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回京之前(中).


  “启禀大人,京城有天使来了!”

  听到下人的禀报后,赵俊臣点了点头,却并不显得有多惊讶。

  天使,即天子之使节。

  如今赵俊臣离京已有近两个月时间,远远超过预期。虽然为了稳固圣眷,这段日子以来赵俊臣每隔几天就会给德庆皇帝上一封请安折子并汇报近况,但赵俊臣身为户部侍郎,并兼管内承运库,朝许多事情都离不开他,以德庆皇帝的性子,也该派人来催促他返京了。

  心猜想着天子使节的来意,赵俊臣转头向郭麟祥说道:“郭老板可否移步到偏厅稍候?待本官接待了天使后,再与郭老板详谈,怠慢之处,还请郭老板莫要怪罪。”

  郭麟祥点头笑道:“大人客气了,天使驾临,必是有要事与大人商量,下去偏厅暂避本是应该的,哪里敢怪罪大人。”

  说话间,郭麟祥也不耽搁,向赵俊臣行礼后,就下人的带领下去偏厅等候了。

  “庆彦,随我前去迎接天使。”

  待郭麟祥离去后,赵俊臣亦是起身,对一旁的许庆彦说道。

  ……

  当赵俊臣带着许庆彦来到府门处,就见那天使正带着一众随从府外等待着——那是一位年约五旬的老太监,看其服侍,想来宫的地位不低,只是这太监虽然一脸的笑意,却总给赵俊臣一种皮笑肉皮不笑、城府深沉的感觉,让赵俊臣本能的有些戒备。

  “庆彦,这太监你可认识?”

  远远的看到那太监后,赵俊臣向许庆彦问道。

  见赵俊臣竟是不知来者的身份,许庆彦不由奇怪,但还是轻声答道:“少爷你怎会连他也忘了?这阉货就是陛下身边的近身太监张德啊,跟陛下身边已经有十来年了。”

  赵俊臣点了点头,也不解释,只是快步走到那张德身前,拱手道:“天使驾到,本官未能远迎,恕罪恕罪。”

  那张德亦是笑着答道:“赵大人客气了,咱家身份低贱,赵大人能亲自到府外相迎,已是让咱家受宠若惊了。”

  张德的声音尖锐,虽说不是公鸭般的嗓子,但也不算好听,并且语气间还带着一种阴阳怪气的味道,似乎对赵俊臣存着某种敌意,让赵俊臣暗暗皱眉不已。

  “张公公客气了,咱们还是进府说话。”

  察觉到张德那似乎不打算隐藏的敌意,赵俊臣心虽然有些疑惑,但也不再客气,只是引着张德向着府内走去。

  张德虽是天使,但赵俊臣也是钦差,所以双方见面后,并不需要太多的礼节。

  引着张德来到大厅后,双方分宾主落座,赵俊臣问道:“不知陛下派张公公来寻我,可是有什么旨意要吩咐?”

  张德咳嗽了一声后,才慢条斯理的回答道:“旨意嘛,倒也没有,只是陛下这么长时间没见大人了,有些挂念,就派咱家来潞安府问问大人您何时能回京。赵大人啊,不是咱家说您,您不仅是户部侍郎,兼管了内承运库,户部离了大人,还有尚书和其他侍郎可以管事,但内承运库如果没了大人,就没了主事的人,那不就要变得一团糟了吗?咱家知道大人您潞安府有大事要做,但也不能一走就是两个月啊?为陛下办事,咱们总要分个轻重缓急不是?”

  张德说话语速很慢,却又很啰嗦,赵俊臣好不容易耐着性子听完,刚准备说些什么,就听那张德又再次咳嗽了一声,继续说道:“要咱家说啊,大人您自从兼管了内库之后,虽说是把内库管理的井井有条,但大人您身为朝廷大员,朝事繁重,又前途远大,将来只会越来越忙,这内承运库的事情,由大人您一肩担着,怕总是会有疏漏之处,就像这次,大人您刚刚离开不过两个月的时间,内承运库那边就乱套了。要咱家说啊,若是有人能帮着大人您分担着,赵大人您肩头上的担子,也总会轻一些,赵大人您说是这个道理不?”

  张德的话语若有所指,赵俊臣哪里会听不出来,但并没有接这个话茬,只是淡淡的说道:“张公公说的极是,本官受教了,还请张公公回去禀报陛下,就说本官三日之内,必然返程。”

  顿了顿后,赵俊臣问道:“不过,本官想来,若只是内库那边有些混乱,陛下怕是不会这么急着派公公来催促本官返京,不知近朝廷之,可还有其他什么事情生?”

  张德撇了撇嘴,依旧是用那慢悠悠的语速说道:“咱家内宫做事,前朝生了什么事情,咱家又哪里能知晓?赵大人您这可是问错人了。”

  说话间,张德已是起身,对着赵俊臣拱了拱手,说道:“赵大人,陛下的意思咱家已是告知大人了,陛下那边还需要咱家伺候,咱家不敢耽搁,这就告辞了,咱们京城再见。”

  说着,张德也不待赵俊臣挽留,就要转身离去,颇有几分“道不同不相为谋”的味道。

  “张公公这就要走了?天色已晚,不这潞安府休息一晚吗?”

  说话间,赵俊臣对着许庆彦打了一个眼色,见许庆彦露出不情愿的神色后,赵俊臣又瞪了许庆彦一眼。

  见赵俊臣如此表示,许庆彦无奈,只得走到张德的身边,拉住张德的手,与赵俊臣一同挽留道:“是啊,张公公,时间这么晚了,就这潞安府休息一晚。”

  拉手之间,一张面值五千两的银票就已是塞进了张德的手。

  张德偷看了一眼手银票的面额后,脸上已是重恢复了笑意,转身对着赵俊臣说道:“哎呀,不是咱家不想休息,只是圣上那边离不开咱家的伺候,这些年来为圣上传旨,咱家一向是连夜来连夜走的,日夜兼程,一盏茶的时间也不能耽搁,还请赵大人见谅。”

  赵俊臣点头,一脸的赞叹,说道:“张公公忠君之心,本官钦佩,怪不得陛下这些年来一直要公公伺候着了。”

  张德点了点头后,似乎想起来什么,夸张的拍了拍脑门,说道:“哎呀,瞧咱家这记性,刚才大人您问我前朝的事情,咱家却是忘了,这些日子前朝确实出了些事。就前些时候,陛下本打算南巡,但户部没银子,前朝的那些大员们就一同劝阻陛下,还说陛下南巡必然会劳民伤财什么的,扫了陛下的性子,这些日子陛下正为这事而不高兴呢。”

  说到这里,张德看了赵俊臣一眼,笑道:“不过,赵大人你做事一向合陛下心思,理财之术又冠绝天下,咱家寻摸着,陛下这个时候催大人回京,想来是南巡的心思还,想要大人回去出主意呢。”

  赵俊臣点了点头,笑道:“多些公公指点。”

  ………

  客气的把那张德送走,回到大厅,又派下人去请郭麟祥后,赵俊臣对身边的许庆彦说道:“这个张公公,说话阴阳怪气的,听着实别扭。”

  许庆彦却是一脸的不屑,说道:“哼,自从年前陛下把内库交给少爷管理之后,这些阉货,几乎每个见到少爷都是这副德行,少爷你又何必跟他们客气。”

  说话之间,许庆彦脸上闪过肉痛之色,轻声嘟囔道:“五千两啊,我身上怎么没带面额小点的银票,五千两啊,真是便宜那个张德了……”

  听到这些,赵俊臣不由失笑,笑骂道:“你呀,真是个守财奴的性子。”

  虽然一脸笑意,但赵俊臣的眼却闪过沉思之色。

  他如今已经明白张德为何会对他抱有敌意了,原因就于赵俊臣如今还兼管着内承运库。

  内承运库,又称内库,乃是明朝历任皇帝的私人银库,之前一向是由亲近太监掌管,但数月之前,或是因为见赵俊臣理财之术高超的缘故,德庆皇帝就把管理内库之权转交给了赵俊臣。如此一来,那些太监们手少了一个重要的权力和财源,自然不会待见赵俊臣了。

  赵俊臣穿越之后,曾为自己总结了三大危机,一是朝政敌太多,二是朝野间名声太差,三是当今太子朱和堉对他的敌意。

  但那时,由于继承记忆不完整的缘故,而赵俊臣又一时间忘了内承运库的来历,如今想来,却还漏了一条——那就是宦官们对他的不满!

  明朝的宦官可是不能轻易得罪的,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大都是皇帝身边的亲信,对皇帝的想法决策拥有着很大的影响力,是因为他们本身就拥有让人侧目的权势,比如东厂西厂这些特务机构,就掌握宦官手。

  不过,对于宦官的不满,赵俊臣也自有解决办法。

  内库固然是官宦们手的一大权力和财源,但这个权力和财源一向只是掌握少数宦官手,而绝大多数宦官,只是每年拿点分成罢了。只要照顾到那些宦官们的利益,让他们不觉得有什么损失,那么绝大部分宦官不仅不会敌视赵俊臣,反而还会把赵俊臣看成是自己人。

  而那些因为失去了管理内库之权,对赵俊臣依旧心怀不满的宦官,到那个时候也无法威胁到赵俊臣了。

  天下熙攘,皆为利来,亦皆为利往,因为利益而产生的矛盾,对赵俊臣而言,往往是好解决的矛盾。

  就好像那张德,原本因为内库的事情而对赵俊臣抱有敌意,但五千两银票一塞到他的手,就马上变了态,转而对赵俊臣笑脸相迎了。

  ………

  “不过,终究还是疏忽了,回京之后,这件事情,要当先解决才是。”

  心打算间,赵俊臣下意识喃喃自语道。

  旁边许庆彦听着好奇,问道:“少爷,什么事情疏忽了?”

  赵俊臣解释道:“我自从被人用石头砸了脑袋之后,虽然神志未损,但很多不重要的事情,却大都记忆模糊了。”

  这么说着,弥补了之前曾向许庆彦询问张德来历的漏洞后,赵俊臣继续说道:“我之所以说自己疏忽了,是因为这些日子以来,我竟是忽略因为内库的事情,那些宦官们对我的敌意了,若是早想起来,我就决不再会潞安府耽搁这么长时间了。”

  许庆彦疑惑道:“少爷你为何这么说?”

  赵俊臣叹息一声,解释道:“如今我虽说圣眷优容,但圣眷这东西,需要长时间陪伴陛下身边不断加固,否则就要慢慢的淡了。而我这潞安府一呆就是两个月,原本也不算什么,但如果那些太监成天陛下面前挑拨离间,我又无法及时向陛下辩解,正所谓日积月累蚁穴溃堤,再优容的圣眷,也经不起这般消耗。所以,如果早想到那些太监们对我的敌意,我就绝不会贸然离开京城两个月之久。不过如今看来,陛下对我倒还是圣眷未衰,这恐怕一来是因为陛下对我圣眷太厚,那些太监无法短时间内撼动,二来也是因为那些太监本身也没想过我会离开这么长时间,还没来得及布置的缘故。”

  顿了顿后,赵俊臣继续说道:“不过,我之前就曾说过,咱们从今往后要多交朋友少结仇人,这些太监天天伴陛下左右,是不能得罪,待回京之后,我们也要与他们好好地结交一番,如果能与这些太监结成盟友,将来用得着他们的地方,可是多得很呢。”

  说到这里,赵俊臣对着许庆彦警告道:“还有你,以后也别一口一个阉货的叫了,若是传出去被他们知道,那些太监可是记仇的很,今后就很难再与咱们同心了。”

  许庆彦一脸的不愿意,但还是说道:“我明白了,少爷。”

  ………

  主仆说话间,郭麟祥已是下人的带领下回到正厅,落座后,向着赵俊臣问道:“大人您可是准备回京了?”

  赵俊臣微微一愣后,问道:“郭老板如何得知?”

  郭麟祥笑道:“陛下对大人的圣眷优容,天下皆知,所有人都知道,当今陛下不仅宠信大人,是离不开大人,所以这天使一来,我就猜想,是不是陛下要催大人回京了。”

  赵俊臣哈哈一笑,说道:“郭老板倒是个聪明人。”

  郭麟祥客套了一番后,又把那《潞安府灭蝗实录》拿起,向赵俊臣问道:“大人,这本书的刊印事宜,您看如何?”

  赵俊臣迟疑道:“这本书如果能刊天下,自然是好的,不过其为本官说话的意思也太明显了,容易惹人口舌,不若你们刊印之前,找位有声望的坛魁,为这本书写篇序言,明言此书即是为了向世人讲述三人成虎、人云亦云的道理,亦是为了给天下间所有受流言所害的大明官员正名,如此之后再行刊印,也就没什么问题了。”

  “大人睿智,”

  将《潞安府灭蝗实录》的刊事宜定下来之后,两人又交谈了片刻,郭麟祥见天色已晚,不好再打扰赵俊臣,就知趣的向赵俊臣告辞了。

  郭麟祥离去之前,赵俊臣笑着邀请道:“本官打算后日离京,明日将会设宴款待潞安府境内的地方官员,以及商家耆老,到时候郭老板一定要来。”

  郭麟祥点头道:“自然自然,这是下的荣幸。”

  ~~~~~~~~~~~~~~~~~~~~~~~~~~~~~~~~~~~~~~~~~~

  p:看到有读者朋友投了催票,虫子量满足,明天会多一些,但能否达到要求却不敢保证,这段时间工作上比较忙,见谅。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