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3属于修者的赌局2


  “上一等‘气吞山河’!”伴随着白衫修者的一句话落,一副极为精美的地图模型就被抬了上来,只见地图模型比只聂枫所识得的沙盘更为的细致与精美,简直就是如同把一片天地直接抽出然后微缩成了这小小天地一样。

  “先来个五百子,诌兄看如何?”等这沙盘模型摆上了大桌子后,白衫男子就朝着藏青『色』长衫男子微笑的问到。

  “五百子?少了点吧,直接开百子如何?”冷冷一笑,青衣男子就对白衫男子说到。

  “百子自然也是可以,只是不知道诌兄打算用什么作为赌注呢?”微微一笑,白衫男子显然是成竹在胸。

  “认得这东西么?”只见青衣男子手一翻,一面巴掌大的火红『色』旗子就出现在青衣男子的手中。

  “五行招灵旗?这颜『色』……看来是招火旗吧?”看见青衣男子手中的小旗子,白衫男子显然有点惊讶,而看见这旗子的聂枫同样也惊讶的嘴巴微张,对于炼器师的聂枫来说,这五行招灵旗,聂枫却是并不陌生。

  这五行招灵旗,是炼器师的一种奇异产物之一,与玉符一样,都是一次『性』的东西,而最大的作用,就是改变周围五行灵气的浓度!

  比方说,在水边的时候,很自然的,周围的水系灵气自然是最强的,而水系的修者在这里,就会得到超乎寻常的发挥,但火系修者却是会受到限制,水火相克,让火系修者处于极度不利的境况。

  而此时要是有五行招灵旗的话,只要使用,五行旗就会疯狂的把这个范围内甚至更远地方的火系灵气全数招来吸引过来,为修者制造一个充满火系灵气的地方,也就是说,这五行招灵旗,就是引灵一类的一次『性』法宝,当然,这五行招灵旗的炼制,比之玉符可是要困难多了,而且炼制极为耗费心神,稍一不慎就会发生爆炸,所以在修者界这五行招灵旗的数量也相当少。

  “火系的五行招灵旗,诌兄,你很大的手笔啊,大的我都心动不已了……”苦笑一声,白衫男子就对青衣男子说到。

  “呵呵,沈兄,我已经给出了赌资,那不知道沈兄的赌资是什么呢?”淡然一笑,对于白衫男子的惊讶表情,青衣男子显然是相当的享受。

  “既然诌兄如斯大手笔,我沈某人也不好太吝啬了,这样吧,我沈某人也拿一枚五行招灵旗出来好了!”淡淡一笑,白衫男子就一翻手,接着,一面绿『色』的小旗子就出现在了白衫男子的手上,看见那绿『色』的五行招灵旗,青衣男子的双眼就差点掉了出来。

  “木系的五行招灵旗!”咬牙切齿的看着那木系的灵旗,青衣男子压抑了一下心中的激动后,就对白衫男子说道:“赌了,百子,请吧!”

  “请!!”

  伴随着两人的话落,个侍者就抬着两个大木盒子来到了两人身边,木盒打开,里面层层叠叠,放置着大量两个指节高的石制棋子。

  只见这些石制棋子,分成了黑白两『色』,棋子的形态,分步兵与骑兵两种,骑兵比步兵的棋子大,但要少很多,两种形态的棋子都是栩栩如生,无论哪一只拿出来都是绝对的艺术品,棋子下是一指节见方的小地台,让棋子能够立在那里。

  而两人在棋子的盒子打开后,顿时就开始释放元气,随即,黑『色』棋子与白『色』棋子,就仿佛是受到了引导的两条黑白洪流,朝着那精致沙盘上涌来,很快,两人的棋子就在两人元气的精妙控制之下,在那巨大沙盘上完成了排兵布阵,双方的棋子各四百只,总共百之数,小小的棋盘上,居然散发着凛然的沙场杀气。

  “堰月阵?锋矢阵?”看着双方的棋子的排列,聂枫就晓有兴致的说到,现在的他,已经被眼前这别开生面的,属于修者的赌局所完全吸引住了。

  “先生,什么是堰月阵,锋矢阵?”听到聂枫的话,冰冰就轻声的向聂枫问到,她总觉得聂枫很神秘,不自然的,冰冰就有一种想要了解聂枫的心情存在。

  “那个白衫的修者,他排的棋子阵,叫做堰月阵,你看,他的步兵棋子在外结成了环环相扣的防御,堰月阵的最主要作用,就是防守。”

  顿了顿,聂枫就继说道:“至于那青衣修者所结的,叫做锋矢阵,锋矢阵,向来适合骑兵冲锋之用,从尖锐的阵首处,都是骑兵棋子就能够知道了,锋矢阵的冲锋威力相当强,就如同一把刀一样,把前面阻挡的东西都会裁开。”

  “想不到先生您对于军阵也认识这么深。”听完了聂枫的话后,冰冰就由衷的对聂枫说到,而一边观看的修者也不免多看了聂枫几眼,对于修为神兵什么的,这些修者或许很清楚,但说到军阵却是不见得有谁是清楚的了,所以他们都对聂枫的见识颇为刮目相看,而那白衫修者,更是望向了聂枫,朝着聂枫『露』出了一丝赞赏的笑意。

  “开始吧!”伴随着青衣男子的一声轻喝,棋盘上的棋子就如同是活了起来一般,青衣男子的锋矢阵开始不断的向前推进,而且移动之间丝毫没有半点的繁『乱』,看见青衣男子的双手按在了棋盘沙盘的边缘处,聂枫就明白到,他是靠着这种方法,去控制棋子的移动的。

  “呵呵,我的堰月阵,可不怕你的锋矢阵。”淡然一笑,白衫男子的手也按到了沙盘的边缘,顿时,白衫男子的堰月阵顿时就起了一丝变化,原本紧靠在一起的棋子,忽然就梳开了一丝缝隙,一瞬之间,队伍的阵形就扩大了一半有多。

  “既然你执意找死,那就别怪我把你全灭了!”一声冷喝,青衣男子的身上爆发出了淡淡的青『色』光芒,接着,他手下的白棋也笼罩上了一层淡淡光华,棋子的移动速度,猛然就加快了数倍。

  “这么快就发动冲锋,我怕你得不偿失啊。”淡淡一笑,白『色』的光华就笼罩在了黑『色』棋子之上,接着,这些黑『色』棋子就开始分开,为冲锋而来的白『色』棋子让出了一条道路,而青衣男子显然是没有料到白衫男子的这一手,锋矢阵直撞进了白衫男子的棋子包围圈之中。

  “缠!”

  呵呵一笑,白衫男子就如同是真的在指挥着千军万马一样,手轻微一挥,那黑『色』棋子阵就猛然的合拢在一起,并且不断的旋转起来,之前冲在前头的白『色』骑兵棋子,全部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反击’所撩倒了,而翻则的棋子就代表死亡,已经不可以再用,甚至连移位都不可能,顿时,青衣男子的棋子就陷入到了被黑『色』棋子包围与被自己棋子‘尸体’包围的危险境地之中。

  不过,青衣男子显然也是久经对局的修者了,临危不『乱』的青衣男子,眉头一皱之下,就把棋子朝着反方旋转起来,黑棋子与白棋子相互朝着相反方向成圆形旋转着,都是成了一片奇观。

  ‘当当当当’

  不断的有棋子因为相撞而飞『射』起来再掉落在其他的地方,也幸亏这些棋子的质材够坚硬,不然单单这么一撞恐怕就已经全部碎掉了,别忘记双方都是修者控制的,而在这旋转对阵之中,显然是青衣男子的白『色』棋子站优势,白『色』的棋子多为骑兵,比之步兵的棋子要大上不少。

  “恩?不对,这棋子数量?”忽然,青衣男子发现到,白衫男子的棋子数量并不对,而趁着这瞬间,黑棋子也猛的分开了一队骑兵队猛的从外面冲了进来,一头就扎进了白『色』棋子之内,而那些黑『色』棋子也就是白衫男子控制的棋子,也朝着白『色』棋子发动了无数如同尖锐刺刀一般的攻击。

  “你刚才分阵的时候,就用元气掩盖了一队骑兵棋子调到了后面,然后只用这些棋子与我的棋子周旋,到最后才把这些棋子拿来做王牌,其实一开始那堰月阵就是障眼法,我说的对吧?”看见白『色』的棋子兵败如山倒,青衣男子就颓然的叹息了一声。

  这赌局,不但要考验修者的精确控制元气能力,还要考验修者的大局观,策略等等的,可以说是全方位的较量,而很明显就是,这全方位的较量,青衣男子是输的一败涂地,没有任何的借口可言。

  “罢了,技不如人,计不如人,败的心服口服,这灵旗,你就拿去吧!”叹息了一声之后,那青衣男子就把五行招灵旗扔给了白衫男子,摇了摇头后就直接离开了,而白衫男子则是微笑着把旗子收起了后,才说道:“还有谁想要赌上一局么?”

  “让我来。”听到白衫男子的话,聂枫就站前一步,不巧的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女子也说出了同样的话,看见有人和自己同时出列,聂枫与那女子都是同时看了对方一眼。

  “你请。”淡然一笑,望着眼前这个身穿着紫『色』长裙,容貌端丽的少女,聂枫就微微欠身让少女先赌,而少女则是仰头哼了一声后,就来到了赌桌前道:“沈摘星,你的本事我见识了,现在应该要轮到我了吧?”说完,少女的双眼就闪过一道精光,那种光芒,带这隐隐的仇恨。

  “乐意之至。”淡然一笑,沈摘星就对少女说到。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