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三张请帖


  核心弟子已经散去,不过天心宗的长老等人却是进入了天心宗的大殿之内。

  张星峰此时拥有着闲散的五件中级神器,一件是刚刚炼制的防御神器,四件是张星峰禁域之源得到的,禁域之源得到十三件神器,自己拿了‘破空’,语嫣两件,天辰子一件,小龙一件,仲横一件,狼锋一件,给了碧言两件,现剩余四件,这四件张星峰准备给自己的四个兄弟兆云他们四人。

  过去所谓的‘八仙’修真界名气不小,张星峰作为老大,后反而是功力低的一个,他渡劫失败后,天心宗也曾经有个好几次危机,不过都是兆云他们几人危机时刻来临,帮助了天心宗。无论是于公于私,给四人神器,张星峰都觉得应该。

  还有一件神器正是准备给自己的师伯天檐子。

  “我天心宗现修真界的地位是越来越高,高手是越来越多,我宗仙人供奉团现也有近六十位,仙人阁现也有二三十位。势力是越来越强,看到这一切,我实是很高兴,非常的高兴!”张星峰对着众人如是说道。

  下方天心宗弟子,甚至天辰子,天檐子都激动了起来,他们都度过那段奋斗的岁月,当年的天心宗甚至被那一个个小小的普通宗派打上门,后还是兆云几人到来,张星峰『插』手,才幸免于难。可是短短不到百年,天心宗已经是如此光景了,就是紫霞境对天心宗也是礼待有佳。这是多少年的天心门人的愿望啊!

  现终于实现了,而之所以实现,正是因为他们的太上长老张星峰,几乎可以说,天心宗的兴盛就是张星峰一人之力!

  “我天檐子师伯回到宗派,这乃是一件大喜事,不过天檐子作为我天心宗现辈分高的长辈,如果没有一件拿得出手的兵器,不是被紫霞境等宗派笑话,师伯,这是徒儿刚刚炼制的一件防御神器,希望师伯接受。”张星峰走到天檐子面前,手中出现了一件中级神器。

  拿得出手的兵器?

  修真界,难道顶级仙器还拿不出手吗?不过这仅仅是张星峰的一种说辞,不过现碧言宗主都拥有神器了,天檐子这比碧言长了两个辈分的前辈如果没有神器,就不大好了。

  天檐子看到自己的师侄都能够炼制神器了,知道神器对于自己的师侄来说却很是容易的,所以也就没有拒绝,接了过来。

  天檐子欣慰地看着张星峰:“好,好,好,我天心宗有你,是我天心宗的福气啊。师弟,当年你收了已经岁数比较大的星峰,我当年还是不同意的,认为他筋骨已经过了修炼的佳时期。幸亏师弟你坚持啊,不然我什么时候能够看到这一天呢!”

  天辰子一听,便对天檐子笑道:“哈哈哈……师弟我别的不说,单单收了星峰为徒弟,就是值得我骄傲的事情了,我还记得当年你那模样,你当年还对我唠叨着‘师弟啊,这星峰岁数不小了,经脉都已经固定的,很难再扩展了,修炼可能连金丹期都达不到啊!’,哈哈,师兄即使过了如此久,我还记得清清楚楚啊!”天辰子大笑着。

  天檐子顿时感到不好意思,有点恼羞,怒道:“你记得这么清楚,那你说,你当年和我刚刚进入天心宗的时候,和我一房间睡觉,每天你……”

  天辰子知道不好,他没有想到天檐子竟然拿当年拿孩童时期的羞事来说事,顿时一个着急,拿手捂住了天檐子的嘴巴。

  这个动作一出,整个天心宗的大殿的众人顿时都大笑了起来。

  ……

  张星峰转瞬又说道:“我天心宗这千年来,有过几次劫难,都是我的几位兄弟临危来救,幸亏如此,不然当年单单靠我那连大成期都没有的实力,根本都保护不了天心宗。”

  碧言也立即说道:“当年师尊宗派时,兆云等几位前辈就是我天心宗危难的时候,来保住我天心宗。等后来师尊渡劫失败,离去时,兆云等几位前辈仍然没有放弃我们天心宗,几次劫难都是几位前辈化解。兆云几位前辈对我天心宗的大恩,我天心宗永远铭记!”

  兆云,彪横,岚山,岚海四人当即连连道:“大哥当年帮助我们许多,这些事情都是应该的,都是应该的!”当年‘八仙’的另外七位都是张星峰当年收养的孤儿,张星峰对他们的恩德,他们怎么可能忘记。

  张星峰当即道:“兆云你们几个也别说了,我们兄弟之情归兄弟之情,但是你们几度救我天心宗却是不假,我这个大哥也没有什么好给你们的,这四件神器就给你们吧!”张星峰随后一招,剩余四件神器立即出现几人眼前。

  兆云几人当即连连推辞。

  张星峰故意脸一板道:“难道你们想让大哥我无法安心吗?何况你们也知道我现是能够自己炼制神器的,根本不担心神器,所以,你们还是接受了吧。恩?还不接受,难道不认我这个大哥!”张星峰身上气势陡然盛了起来。

  张星峰那老大哥的威势一直兆云几人心中,几人知道自己大哥决定的事情是无法改变的,只得接过四件神器。

  张星峰笑着点了点头。

  现张星峰身边有柔金,破空,天火擎甲,七把截杀刀还有准备给别弟子使用的『射』日神弓!当然还有天宇和不认主的龙灵!

  『射』日神弓是顶级攻击神器,张星峰怎么能够轻易就送出呢?单单功力至少大罗金仙,才能稍微发挥出『射』日神弓的威力,不然估计很可能被别的高手眼馋,抢夺而去。现达到大罗金仙以上的,天辰子不喜欢攻击,只愿和自己的雨筅仙子逍遥自,炎豹三兄弟已经有了焱阳三刺,而现狼锋和小龙都有着自己为适合的神器,所以张星峰只有等!

  正当张星峰等人热闹的从大殿中走出的时候,天空中忽然响起了阵阵优美的仙乐。众人当即抬头看去。

  一道浮云飘来,来到天心宗山门之外,却是被那护宗大阵所隔,无法进来。

  浮云飘散,现出一仙风道骨的老者,老者当即道:“我乃紫薇大帝坐下十耀仙君之一,仙君玉阳,特地为星峰仙君送来请帖,望星峰仙君打开这护宗大阵,让玉阳进去,可好?”

  众人皆是一楞!

  紫薇大帝?十耀仙君?星峰仙君?

  张星峰却是大笑着,心意一动,那护宗大阵自行打开一条通道,让那仙君进来。

  玉阳可记得紫薇大帝的交代:“千万别拿出你们那副傲气,这张星峰,虽然仅仅是仙君前期,可是他拥有着几件顶级神器,即使对上仙帝前期高手,都能保得『性』命,杀你们是轻而易举!”玉阳对紫葳大帝可是十分信赖,当然不再有任何的傲气。

  不过紫薇大帝却是想错了,他怎么知道张星峰拥有着八部天龙这一绝招,此招出,张星峰的功力可是平添八倍!实际上,张星峰可以再仙帝中期高手面前保得『性』命!当然也仅仅是保得『性』命。

  玉阳仙君仙元力鼓动,请帖便飘向张星峰。

  张星峰接过请帖,神识一扫,脸上便有了一丝笑容,道:“仙君请放心,我过几天,一定前去仙界拜访紫薇大帝。对了,仙君是否到我天心宗休息少许?”

  玉阳当即微笑着谢绝道:“这就算了,大帝还等着我去复命,星峰仙君,玉阳就先告辞了!”

  张星峰点了点头,玉阳转身便准备离开。

  此时天空又飘来两朵云,来到近前,才发现乃是两仙人。

  两仙人直接从张星峰刚才所开启的通道飘然进入。

  “我乃封缘门青帝门下大弟子寸榆,特奉青帝之命,送来请帖。”那年轻人看了一眼玉阳,眼中闪过一丝光芒,转瞬却已经消失,恢复了往常的儒雅。

  “我乃天龙派天帝门下大弟子风冈,特奉天帝之命,送来请帖。”这风冈是一中年认模样,功力也仙君境界。

  张星峰接过二认送上的请帖,也看了看,又看了看三人,顿时笑了起来:“哈哈哈……这是什么日子,这么三大仙帝同一天都来请我前往仙界坐客,你说我该如何是好?去哪一家呢?”

  玉阳当即道:“仙君已然答应于我,当然是到我紫霞境,两位来的迟了些,实是抱歉了!”

  寸榆当即笑而反问道:“星峰仙君即使答应你又如何,难道他一定先到你们紫霞境吗?先到我封缘门,再到紫霞境,难道不可以吗?”

  风冈也对玉阳说道:“玉阳仙友,你刚才的话就不对了,正如寸榆仙友所说,星峰仙君是可以三家都去的,只是一个先后问题。你刚才却那样说,未免有点霸道了。”

  张星峰脸上却是涌现出丝丝笑意,自己还没有出口,三家送信之人反而争执了起来。

  天心宗的长老刚刚被所谓的三大仙帝可是震慑住了,仙界三帝那可是至高的存,现三大仙帝竟然同时邀请,果真是了不得。可是他们现刚刚平复了心情,却是看到三位仙君开始争执了起来,不禁有点愕然。

  张星峰看到三大仙君如此,笑了笑,才说道:“各位,少安毋躁,少安毋躁!”

  此时三大仙君才想起,这事情后还是要由张星峰决定,自己几人这说,却是没有任何用处的,当即都不再争执了,三人都同时看向张星峰,希望张星峰给了决定。

  张星峰看了看三张请柬。

  紫薇大帝的请柬内容显得很是吹捧,那夸奖的内容不少。而青帝和天帝则是亲切许多,仿佛对自己子侄说话一般,可能是因为张星峰和他们禁域之源中有过一番接触的缘故。

  张星峰看向三人,道:“三位,我实难以决定,这样吧,先来后到,玉阳仙友先到来,我就先去紫霞境,然后去封缘门,再去天龙派,如何?”

  张星峰都已经说了,三人还有什么话说呢?而且即使说,也没有用,反而可能给张星峰落下不好的印象,不如一个个都很大方一些。所以三人都是笑着说这个决定好。

  当然那玉阳仙君是真的高兴,真的满意。而其他两位仙君却是有点郁闷了。

  “星峰仙君,我这就回去和大帝复命,告辞!”玉阳仙君喜洋洋地说道,张星峰点了点头,玉阳仙君便转身驾云而去。

  “星峰仙君,我们也告辞了!”寸榆和风冈也对张星峰如此说道,张星峰当即微笑着应允,二人也随即驾云而去。

  天心宗的长老等人看着张星峰,目光却又显得不同了。

  “星峰,你现竟然已经达到了仙君境界,真的很令为师高兴啊!”天辰子乐呵呵地说道。

  周围众人当即一个个恭喜张星峰达到仙君境界,实际上原先知道张星峰达到仙君境界的只有碎风,语嫣几人,其他人都是不知道的。

  仙君离他们太遥远了,像一个神话!

  张星峰笑道:“只要大家努力,同样可以达到仙君境界,甚至仙帝境界。”

  小龙怪叫道:“走了,走了,还不回去赶快修炼啊,看着自己被二哥越拉越远,伤心啊,伤心啊!”小龙怪叫着,如此说道。

  众人一听,当即决定要努力修炼,顿时一个个回去准备修炼了。

  张星峰却是一楞,看了看小龙笑了笑,便拉着语嫣的手,对语嫣说道:“语嫣,走,我们回去,等过几天,我就要去仙界了。这次去仙界我感到不是那么安全,所以,我估计不能带你去了!”

  语嫣一听,顿时脸『色』一冷,身形一闪,已然先行回去了!张星峰看到这一幕,不禁心中暗骂自己蠢,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