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神的刺客


  陈佑听着陈明谈论的人间那些神之预言,以及红国过去的诸多隐秘往事,不知觉间,天色已黑。

  想起徐青该已回返家里,忙抱歉的开启了通讯器,接通呼叫的频道。

  不料竟通讯不上,如此数次,难得一次接通后,半响不得那头回应。

  现下不由感到疑惑,这是从不曾有过的事情,这种时分总会知会声是否晚餐前返回,以免徐青费事的替自己准备和胃口的肉食。

  机构的通讯器没有可能损坏,若说遭遇磁波干扰,除非是战时的磁波弹,但这时候一片平静的橙国都城,哪里有遭遇什么战况的迹象?纵使有,机构的成员也会寻来通报。

  陈明见他神色奇怪,不由笑话道:“怎么?难道是传说中的妻管严吗?或者是担心美丽的妻子不知此刻做什么?”

  陈佑正待接话,心里忽然升起不祥感觉,随即又总觉得陈明这番话有些古怪。

  不由细想,便意识到,过去的陈明从不曾对他开过类似的玩笑,今天这玩笑,透着种刺激人的意味。

  当即抱歉道:“忽然想起些急事处理,管对你的话题非常感兴趣,也只能盼望迟些还能再听。”

  陈明微笑道:“橙国现哪有什么非你处理的事情?难得这种时候相遇,是有很多话想跟你谈论,这般着急你那美丽的妻子而非告辞不可?”

  陈佑这时已尝试接通陆无上的通讯频道,结果发现竟如徐青一般,连接不能。

  当即再不敢迟疑,匆忙道声告辞,折身飞奔入车,离开了海岸。

  这般一路飞驰半响。仍不见平静的道路上有何异样。

  一直到赶返居处,仍旧没发觉安静的庭院与平日有何不同。

  待得进去寻一圈,却没发现徐青的身影,也不见留下她曾返回的痕迹。

  询问过战斗部机构成员后,得知徐青半个小时前已离开返回,心下觉不妥。自执法团成员内部,也未能获得线,只知道陆无上十分钟前已经回到太子殿。

  然而通讯却仍旧无法接通。

  陈佑当即又驱车赶往钻面太子殿。早已认识他地守门战士丝毫未做阻拦。

  当陈佑踏入殿堂的刹那,头脑猛然产生一阵轻微晕眩,这异常的冲击瞬间恢复正常,再查谈追,不觉身体有任何异样。

  大殿内,透着如往常的平静。

  陈佑满怀戒心的继续朝深处前进,路过转往陆无上寝室的走道时,遇上守卫的红国战士。顺口便问道:“钻面太子哪里?”

  “太子殿下一返回就去了寝宫。”

  陈佑扫了眼那守卫,举步离去。

  内心的不安感觉越渐变地强烈,便常识着试图接通机构的通讯,竟发现,通讯不能。

  这时陈佑已经意识到。看起来平静如常的此地,必定发生了古怪的事情。

  当即小心戒备的直奔陆无上寝室,门口无人。

  当陈佑推开殿门,步入内中。转过门道看见陆无上平日所睡的床榻情景时,整个人经不住惊呆刹那。

  床榻上,两具★★纠缠一起的**,他踏入的同时抬脸望来,两张再熟悉不过地面容。

  陆无上和徐青。

  陈佑的愣呆不及一瞬,已然醒悟,感知尚未回到身边时,人已如闪电般扑倒滚开。

  数道剑气。几乎看看错身而过,斩入坚固的金属地面,留下深不见底的剑痕。

  床榻上的两具★★**,仍旧欢声笑语中纠缠一起。

  陈佑却不去看,全部注意力只停落忽然现身地握剑之人。

  一袭灰色的长袍,袍帽下仅露出黑色面具的下巴。

  陈佑认识此人,当初紫国曾刺杀徐青的黑色骷髅三邪剑。

  “好小子,不愧是神之预言中地蓝★★王。如此竟都不能伤你分毫!”

  陈佑轻笑反问道:“黑色骷髅竟然还会手里人间的任务?还会拿人间的所谓神之预言挂嘴边?”

  邪剑蔑视无敌冷笑道:“黑色骷髅早已追随于辛得神王的荣光。如今是神之刺客。此次奉命前来杀你,为此不惜擒下徐青和你的至交钻面王子。

  为求一击得手,以死要挟他们进行这番表演。想不到啊,眼见至友和妻子床榻交换竟能浑然无事!魔王不愧是魔王!”

  陈佑失笑道:“这两个人冒牌人造人撤下去吧。试图以此影响我的斗志,完全是妄想。你们的目的根本不是杀我,而是他们!”

  “哈哈哈哈……好样地,仅仅看清面容,竟也能区分出那上面的只是人造人伪装!”

  陈佑心下对此不以为然,即使那上面的人造人真能表现出徐青发骚时的神态,也绝不会让他真的相信,对于徐青这方面的人格,他实无法不从心里予以肯定。

  “他们哪里?你们又怎么会知道陆无上的真实面目?”

  “伟大的辛德神王,无所不知!”

  陈佑拔剑手,又问一次道:“他们哪里?”

  蔑视无敌横剑胸前,冷笑道:“你只能找到他们地尸体!”

  陈佑根本不信,面前这人这般有谈兴,只说明刺杀至今尚未得手。

  当即再不多言,杨剑挥出一蓬剑气同时,人已闪电般撞入黑色能量光球之中,消逝无踪。

  蔑视无敌根本不予硬接,身形一闪退避飞开,紧随他身后现身地陈佑第二度挥斩出剑气同时,释放出黑色光球将那未中目标的剑气全数吸收。

  宽敞地寝室大殿内,蔑视无敌的身影闪电般来往挪移,一次次回避开飞舞的剑气。

  陈佑对此却不以为然,如今的他根本不乎面对的敌人。论灵巧速度,人间的精灵璃远其上,唯一不足的仅是彼此功力的差距。

  然而,这些却已能通过穿越的能力弥补。

  不片刻后,大殿内蔑视无敌的活动空间已被数十光球★★限制,先进如精灵璃般一味回避的不利境地。

  再片刻后,回避都已不能。被剑气围困中央连绵遭遇攻击的蔑视无敌,不得不挥动手中长剑,以深厚的修为硬生将袭来的剑气纷纷击溃。

  陈佑好整以暇的剑气网之外,不断挥剑补充着攻击网中减少的剑气数量。

  同时威胁劝阻道:“前辈,倘若我灌注多数量的剑气,或者是此刻施以强力剑气攻击,你的结果都只能是死路一条。告诉我,他们哪里?这座殿堂是什么怎会?”

  陷入绝境的蔑视无敌对于他的询问全不回应,不耐烦的陈佑正欲下杀手时,身后传来一阵奇异的能量波动。

  陈佑惊愕回头望去,只见波纹般扩散的能量中,现出徐青的身影,正冲他嘻嘻一笑。

  “亲爱的,你果然来救我了呀!”

  陈佑见她安然无恙,再不对蔑视无敌留情,扬手刺出凝聚已久的强大剑气,只见横空飞射的幽蓝色剑气光束,瞬间撞上网中敌人试图抵抗的剑刃同时,散发的凛冽寒冷紧随着将之冻结成冰。

  网中连绵不绝的剑气,无视寒冰的阻挡,灌入那具被冻僵身体。

  碎散的灵魂意识,从蔑视无敌身体飘散出来,被黑色蓝光吸收吞噬,复又自陈佑面前的白色光球吐出,后被吸收融合。

  解决这曾经视之棘手的敌人,陈佑才敢询问起究竟。

  徐青一副毫不焦急的神态,张臂要抱的扑进他怀里,这才嘻笑道:“★★狂呗,说是让我来拿橙国国宝,就是当年送咱们的宝珠余数那些。道橙国眼见覆灭即,所谓的国宝留着也没有意义。

  结果进来后,他去取东西,等着等着就发觉不太对劲。

  喊了半天,听不到他回应。后来就自己往里头找,走进他寝室时呀,就看到一副绝对想不到的景象。嘻嘻……”

  说到这时,自顾笑个不停。

  非到陈佑开口追问究竟,才听她道:“我看见呀,你跟★★狂脱光衣服床上缠绵呢,★★狂的身材忽然变成个女人。嘻嘻……”

  陈佑听着忍不住胃里一阵翻腾,想到那不过是人造人,才又舒坦平静。

  “一模样的手段!”

  徐青闻言好奇道:“那你见到什么景象呢?”

  陈佑失笑道:“说出来你肯定想吐。”

  徐青一听,当即脸色发白,忙道:“不许说!现就想吐呢!”

  陈佑猜想她已有推测,当即揭过不提,转而道:“找到那小子了吗?”

  徐青摇头道:“没有呢,刚料理了蔑视无对,寻着这幻境般迷宫里的能量传送门,出来就遇上来担心而来拯救我的亲爱的你啦!”

  “传送门哪里?”

  “你进去呀!那么恶心,我才不去看呢。踢开床榻上的人造人,然后再叫我,床榻垫子下面有个暗道,一直走就见着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