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差距


  “这就是存意境界?”杨泽默默地审视着自己的身体,握紧拳头,感觉到右肩和小腹两大气海相辅相成的运作,身体的真气周转运行快,容纳量深刻。

  杨泽脚一点地,便轻飘飘快速的掠出自己的房间,落别院,往往这样的距离,他平时恐怕要两息甚至长时间才能抵达。如今一息便可以掠过。这是可以切实感知能力的提升。

  他手举向半空翻转,五六道凭空出现的藏雪柔劲,呈一条条白线,让他和远处的那株饱受折磨的桐树枝丫连了一起,然后这些天地间柔韧的白线一紧一绷,便带动杨泽身体离地而起,落那处树冠之中,手扶一处枝丫,杨泽又脱身飞跃,半空中再生出一道白『色』柔韧之劲,连接一处高楼的房檐檐角,眼看要落地的身体半空划出一道下弧线,落四角房檐的对面屋顶瓦面上。

  脚踩边缘,发出咯啦!一阵声音,一些瓦角被踩落下去,杨泽堪堪稳住身体,双手左右平展,保持平衡。转过头来,看到他已经跳离了自己别院,到了这处杨洪远和程英所的房屋顶。

  杨泽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以往的藏雪柔劲,一条线几乎无法凭空支撑他的体重。而现一道柔劲不光可以达到十五步之遥的距离,甚至完全可以负担他的体重。像是无形的绳,让他达到这种飞檐走壁的效果。

  一种能将藏雪柔劲这般如趋臂使的神奇成就感,让杨泽兴奋莫名。

  他自屋顶扭转过头去。

  看到的是偌大蕲春侯府那些栉比鳞次的楼台亭榭,错落有致的房舍和高塔。温柔的光影下宁静。

  那一刻,杨泽的脑海掠过一个让他抑制不住大胆而激动的想法,嘴角上扬起一抹神秘的笑容。

  他由静转动,屋顶上冲刺奔跑起来,踩得顶面咵咵作响,然后屋顶边缘用力弹跳出去,双手前伸平展,像面前是蔚蓝的海面,而不是侯府地面坚硬的青石板。

  他的身体遮挡住碧空的太阳,地面投过一道快速掠过的暗影。手中白线连接了远处高一些的屋檐上,身体下落中做出一个摆锤运动,高点抛飞出去,又下落的瞬间,白线迅速连接到另外的制高点,带着他身影临时变道,飞掠避开一处高达五层楼高的树木,像是建筑物之间游走飞翔。

  然而异变突起,杨泽下一道白线连到一处檐角,檐角却无法承受此巨力拉扯而“喀喇!”一声断裂,刚刚半空获得升力的杨泽突然失去牵引,手忙脚『乱』,来不及喊叫。人贴着地面成抛物线飞出去,落侯府一处长满青草得小丘之上,滚了七八米出去,摔个七荤八素。

  从原地爬起来,杨泽拍拍身上沾染的草汁和杂草,虽然身体疼痛,但却一脸狂热而惊喜地回过头看向自己的来路,发现自己那处别院已经极为遥远。刚才他就靠着藏雪柔劲,获得这样凌空飞掠的本事。那种畅快和刺激的美妙感觉,是跳多少次蹦极都无法深刻体验的。他初入存意境界,神识感知和真力已经远超以往,但这份增的本事,似乎还并不熟练,还要多加练习才是。

  注意到身边异动,杨泽才转过头,看到几个这条路上行走的府内小管事和年轻男女,正一脸呆滞的望着这位从天而降砸众人面前还若无其事起身的人物。半晌后,有人才发现这是蕲春侯府之中如今热门的年轻人,嗫嗫嚅嚅道,“杨……三世子!?”

  杨泽坐一处五层楼高的屋顶之上,静静地望着这片侯府大院。有两三簇掩映树林间的行人,有五彩罗衫身材妙曼的女子,也有翩翩的少年步行而过。有两旁种有高树薄暮中一眼望不到头的长道。那些古香古画的房屋就矗立其间,静谧而平静。

  大院的围墙之外,便是大晔国的首都上林城。斜阳普照,城市的建物表面洒满金子般的光泽,玄烟缭绕远处山峰。

  杨泽看得入了『迷』。不知道这个王城之外,还有多么广阔的天地。

  直到此刻,杨泽找到了这处僻静地方静思,刚才的兴奋劲才稍缓解下去。让他可以审视自己的存意境八品修为。

  无论是杨泽体内大宗师的记忆,还是秋道学院高材生的大哥杨阙,都曾告诉过他,当修行高塔第二重楼敞开大门的时候,就意味着一个人真正踏入了修行的殿堂。一个人的潜能天赋才这一刻开始真正的觉醒。有些人天生精神神识上面比较有天赋,所以能够通过意念『操』控各种物体,是以如杨阙,他便成为了一名剑修,背后的那柄长剑能够如臂驱使,游走方外之间,取人首级于无形之处。

  而这种神识上面的强大还能同时延伸出其余的发展方向,比如感应敏锐,便可以修行一些对感知要求较高的修行法门。比如皖金国那位可以千步之外拉弓『射』中一枚金镑的长门将军。

  有些人则拥有体能上的突发跃进,能够掌握挑战人体体力潜能的功法,获得强硬的**,到了存意境品次高处,真力护体,可不惧同级别刀斧加身。

  有些人真气运用上极具天分,便可以为演进,发展出生活方面的专业技能。比如一些能以真气疗伤治病的医师。可以书符达到特殊效果的灵符师,等等等等。

  如此这般,从奠基『性』质的气海境,迈入了存意境。便像是一个人初入了修行殿堂,面前的大道就分裂出无数的分支,你便要从这些分支道路迈步走下去,让不同的人走向不同的修行方向。

  而重要的问题便是,这样的分支从来就不是以个人意志来决定或者为转移的。

  每个人的隐藏天赋进入存意境觉醒,是根本不受个人意志决定的。比如一些人达到存意境,或许能成为一个灵符师,但却无法如杨阙那样御使飞剑。

  或者杨阙可以御使飞剑,却没办法修习较为狂暴的功法,身体并不适合,如果勉强修行,只会对自身造成永久『性』损害。

  但杨泽发现他并没有产生这样的觉醒分支。

  他的身体不光经络强壮了一个档次,甚至体内两大气海所产生的真力,都比以往有质量,有容量。但这一般来说都是获得了体修资质或者气修资质才拥有的征兆。但是他的神识却可以感知到物体中的灵气。比如他运动体内的气海,便可以通过神识和身上两大灵宝,珞玉净石与虎符中的灵气相互产生共鸣,然后他摊手上的虎符轻微的跳了跳,珞玉净石也从他的脖子上浮起来一些,又坠下去。

  这便是剑修御物的资质。

  这是不可能的。

  要有这样的“皆通”情况,一般必须要踏入修行高塔第三重境界,被称为“玄境入门”的地玄境才能获得。而他杨泽不过初入存意境,竟然就有了地玄境才具备的这种通悟能力。当然这种能力比起真正地玄境的通悟之力,是极为弱小的。

  “难道这是前世那个超卓宗师的记忆碎片所导致的特殊资质?”杨泽愕然。

  不知道是谁说过,修行有的时候就像是登山,初看上去道路纷杂,无从下脚,但到了山顶回头一看,兴许就能看清楚之前无论是怎样的分岔路口,怎样的七拐八绕,后还是大道相通。

  杨泽虽然只有那个超卓修行者的记忆碎片,大多细节都记不清楚。不过那些记忆碎片中的本能却是存的。这些本能继承他身上,便让他存意境界之中,便有了玄境入门的这种皆通皆悟的能耐。

  这样的特殊资质让他心头掠过一丝欣喜。提前掌握皆通的这种能力,便如同提前打下了基础,一旦迈入了地玄境,那本身所具备的修为,都会同级别人之上。未来还会因为这种基础的厚实,而越加增长强大。

  但仍然有代价和弊端。那就是杨泽此刻的修为,和同样是存意境的人相比,就是平庸的代名词。就如同神识比较强大的杨阙可以御动一柄三尺长剑。而他或许就只能御动一个小铁块。若是比起其他的方面,恐怕对同级别的人,也有相当差距。也就是说杨泽此刻和同级别品次的人相比,几乎就没有任何的长处……

  没有任何长处,那就是自己任何一处都是长处。只是要多付出一些努力而已。

  头接晴空白云的楼顶,淡闲坐那里的杨泽极为乐观的如此想着。

  上林城。谶纬院。

  院中一处静僻有棋盘的石桌之旁,坐着两个此时此刻的大晔之中火红的两个人。

  因为这个时段是大晔修行者秋道学院面向全国的招收学员的时间。所以此刻坐石桌旁对弈的两人,是大晔目前无数人都想巴结或者沾带关系的人物。若是将两人放上林的街道之上,恐怕都会给达官权贵绑了去。

  谶纬院掌御大人田启悟两指捻起一颗棋,头顶树叶透下斑驳光斑的桌台上落子,道,“前天迦缪使者和红楼俞大家动过一次手。听闻这个消息,陛下亲召俞小小进宫,当面斥责了她一通……”

  田启悟又苦笑着摇了摇头,“西陀殿……那是太多人需要给他们面子的存。那个迦缪来历不低,属于西陀殿圣事厅和执事厅两大厅中执事厅圣官的地位。这一路过来,北起苍山山脉一带,南至高纹联盟诸国,他都是不少宗派王室的座上宾。难怪御史大人会相巴结……他是早给自己谋定了后路,若是和西陀殿打好关系,又有联合帝国高层的后台。当今大晔天子的确是有些奈何不得他上官无念……只是苦了你这秋道学院院长身份,还不得不装模作样的钦点上官燕免试入院,结果人家似乎丝毫没把这个放眼里……”

  秋道学院院长姜季民下一个字落了田启悟棋盘大龙的活口之上,眼睛里闪过一丝愠『色』,道,“上官无念早是陛下提防对象,若我不将其留秋道学院之中掌控,你又如何能够保证上官无念不会将他遣离大晔……若是送入盛唐联合帝国三大修行学院之中,我们便再无挟制上官无念的可能。”

  姜季民一身白袍,那双看似平淡无奇古井不波的眼睛里此刻闪过一丝凌厉之『色』,“上官无念其实如何不知道这一点,是以才并没有反对上官燕入院。若是可以,你当他真希望将上官燕塞我这小小秋道学院之中?”

  “这毫不安宁的大晔啊……”田启悟摇了摇头,随即想到了什么,道,“前天那件有趣的事情,终是受到证实和有点眉目了。”

  “什么有趣的事情?”显然有人跟姜季民说过,但他每日里诸事繁忙,似乎遗忘了。且到了他这样的地步,每一桩所要处理的都不是等闲事务,都可能决定大晔★★人心走向,所以田启悟才会用“一件有趣的事情”来说明。

  看到姜季民皱眉的模样,田启悟笑道,“前天岩春馆迦缪和俞大家交手之前,你的未来好学生上官燕和蕲春侯府中人起了冲突,结果上官燕使浑身解数,也没能压倒那个蕲春侯府的三世子。能够上官燕全力施为下还能支撑不倒。你说这上林城十八岁以前的年轻人之中,有多少人可以做到这样的地步?”

  姜季民轻轻怔了怔,显然回忆或者说消受这个事情,“那么即便是说……那个杨泽……”

  “气海境一品。”田启悟笑了笑点头,“十几天前蕲春侯府的成人冠礼上面,他还以气海二品的成绩通过谶纬院文书,事实上他距离十八岁成人的年龄,还要差四个月有余。”

  田启悟看到姜季民的眉头由此不受控制的挑了起来。

  “这样的资质贵霜陆洲那些修行资源★★的地方或许并不算什么。但是我大晔王国,却是少见的人才,年轻一代里的佼佼者。我早知道你秋道学院沉寂太久,早等待着这样的天才学生充门面……像你这种爱才如命的家伙,我知道你肯定恨不得将他抢进秋道学院之中去……”田启悟顿了顿,“但我要提醒你。你之前已经钦点了上官燕,总不可能再出手一次钦点他杨泽,这等同于反手给上官家一个耳光。陛下没有指示之前,御史大人的面子仍然是要给的。”

  姜季民沉默下去,一身白袍看上去颇有些仙风道骨的味道,只是从他双目之中,能看出来极为激烈的计算和交锋。

  随即他抬起头来,朝这个庭院门口处开口,“让李大明过来!”

  半晌时间,秋道学院主教事李大明上前躬身行礼。他四十来岁,但面目平和,但谁都不会从他平和无害的面容,就小觑这个大晔秋道学院之中地位仅次于院长姜季民的人物。

  “你速去侯府,以你的名义跟杨泽签下免试协定。让他不用参加任何殿试,秋道学院开院之际进入院内修习……”姜季民转过头又对田启悟得意道,“原本入院只有一个免试名额,但是他上官燕既然不要,那我便让李大明随意分配,避免浪费……要怪也只能怪他上官燕过于傲慢……怨不得别人。”

  看看时辰,今日宫禁结束,外殿便对外开放。杨泽随即下了楼洗漱,换去了臭汗浸湿的衣物,然后出了门去,登上了前往宫殿的马车。

  到了皇宫,入了殿。

  踏着桃花上了亭桥,杨泽看到纪灵儿面对一处瀑布般的流下的泉水而立,背对着他。黑发尖锥般垂于腰际,优雅如常。

  杨泽继续迈步上前的时候,纪灵儿转过身来,眼神有每次相见都让人心跳的明丽。黑眸子不说话的望着他。

  看到她深邃明净的眼睛,杨泽莫名有些不安,不过还是轻松的解释道,“前两日宫禁……”

  纪灵儿点点头,“所以我今天才这里。”

  杨泽微微一愕,随即心头生出一种奇异欣喜的感觉。前两日她并没有这里,只有今天才这里。这里干什么。难道是等待自己?

  还不待杨泽说话,纪灵儿目光遥望杨泽身后的蛮荒山峰,那对眸子无焦起来,“这里停留得足够久了,我可能马上就要走了……所以我希望你,能把没讲完的故事讲完。”

  管早有预料,但杨泽此刻还是有一丝失落。旋儿摇摇头自嘲的一笑,心想看来都是这样的德『性』。美景深处呆久了,便舍不得离开。见惯了烟花的激情璀璨,便适应不了平静如水的流年。和这样美丽的女子相处了,就总是难以割舍这样每天偷入宫墙内院的日子。

  管知道一切美好都终会昙花一现。就像是一滴只能品尝一次的蜜糖。但人们仍然会伸出舌头饮鸩止渴。

  杨泽也不例外。

  “以后还会路过大晔,顺便来玩玩做做使节什么的吗?”杨泽觉得自己这番问话很没营养。

  纪灵儿却微微一笑,摇摇头,“不知道。”说着又补充道,“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再见面呢……我喜欢你那些故事。所以想把它们听完。”

  杨泽看着她的面容,却第一次发现这个世界的浩瀚和庞大起来,从来疏狂兆达极具自信的他,首次感觉到自己没有把握去握住一些东西。

  就像是他甚至还不知道眼前女子是何身份的无奈。

  这个浩瀚的大陆之上。有些东西总会像是那覆盖的烟波一样浩淼。比如身份如纯净雪山圣峰一样的她,又或如可能她眼里只是一个小国贵族世子的自己。偶尔遇见,便永远不见。

  这便是这个大陆可能现实的规则。差距,是这个世界不可逾越的界限。

  望着有些★★的杨泽。纪灵儿冰雪霁融的一笑,“有问题吗?”

  乌黑的秀发,黑曜石的眸子,编贝的牙齿和笑容的弧线。杨泽觉得无论以后他这个世界上会碰到什么样的事什么样的人,终可能都不会忘记这样的笑容吧。

  “咳,没有……好,那我讲接下来的故事……对了,你有没有听过罗密欧和朱丽叶?”

  “……没有……”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