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古怪的心


  陈佑不解道:“怎么说?““人间有多少神呀?“陈佑摇头不知,反问道:“你竟调查到了?““嗯,凑巧嘛。真神数量为二十三,亚神数量为三十倍整。恶魔之王并非没有得力助手,但不过**个。““你是说,就算实施计划成功的可能性也很低?“徐青点头道:“是呀。这么大的势力差距呢,真神的战斗力比之你交过手的白云略微逊色些许而已,人间还有人类一号,天使王。

  就算我们全力以赴也很难成功,这还是把赵旧计算内得出的结果。但凭英雄王之光并不能增加多少胜率,而且你既然有心,完全能让局面演变成功成垂败,被迫撤离嘛。“陈佑恍然大悟,连连点头道:“可行,的确可行。倒是我多余担忧了……““可不是嘛,还有你那个未婚妻呢,她的本事想必很了得吧,这样的悬殊战斗力差距哪有几分成功可能。“陈佑点头称是,旋又道:“你这人也真古怪,难道没想过这样下去后只能是红国局势危急的结果?反倒替我出主意,毫无犹豫要放弃刺杀目的似的。“徐青不满道:“你这人真是。

  不要因为担心日后我纠缠不休就恨不得赶紧让人滚呀,说好到时好聚好散嘛,可是我也得考虑往后的生存问题,形势这么分明,选择人间总比红国来的理智吧?“旋又嘻嘻一笑道:“如果你心理觉得不忍,乘这几年对我好些吧!““去去……“选择人间是否来的比红国好?

  陈佑不能确定这答案。他曾听陈明说过,对敌人了解的越深入,越难以视之为敌。他所以会想起这句话,只因为这四年来。

  李羞涩相约的会合议事中越来越沉默,眼里的挣扎和矛盾也越来越来清楚。

  终于第四年碰面交换情报后,寻上他问了句并不让他诧异地话。

  “我感到很迷茫,越来越怀疑复兴辛德星到底有多少意义。

  人间的体系很简单,甚至还以神灵领导所有人的生存方向,可是……可是,人间的世界很纯粹,威力强大的法术人间天地内绝不会对自然构成真正意义上的破坏。

  冰封之地绝难施展火焰的法术,蓝海只有流动的水之能量。

  这里没有真正意义上地死亡,无论谁都可以神灵的力量作用下重生,无论夺走生命的杀伤法术有多强大,总是不能对自然环境造成破坏。我总是忍不住想起过去……”

  陈佑能想象她对自己说出这么一番话到底鼓足了多少勇气,寄托了多少信任。假若这些话是对林葱郁说,下一刻她该已身首异处。

  但他没有打断,他心里早已明白其实任何世界都差不多。智慧生物都存共同的生物本性,红国民众眼里人间是强大可怕又邪恶的种族,人间眼里的辛德星人类只是魔鬼。

  “……想想我们过去的辛德星,虽然我年纪小没有真正亲眼看过多少。可是,很多的战争并非虚构不是吗?阿亚特岛国地沉沦。

  赢州的完全沙化,等等,等等……红国近十几年来都不曾放弃过重建自然环境,但是人口越多。必须开发的土地也越多,这不能被改变。

  我知道红国理念后构建的世界追求无政,达成真正意义的无阶级平等,但是那样地世界到底是机器人的天地,还是人类的呢?人间的生活居住区域我们都亲身见识过了,城市里地居住区根本是神灵利用强大莫测的力量制造的领域,丝毫不占用星球本身空间,甚至也不占用宇宙空间。

  整个人间构成一个完整的生物链。因为需求太少,因为环境的恒久稳定,这里的人衣食住行永远不必担心未来,没有任何一种生物会真正意义上步入灭绝。

  而且,严格来说这里并没有阶级,高高上的众神之殿每一个人间生物都有踏入的机会。

  那里面没有谁管束谁,有无数地神灵领域,只要愿意。完全能领域中创造一个符合自我需要的天地寄存其中。无论有什么样的梦想都能因此实现。

  无论是怎样的梦想也不会侵害他人。

  踏入神殿的要求只有一个,战绩。生存唯一主旋律的战斗功绩,没有捷径,力量的强弱决定资格。

  过去我总觉得人间的生物很愚蠢,防线地战斗中他们从不懂得运用狡猾地战术,进攻就是进攻,撤退就是撤退,丝毫不懂使诈。

  但现我才明白,人间的世界本来就如此简单,因为没有捷径能够通往众神之殿,他们每一个都拥有无地生命,所以根本不需要复杂的东西,只需要战斗,不断增强的真实的力量。

  我们红国无数聪明的战术面对他们却一筹莫展,防线前根据地的能量防护罩至今只有通过绝对强大的力量破开一途,他们一直攻击,我们一直防守。

  自然人类死的越来越多,不及补充注定红国变成人类的社会。

  可是,仍然没有胜,也不可能胜。他们的攻势永无头,他们的资源体系链状态下永无耗之日,但红国不是。星空资源也会有被耗的那一天,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曾经为人间的单调感到可笑,但现只觉得辛德星的科技是讽刺。

  不停破坏寄生之星资源,不停掠夺侵占星空资源,社会越发展,荒废的星宇就越多。这么想时,忍不住的就对人间明明拥有超越红国的科技偏偏抛弃这条道路的真正原因。

  人间根本不落后,他比我们红国走的远,远了非常多!”

  李羞涩越说越激动,渐渐的根本没有停歇打算,仿佛一咕脑儿将积压数年的感受和看法全说完了,才终于打住。

  待平缓些心情时,仿佛又感到这些话有些过分,羞涩一笑,抱歉道:“我也许不该说这些的。”

  陈佑笑着轻手拍拍她的肩头,轻声道:“其实无所谓。

  我们只是战士,不管怎么认为也无法改变法则制定者,唯一能做的只是认为对的立场中与敌人战斗,等待那也许看的到,也许来不及看到的理念碰撞结果。

  从感情上讲,我认为你说的没错。

  但是,即使是错误的存也必然会争取生存的权力,这是本能,不会因为存优越的生命面前就放弃拥有未来的权力。不必想的太多,等待那应该能看到的结果就是了。

  ”

  说罢,又招呼她回去歇息,李羞涩着急道:“可是这么想太过消极,马上就到恶魔之王复生的时候了,如果击杀神王并不对,我们还应该做吗?”

  陈佑叹了口气,无奈道:“如果人间是应该拥有未来的存,神王就不会灭亡,如果神王灭亡就能导致人间的体系不可维持,那只说明优胜劣汰的选择法下人间被抛弃了。

  红国和人间的未来,不必每个人自己的命运,能够认为对就走下去。想想辛德星过去那么多的国家,哪一个的意愿会是如今的结局?但后无论意愿如何,都不能被改变。”

  李羞涩终被说的丧气,乖乖回了冰封城歇息区域。

  陈佑自己却不想立即回去了,当一个人眼里的世界不能用绝对正负区分时,并不是一件快乐的事情,恰恰相反,只会失却快乐的心情。

  因为总只有做出认为正确的事情才能感到愉快和满足。

  冰封城外的风雪肆虐凛冽如昔,倘若是寻常自然人类这种气候里,绝难活过几分钟。

  就是这样的风雪呼啸声掩盖下,一阵鼓掌的‘啪啪’声仍旧清晰传进陈佑耳中。他尚未回头看时,已听见陆无上那熟悉的声音。

  “精彩啊!想不到你会有说这种话的时候,对象还是李羞涩这种傻乎乎的小丫头。”

  陈佑不甚高兴的道:“自从来了人间,你的变化是越来越大了。就差没拿我当做杀父仇人看待。”

  走近的陆无上嘿的怪笑声,重重拍了把他肩头,道:“身处仇恨地,当然不会感到愉快。”旋又道:“但刚才那番话可没冤枉你。”

  “怎么说?”

  “你若对我说那些话是出自真心劝慰那个傻丫头,我可不信。““还能是什么?”

  “哦?你还没意识到李羞涩扮演的角色?”

  陈佑越听越觉不懂,奇怪道:“她的什么角色?”

  陆无上不禁哈哈大笑道:“真难相信你不明白。”

  陈佑没好气的道:“好吧,就算我故意装不明白考校你,说说。”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