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制胜


  两条鬼藤紧紧地勒住了我的整条呼吸系统,不但口鼻被封,就连喉咙也难于幸免。

  危急之下我的头脑反而异常清醒,我并没有拼命挣扎,因为我很清楚,我此时的动作越大,就意味着所需要的氧气量越大,窒息昏死的速度也就越快。

  刚一被鬼藤卷住,我立刻反手用玻璃划向缠住我的鬼藤,以求在第一时间挣脱束缚,避免自己因缺氧而造成昏厥或者死亡。

  但这些鬼藤为数众多,又何止眼前这区区两条,我刚用玻璃划了一下,其余鬼藤全部蜂拥而至,顿时将我包成了一个粽子悬在半空。此时的形象,活脱就是一个用绿布包裹的大号木乃伊。

  季玟慧见状也急红了眼,似乎发疯了一样,从地上捡起一块碎玻璃就冲到了我的身边,一边疯狂地对着我身上的树藤猛划,一边凄声大喊着我的名字。

  此刻我全身已被彻底包紧,连手指都动弹不得,更别说回应她了。从藤蔓间细微的缝隙中,我看着季玟慧发疯般拼命的样子,虽然知道自己离死不远,但却反而感到无尽的欣慰和温暖。

  一个柔弱的女人,在这样一个既恐怖又危险的环境中,她放弃了自己的安危,反而拼尽全力来解救我。我万万没有想到,在不知不觉中,她对我的感情竟已这样深了。

  过了一会儿,我逐渐地感到全身乏力,手脚发麻,肺部如同炸裂般地疼痛起来,眼前也出现了点点金星。看着季玟慧手中不停地滴下点点鲜血,我心中伤痛无比,在我闭上眼睛的前一刹那,眼角边淌下了几滴心酸的泪水。

  忽然间,我隐约听到季玟慧一声惊呼,紧接着传来数声‘喳喳’的刀落之声,顿觉裹在头部的鬼藤突然一松,一口空气随之充进了我的肺中。我立时如获大释,感觉全身每一个细胞又都复苏了过来,拼命地急速呼吸吐纳,真想把这辈子能喘的气全都喘完了。紧接着,我感觉缠在身上的树藤也松了开来,‘扑嗵’一声,我从半空载落在地。

  耳听得大胡子的声音在身旁响起:“玟慧你没事吧?鸣添怎么样?”

  季玟慧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我不……不知道,你……你快救他吧!”随即就感觉她纤细的手指在我脸上轻轻滑动,似乎是在查看我的伤情。

  此时树洞之中响声大作,各种声音嘈杂在一起,大胡子不停跳跃踏地的脚步声,鬼藤移动时的破空声,匕首斩断树藤时的摩擦声,还有季玟慧轻轻的抽泣声,树洞里就像乱成了一锅粥。

  我知道大胡子正在与鬼藤拼杀,只听他边打边对季玟慧喊道:“翻开他的眼皮,看看他的眼珠是朝上看还是朝你看。”跟着,我就感觉到季玟慧的手指颤抖着按到了我的眼皮上面。

  我勉力将眼睛睁开了一道小缝,看着季玟慧满面泪痕的样子,对她微微地笑了一下。

  她见到我还活着,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绪,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一把将我抱在怀里,柔嫩的脸颊紧紧地贴在了我的脸上,一滴滴温暖的泪水顺着我的脸庞划了下去。

  我心中百感交集,一股莫名的悸动直冲上来,再也顾不得什么外界因素,心中剩下对她的爱慕之意。一侧头,在她的脸上深深地亲了一口。

  本应苦涩的眼泪润到了我的唇上,但此时在我看来,这却是无比甘甜的泪水。

  季玟慧显得娇羞无限,本想把我推开,但又怕加重我的伤势,只得任由我在她的脸颊上亲个没完。

  这时,我身边有一个人咳嗽了一声:“咳!差不多得了嘿!人家★★在那儿卖命,你们俩躲一边儿亲起嘴儿来了,也太不拿劳苦大众当回事儿了吧。”

  闻听此言,我全身一震,急忙循声看去,果不其然,真是王子这个大秃子。只见他脸色苍白地躺在地上,正嬉皮笑脸地对着我嘿嘿坏笑。

  见到王子平安无事,我激动得有些说不出话来,鼻子一酸,险些掉下泪来。虽然身处绝地,但此刻我反而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不但获得了季玟慧的芳心,最好的朋友们也都安然无恙。而且大胡子已将我们保护起来,脱困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在王子的身边,一侧是依然昏迷不醒的苏兰,另一侧则是正在不停游走激斗的大胡子。树洞中满地散落着断落的树藤,仅仅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大胡子就像给所有鬼藤剃了遍头似的,本来很长的鬼藤此时全都短了一截。

  但饶是如此,那些鬼藤依然穷追猛打,缠着大胡子一刻都不肯放松,照此下去,大胡子非得活活累死不可。

  我感觉稍微有了些力气,扭头先对王子说了声:“一会儿再找你这孙子算账。”然后急忙对着大胡子大吼道:“大胡子,别理那些树藤,控制树藤的东西就在棺材里,先把棺材打翻再说。”

  大胡子听我这么一说,下意识地扭头看了棺椁一眼,这一看不要紧,那些鬼藤突然在那一瞬间静止了一秒,就好像听懂了我们的对话似的。紧接着,全部鬼藤就如同疯了一般,‘唰’的一声齐响,倾巢向他扑了过去,明显是要防止他对棺椁发动袭击。

  大胡子似乎也感觉到了棺材与鬼藤之间的某种联系,立即转身背对鬼藤,发一声喊,抬脚就踹向棺椁的正面。‘嗵’的一声大响,庞大的青铜棺椁应声而倒。

  这一下的下砸之势可当真非同小可,巨大的轰鸣声震得所有人耳中都感到阵阵刺痛,整个树洞都跟着巨颤了几下。

  与此同时,由于棺椁的重量太过惊人,上百条鬼藤都被砸得齐根断掉。残存的十几条鬼藤似乎是要保护棺椁,全都放弃了对我们的攻击,紧紧地将棺椁缠了起来,形成了一层稀疏的保护。

  直至此时,嘈杂了许久的树洞,乃至整个山洞才总算安静了下来。大胡子也累得不轻,见鬼藤没有再次发起袭击,索性坐在了地上,大汗淋漓地喘起了粗气。

  这是我认识他以来第一次见到他狼狈到这个地步,可见进洞后的种种危机来得多么惊险。然而令他疲乏到这种程度的罪魁祸首,无疑是我们这群一再拖他后腿的普通人。

  我心中感到颇为愧疚,对大胡子抱歉道:“大胡子,真是对不起你。因为我们,把你拖累到了这个地步。我一直以为自己可以帮上你的忙了,闹了半天我还是累赘。”

  大胡子摇头笑道:“你我之间还要说这些客套吗?如果你再这么说,我反而倒有些寒心了。再说,没有你们的帮忙,我又怎么会找到这里。没有你们,可能我这辈子都找不到血妖的根源了。抛开血妖的事情不说,单单是认识你们这几个朋友,我已经是无怨无悔了。”

  他说话时的表情极其诚恳,沉重的嗓音将每一个字都送入了我的心房,令我听完之后激动不已。嘴唇微颤,鼻子发酸,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回答了。

  王子则躺在地上大声赞叹:“好,这话咱爷们儿爱听。★★,别的我也不多说了,咱瓷器俩这关系,我要多谢你救命之恩就显得远了。没别的,还是那句话,出去以后,咱们爷们儿好好的喝几场。姓王的这辈子就俩朋友,一个是谢鸣添,一个就是你★★。”

  我叹了口气,心说王子这厮一睁眼就不说人话。本来好好的一句话,怎么到他嘴里就跟一群蹲大狱的似的,真是‘蛤蟆不长毛——天生这路种。’

  众人或卧或躺地在树洞中休息了一会儿,我渐感身体好转了一些,忙取出仅剩的几块巧克力和一些带有盐分的户外食品分给了大伙,尽可能的多储备一些体能。

  王子嚷嚷着要把树下的鱼怪烤来吃了。我说去你大爷的,别说那些鱼怪是中毒死的不能吃,就算没中毒,我宁可饿死也不吃那些整天活在淤泥里的臭鱼。

  苏兰还在昏迷,怎么叫都叫不醒,季玟慧只好扶着她勉强喂了些水喝,避免她形成脱水。

  趁着吃东西的时间,我把适才看到棺中女尸的幻觉一时给众人讲了一遍。

  大胡子的看法和我一样,认为此事与绿色石头有着某种关联。

  季玟慧不置可否,但她总感觉是我因为体能透支,脱力后产生的幻觉。

  王子则又开始了他那套神鬼理论,偏说棺材里的是个女鬼,这些树藤也都是受那女鬼控制的。

  我又问起王子失踪的具体原因,他说当时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被几条树藤捂住了嘴巴,同时也勒住了脖子。然后就被提到了空中,他曾经努力挣扎了几次,想发出声音像我们求救,可是仅仅发出一声,就被树藤连鼻子也捂住了,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此后他被树藤吊着一路飞到了巨树这里,再后来他因长时间缺氧而昏了过去。不过他还提到一点,在他临近昏厥之前,他隐约间似乎看到了周怀江也被树藤吊着,而且就吊在树洞的门口。

  我们几个闻言都感惊诧不已,在这株巨树上来来回回的这么半天,根本就没发现周怀江的影子,王子怎么说周怀江也在这里?

  但这种事情王子是绝不会开玩笑的,想必这山洞里还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情。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