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浩荡五界!


  五位化神惊天起,阴阳生死道沧桑,当周亮和赵清冉的阴阳生死二气缓缓融合一起!

  传说的阴阳生死界也随之建立而出,与之对立的正是天地链界,太上无情界,天机界。

  青牛的神色有那么一丝恍惚,他对周亮的印象似乎还沉浸当年老祖死时那个需要庇护的少年,那个瘦弱的显得有些可怜的筑基少年,而二十多年过去,如今的周亮竟然成长为元婴修士,神通法宝无数,是可以和自己对阵!

  就算青牛心里,他一定会败自己脚下,后获得驭兽震惊,淡这也足以让他震惊,深深地震惊。

  他的面部开始有些变化,硕大的牛bi之上竟然被穿上了两个铜铃,众人心一震,是谁?

  是谁,能够青牛,一代化神修士的鼻子上穿上两个铜环,这等奇耻大辱,他又是如何忍下!

  突然轻轻一笑,他强的神通便集这两块铜铃之上,不祭出来,只怕也不足以彻底震慑三人,获得驭兽真经,有时候,面皮撕下来,反而轻松了许多!

  所有驭兽宗的弟子都是满脸不可置信,除却雷惊世,他,即将一代的驭兽宗宗主,自然知道驭兽宗内,青牛老祖不过也是一个马前卒,或者一个可怜人罢了!

  “农家青牛安详睡,两块铜铃随我心!”青牛哈哈一笑,他的身躯突然变化,竟然变化成为了一只普通的农家青牛摸样!

  “老祖,老祖竟然是只妖兽!”一位驭兽宗弟子颤抖说道,他们心敬畏的青牛老祖,竟然不是人!

  “难道是妖兽,便不是你的老祖了吗?”雷惊世淡淡回头,平淡的看了那修士一眼!

  “不,不,不是。”那驭兽宗修士看见雷惊世的双目,陡然心震惊,连忙辩解!

  “他是驭兽宗的青牛老祖,是你们的化神老祖,以前是,现是,以后也永远是!”雷惊世的声音飘荡浩荡金沙上空,显得是如此镇静!

  旌旗飘飘,四剑沉浮不休,将方圆丈修士笼罩其,成双本来有些乌黑的面庞此刻显得有些晶莹玉色,他的胸口猛然撕裂,一道玉圭其,流线弯曲的线条显得是如此轻灵,轻灵的有些厚重!

  那黑纱宗女子眼闪过明亮光芒,我成家后一点血脉,绝对不能死,绝对不能,突然之间,她从黑纱宗驻地之来到成双旁边。

  成双哪里还有工夫管她,头顶的巨大黑狮早已将众人吞噬,所有阵宗弟子身躯突然下沉,就好像人人吞下了一块千斤大石。

  “以我之命,还我宗门安宁!”徐凡面色平淡,他的脚下只是多了一柄飞剑,谁也不知道,天地风雷四剑之外,徐凡还有一柄飞剑,他亲自祭炼足足三十余年的飞剑!

  轻柔的摸了摸青色剑身“雨儿,随我一起,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后一次!”

  否泰眼闪过一道精光,那道飞剑之竟然有灵,而且走的是何自己一样的路子,其的剑意是个女子!

  “雨柔剑!”也许雨柔便是徐凡当年心爱女子的名字,也许只是一种记忆,散着淡淡水系灵气的飞剑陡然弯曲,轻柔的徐凡连忙抚摸了一下,犹如妻子回家的丈夫脸上那轻轻一吻!

  “呵呵。”徐凡开心温柔的笑了笑,笑的是那样开心,然后他的身影消失,双手之上还缓缓流血,那些正凝固的红色鲜血!

  周亮陷入一种空灵,生死之道果真玄妙,他此生一共三次遇险,三次几乎丧命,第一次便是驭兽宗上,当时自己还是筑基,实力低微,第一次感觉生命消逝是如此迫近!

  第二次是阵宗之上,被青牛直接轰碎丹田,成为活死人,流荡东海八年,遇上海女,后才无情宗内清醒!

  第三次便是海神遗迹之,被天机子青牛囚天无州四人联合轰杀,若不是是谁强行将自己魂魄凝聚,只怕现他连成为孤魂野鬼的资格都没有!

  这三次生死让周亮明悟,所以他的脸上总是能看到淡然的神情,你拿刀架我的脖子上吗?那也算是生死吗?

  你将我的心挖出吗?那也不能称之为生死,只有真正经历死亡之前,意识消散前的那一刻,才能称之为生死!

  死亡面前,你所渴望的,不,不能称之为渴望,而是本能,只有生存的本能,如果你的双目死死盯着沙漏,便会现,那一秒,那一刻是多么的让人眷恋,眷恋的犹如窗外的那一片不朽绿叶,风吹雨打,从不落下!

  当周亮因为凝佛经而重聚金身,当聚宝老头拿出神王金精,没有人比他加渴望那种呼吸的本能!

  甚至当他三年之后,再次用肉身踏足佛梦大陆,呼吸到原始的鲜空气,他甚至想要忍不住大吼出声!

  吼的是生命之贵,吼的是生命之重,吼的是生命不可亵渎,吼的是他心本能渴望,还有亲人还有妻子等待着他!

  生死二气交缠不休,阴阳二气沉浮不停,一片迷蒙之界从显化,将包括青牛显化的铜铃界包裹内!

  何等的大手笔,何等的狂妄,对面四人是谁,是无情宗宗主,是囚天阙宗主,是驭兽宗现任宗主,是散仙盟盟主啊!

  而赵清冉,大陆之上数年来第一次有人领悟阴阳法则,深窥阴阳界的化神修士,虽然境界不高,却足以和化神后期一战。

  周亮,八岁炼气,十七岁筑基,二十二岁金丹,三十三岁元婴,途东海,仙梦佛梦,一路之上,狂杀而来!

  第一界,天机界,其八卦沉浮,股股玄奥气息从流露而出,天机子盘坐其,宛若知道天下一切变化,背后一道洁白光晕,不容侵犯!

  第二界,无情魔界,其只有无穷无冰冷,寒冰不化,阴冰凝结,魔气翻滚,天地可杀!

  第三界,天地链界,其金盘旋交织,环之迷蒙光彩,法则交织其,延伸向天,此界之意,便是地若厚重,我便地,天若猖狂,我便链天!

  第四界,铜铃界,此界显得有些荒凉了些,只有两个巨大的铜铃,上面甚至有些锈迹斑斑,铜铃旁边还有点点牛鼻散出的粘液,青牛站立当,眼神肃杀!

  这便是三位化神修士的惊天神通,一位无上魔王的绝世功法,是拿出了镇宗之宝!

  天机子手出现一块龟甲,上面青色纹路密布,甚至从裂成了好几段!

  “天机龟甲,散仙盟三宝之一,小子,你能死之前看见,是你此生大的造化!”

  无州同样打开吞天魔罐,干瘪的嘴唇有些吃紧,显然开启魔罐的负荷不小,乌光沉浮,冷冰四射“吞天魔罐,无情宗镇宗之宝,你能从逃脱一次,已是你极大幸运了!”

  囚天根本没有多说,只是轻轻拿出一道金色链,这道链竟然有些透明,环之还有一层鲜明光幕,看上去十分梦幻,他的神色露出★★“囚天链地,不囚杀你,本宗主此生不踏出宗门一步!”

  青牛看了看三人,突然觉得自己真的有些囊羞涩,所有的好法宝都那驭兽殿师兄手里,他只是轻轻敲击了一下面前的铜环,神色竟然有些缅怀“这还是当年师尊见我调皮,说要把我豢养起来,想不到后终究如此!”

  生死二气之飞出一滴水液,正是封元液,阴阳二气之飞出一道宫殿,正是太极图!

  没有什么多说,十三法则全部出,驭,阵,情,欲,杀,愿,幻,骗,金木水火土,破,融!

  五位化神级别修士同样祭出自己其余还未凝形法则,空交缠,这是一场巨大的碰撞,没有生死,只有成败!

  皇甫心剑看着君薇和剑无名的争斗,心竟然有些开心,无名师弟,你走的路子偏了!

  虽然皇甫心剑不知道剑无名飞剑之上,是什么剧毒,然而我等剑修,修的是剑,明的是心,看的是道,走的是魔!

  你错了!他的眼神凝聚这五界之上,心轻轻一弹,如此明悟修士,今日便要陨落此吗?

  “长眉违反了约定。”玉如依偎阵痴怀,有些生辉的玉手抓住他的衣袖,似乎有些不舍“成双这孩子有血性!”阵痴突然笑了笑“我阵宗只要有一个活下去,就会传承不绝,不用担心!”

  “可是”玉如还是忍不住说道。

  “杀我阵宗弟子者,生食其肉,死啖其魂。”阵痴说完,背后突然出现一道裂缝,转眼消失、“我也去!”玉如突然想要行动,却现身躯动弹不得。生不可以死,死不可以生,皆非情之至也!

  千年以来,残酷的一次修真动荡,残酷的一次★★杀戮,惊心动魄的一次浩劫,而茫茫迷雾,东海之极,一座血红岛屿却逐渐出现大家视野当!漂浮而来。

  (一)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