为师兄心理有一个结,使他无法领悟有情之剑,没想到师兄竟在这种情况下突破。”孙悟空的话让瑶姬一惊,不由望着杨禅一家道:“确实,今天蛟儿解开了心中的结,这个结也让我痛不欲生,今天一家人都在,悟空也不是外人,我就想你们说说这个结。”

  “二郎,蝉儿,你们可知你们的父亲并没有死?”瑶姬的话瞬间使杨戬与杨禅大惊,望着瑶姬,他们的眼里充满了激动,毕竟数十万年,他们没有父亲,但是心里不代表不想父亲。望着他人在父亲的怀里撒娇,即使他们这些高高再上的神仙,也是羡慕不已。

  “你们可知道当年玉帝是如何知道我们一家的事情的么?”瑶姬望着一脸激动兄妹,再次问道。

  “难道这里有隐情?”杨戬不由问道。

  “不错,当年向玉帝告密的,正是你们的父亲。”听到答案,就一旁的孙悟空也面『露』异『色』,更何况现在已经惊呆了的杨戬两兄妹,心里充满了不信,想当年他们一家何其幸福,父亲怎会破坏着美好的生活,他现在多么想从瑶姬的脸上看出这是开玩笑的神情。

  “为了长生,他抛弃了自己的妻儿,甚至还要杀死自己的儿子。”瑶姬再次撩出一个★★。望着发呆的两兄妹与众人,瑶姬又道:“你大哥的前世乃是上古的老好人红云,因为与西方两位圣人有赠位的大因果,所以西方两位圣人无时无刻不在算计怎样杀死你大哥,而你父亲就是他们工具,一个用了大罗金仙与佛陀之位诱『惑』而来的工具,在当年的那场抓捕中,你大哥就是被你们的父亲暗中害死的。”瑶姬的话瞬间震得众人两眼失神,自古老子杀儿子,除了托塔天王李靖,没想到还有这么无情的父亲,李靖至少是因为哪咤的嚣张跋扈与妖孽的出生才心生★★,但是最后却没有下手。但是杨戬的父亲却为长生,亲手杀了自己的儿子,怪不得杨蛟的心是如此的悲伤,而沉香感到的是自己与大舅相比,自己是如此的幸福,有疼爱自己的父亲,母亲。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