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高琳


  大胡子的这个问题略显怪异,我们谁都没有料到他会在这个关口问出这么一句。但此事也的确是关系重大,听他问完之后,众人全都将耳朵竖了起来,想听听葫芦头到底如何作答。

  葫芦头早已被吓得魂不附体,面对着脚下深不见底的黑暗,他的心理防线已经被彻底摧毁。他一改以往的粗鲁暴躁,满头大汗地颤声答道:“是……是……你说的对……求……求求你先把我拉上去,不管什么问题,我保证绝对……绝对不敢骗你……”

  他的回答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实在是无法想象,此前他一口咬定的事实,竟被他自己如此轻易的就推翻了。

  除了丁一和丁二之外,其余几人全都异口同声地惊声叫道:“你说什么?”

  葫芦头面带尴尬,虽然不愿重新回答一次,却也知道自己的处境不佳,万万不能再得罪了这一干人等。于是他颇显虚弱地点了点头,再次开口说道:“对不起各位,我……我也是身不由己。”

  季三儿压抑已久的情绪终于得到了彻底的释放,只见他气得身子乱颤,一双小眼极力圆睁,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看他的样子,似乎是要把葫芦头活吃了一般。紧接着他便破口大骂:“***大爷的,拿你爷爷当他妈猴儿耍!”说着便迈步上前,打算抽葫芦头几巴掌出口恶气。

  我连忙伸手把他拦了下来,此时大胡子所处的位置相当危险,万一季三儿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若是牵连到大胡子那就得不偿失了。于是我让他先忍一忍,有许多问题还没弄明白,需要葫芦头的亲口讲述才能水落石出。等我把事情搞明白以后,你爱怎么抽他怎么抽他,他要是敢还手,我跟你一块儿抽丫挺的。

  话虽如此,但我的心中却愈发的糊涂起来。当初这两个盗墓贼告诉我们控制了季三儿家人一事之时,我和大胡子也曾经对他们分别进行过试探。当时他们坚称自己说的绝非谎言,并且面对着枪口的威胁,他们全都表现得毫无惧色,反而让我们感觉到这两个人残暴至极,是那种完全无视生死的亡命之徒。

  随着相处的时间渐长,这两个人的真实性格也慢慢地显露了出来。翻天印虽阴险狡诈,但却格外的胆小怕事,不管发生什么危险,第一个缩在后面的就是他,与此前他所表现出的那种天不怕地不怕截然不同。而葫芦头则显得有些呆头呆脑,除了鲁莽暴躁之外,还时常表现得贪生怕死,和平常盗墓贼本应具有的那种机智干练大相径庭。

  我虽也曾对他们二人的身份有过些许怀疑,但由于这趟行程的进展一直不顺,不是遇到这样的麻烦,就是碰上那样的危险,故而无暇再去仔细研究他们两个,逐渐的,也就对他们所表现出的异常慢慢淡忘了。

  直至此时,当我看到葫芦头那幅懦弱胆小的样子,我才真正意识到了事情不对。他此时所表现出来的态度,与我最初见到他的时候简直是判若两人,像他这种整日混迹在古墓中的亡命之徒,就算他再怎么害怕,也不该如此轻易的哀叫求饶,而且此前在威逼之下都不曾更改的口供,为何现在却随口便更改掉了?

  仅仅是为了贪生怕死么?那他之前的强硬和凶残又是从何而来?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差别?

  在我看来,此事唯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葫芦头在装疯卖傻,他顺口承认自己并未挟持季三儿的家人,为的是让大胡子早早救他脱离苦海,只要能身子上岸,他这种人什么话说不出来?然而,另外一种可能性,则是极为可怕的……

  我边缓缓地走了过去,边摊开手掌,若有所思地看着手中的那个无线耳机。恍惚间,高琳的身影开始在我脑海中不断浮现,她的音容笑貌,她的言谈举止,她近期所做出的种种行为,以及与她有关的一切一切。

  随着点点滴滴的蛛丝马迹被我渐渐地整合在一起,一个难以置信的恐怖真相,也逐渐地在我心中勾勒了出来。

  这时,我突然想到一个人,随即我猛一转头,将目光凝聚在了丁一的身上。他也恰好正獐头鼠目地朝我张望,我们两人目光一对,丁一连忙侧目仰头,将视线从我的身上转移开了。

  他这动作虽然做的非常隐蔽,但在那顷刻间的眼神交汇之中,我还是看出了一些端倪,这更加印证了我的猜测,对我适才的判断,也就更添了几分自信。

  于是我对王子招了招手,待他走到我的身边之后,我在他耳旁悄声说道:“我去审审那个葫芦脑袋,你一会儿别动声色,找机会绕到丁一的后面,先用刀把他制住,我估计他是要准备逃跑了。”

  王子显得颇为不解,还待问清详情,我连忙阻住他的话头继续说道:“你先别问我,我暂时也不敢确定我猜得对不对,一会儿先听听葫芦脑袋是怎么说的,到时候自然会有分晓。”

  王子知道我已经有了自己的主见,便没再多说什么,点了点头,假装没事地往丁一的方向溜达过去了。

  随后我走到大胡子的身边,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道:“先别让这孙子上来,我有几句话问他。”

  跟着我蹲***子,朝着葫芦头似笑非笑地眯了眯眼睛,然后把手掌摊开,探到他的眼前,用一种略带歹毒的口吻问他说:“爷们儿,瞅清楚喽,这东西你认识吧?你实话告诉我,这是谁给你的?”

  葫芦头双目一怔,似乎刚刚意识到自己遗失了这个物件儿,然后他颓然回道:“是你那相好的……不不不,是那个叫高琳的女人给我的。”

  话一出口,身后众人立即传出了一阵骚动,虽然已经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但众人对于这个匪夷所思的答案还是一时难以接受。那个千娇百媚的女孩,那个刚刚毕业不久的音乐老师,竟然突然从受害者转化成了操纵者,这样的事实,对任何人来说都太过不可思议了。

  接着便听到王子大喊一声:“别动!想跑?再动一下就让你丫尝尝这攮子的滋味儿,给小爷我老老实实呆着!”

  我回头一看,见王子正用单刀抵在丁一的脖子上,另一只手则对我打出一个胜利的手势。随后他单手一掏,便把丁一腰间的★★卸了下来。丁一立即显得惊慌失措,再也没了此前的那套油腔滑调,垂头丧气,灰头土脸,就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连一句话都没能说得出来。

  而丁二却毫无紧张之意,他眼睁睁地看着王子将丁一制服,自己却始终袖手旁观,既不慌乱,也不阻拦,就好像此事与他无关一般。

  我见王子那边无甚危险,便松了口气,然后转头看了看葫芦头,心知他刚才的回答所言非虚,并且与我的猜测完全吻合,于是我对大胡子点了点头,让他先把葫芦头救上来,老这么悬在半空也不是问话的办法。

  葫芦头由于刚才命悬一线,把全身的力气都用在了抓住石桥的边缘上,因此他落地之后也无法动弹,只是躺在地上拼命喘气,双臂一直不停的颤抖,看样子一时半会儿是缓不过来了。

  我见他这幅模样已经完全构不成任何威胁,索性便坐在他的旁边,用双脚抵住他的腰眼,然后斜睨着他沉声问道:“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儿,敢骗我一句,我立马再把你踹下去。”

  葫芦头喘息半晌,知道自己再无周旋的余地,于是他咽了几口唾沫,这才上气不接下气地把事情原委一一道来。

  原来他和翻天印是盗墓贼不假,但手艺不精,一直没能正经的做上过一笔买卖。两个人的都是搬山之术,没人懂得寻龙定穴,真正能出宝的大穴他们根本就没有能力找到。

  所以在这许多年里,他们也只能跟着人家打打下手,他们经常在季三儿那里出的货,都是人家打发他们的次品,真正的好玩意儿他们从没得到过一件。

  一日,季三儿突然找到他们,说是自己有确切的情报,估计是一个千年以上的大穴,里面随便一件东西就是价值连城,问他们二人有无兴趣?

  两个人心里都快乐开了花,能大赚一笔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师兄弟这些年一直都寄人篱下,从来就没有过一次响当当的事迹,不免终日郁郁寡欢。若是此次得手,两个人也就有了卖弄的资本,倒要看看圈中之人谁还再敢瞧不起他们两个?

  心中虽喜不自胜,但表面的功夫却要做到位。于是他们装出一副大宗师的样子来,应了季三儿的邀请,约定了此后的行程和安排。

  然而随着季三儿到了喀什以后,事情却突然产生了变化。季三儿根本就无法确定那魔鬼之城的具体位置,而他的妹妹也开始有所防范,不肯将魔鬼之城的情况透露半点,他们即便是想要单独行动,却也无从下手,连基本的路线都不知道。

  几番周折之后,他们与另一拨人结成了盟友,打算以拦路的方式迫使我们带着他们一起同行。

  当晚,就在他们出发之前,突然有一个女人把他们叫到了一个隐蔽的地方。那女人他们认识,就是和另外两人一起的一个普通女孩,名字应该叫高琳。

  可令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高琳却在那天晚上,交给了他们一件匪夷所思的特殊任务。(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