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至死不休(上)


  通话才一接通,就听那头的陆无上道:“你过来,还是我过去?”

  陈佑听到这话,当即头大,不耐烦道:“我可不是让你倒话的垃圾桶啊,你没死就是没事,我还有事没功夫替你开解情绪。”

  正说着,通讯器中又传来信息,陈佑便挂断陆无上那头,接通后便听执法团负责调查扬凡的人造人汇报异常情况。

  当即接收过数据。

  扬凡十分钟前与一个通过伪装身份卡进入紫色国都的男人秘密见面,陈佑先见那男人面貌与扬凡有几分相似,随后一看资料解析结果,这男人的确就是扬凡的亲生哥哥。

  皇月教现任教主剑皇楚秀。机构内部通过对皇月教方面掌握的资料核对之下才清楚扬凡的真正身世,他随的母亲姓,自幼与母亲生活紫色,其母后发生意外身亡后,自力生长大。

  记录中没有任何离境记录,表示其普通民众的清白干净。他所拥有的战甲的确属于一个流亡者所有,至于如何自流亡者身上继承予他,机构内部却查不到相关情报。

  唯一可确定的是,该流亡者绝非他直系亲人。

  执法团内部的人造人这时又反复确认过可查验信息,回报道:“主事,扬凡紫色的身份非常干净,可确定不属于皇月教的钉子。”

  陈佑听罢颇感不可思议,扬凡的身手太好,加上此人待人待物那种看似热情实则冷进骨子里的态度,让他无法不怀疑背后藏着秘密。

  故而从梦省就开始让团人造人们跟踪留意,一直到此时,才终于通过皇月教主的出现验明他真正身世。

  这仍旧不能让陈佑安心,像扬凡这样有本领的人,倘若真是个普通人倒罢,既有这样个哥哥,皇月教真能任由他埋没天分紫色吗?

  “调查近入境记录,量弄清楚皇月教主到紫国的目的。”

  陈佑吩咐罢便切断通讯,独自琢磨半响,还是没有头绪。但心里的始终感到不安,皇月教并非寻常的教派,而是个雇佣兵组织,倘若这次竟需教主亲自领兵前来,要做的事情绝不简单!

  正想间,护从通报陆无上来访。

  陈佑甚感厌烦,刚要开口说不见,旋又想到扬凡的事情,便想问问意见。

  这才着护从领了他进屋。

  陆无上的模样让陈佑很吃惊,素来注重仪表的他这时头发乱糟糟的,衣服爬满皱纹,还带着股怪怪的难闻味儿,他的手脸仿佛十天没清洗整理过的模样。

  陈佑没好气的皱眉着人造人先带他去客房整整,客房中放有陆无上的衣裳,实际上那间就是为他配备。

  陆无上目光涣散无神,微微点头示意不反对,转身就随那男人造人出了门。

  陈佑又一次诧异于他竟不换个女人造人服侍洗浴。

  旋又怀疑是否故意装成这般凄惨颓废模样以便求事。

  半个小时后,被人造人从头到脚仔仔细细清洗五遍的陆无上回来,仍旧无精打采的模样,脱口就道:“这几天我垂暮森林。”

  陈佑一听,笑了。垂暮森林是另一处类似炼狱之地处于极强烈磁波影响的地带,由于机器无法运作之故,那里一直是野兽生物的天堂乐园,几千里范围内连一个活人都没有。

  “你快说吧,别卖关子。”

  陆无上苦着脸发出串轻笑声,让人觉得像极个神经质。

  便陷入回忆叙说起那天陈佑将突击之刃丢给他后的事情。

  飞灰的战场中,当他俯身看清趟着人的面容时,说当时心情滋味百般,既为有机会雪耻感到高兴又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泄愤。

  突击之刃,也就是于欢受夜瞳内力冲击不轻,到战斗进入收尾阶段时扔没醒转,陆无上带着她径直飞回指挥船的私人单间。

  当于欢陆无上以内力相助下清醒过来时,被他脱的一丝不挂。他取下多余的面具,衣冠整齐的独自坐床边,用一种嘲弄的眼神目不转睛的盯她看。

  清醒过来了解到自身情况的于欢,面对他竟没显露丝毫诧异错愕,只露出很不以为然的笑,其中夹杂着几许嘲笑。

  “婊子,可真有你的啊!有这本事辨别出我的真身还设计这么一场戏报复我当初装扮零三戏耍你感情的事情。可惜,老天就是向着本少爷,让你★★了!”

  于欢的态度很平静,不像作为战斗部主事时的一本正经,说话做事完全遵循制度规章。

  她好整以暇的审视遍★★而干净的身体,柔声道:“可真谢谢你,还替我把身子清洗的这么干净呢,当真是一只体贴主人的狗。”

  陆无上被这话气的牙痒,却强自压忍怒气道:“本少爷大肚的很。突击之刃,当初我装零三骗你上床二十三次,也任由你报复踢爆我★★二十三次。我伤害你感情,你用这法子也把我伤把绝的。现你我该是两清了吧?”

  突击之刃轻笑道:“行啊,我本也打算游戏结束后你我仇怨两清。”

  说罢,起身就要衣裳机甲。

  陆无上却道:“话还没说完之前你走不出这里。”

  于欢一脸好笑状的坐下,做个请的手势道:“路少爷继续说吧。”

  回忆到这场面时,陆无上停顿下来,那模样,后来的话似乎极其让他感到丢人。

  陈佑懒得催促,只道:“没打算说来烦我做什么?让我看你这恶心模样?”

  陆无上也没回嘴,语气黯然的道:“说就说吧,反正丢人事你本就知道太多。”

  当时他沉默很久,于欢越等越不耐烦,看他的眼神越是不屑夹杂着嘲笑。

  终于,陆无上鼓起勇气道:“我是觉得咱俩也算结下很特别的情缘对吧?既然仇恨两清,往后如果搞的像陌生人似的也没意思,再者你想,我们彼此身份都清楚明白,你知道我是零六也一定猜到零三是谁。

  你和我可谓因此存无法改变的特殊交情,我今天也不跟你油嘴滑舌说多的,我就是觉得你和我性情还挺相投的,因为报复的游戏结束了,不如开始段没有报复和恨的游戏吧。”

  于欢听着,听着,就开始笑。到后,双手后撑床榻,一丝展露高耸的胸部,仰面朝天,笑声变的肆意而疯狂。

  笑的陆无上难受,愤怒,终于吼叫道:“你笑什么笑?有什么那么可笑!”

  于欢这才渐渐收起笑声,斜眼瞟他阵,悠悠然开口道:“闹半天,路少爷你还不死心呢?算了吧,我绝不会给你雪耻报复的机会,明白吗?不要以为你当初能成功装扮零三玩弄我,就真智高一筹!

  明白告诉你,我设计场游戏戏耍你就是为让你明白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若不是用那种卑鄙手段欺骗,你以为自个满智力水平真能骗便天下了?省省吧零六!”

  陆无上当时又气又恨,不断告诉陈佑,他是真觉得于欢那该死的婊子对他胃口,绝不是为雪耻。

  是以,他当时选择委曲求全,压下所有脾气。

  量平静的告诉于欢说:“那场游戏我已经输了,本少爷承认。我也是个恩怨分明的人吧?

  你害我吃盒不知道谁的骨灰事情都不跟你计较,我是真,真对你这该死的女人产生出很特别的,那种感觉,你明白吧?这不是为雪耻,而是诚心诚意的真心话。当然,你可以拒绝,但必须明白性质问题。”

  于欢又笑。

  指着他道:“我当然很明白路少爷是个怎样的人。当然也相信这番话,不过我只想说,请你滚远点好吗?”

  这番话,终于激怒陆无上。

  当即狠狠逼问道:“于欢,突击之刃,你就这么恨我不能释怀?对我的话如此不能信任?”

  “对!”

  于欢答罢,还补充句道:“路少爷,我现有交往对象,同样被你伤害的满心痛苦的领导。至于你,从报复游戏结束开始就注定把扔到思想的头那么远!”

  陆无上当场气极大笑,连道数声好。

  后一拳打落于欢腹部,以内力创伤她主要肌体,使之丧失战斗能力后才狠声道:“行啊!本少爷可不会苦苦哀求,既然你对我只有恨,行!明确告诉你,本少爷跟你没完。本少爷就让你恨,恨我!让你的恨同样没完。”

  陆无上回忆到这里时,眸子中流露出浓烈的恨意。

  陈佑却有些动怒道:“后来你把她怎么了?”

  “我就带着光身子的她钻进私人指挥飞船,一直到垂暮森林不能再飞的的地方,把她抱进森林中央凶险的地方,当然,本少爷是一路牵着她步行进去的。

  那该死的婊子当时还装的满不乎,其实本少爷知道她当时惊恐羞辱愤怒到极点。”

  “我看你是心里★★。”

  陆无上轻笑声,道:“我很清醒。我看出来了,于欢那婊子对我就只有恨,但是陈佑,自从她的游戏后你该知道我对她的不能忘记!我是真对她动心。

  既然不可能得到,她让本少爷无法忘记她,本少爷也要让她永远忘不了我!我只能用这种过份手段伤害刺激她,才能让我的脸不会她胜利感觉中随时间流逝变的模糊不清。”

  “这么说,你这几天还做了★★的事情。”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