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铁骑帮,你们统统都要死


  网----网站姜岩落地,一道弧光划过,小伙子顿时惨叫一声倒地上,生死不知。

  姜岩理都不理倒地的小伙子,虎步姜岩巨力的催动下,一脚踩得雪花飞溅,人已经爆射而出,直杀黑脸大胡子。

  大胡子料不到姜岩竟然如此强悍。

  当~,他只挡了一刀,就被姜岩拍得倒退。大胡子心惊恐,口不禁大呼。

  “严大哥救我~!”

  “这一刀,看似威猛霸道,但炼体级拥有斤力量的老唐竟然也挡得住,这人应该达到炼体十层,而且还是个用刀好手!”严酷瞬间分析,“哼,炼体十层,用刀好手又怎么样,老子手里就是死人一个!”

  “啊~!”

  战斗瞬间变,只是两个呼吸的时间,姜岩与大胡子已经对砍不下十次,此时姜岩的刀陡然变式,一刀砍掉大胡子的下意识挡出来的左手。大胡子不禁大声惨叫。

  “王八蛋,住手!”对方竟然完全自己面前连砍自己的两个小弟,严酷一下子来了气。提着巨大的铁棍,猛然身形爆射,抡起一圈棍影,带着呼哨声扫往姜岩。

  “啊~!”

  哪知道姜岩根本没有理会严酷抡过来的铁棍,猛然一个加速,躲开棍子,同时又是一刀砍掉了大胡子的一条腿。

  “你···”

  两个小弟,一个估计已经死了,一个彻底残废,严酷不禁暴怒。以严酷武者的身份,虽然这样回去帮也不会责罚他,但一个武者竟然护不住自己的小弟,被一个十级炼体的小家伙当面砍杀!不管能不能杀掉眼前可恶的小家伙,自己都注定要颜面扫地,被帮所有人鄙视。重要的是,这样的表现今后帮谁还愿意跟随自己。

  怒,怒,严酷本就不是很冷静的人,这一下心只剩下一个念头,杀死眼前这个可恨的小家伙,将他★★万段以泄心头之怒!

  “龙尾翻天!”

  呼~!姜岩身后陡然升起一条巨大的蛇尾,蛇尾清晰可见,带着霸道的威势闪电般的至上而下抽向姜岩。

  一股恐怖的危机感让姜岩瞬间汗毛倒竖。

  可姜岩心却送了一口气。

  “终于等到你打出武技了~!”

  砰,巨大的蛇鞭带着巨大的力量猛然抽雪地上,一道瞬间犁出一条宽两米,长十多米的巨痕。而姜岩早已经蛇尾幻现的一刹那爆出比之前快上很多的速远远躲开。这一下完全出乎严酷的意料,武技的速注定它是很难被躲开。可惜,他估错了姜岩的实力,估错了姜岩的速。所以他大意出手,从而得此结果。

  施展武技,乃是以劲道按照一定的组合来激,武技的威力惊人,但一经出,用来催动武技的劲道就会跟着激出体内。也就是说,用了武技就要消耗掉一定数量的劲道。劲道用掉了之后,要再凝练再储存。

  可以说自姜岩从山上跃下看似,他已经计算这严酷,等待着他这一招出。姜岩从村长姜正那里早已经知道,这严酷不过是初入凝劲期,劲道数量绝对不超过十股。因此,他的武技多能够一次到两次,就会耗。

  严酷如今用掉一次,他挺多还有一次施展武技的机会,对姜岩的威胁已经大大的降低。

  没想到姜岩竟然一瞬间躲开自己的绝技,严酷明显愣了一刹那,然而姜岩已经这个时候揉身扑上。

  随着姜岩的扑过来,严酷到一股沉重如山的刀意直压他心头,让他觉得自己的铁棍一下子沉重了数倍!

  “这是什么刀意~!”

  当~!

  严酷的铁棍与姜岩的大刀装一起。

  卟~!严酷如遭雷击,面色顺眼张红,一口鲜血忍不住喷出。

  “好大的力量,足有万斤之力,上当了,对方也是武者!”严酷因眼估计不足,加上刚刚消耗掉了大半劲道,因此只催动了几股劲道,没想到~!

  “扮猪吃老虎~!可恨~!”

  然而,这时刻,严酷心头的怒火已经消失无踪,有的只是恐惧。他深深的清楚,自己的力量只能供他施展一次武技,而这一次机会他已经浪费掉了。一个不能施展武技的武者,面对一个还没有用过武技的武者是什么结果?

  “逃~!”

  严酷硬着头皮连接了姜岩几刀之后,心头再也没有丝毫侥幸。他窥得一丝空隙,身形陡然一个转折,瞬间脱离姜岩的刀势,转身爆全部力量,撒腿就逃。

  可是,他忘记了。现是大雪天,地上的积雪足足有膝盖那么深,他的速不可避免被大大延缓。只是这一转身的刹那,严酷已经后悔了。

  但,一切都完了!

  “钻林式”万斤之力的爆下,这一式的速快到不可思议。半年来与猛兽凶兽的厮杀,姜岩早已经不是实战菜鸟,就严酷要转身的刹那,他已经精确地把握到了严酷的下一步动作。几乎是下意识的,速快,直线杀伤凶猛的“钻林式”猛然爆。

  卟~!不利于穿刺的厚背大刀万斤巨力的加持下硬是瞬间刺透厚厚的皮毛,刺严酷的背后。

  随后,姜岩几乎本能的使了推刀式~!

  “啊~!”严酷一声惨叫!

  “抖刀式!”

  “死!”

  后背大刀霸道地抖出一片刀光,严酷的头颅带着不甘与恐惧飞上天空,他的身子依旧猛然冲出几步,才摔地上。

  “十八嫂,十八叔,姜岩为你们收点利息先了!”姜岩想到十八叔的断手,想到十八嫂的惨状,管刚刚杀了直接导致这个惨状的严酷,但他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啊~!啊~!”两声痛苦的呻吟从倒雪地的大胡子口传出。

  姜岩走过去,大胡子惊恐的眼神下一刀拍晕了他。然后,又来到第一个被自己砍倒的年轻人身边,他清楚自己后时刻并没有下杀手,因此他也不管这并未死掉的小伙子是否真昏迷,一刀拍此人脑后,保证此人真正的晕过去。

  然后他给两人简单处理伤口,免得他们流血过多而死。之后,拿出牛皮绳将二人捆住。这是姜岩拿来攀爬险峻之地猎杀凶手猛兽之用物,能承受万斤巨力,如今拿来捆人再牢固不过。

  夜~!

  姜炭家!

  一阵急促低沉的哭泣声,隐隐传出。周围的邻居们,闻声同悲。

  姜岩面前,铜陵大眼,满脸横肉,浑身黑壮,完全是一副猛人形象的十八叔,此刻哭得像个孩子一样无助。

  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被啃咬了小半边身子的十八嫂被十八叔死死抱怀,他一边掉泪,一边喃喃乱语,叙说着听不清的话语。这位右手折断,人昏迷,尤自紧握大刀,不哼一声的昂然铁汉子,面对爱妻的惨状,顿时彻底崩溃,当众哭出声。

  十八叔的父亲十二爷,老泪纵横,但他依旧坚强地安抚这儿子。管这个家连遭大难,但只要他还活着,他就不能让这个家崩塌了。只要他还能动,就算拼了一条老命,他也要支撑起这个家。

  生活还得继续,这个家不能没了希望啊!

  铁骑帮!

  这三个字沉甸甸地压场所有人心上。

  姜正与五老爷、老爷这三位姜家村的决策者沉痛对望,心既愤怒,又无奈。不是他们没血性,也不是他们不想报仇雪恨,只是这个以拳头衡量对错的世界,有太多的无奈束缚着他们。

  “铁骑帮!”

  姜岩揣紧拳头,默默注视着眼前这一幕。@网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