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一章 雨夜杀机


  ?雨出奇的大,四周只是偶尔才会有一阵微弱的风吹过,山谷的白云宗弟子们知道,今晚这雨只怕要下很久。

  坐zhn山谷的白云宗核心弟子,除开万知仁,还有化气七品的谷天冠,化气八品的白少华,化气品的宁盛鹰,化气七品的邱品红,共五人。这五位白云宗核心弟子,除去宁盛鹰,其他四人都是白云宗的老牌核心弟子。概因这搭建祭坛之事,事关重大,庆长风还是要倚重他们这些老牌核心弟子。

  山谷内,帐篷很少,几人占了大一座。

  “万师兄,雨已经下了一段时间了,按理说,如果炎宗来的是个大能者,早就已经动手了,我看那白云鹤上坐的多半是哪一位交得他们大人物看重的核心弟子。,、开口的是白少华,他的修为与万知仁相当,但却称万知仁为师兄,内里必然有什么原因。

  “真是白担心了一遭,既然不是大能者出手,哪管他来了几个),保管他们有来无回!”五人当年轻的宁盛鹰脸上带着杀气,轻笑说道,语气充满了期待。的确,任你实力再强,只要不是达到大能者这个层次,冲到白云宗化气武者成堆的山谷,除了被★★万段,还能有什么选择吗?

  其实,不单只宁盛鹰这样想。万知仁这四位老牌核心弟子也同样如此想。只是他们经历的事情多,处事较为老成,说白~了就是较为保守ba了!

  “好了,大家也不能放松警惕,对方有十只座驾,说不准是来了十个人,还是二十个、人。如果对方来的都是核心弟子,二十个核心弟子,也同样不可小觑。祭坛明天就能搭建好,明天庆师兄就到来了。只要祭坛搭建完成,我们白云宗的武者就可以源源不断到来,到时候我们管他炎宗来了多少人,统统都不是我们的对手!因此,今天晚上至关重要,我们都打起精神,一定不能这关键时刻出了差错!”万知仁一看大家有些松懈,立刻严声提醒道!

  除去宁盛鹰,其他四人都是经历诸多风雨之人,能掌控自己心头情绪,闻言纷纷肃然点头!

  五月的天乌山,依旧受到北方的冰冻高原影响。如此雨夜,自然是寒气加倍。虽然武者到了炼劲期,这点寒气完全可以无视。但湿漉漉,冷嗖嗖地穿行黑暗的树林里,还频频被粘糊的树枝树叶刮身上,把一身衣服反复打湿了,任谁也高兴不起来。

  白云宗巡逻的队伍由白天的五人一组,变成了十人一组。

  山谷北面,是一座山势平缓,但古树密布的矮山头。

  一颗小木屋般粗的古树下,白云宗有一行十人从这里路过。十人,只有尾两人是化气武者。两人手都持有一颗品相不错,光芒可照亮方圆二十丈,论价值足够普通人家过富足日子一辈子的夜明珠。足见庆长风为搭建这座祭坛,是下足了本钱。

  从一行人的搭配来看,巡逻队伍主要是以炼劲期武者为主,估计大部分化气武者都被万知仁集祭坛周围。

  “吗的,这鬼天气,真他吗的让人不爽!”队伍,一位大脸小眼的白云宗弟子,一脚陷进一个烂叶子泥坑里。熏臭的腐烂味道立刻浓hu了几分,让这位白云宗弟子眉头都苦到一块去。

  “好了,快点往前走,别错过了要地,让巡逻圈子露了缺口。”领头的化气武者严肃喝止道。

  “我说庞师兄,大雨天的,这山里黑酷隆冬,我们也用不着这么着紧!”大脸小眼白云宗弟子不情愿着道。

  “我们这山谷里可是聚集了五多位武者,其还有两多化气武者,那炎宗的人来多少我们杀多少,有什么好担心?是!”

  “就是。”这时,有另外一位武者附和道:“再说了,里头还有万师兄他们几位实力绝强的核心弟子坐zhn,炎宗的人就算来了,也破坏不了祭坛。庞师兄,你看着鬼地方,黏糊糊臭熏熏的,我们跑那么勤,无济于事就ba了,还自找难受不是?”

  “就是啊,庞师兄!”一时间,其他人也纷纷附和。对他们这些宗门的普通弟子而言,宗门荣耀,宗门利益都太遥远。他们就算看得到,但这么受苦受累,心也难免不乐意。

  “好了好了,大家都别吵了。宗门培养我们这么多年,只让你们出点力,又不是让你们直接去跟炎宗的人拼杀。你们倒好,你们只受点委屈,就这里抱怨来抱怨去,成什么样子啊?”这位庞师兄也体谅这些年轻弟子的心情,但该训丨的时候他还是要绷起了充当这白脸,不然这队伍就不好带了!

  “好了,大家也别抱怨,等明儿庆师兄来了,你们少也得个七八品丹药的辛苦费,这么好的事情去哪里找,是!来来,大家打起精神,一个晚上很快就过去了!”那位庞师兄充当了白脸,走后面的另外一位化气武者自然出来当着红脸。

  唱戏唱全套,两人一唱一和,抱怨声倒真被他们压了下去。

  一行人很快走过古树,进入一块小树密集的地方,到这里他们只能放缓脚步,辛苦拨开前方的树枝再行进。

  “咦,雾怎么比刚才浓了这么多?”十人忽然觉得,夜明珠照亮的地方,渐渐模糊起来,顿时意识到生了什么事,心越的苦。

  “前面就快到山顶,哪里地方比较开阔,有山风吹,水雾也不会那么浓,我们加快步……,!”领头的庞师兄鼓励其他人,可他的话还没说完,便戈然而止,但一行十人却没有谁为此而惊异一声。

  因为,就刚才,一道青光一闪即逝,同一时间青光内有数道光芒闪现。

  噗噗噗~!一串重物倒地声随之传来。一行十人已经全部倒地上,只余下尸体本能的痉挛!

  十具尸体边上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四道人影,而持白云宗两位化气手的夜明珠,则已经落入了其两人手。

  还算明亮的夜明珠荧光下,清晰可见,现身出来的正是姜岩与龙季、吴友福、赵星仪四人。

  本来姜岩一行人早就已经到达山谷附近。但为了这一场夜雨,他们临时改变了计划丨。此时,他们已经分成两组人马行动,一方便是姜岩这四人,另一方就是柳玉真等七人。

  姜岩带领四人一起行动是适合。既能完美挥化生成水掩盖气息的作用,同时又能好的挥守山的带人挪移之能,人数再多姜岩就变得有些力不从心,因此才有这样的分组计划。

  当然私下里,姜岩也希望自己的这些底牌,越少人知道越好。

  四人彼此相熟,就算不是完全知根知底,但却都是能把后背放心交给对方的人。因此他们这个组合搭配起来,自然是让姜岩感觉得心应手。也因此,才有了他们几乎是瞬间就悄无声息灭杀白云宗一行十人巡逻队伍的表现。

  吴友福手拿着夜明珠,满脸兴奋地对姜岩竖大拇指,低声说道:“岩子你这一手太牛了,爽,我今晚一定要杀痛苦,嘿嘿!”

  吴友福边上,赵星仪这冰冷妹子,眼亦是精光闪闪,煞气弥漫。一行四人,只怕只有龙季表现得淡定了!她悄悄靠姜岩身边,眼里有那么一丝隐秘的自豪。

  姜岩咧嘴一笑,把手的夜明珠交给龙季,随后龙季与吴友福都把各自手的夜明珠收入封盒里。周围一下黑了下来,四道身影悄然消失,只留下十具白云宗武者的尸体,和顺着雨水向四周蔓延的鲜血。

  此时,一股冷风扫过,引得树木哗哗作响。弥漫的★★味顺着风,没走多远就被雨给刷没了。

  与此同时,山谷东边,同样的场景也上演着。

  只是过程没有这么干净利落ba了!

  然而,柳玉真等人并不以为意,因为他们的任务并不需要他们保持绝对的隐秘。七人,甚至还有人有闲情刮死去的白云宗武者的遗物。

  无名山谷长有三里多,宽二里多,白云宗巡逻的路线便山谷四周的山上划,分两个层次。外围只有五十人组成五个队伍,五个队伍往返交替的时间大概要半刻钟时间。这么长的时间,总够让人把他们全部清洗,而不为人所知。

  但内层,足有三人,组成三十个队伍,紧紧着山谷边缘,反复交替。两个队伍之间几乎是尾相顾,没有空隙。

  雨夜加上“突然”增浓的大雾,足以掩盖一切气息与声音,但柳玉真七人击杀了三个队伍后,却隐藏距离山谷一丈不到的地方,踌躇难进。

  山谷内,数十颗夜明珠把整个山谷照耀的如同白昼。

  七人透过大雨与浓雾,面色有些难看的看着山谷内的热闹景象。间那高大的祭坛已经清晰可见是基本了成型。此时山谷内白云宗的人的行动,显然是想要连夜赶工。按照这个速,没准不等天亮,他们就能完成祭坛的搭建。

  怎么办?

  柳玉真洪胜义等七人看着山谷你密密麻麻的人影,眼掠过挣扎之色。(未完待续)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