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3一博


  第973章

  小狐狸那直言不韪的话,让聂枫顿时就一阵的冷汗直流,小狐狸这话口没遮拦,虽然说出了所有人心中所想,但却也一样把所有人吓的不轻。

  要知道,姬轩辕,轩辕黄帝可是当年与蚩尤大战于涿鹿的修者,那时候轩辕黄帝的修为已经是惊天动地了,更惶论如今已经过了万载岁月,轩辕黄帝的修为会达到了什么程度,对着这样传说之中的强者这样直接揭疮疤,这不是找死么?

  “哈哈……小姑娘你有所不知了,有时候一些事情还是要找点掩饰才能够说的过去的,越是丢脸的事情就越是要这样做,这说好听的叫做探求真相,说难听的叫做为老不尊,哈哈……”

  终于,酒仙翁灌了一口酒之后,就朝着小狐狸比了比拇指,哈哈大笑起来,听到了酒仙翁的话,轩辕黄帝好像有点难以★★,脸『色』尴尬的扫了聂枫等人一眼之后,就用杀人的眼神死死的盯着还在大笑着的酒仙翁,单看他那样子,真难以想像,他就是传说之中,那力斩蚩尤的强者。

  不过,亏得酒仙翁这么一闹,原本众人压抑的心情,顿时就稍微放松了下来,虽然幽界尚未降临,但众人却是已经清晰的感受到了,这片空间所弥漫着的异世界的气息,那种沉重的气息配合上沉重的心情,绝对能够把人压跨。

  “轩辕前辈,酒仙翁前辈,既然已经发展到了如此境地,晚辈还是先回到神阕宫之中,想师尊禀明一切。”想了一阵之后,咏雪就恭身对轩辕黄帝与酒仙翁轻声说到,咏雪不但容貌绝美,而且一言一行都宛如是出世的仙子一般的完美,但就是这份完美,却是让人感到她宛如是高山冰崖之上所生长的雪莲一样,只可远观而不可碰触。

  “不用急,变成这样,你师尊不可能不知道,你与其回去,倒不如留下来看看怎么解决吧,何况你师尊让你出来必然有原因,根据我所知道,神阕宫的占算虽然比不上鬼谷与易门,但也相当厉害,想来是你师尊占算到了什么才让你来的吧。”听完了轩辕黄帝的话,咏雪随即就低头想了想,一阵之后,咏雪才点了点头。

  顿了顿,望着那片怪异的景象,轩辕黄帝就回头望向了聂枫,问道:“作为黯日的转生,你应该知道,这降曜之仪的完成时刻吧?”

  “日蚀之刻,九星连珠之时,就是幽界降临之刻,如果要算的话,恐怕只剩下一天的时间了……”看着那在蓝光之上,已经快要联成一线的九星,聂枫就喃喃说到,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金『色』的光辉,就从远方电『射』而来。

  “说的没有错,还有一天的时间,而这一天时间,对于我们这些老家伙来说,就是按照鬼谷子所说的一样,准备迎接那即将到来的厮杀,但对于你们来说,却是并不一定。”

  回头一看,这金光已然落地,而金光的主人,则是聂枫的老熟人,在涿鹿之地守护那墓地的姜尚老人,此刻的他依然是那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但如今的萧震,却是能够感受到了,他身上所『荡』漾而出的强大力量。

  “哈哈……姜尚老鬼,你也来了啊,真难得啊,我记得你这老鬼说过,自己快要完蛋了,所以索『性』呆在墓地的旁边好死了的时候自己把自己埋掉,但最近你好像经常跑出来啊?”看见了姜尚,酒仙翁就哈哈大笑了起来,而姜尚却是不管那喝的七昏八素的老酒鬼,转而望向了轩辕黄帝道:“连轩辕前辈都已经出山了,我还怎么能够一直窝着呢……当然这只是借口罢了。”

  “亏得这幽界的接近,我那庭院处的家伙都不老实了,每天早午晚都得冒出来闹上个一番,有时候晚上还给我加场,每天都要我吼几声才愿意回去,我也累了啊,你看我这老头,半截身子都进黄土了,再来这样不是拿我来折腾吗?”说完之后,姜尚就摇了摇头,相当郁闷的说到。

  姜尚的话前一句还让人有所期待,后一句的理由却是让人无语,而轩辕黄帝则是摇了摇头之后,说道:“姜尚,你我辈分基本相当,你这个前辈是在调侃我才说出来的吗?我很好奇,你刚才的那句话到底是怎么回事?”

  “哈哈……黄帝你的『性』格还是一样。”哈哈一笑之后,姜尚的神『色』忽然就变的严肃,这是聂枫从来没有看见过的姜尚的表情,只见姜尚扫了众人一眼之后,就对酒仙翁与轩辕黄帝说道:“我们三人把他们送进去吧。”

  “什么意思?”喝了一口酒水之后,酒仙翁就皱眉望向了姜尚,显然是不明白姜尚的意思。

  “很简单,黄帝,老酒鬼,加上我,只要我们三人合力,就能够在这片虚空之中打出一个能够通他们进入的通道,让他们进到聚星崖处,把那天枢仪座灭掉,当然了,这也是要你们同意这样做才可以,不然我们把你们送进去了,你们却是只在那里睡觉休息的话那我们就倒不如不浪费这气力了。”

  “我愿意进去!!”听到了姜尚的话,聂枫就立刻站了出来,“解铃还需系铃人,既然是万年前黯日所做下的事情,那我就要亲手把他结束掉!”

  看着聂枫那眼神,轩辕黄帝与酒仙翁都是一阵的沉默,顿了一下之后,酒仙翁才说道:“老不死的,要是这样的话倒不如让我们三人进去吧?他们一帮后辈进去的话很危险的,谁也不知道里面已经变成什么情况,那片空间已经开始与幽界交错在一起了。”

  “正因为是这样,我们才不能进去,要是我们在里面交手的话,那里面的空间会变成怎样,甚至会不会提前让幽界降临也不好说,而且小鬼说的没有错,解铃还须系铃人,自己弄脏的屁股自己擦,虽然算不上是希望,但也姑且让他们尝试一下吧,黄帝不是说了吗,坐在这里干等,倒不如尝试一下反抗呢。”

  姜尚的话,无疑是征服了在场的所有人了,点了点头之后,轩辕黄帝就说道:“我没有意见。”

  “既然大家都这么想的话,那我老酒鬼自然是不可能说不行了,只是我们三人打开的通道,最多只能够通供五人通过罢了,你们谁要进去,先决定好吧!”说完之后,酒仙翁就扫了聂枫几人,说到。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