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迷阵


  054『迷』阵

  无论怎么想都不可能出现在这个地方的破败亭台楼阁式廊道,让聂枫与霍凌莫名其妙同时也是警之心大起,看见廊道右边与正前方都有路直通幽暗的深处,聂枫与霍凌对视一眼后,霍凌就说道:“先走右边?”

  “好。”没有任何的废话,聂枫同意了霍凌的选择,两人选择了较近的右边通道,走了大概两分钟漆黑的通道后,两人眼前再次阔然开朗,不过当看见周围的景『色』后,聂枫与霍凌都瞬间愣住了。

  “怎么会这样?”眼前的景象,依旧是那破败的楼阁廊道,而且两人一眼就看出,正是刚才从右边离开的那廊道,只不过两人出来的却是当时两人看见的垂直方向通道,也就是说,两人刚才从这廊道的右边离开却如同绕了一圈一般回到了正前面出来。

  “难道真的是绕圈了?”虽然那通道幽深且漆黑,但聂枫与霍凌却是没有感觉到自己在绕圈,毕竟是修者,这点感觉还是有的,即使是双目看不见,但还是心中有数。

  仿佛心有灵犀一般,两人转身再从刚出来的通道走了进去,两分钟左右,聂枫与霍凌发现这次居然是回到了刚出来的山洞处,两人刚才呆在山洞内的一些痕迹还清晰可见。

  当看见自己回到了山洞之内,即使两人再笨,也不会想到是无意中在暗道之中绕圈的假设了。

  “『迷』阵!”

  相视一眼,两人的嘴中吐出了同样的结果,而两人的脸『色』也在瞬间变的相当的难看。

  所谓的『迷』阵,也是阵法的一种,走进了『迷』阵的人顾名思义就会『迷』失在阵法之中,而且『迷』阵的破解比之一般的阵法要困难很多,阵眼的隐藏也远比一般的阵法隐藏的深,所以想轻松破解『迷』阵的方法那就是用绝对的力量把『迷』阵轰破,可惜,两人之中谁也没有这个本事,就是联合起来也是一样。

  “麻烦了,想不到这里居然是一个『迷』阵。”轻咬下唇的霍凌,原本神『色』淡然的俏脸已经被淡淡的不安所取代,厮杀战死或许霍凌不怕,但被活生生的困死在『迷』阵,要充分享受了那绝望无助才死去的话,那说不紧张害怕就是假的。

  “不但是『迷』阵,还是一只畜生放出来想把你们慢慢玩死的『迷』阵。”正当聂枫与霍凌为『迷』阵的事『奸』情皱眉的时候,阎皇娇小的身影再次出现了,这次出现的阎皇已经没有了第一次出现时那小脸略带苍白的样子,圆圆的可爱小脸上充满了健康的红晕,显然在阎皇破军中已经休养完毕。

  “你是说?”听到阎皇的话,聂枫一时还转不过弯来。

  “不明白?本皇是说,这个『迷』阵是一只妖兽布下的,目的就是要把你们死死困住,等你们绝望了的时候再出手杀你们,毕竟对于一些妖兽来说,绝望的灵魂才是最好的美味,尤其是你!”说着,阎皇那小小的手指就指向了聂枫,“炼器师的灵魂本来就强大了,在加上绝望的『奸』情绪,嘿嘿~~你自己想像吧,至于你这个小丫头嘛,充其量算是饭后水果吧。”

  “我草!那家伙敢『奸』情把我当大餐了?到底是什么妖兽?”听到自己居然被内定成了大餐,聂枫双眼都红了,朝阎皇问道。

  “暂时还不清楚,这里的气流很『乱』,本皇想除了妖兽的原因外,这『迷』阵应该还有其他东西辅助,何况能够布下『迷』阵的妖兽太多了,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妖兽饕餮了。”『摸』『摸』小下巴,阎皇一副自己是好心教导两人的样子。

  对于阎皇这时常变的老气横秋的样子,已经习以为常的聂枫并没有什么奇怪,在霍凌古怪的表『奸』情下,聂枫就说道:“饕餮?那不是最低都是六阶的妖兽么?要是真的是饕餮的话怎么办?”

  “安心吧,要是这里的妖兽真是饕餮的话,它直接跑出来吃掉你们灵魂就可以了,何必还布下『迷』阵呢?”翻了翻可爱的白眼,阎皇觉得聂枫还真能够抬高自己,“何况饕餮一吃一顿起码上万的灵魂才能够满足,怎么可能会为你专门布下『迷』阵?吃多十个你也补不回来呢。”

  “切,你不是说那些妖兽都喜欢绝望的灵魂么?说不定那饕餮就是喜欢这样。”被阎皇这么一说,聂枫的反都是有点挂不住面子了,躁红着脸说到。

  “真的是饕餮的话,往你们身前一站,你们什么绝望都涌出来了,还用的着『迷』阵么。”丝毫不给聂枫半点面子的,阎皇直把聂枫咽的无话可说。

  见聂枫与阎皇一大一小两人在那抬杠,而且局面还是大的被小的说的脸红耳热无法反驳,原本冷淡的霍凌忍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而因为『迷』阵而有些低落的心『奸』情也已经烟消云散,看着聂枫与阎皇,霍凌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到很温馨。

  “算了,我说不过你了,现在应该怎么办?”不一会后,聂枫就宣告败阵,其实也论不得聂枫说不败,因为要是聂枫胜利的话,换来的必然是阎皇小脚丫丝毫不留力的小腿踹踢,所以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承认失败是最好的。

  “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够再进『迷』阵,本皇刚才说过,这『迷』阵的气流相当的繁『乱』,除了妖兽施展外,必然还有其他东西作为辅助,只要找到那辅助的东西并且毁掉,那本皇就有把握找出那藏头『露』尾的家伙!”

  对于阎皇的自信,聂枫没有丝毫的怀疑,而霍凌更是不会傻傻的询问了,因为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阎皇的来历显然都是很不凡的,所以霍凌还没有傻到质疑阎皇话的程度。

  再次返身朝通道走去,结果这次三人出来的地方,与之前看见的地方又是不同了,虽然依旧是那种式样的楼阁廊道,但这次却是有前,左,右三处通往深处的道路,那通道处浓的化不开的黑暗,让聂枫与霍凌都感到心中发『毛』。

  “笨蛋,你这样这样……”想要在聂枫耳边说话的阎皇在原地蹦达了两下后,在阎皇气鼓鼓的样子下,聂枫蹲下了身体就让阎皇在自己耳边轻声说话,听完阎皇的话后,聂枫就点了点头。

  “该死的笨蛋,长这么★★嘛?害本皇这么狼狈,真是麻烦!”耳语完的阎皇,还不忘记轻轻踢了聂枫一脚,而听到阎皇的话,聂枫与霍凌都是嘴角抽搐,不过两人的区别是,霍凌是忍着笑意,而聂枫是无奈,“要是真的长的和你差不多高,那才是大问题吧~~~”想到这里,聂枫只能够无奈的摇头。

  虽然被阎皇的话弄的哭笑不得,但聂枫还是按阎皇的提议来做,三人来到了右边的通道外,在进入前,聂枫手指一弹,一缕毒火就在这通道边缘做下了记号。

  三人进了右边的通道,走了两分钟左右的时间,三人又回到了第一次有两条路选择的那个场景之中,没有想其他,做好了毒火记号后,三人就再次朝新的通道走去,三人在『迷』阵中足足走了大半天的时间后,阎皇基本『摸』清楚了这『迷』阵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本皇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迷』阵中的辅助,应该就是方遁符了,真是奇怪,这方遁符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妖兽构建的『迷』阵之中?”

  “是方遁符?”听到阎皇的话,聂枫也是眉头紧皱,成为了炼器师后,聂枫对很多的东西都不是像以前一样那么陌生了,这方遁符,其实也是炼器师的成果之一,这遁符的作用,多是用于从地脉灵气中遁走的,但要是被作为『迷』阵的辅助的话,就能够把整个『迷』阵的气流弄的混『乱』不堪,难以破解。

  “这方遁符,最起码也要四阶的炼器师才有可能炼制出来,难道这里也有炼器师在不成?”想到这里,聂枫也觉得棘手了,炼器师的等级与修为是挂钩的,四阶炼器师,那么修为最少都是炼魂境界,面对地阶的强者,他们三人没有任何的胜算。

  “我想无论是什么人,都不会沦落到与妖兽为伍去害其他修者的,所以应该不是有地阶修者要对付我们,而且就好像阎皇妹妹说的一样,如果真的有地阶修者想要杀我们,我们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所以这个方遁符应该是那妖兽无意中获得的。”一向冷静的霍凌缓缓的开口对聂枫与阎皇说到,听到霍凌的话,聂枫赞同的点了点头,而阎皇虽然对霍凌说出的那‘妹妹’两字相当不爽,但在聂枫大手的压制下也只好撬撬嘴无奈的放过了霍凌。

  知道了『迷』阵中气流繁『乱』的主要原因后,三人自然有了目标,在连穿了几次的『迷』阵,聂枫终于在一处廊道的横梁角落位置处,发现了一块巴掌大成角形状的碧绿『色』玉片,玉片上精致的刻画着卦阵图,上方隐隐的散发着一种莫名的力量,这正是阎皇与聂枫口中的方遁符。

  “想不到居然放在了这里!”飞快把方遁符收进了纳,『迷』阵四周的气流随即就开始了变化,敏锐的阎皇一下就察觉了『迷』阵的破阵阵眼,漆黑无天黑炎猛然爆发,阎皇纤细的小拳头就轰在了『迷』阵阵眼之上,‘乓啷’一声玻璃碎裂的声音,聂枫与霍凌就发现,他们四周的景『色』开始飞速的崩溃,『迷』阵,破解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