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神秘的祭台


  在这个诡异的城池内呆了半天后,王辉终于渐渐的转醒,而期间,聂枫也用『药』材为王辉炼制了一些固本陪元的丹『药』,当王辉醒来了后,聂枫就连忙喂王辉服下。

  “这里是~~~”扭头看了看四周的景象,王辉就微微皱眉问道,因为王辉也感受到了这里有着一丝不寻常的气息。

  “这里是第十层其中一个城池内的『药』铺~~”苦笑一声,聂枫就简要的要事『奸』情告诉了王辉,听完了聂枫的叙述后,王辉全身的寒『毛』都炸起来了,因为这么诡异加恐怖的事『奸』情,他也是第一次听说。

  “这里听起来也太离奇了,我们还是离开吧,呆在这种地方,总让人感到很压抑。”勉强坐起身,王辉就运起了体内的元气,当元气飞快的在体内运行一周后,王辉的精神已经好转了很多。

  “王辉大师,在你昏『迷』的时候,我们已经喂你服下了冰荷仙实,相信你的手很快就能够重新生出来的。”见王辉有点遗憾的望了自己断掉的右臂,聂枫就连忙说到,而听到聂枫说已经喂了自己吃冰荷仙实,王辉顿时就一愣。

  “怪不得,我感到体内的元气好像有所变化了,而且断臂的地方也传来了阵阵轻轻的痒麻,原来是这么回事。”笑了笑后,王辉就望着聂枫说道:“谢谢你了,聂枫小兄弟。”

  “王辉大师。”苦笑一声,聂枫望着向自己道谢的王辉,就连忙说道:“您的手,是因为我的缘故,才被咬掉的,要是我还珍惜一枚冰荷仙实的话,恐怕我就连做人的资格都没有了,所以真的请你不要这样说了,不然真的比直接扇我的耳光更让我难受~~”

  “好了好了,大家就当作是扯平吧,不要再提这事『奸』情了~~”望着聂枫自责与难受的样子,王辉就连忙说到。

  “对了百灵,你知道从第十层离开妖塔的方法吗?”镇静了一下心神后,聂枫这才转身向百灵问到,听到聂枫的询问,百灵想了想后,就道:“好像以前有听说过,反正关键也是在支天柱那里,要是想离开的话,恐怕就要先到支天柱那去看看了。”

  百灵的回答,让聂枫头痛不已,但无奈妖王之前并没有真正告知众人离开的具体办法,而在第九层的时候,阎皇也是把妖王狠狠的得罪透了,所以妖王根本就没有告诉众人离开的方法就独自离开,所以如今能够靠的,大概就只有百灵这个小丫头了。

  等王辉的体力恢复得差不多后,众人就离开了『药』铺然后飞快的出城,当众人离开了城池后,那种压抑的感觉就开始渐渐的淡去,但空气中弥漫的死寂,却是一直环绕在众人的心中,无法驱散。

  “那是什么?”前进了一段距离后,眼尖的霍凌,就发现了平原的远处,有着一个好像搭建起来的祭台一样的东西在,经霍凌一说,聂枫与王辉也注意到了那奇异祭台的存在,虽然只是很模糊的看见,也是让三人感到非常的在意。

  “去~~看看吧?”终于,还是聂枫先开口,而听到聂枫的话后,霍凌与王辉都是点了点头,至于阎皇与百灵,两个小丫头从出城后就有的没的在斗嘴,早已经习以为常的众人,就直接无视过去了。

  当众人来到了祭台的边上后,才发现这个祭台还真的是很大,祭台成正角形,足有两层楼高分三层搭建,而祭台的面积则大概有两三百平方左右,最下层的个角尖处,都『插』着一杆黑『色』的三角旗子,面旗子上,分别用古书字体写着‘非天,非地,非人,非魔,非妖,非灵,非魂,非神’非。

  而在祭台之最上方,『插』着一面四角大旗,旗子上的字却是太古字一属,整座祭台都是用一种暗红的特殊材料所铸造,浑然一体,仿佛就是从一块巨石直接雕凿出来一样。

  而当三人站在这奇异的祭台前的时候,一股无形的无上威压就从这祭台上缓缓的溢出,并非是刻意释放那种带着恶意的气息,而是一种类似于与生俱来自然流『露』出来的气势一般,虽然说一座死物的祭台会自然流『露』出威压确实很奇怪,但事实上,众人就是感受到。

  “好浓烈的气味~~★★,杀戮,死气,还有~~愤怒~~~”同样看着眼前的祭台,百灵就轻轻的退了一小步,眼前祭台给与她的感觉,就是无尽的恶意集合体,小狐狸甚至多看这祭台一眼,也不愿意。

  “想不到这第十层~~居然有这种东西存在~~那说谎狐狸说的事『奸』情,也就说的过去了~~混蛋!这个塔果然是不正常!”看着眼前的祭台,阎皇的身体也微微颤动着,显然是被眼前这个祭台压住了心神,一双原本呈亮的大眼眯成了一线,阎皇就暗暗想到。

  “停下!别靠近了!!”就在这个时候,阎皇忽然看见聂枫想走上祭台看看,就连忙拦住了聂枫,说道:“这东西不是那么简单的,不能再靠近了!”

  “为什么?这不是一个祭台而已么?”见阎皇一副紧张的样子,聂枫都是收住了脚步,扭头望着阎皇疑诱『惑』的问道。

  “错了,这东西,其实是法器,是某人的法器!”摇了摇头后,阎皇就说出了让人震惊的事实,“这东西看起来像是一般的祭台,其实是一件真真正正的法器,虽然不知道它的主人到底在哪里,但还是不要靠近的为妙!本皇感觉到,这东西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东西。”

  “说的没有错,这个法器的怨恨★★实在太强了,让我的鼻子都差点要失去嗅觉的程度,这东西,不能『乱』碰!”阎皇话音落下的同时,百灵也立刻出言阻止,这两个淘气的小丫头居然异口同声的说出眼前的东西极为的危险,那聂枫三人自然是不可能再去碰触了。

  “不过~~这么大的东西居然是个法器,这也是太耸人听闻了一点吧。”看着那祭台的大小,聂枫依旧还是感叹到,而阎皇听到了聂枫的话后,嘿嘿冷笑一声后,就道:“夸张?有些人的法器张开后,甚至有一座小山一样的大小呢,这非祭台,已经算是比较正常的东西了!”

  阎皇的话,让聂枫再次苦笑连连,越是接触到超越自己修为境界的东西,聂枫就发现越是不可思议,心中惊讶的同时,也感到自己的修为真的很微不足道,而聂枫也开始明白到,为什么阎皇很多的时候都不愿意把一些超越自己修为太多的事『奸』情告诉自己,因为一旦知道了,心志不坚定的人,很容易就会被这些东西『迷』诱『惑』。

  再次朝着支天柱的方向走去,聂枫还是一步三回头的看着那矗立在平原上的非祭台,那种撼动灵魂的威压,不知道为什么聂枫心中有一种隐隐的熟悉感觉,但经过仔细的探究后又完全没有任何的印象,让聂枫百思不得其解。

  “笨蛋,本皇要先回到剑里面了,这里看见的东西,实在太奇怪了一点,所以本皇想要好好的考虑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说谎狐狸太烦人了所以在这里是不可能的。”抬头看了一眼聂枫后,阎皇就对聂枫说到。

  “好吧,你先回去休息一下也好。”『摸』了『摸』阎皇的小脑袋,聂枫就微笑着说到。

  “对了笨蛋,由于离开这里的方法,这个说谎狐狸也知道点,所以你接下来的时间,大可以狠狠的使唤这个说谎狐狸,本皇允许了!”说完,阎皇就化为了一道光芒消失了。

  “该死的黑『色』恶魔,你凭什么允许我被人使唤啊!!回来!!该死的黑『色』恶魔你以为你有地方躲起来就了不起了吗?”听完阎皇的话后,小狐狸百灵就跳脚不已,显然是被阎皇气的够呛。

  不过很显然的,回到了阎皇破军内的阎皇,是不会听到小狐狸那带着无尽怒气的咆哮了,看见阎皇居然这么舒服的有人‘背’着走,而自己却是要走路,一股被阎皇比了下去的不爽心『奸』情油然而生。

  “切!我也不走了!”说完,一道蓝『色』光芒闪过,百灵就从新变回了小狐狸的形态,两三步就窜上了聂枫的肩膀然后趴在聂枫的肩膀上,就好像是一条名贵的银狐围脖一样,而看见聂枫这么‘受欢迎’,霍凌甚至都要升起浓浓的嫉意了。

  三人继续施展身法朝着支天柱的方向赶去,过了一段时间后,三人总算来到了十层的支天柱附近,而在距离支天柱大概有百米远的地方,一副穿着黑『色』破烂长袍的白骨,正背对着坐在支天柱前方,仿佛是在注视着聂枫众人的到来一般。

  “这骸骨是~~~”看见骸骨的瞬间,聂枫三人就本能的飞快止住脚步,因为从这骸骨上,众人都感受到了一种流溢出来的威压,与之前那非祭台一样,都是属于骸骨自然流『露』而出的,而仔细一看的话,聂枫更是发现,这骸骨,居然如同白玉一般的晶莹剔透,并散发着淡淡的荧光,骸骨之上,有着不少的裂伤与断裂。

  “这~~~应该不是又是法器吧~~~”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