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猿飞日斩与大蛇丸


  当新之助等人赶到营地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了。不同于他们的沉重表情,这里的忍者脸上都洋溢着灿烂的微笑。不过,这和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由于十兵卫的伤势较重,所以由大田和代替十兵卫的新之助向后勤部做了交接,并且有大田做了详细的书面报告,他们一行人就被安排休息去了……

  大蛇丸现在的心情相当不错,任谁都没想到战事能如此顺利,对于水无月家族送上的这份大礼,他当然是却之不恭了。本来他想等自己暗中制作的“作品”运到再对雾忍发动奇袭呢。可谁也没想到雾忍内部竟然发生了叛乱,要不是自己的内线趁雾忍村里的混乱及时送到他的手里,他还真被蒙在鼓里。想到昨夜自己策划的那场偷袭,大蛇丸心中就是一阵得意,相信随着东线战场的结束,他很快就要被派往其他的战场。看现在的态势,恐怕他最有可能被派往北线战场――自来也那里最近可不太顺利,一想到自来也听到自己东线战绩的话,相信他的表情一定非常精彩。

  想到这里大蛇丸不由得笑出声来!门外的警忍者虽然听到了大蛇丸的笑声,可他们一点都不觉得怪异,任谁取得了如此大的战果恐怕难免有些得意忘形,他们最多也就是相对一笑,权当没有听见。

  正当大蛇丸得意的时候,一个忍者走进了他的屋子。“大蛇丸大人”“嗯?什么事?上杉君”尽管在这个时候被人打断,但大蛇丸一点都不生气。“啊,是这样的,原定与三天前赶到的运输队刚才已经到了,这是他们的报告”大蛇丸咧嘴一笑:“迟了三天才到啊,看来他们是遇到了麻烦呢,哼哼”大蛇丸伸手接过报告快速的浏览“嗯嗯,几天的功夫,遭遇七次袭击?歼灭上忍六人、中忍十一人、下忍二十三人……看来我们这些下忍新人实力还蛮不错嘛。咦?”突然,大蛇丸的眼睛眯了起来,给人的感觉就象一条毒蛇一般,这让旁边的十分熟悉他的上杉都有些毛骨悚然。

  “出了什么事,大蛇丸大人”上杉有些战战兢兢的问道。大蛇丸这才回过神来,“啊,没什么,上杉君,让你受惊了。对了你去把御手洗大人和月光大人请来,就说我有事找他们”“是”看着上杉退出房子,大蛇丸的脸色再次阴沉下来“这个胸大没脑的白痴女人,作为副手的夕阳卫门在干些什么”他有些恶狠狠地想道。

  很快,御手洗和月光都已经赶到了,“有什么事吗?大蛇丸”御手洗问道,“你先看看这个报告”“嗯?是十兵卫和大田的报告,我之前还没仔细看呢。能在那么多的忍者的袭击下保住大部分的物资,他们做的可是相当了不起…你在怀疑什么?大田已经把收集到的敌人护额交给我了……咦?护额――护额――”“没错,问题就在护额上”“喂喂大蛇丸,紫霄,你们在打什么哑谜,听得我都有点糊涂了”月光暗夜说道,大蛇丸不理他接着说道“我倒不是不相信他们;毕竟我们的人少,被小股部队跑到我们后方去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大蛇丸说道这里语气一顿,“不过,除了他们最后遭遇的一波忍者以外,其余都是风忍!远在西方的风忍穿越过境跑到我们这里来了,你们不觉得奇怪吗?”“难道纲手他们…”“现在我们怎么办?大蛇丸”“我们马上出发支援!月光,咱们带大部队先走。御手洗,你留下”“好的”“没问题”“还有,剩下的琐事也拜托你了,御手洗”“嗯,我会尽快向村子报告的”

  要说大蛇丸现在的表现根本不像以后那么★★,还是一副很称职的木----闲地为自己点燃一袋烟,吐出一口烟如此想到。本来这个时候三代应该去休息才对,不过看着东线御手洗送来的报告,他怎么也放心不下!对于大蛇丸能这么快击败雾忍,三代心中充满了欣慰。要不要现在就把火影职位传给他呢?还是再等等吧,毕竟木叶的敌人还不容许他有些许松懈!尽管雾忍被打败了,据说村里还发生了大规模的叛乱。可北线的雷忍、西线的风忍的情况都不容乐观,尤其是西线!跟据大蛇丸他们的情报显示,竟然有大量的风忍混入东线后方,这可不能等闲视之!

  对于大蛇丸的决定三代还是非常赞同的;与其相比自来也那边的战绩就差多了,不过也不是没有亮点的,比如那个叫波风水门的小家伙,竟然以三十名中忍抵挡住雷忍二百人的进攻!这可是个了不起的成绩!三代喜滋滋的想到。雾忍那面应该翻不出什么大浪了,只要大名那边同意,马上就能跟他们签订停战协议!土忍最近的态度很是暧昧,不过只要前线不出什么大事他们也应该不敢轻举妄动的。

  想到纲手,三代心中就是一阵酸楚,自从那个叫断的忍者和绳树战死后,她就再也没有笑过,三代虽有心安慰可又不知从何处安慰起,毕竟猿飞老伴过世的早,这一辈子又没怎么和女人打过交道。所以,三代只能默默祝福自己的这个女弟子能够尽快从心中的阴影走出来。此外,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梆梆”这时有人敲门,“进来”门开了,小春和门炎走了进来。“是你们啊,有什么事”两人对望一眼,门炎说道“三代,大蛇丸的报告我们已经看过了,这次大蛇丸绝对是功不可没…可雾忍内部叛乱这么隐秘的事情大蛇丸知道得比我们都快…”“不要说了”三代听到这里心里就是一阵烦乱“我相信大蛇丸,况且大蛇丸只不过是借用了一下暗部的力量,也并没有作出别的出格的事…”“你这是在养虎为患,而且他那死人做实验的做法很多长老都感觉不满,如果…”“不满也包括你们吗?”猿飞日斩愤怒了。小春向前一步“当然包括我们!如果民众和忍者基层知道我们有些高层利用他们同伴和亲人的尸体做实验后果有多严重,这就不用我说了吧?”

  猿飞感到有些无力,他突然感觉自己不光要和木叶的敌人作战,有时甚至还要和自己的幕僚作战。他直直的盯着二人,可二人也不示弱,迎上猿飞的目光,场面变得有些压抑。看着二人坚定地目光,猿飞突然感到全身无力“我何尝不知道你们的想法”三代喃喃的说道“我这样做可不光是因为他是弟子――他也是木叶的三忍!并且带领木叶打败雾忍的英雄!……我绝不允许第二个白牙事件再次发生!”“可他和?茂”不一样,如果事情超出我们的控制,那他……”“如果真发生那种情况”猿飞日斩眼中闪烁着咄目的光芒“我就亲手解决他!!”

  门炎和小春并不是那种不明事理的人,但他们身为火影的幕僚,从他们的角度来讲,他们有责任规劝火影做出不理智决定。可见到三代的态度如此坚决,他们也不好和火影搞得太僵:“希望你到时不要心软”说完,两人就退出了火影办公室…三代深深地吸了口烟,仰望着天花板“我的弟子啊!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才好啊!”

  经过三天的急行军,新之助跟着大部队赶到了刚手所指挥的西线战场。发现情况并不像想象的那样糟,至于东线的风忍问题,只不过是一次大战的漏之鱼罢了,由于大蛇丸的支援,使得木叶在正面战场上的忍者人数第一次超过了两万,为双方忍者带来了一段短暂地和平时期……也为已经疲惫不堪的木叶忍者们提供了一个宝贵的喘息的机会,使得象新之助那样的忍者新手获得了一个自我总结和自我提高的机会。

  今天对新之助来说是个大日子,因为他终于穿上了代表中忍得马甲。距离上次任务已经过去的一个月,本来以为到了这里更为残酷的战斗;没想到真正的战争前线竟然如此平静。新之助漫无目地的走在山路上看着这个被称为“城”的建筑――一个建在勉强称为山的建筑回廊式的围墙,全封闭式的房子,就算有少数有窗子的房间也是用于警、射击之用,如果在地球上的话,还称得上一座坚固的要塞;可在这个世界对于高来高去的忍者来说能有多大的防御效果,新之助可不敢说。对于这座日式城堡,新之助怎么看怎么象一座山寨。可新之助丝毫不敢低估它的作用,因为它有一个响亮的名字,连同它身下的土包…啊,不对,山一起恐怕在战争结束后的几十年里,都是让人们刻骨铭心的名字。那座山叫“桔梗山”而那座碉堡叫做“桔梗山城”!

  如果是刚穿越的新之助听到它的名字,一定会惊慌失措,可他现在一点也不害怕,用前世的说法就是“杀一个够本,杀两个有赚”他都赚了十几倍了,还害怕些什么,况且他可不会妄自菲薄――就在半个月前,村里对于他们之前的那次任务的表现给予了充分的肯定,用大蛇丸的话就是“可以用的兵”。且大家都有晋升,新之助、小次郎、山本武都理所当然的当上了中忍,实力较弱的幸子本来没有机会成为中忍的,可一位叫酒井和子的女上忍竟然发现了她火遁方面的天赋,这段时间以来进步神速。就连一些上忍都不敢小视。每次她练习都要叫上新之助陪练,常常烧的新之助鸡飞狗跳。看着幸子那副得意的样子,新之助常常暗自腹诽她前世是不是纵火犯,要不就是他前世大那口锅变的(这娃还对那次校园白地事件耿耿于怀)。谷子由于是数量“熊猫”级别的奶妈(医疗忍者)直接被纲手要走培养(实际是去帮忙)基于这样那样的原因所以大家都顺利当上了中忍,大家都感到欢呼雀跃,新之助也是兴奋地不能自已。

  倒不是新之助鼠目寸光如果他没有穿越,也肯定也会对他现在的想法嗤之以鼻,可自从走上忍者之路以来这不到二个月以来,新之助经历数次生死攸关的时刻,他可再也不敢小瞧任何一位中忍了,毕竟,对于高端精英的上忍和见习的下忍来说,中忍才是忍者大军的主力!

  新之助还听前辈们说有相当一部分人一辈子都没突破中忍这道坎,甚至连下忍都没有突破过…不过,新之助没有在营地看到一个这样的下忍,这也很好理解,毕竟就算在前世,能从战场上活下来的老兵都是个顶个军队中的精锐!

  基于大家都是中忍了,所以十兵卫小队和大田小队都已经解散。上头决定,大田跟三名上忍组成精英小队,十兵卫由于伤势呆在东线根本没来,估计战事告一段落后恐怕就要退役了,大家都对此表示了惋惜,可又替他感到庆幸。因为大家已经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到――他们这个年级4名生不包括他们,现在还活着能战斗的,已经连两只手的数量都没有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