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众矢之的


  第一十章众矢之的

  然而恨归恨,但一想到水存的黑鱼,剑真人立刻魂飞魄散,挣扎着往岸边逃去。直到逃窜出数里之外,他才醒悟背后并没有黑鱼的伪神通攻击。

  “丢人丢大了~!”

  这一幕直接生天空两位武圣的瞩目下,剑真人牙都要咬碎掉~!

  就此时,天空又有数到裂缝洞开,一个个武圣接连而至。而剑真人,自然而然成了这些武圣的问话者。

  然而,不管是谁,对于剑真人所说姜岩重创丹阳上人之事都嗤之以鼻。可剑真人似乎已经完全癫狂入魔,谁问他,他都如此去说。

  渐渐地,众圣也开始狐疑起来。

  一日后,整个万沙岛都疯传姜岩之名。

  “十七岁炎宗超级天才,重创白云宗顶尖强者丹阳上人~哈哈,这是我这么多年来听过好笑的笑话!”许多人一听,立刻就乐开了怀~,以为这是白云宗的人被人打败后放出来的假消息,混淆视听。

  管所有人都不以为然,都以为这不过是个玩笑,但姜岩这个名字却迅速进入许多人心。

  龙门岛,正要坐船离开万沙岛的刘琴霜与小何香二女,却都念想起姜岩来。就昨天,她们都得到了关于追杀姜岩的宗派追杀令!

  刘琴霜面色冰冷,一言不,但看得出她心有心事。而小何香嘴角咧开,见谁都笑呵呵。她为他的岩子哥而高兴,不管他人信不信,反正小何香相信她的岩子哥肯定有此能力~!

  码头人来人往,但有些人总是会特别的突出。

  刘琴霜身后,有一批人快步走来。当头一人身穿蓝色龙袍,疾步快行。此人长相英俊,浑身装扮显得贵不可言。其面色有些居傲,两眼神光炯炯,被看到的人仿佛都不禁有想要低头的感觉。此人气俨然,令人心折!

  “小王爷~”一些船夫看到来人,立刻恭敬弯腰行礼。然而,来者却眼都不瞧他们一眼,神色自然,很是理所当然。

  “庆师兄~!”附近穿着白云宗服饰的化气弟子,不论年龄,也都恭敬开口。

  因为来者是白云宗弟子一辈公认的第一人,核心弟子庆长风,二十五岁,化气圆满修为,乃是大庆国掌控军权,权柄赫赫的三王之独子。同时,五大宗派弟子,庆长风也是入弟子级战神榜呼声高的人物之一,号称炼神之下无敌。

  庆长风身后赫然有几张姜岩熟悉的面孔,方晴、燕敬天、夏严冰等。

  这处码头乃是白云宗专用,因此周围武者都是白云宗的弟子,偶尔也有一两位大能者路过。即便是这些大能者,对于庆长风也是点头微笑。若非为了弟子们面前拱卫大能者的威严,个别大能者甚至有可能会拉下脸来主动与庆长风打招呼。

  宗派对于皇族并不放眼里,但那也得看谁!

  一些城府不深的白云宗弟子已经激动起来。

  “没想到竟然能这里遇到庆师兄,实太幸运了~!”许多弟子的激动并非伪装,他们的恭敬是自内心,仿佛臣子面见皇帝。

  臣子对皇帝恭敬是因为绝对的权势,而这些弟子对于庆长风的恭敬,是因为绝对的力量。二十五岁,化气圆满。这样的天资,将来几乎可以肯定是白云宗的栋梁,顶级强者。这一点,历代的记载已经有许许多多的实证。

  他身后的几位核心弟子,眼或者平淡或者不服气,但现没有谁站出来。因为,不管如何庆长风确实不是如今的他们所能抗衡。

  “嗯~!”庆长风矜持地对左右点头,说道:“你们都很好,万沙岛是个危险的地方,但也是一个能磨练人的好地方,你们能够万沙岛全身而退,说明我们白云宗的弟子都是优秀的。”

  “我们白云宗处于多事之秋,宗门培养我们多年,现已经到了需要我们出力的时候。炎宗之人蠢蠢欲动,累次侵犯我们白云宗的尊严。这一次我轻长风回归宗门,必将号召广大白云宗弟子,对炎宗弟子展开拼死一战。”庆长风说到这里,神色肃穆,威严的扫了周围白云宗弟子一眼。许多弟子面现愤慨与激动,热血沸腾。

  庆长风陡然高呼:“而你们,就是这一次战争的主要战力!我庆长风立誓,为壮我白云宗声威而流血,至死方休。你们呢~?”

  “为壮我白云宗声威,至死方休!”人群陡然有一人奋声高呼。

  这一声高呼,立刻引爆其他弟子的情绪:“以炎宗拼了,至死方休,至死方休……!”

  这一刻,即便对庆长风为不服的夏严冰,亦面现激动,两眼闪耀光芒。

  “好,你们都是好样的,都是白云宗的好儿女~!走,我们回家~!”庆长风说罢,昂挺胸,阔别前行。一众白云宗弟子,自主让开一条路,让庆长风先走。

  “刘师妹~!”

  庆长风忽然两眼一凝,朝前方喊道。他带着一种俯视的姿态,很明白地展示自己对刘琴霜的有些看法。

  “早已听闻刘师妹也万沙岛,可惜一直没有碰面的机会~!”

  对于庆长风的呼喊,刘琴霜眼皮都不曾动一下。但小何香却整张脸都苦了起来,显然她很不喜欢庆长风这个人。

  周围一些弟子,不禁面色古怪,夏严冰这些年轻弟子是轻挑嘴角,露出笑意。庆长风的气是让夏严冰佩服,但夏严冰年轻气盛,想要让他真个折服,可不会这么简单。

  庆长风这人重颜面,看小何香这模样,顿时面色一僵。他微不可查地漂了小何香一眼,一丝阴冷眼里闪动了几下。刘琴霜看色冰冷,凡事都不关心,但却有颗玲珑心。庆长风的内心变化,如何能逃脱她的观察。

  庆长风这刹那的变化被他隐藏得很深,除开就他眼前的刘琴霜与小何香,周围白云宗弟子都不曾有半点现。

  “琴霜师妹,听说你与炎宗连山一脉核心弟子姜岩有打过交道!不知可否跟我说说,他是怎么样一个人~!”庆长风的话,已然有一种质问的味道。

  特别是他提到姜岩这个名字,一众白云宗弟子顿时面色一冷,俱都神色不善地看向刘琴霜二女。特别是夏严冰,他对姜岩可谓印象深刻,心一直有一股气。这些时日他是日夜苦练,如今是万沙岛得了不少好处,修为大涨,正要回去找姜岩一报当日耻辱!

  没想到,就昨日,竟然收到宗派追杀令,追杀对象正是姜岩。能让白云宗大人物下宗派追杀令,这就间接说明姜岩的不一般,这让夏严冰心是不服。

  而后来,是有姜岩重创他们心敬仰的强者丹阳上人的流言。虽然夏严冰对此嗤之以鼻,但对姜岩的却是打上见之必杀的念头。这一种念头,白云宗弟子之普遍存。

  如今一听庆长风的问话,立刻都把目光投到刘琴霜脸上。

  然而,刘琴霜却冰冷冷,看也不看庆长风,转身就走。

  庆长风一愣,虽然整个白云宗都知道刘琴霜的脾气,可冷不丁挨了这么个冷遇,还真让庆长风有些不可置信。

  小何香快乐地跟了上去,蹦蹦★★几步后,还回头向庆长风做了个鬼脸,这才呵呵笑着上了船。

  一众白云宗弟子心头虽然有狐疑,但他们也清楚刘琴霜的个性,加上小何香这么一闹,可爱的模样让他们心想法也松了许多。

  庆长风一看事不可为,他面现一丝无奈,轻轻摇头,显得自己也拿刘琴霜和小何香也无可奈何,然而却也没有怪罪于二女的意思。许多白云宗弟子都被他表现出来的的量折服。

  此时,被白云宗上下记恨的姜岩,已经跟随厉君天,安然回归连山。而祁连山等二十二位武圣,则继续停留万沙岛。

  此刻,他已经踏入半山崖,步入属于他的庭院。

  庭院门前的小花圃,一个娇小的身躯真蹲雪,辛勤地打理着花圃的花草。

  时间不知不觉跨入二月,由于炎黄大世界,国家繁多,替频繁,鲜少有统一纪年。而宗派的世界,是凌家于国家至上,宗派自然不屑于使用国家的纪年,因此很难有统一的纪年。姜岩也只是武典上有见过上古时期有使用使用统一的炎黄历。

  上古之后,属于暗黑纪年,暗黑纪年之后的现今则被许多人称之为混乱时代。

  混乱时代不计年,姜岩也只清楚今年是大庆国立国八十年。而他,今年十七岁。

  “小彤~!”姜岩看着眼前的小身影,心不禁暖和。

  听到姜岩的叫唤,小姑娘霍地跳起来,满脸不置信。待到看清了,才红着双眼,一边高声叫唤小凡,一边扑了过来。

  不知不觉,姜岩两小心,已经等同亲人,已经是他们心的寄托和依靠。

  白云宗靠近冰冻高原,但却地处火山群之上。住连山之上,感觉并不是那么寒冷。

  夜晚,半山崖半山居内,欢声一片。

  姜岩看着两小快乐的笑容,和那种对他由心的依赖,心打定主意,怎么一样让两小破开丹田,踏上武者之路。

  武者之路管一路危机伴随,可炎黄大世界,谁不期望成为武者?

  ……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