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1巨碑之底


  看见那黑『色』的东西,聂枫顿时就呆住了,因为眼前这东西,居然是之前聂枫在妖塔十层之内,曾经见过的那诡异祭台!

  看见这祭台,聂枫的大脑顿时就当机了,聂枫实在想不明白,原本在妖塔之内的祭台,为什么会忽然出现在这里,而且还和这诡异的石碑在交锋。

  但聂枫的疑『惑』归疑『惑』,石碑与祭台却是如同仇人见面了一般,再次开始了疯狂的撞击,“吼!!!”只见在祭台之上,一个淡淡的人影仰天咆哮了一声后,祭台旋即就爆发出了浓郁的漆黑光芒。

  “魔?临?天?下!”

  浓郁的魔气疯狂涌出,随后,周围的光芒就暗淡了下来,可怕的魔气如同是暴雨天气时卷席而来的云层一样,朝着黑『色』石碑就卷席而去,其中蕴涵的力量,更是巨大的惊人。

  “九?炎?噬?日!”

  丝毫不让的,那黑『色』石碑上也响起了阴沉而冰冷的声音,接着,九个巨大的火焰旋涡就出现在黑『色』石碑的周围,黑红『色』的旋涡中翻涌着的是可怕的烈焰,炙热的火焰,仿佛要把一切的焚毁一样。

  火焰与魔气在空中交锋,石碑与祭台也在空中不断的碰撞着,聂枫一行,根本就无法呆在空中,只能够飞快的回到了地上,看见半空中那黑『色』石碑与祭台疯狂撞击着,魔气与火焰纠缠在一起的样子,聂枫就感到阵阵的心寒。

  “刚才是黑『色』的墓碑,现在就来了一个祭台,这些通灵之物,怎么都跑到了这里来了?”望着空中不断碰撞交锋的石碑与祭台,冥独的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上面的战斗,不是冥独能够参与的,而且即使是冥独有能力参与,冥独也不会动,谁知道那祭台到底是好还是坏?或者,这祭台消灭了黑『色』石碑后,下一个就是他们一众人了。

  “该死,这里真的是太诡异了,到底是怎么回事?”看着那恐怖的魔气与火焰不断的抵消并爆发出恐怖的能量波动,冥独也不得不在身前拉出了一道黑『色』的光幕,抵挡这迎面而来的强大飓风。

  “这祭台,我以前见过,它原本应该是在妖塔之内的,不知道为什么会来到了这里……”听到了冥独的话后,聂枫就对冥独说到。

  “你是说,这祭台,你之前见过?妖塔?妖塔又是什么地方?”一双眼睛『露』出了一丝精光,冥独就向聂枫问到。

  “嗯,妖塔的事情,我晚点详细告诉你吧,现在看来,我们还是走远点比较好吧?”看见空中的石碑与祭台越战越是激烈,聂枫就苦笑着说到,看这情景,这两东西的战斗,波及到他们是迟早的事情罢了。

  想来也是有点泄气,在场的不单有正经百的修者,还有两只声名响当当的灵兽,但居然都不及两件原本应该只是死物的东西?更让人伤心的是,这两件通灵物件,无论是哪一件拿出来,都稳灭众人没有商量。

  “离开?离开去哪里,难得的机会,你居然说要先离开这里?”听到了聂枫的,冥独顿时就扯出了一丝笑容,“宝物就在眼前了,你居然就走,想不到你居然这么大方啊?”

  “宝物,什么意思?”听到冥独说宝物,聂枫顿时就来劲了,聂枫知道冥独是不会无的放矢的,冥独这样说,必然有着他的道理。

  “刚才吾已经说过了,幽玄胧炎,是后羿『射』日时候,所用的火焰,你觉得这火焰为什么会被一块石碑所拥有?”嘿嘿一笑,冥独就说到。

  “你是说,这石碑,是后羿的墓碑?”听到冥独的话,聂枫顿时就惊讶的说到。

  “墓碑不见得,难道墓碑的主人是神,那墓碑就能够跟着成神了?应该说,这石碑一直压着不得了的东西才是是真的,而那火焰,就是从那一直被那石碑压住的东西传到石碑之上的!”

  “您是说,石碑之下,压着的是异种灵泉?不!异种灵气是不可能自己化为任何一种属『性』的元气的,那就是说,这石碑之下,压着火源!”想到这里,聂枫的双眼顿时就一亮,幽玄胧炎的火源想来绝对不是普通的东西!

  “这石碑看来,应该不是谁人的墓碑,它更像是立在这里压制什么东西所用才对,而且这石碑应该也不是因为这下面的东西才通灵的……可恶,到底是谁把这石碑放在这里的?”

  看着空中黑石碑与祭台已经战的天翻地覆,很快就要波及到这边了,冥独顿时就摇头说到,而聂枫也不多想,就与冥独朝着刚才黑石碑窜起的地方掠去,要是再拖延下去的话,那魔气与火焰一覆盖了那里,众人就是想过去也是奢望了。

  一靠近那巨大的坑洞,果然,可怕的热气就从那巨坑之内涌出来,之前由于黑石碑的进攻,所以并没有能够感受清楚,到底是黑石碑散发出来的热力还是这巨坑散发出的,而现在一靠近,立刻就能够感受到了,那可怕的热力的来源了。

  “这下面,果然是有东西在!”感受着那可怕的热力,聂枫顿时就迸然心动,看着下面那隐隐的黑红『色』光芒,聂枫就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窜进了那大坑之内,冥独也是一同窜进了那大坑。

  一直向下窜去,聂枫就感到那可怕的热力越来越强大,不过还好,并没有幽玄胧炎窜起来,不然的话,聂枫身上的邪莲噬火,怕是要成为了这火焰的饵食了,至于冥独,由于他一直都是主掌阴暗为主的灵兽,面对这样的高热,显然也是极为的不适应。

  一直前进,聂枫的身上已经被汗水所浸透,冥独也好不了多少,乌黑的『毛』皮甚至有点点的焦臭气飘出,不过,聂枫与冥独都没有停下脚步,因为他们都感觉到,自己要找的东西,就在不远的前面等着!

  终于,在经过了幽深的坑道之后,聂枫就落到了这坑洞的最下面,一下到来,聂枫就被眼前的景象弄的呆住了,而冥独看见了眼前的东西,也是一阵的愣神同时惊喜的说道:“果然是在这里!吾果然没有推测错!!”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