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水脉修复(再中)


  “你们古云村重修复需要财力支持我们能够体谅,同时又将这次兽『潮』中的许多凶灵兽用作展出,收取一些费用我们也可以理解,毕竟静云城很多时候参加黑市交易也会适当收取一些费用。但你们一个人上山就收取一百枚金镑这让别人怎么理解!?”山脚之下,一个穿着紧身劲服,『露』出半个饱满白雪胸脯,颇有些干练『性』感的女子叉着腰声讨古云村村门的武者。

  她是来自于附近一个云游势力的云游者。因为这次兽『潮』侵袭,从而希望从古云村中获得一些必要的经验和教训。谁知道就这么被拦门口。

  她的旁边周围还有不少的男男***,古云村所的古云峰平时山脚处得空地也算宽敞,但此刻已经人群之下显得『逼』仄许多。若不是因为兽『潮』古云村终止,从而引发如此之大的轰动效应,几乎没有人相信附近奚落的区域竟然有这么多云游势力和村落势力。可以说这里的每一小撮人,背后都代表着一个势力,但即便如此,地海之中,位于食物链顶端的仍然是让他们头疼不已的凶灵兽。

  “你们古云村里面又不是遍地金矿,竟然进你们村里还要收取费用”不少人跟随★★,“就算你们将地海出名的几种灵兽放村子中供人观看,也值不了这个钱!”

  “什么破地方!”,“我们根本就不稀罕!”

  有一些人从中夹杂着起哄,若不是忌惮能够将凶灵兽捕猎的古云村实力,恐怕一些人就要硬闯山门了。

  守护村子门口的武者戒备森严,对众人行了个礼,“村落因为凶兽的破坏,刚刚修缮完毕。为了这次展出,我们用了许多的人力和工时,还请大家能够理解一二。”守护武者话锋一转,“同时,近兽『潮』凶猛,我们也愿意将自己所得的宝贵经验向大家分享,所以进行这次展出,若是其他时候,古云村是不会让人踏入半步的。”

  说话的武者正是毕弓,这番话虽然谦恭,但恰到好处的言语和不卑不亢的态度,却让众人发现其根本就没有什么谦恭的意思里面。

  “如此说来,我们缴纳一百枚金镑进去,结果还是为了我们好?”人群中一个人像是听到天下好笑的笑话错愕道。毕弓认得对方,是附近雪芽村落的人。

  周围立时有人受到挑动,气愤道,“不就是你们牛皮哄哄的捕猎到了狮蜥兽吗,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们‘狼犬’好歹还有捕猎过一阶灵兽的经历,没见过这般标榜的,我们走!”

  狼犬云游者是附近一个游猎团体,属于为静云城半雇佣『性』质的小型游猎队伍,所谓的捕猎一阶灵兽,实际上也就是碰到过也成功逃离,只是这个时候可不能弱了气焰。

  “呵,当真是想钱想疯了。我们也走!老死不来这里!”说话的是『毛』峰村落的一个领头人,转身带走自己村武者的时候,还不忘煽动一下周围群众。

  “看来古云村此举,只能成为云庭境大的笑话了。”有人冷笑,也率众离开。

  “谁进去,谁就是真蠢材,明天醒来恐怕只能变成一只凶灵兽的粪便。”

  人群这下越加受到各种挑惹,情绪一下喧杂起来,一边声讨古云村的这种行为,一边纷纷离去。

  山脚陆陆续续走了不少人,只有少数人还原地踌躇犹豫,大概因为之前人们放出来的话太过凶猛,从而让他们踌躇不前。终只有少数人一咬牙交了金镑,或者一些大牌些的势力不乎这些钱,派人进入村子洽谈观摩。

  但总共十个人都不到。大概收取了七百枚金镑。

  站山腰处望着山脚一幕的诸多长老愁眉苦脸的看着杨泽,“又有一拨人走了,哎”

  一个人道,“看吧,我早就说过了,这种情况行不通的,这下我们古云村的声望是毁了”众人对杨泽的信心不免大跌,就连村长华硕都说不出话来。

  只有云娜,安杰等年轻人对杨泽充满无的信心。到目前为止,杨泽已经表现出了太多稀奇古怪的想法,足以引得他们对他盲目坚信。

  “声望要来何用?地海世界之中,只有实力,才能让人对你产生尊敬!只有实力,才能令万人来朝,才能积累声望!这之前,古云村难道不是籍籍无名,与世无争,如此说来,又何谈声望!”杨泽冷声道,目视说话的长老,又续道,“如果不出现眼下的这种情况,才是真正的有问题了!华硕村长!”

  村长华硕站出来对杨泽微微点头。

  “根据我们之前的计划,明日我需要村落之中快的马匹,精湛的骑手!他们不一定是实力强的,但一定要是骑术好的,懂得如何丛林里策马奔驰的!”杨泽目视众人,现看来,古云村基本上可以作为他的一个落脚点了。而要让古云村真正的这地海之中获得地位和名望,摆杨泽面前关键的问题便是如何将这群羊一样处于食物链顶端的村民们,变成一群狼。

  “人选已经挑选完毕,准备妥当!明日就可以出发启程!”华硕喃喃道,这个村长的目光中,和此刻的杨泽一样,『露』出些许精芒。

  ************

  第二天清晨,村落的山脚位置。

  村中所有可以用来乘骑的快马已经准备好了马鞍,所有的骑手皆到位,每个人都牵着一匹马,人群之中竟然还有安杰,云娜等人。村落不少村民们,都黑压压站自己的木屋之外,翘首以盼,极为鲜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杨泽接过华硕递来的一匹健马的缰绳,一个翻身上了马,他的记忆中对乘骑并不陌生,甚至已经到了大师级的水平,是以并不生疏。翻身上马,周围村子二十多名骑手陆续纷纷挎鞍上马,骏马响鼻和刨地声不断,人人脸上都有兴奋之『色』。

  “跟我走!”杨泽拍了拍身后的古濯黑剑,一拉缰绳,健马嘶鸣一声,立即拔蹄朝山门之外的丛林奔去。

  身后无数马嘶和蹄声随即响起,骑队全村的注视之下,冲出了村子,没入茫茫森林之中。

  杨泽和二十多名骑手飞速的丛林里奔行,倚着杨泽的记忆,渡过了当日众人将兽群赶走的西边三十里外的飘香河,凶灵兽活动的身影就远方的丛林中若隐若现。

  看到凶兽群的那一刻,杨泽反手拔出了古濯长剑,然后猛喝一声,策马箭一样飚『射』出去,“跟我冲!”

  声音惊起无数飞鸟,惊得对面的凶猛灵兽慌然四顾。

  “我们冲!”

  “冲!”

  持枪张弓,二十多名骑手集体高呼声中,成尖锥阵型紧随杨泽身后。踏着地上的枯叶,震颤着土地,策马冲向那里生存的凶灵兽群!

  ***********

  短短两三天的时间。飘香河到古水潭,云庭境西北到西南纵深百多里周长的方向,兽『潮』的再度出现惊动了每一个这附近的势力和村落。

  对于一些村落来说,这种情况已经发展成为震惊了。

  上一次的兽『潮』是由狮蜥兽引领,让古云村付出了惨重代价才得以终止。

  一般来说,这样的兽『潮』地海各境每一次出现之后,几年之内都是一个有序平静期。

  那代表着一段有福且平静得日子。

  谁知道才前后短短一个月时间不到。竟然再次发生这种『骚』『乱』的兽『潮』,简直打破了众人一直以来的想法观念!

  人们因寻常而麻木,因不寻常而恐惧。

  不少上一个兽『潮』都没有太过于惊慌的村落和势力,这一刻才为这种非同寻常的情况开始慌『乱』起来。

  仿佛那些天幕都盘踞着乌云。

  随着兽『潮』的越演越烈,云庭境不少云游者势力和村落的传信极为密切。

  每天都能看到头顶天空不断飞过传信的雀鹞子。而这些来自四面八方『潮』水一般的信息,终无数势力高头脑桌面上的分析之下,只凸显出一个事实:兽『潮』的确又开始了,但这一次兽『潮』的涌动之中,没有一个方向是朝古云村而去!

  也就是说,古云村的方向莫名奇妙成为了所有躁动凶灵兽的规避之地!

  有不少的消息传来,古云村还分出人手来四面出击,帮助一些附近受到袭击的云游者势力抵御犯境的凶兽。一些曾经和古云村交好的云游者势力立即受到了庇护。而一些此时受到了古云村恩惠的势力简直将古云村人当做了救星。大肆宣传渲染古云村猎手们防备凶兽的精辟战法。

  不少受过古云村恩惠的势力眼中,现的古云村人,简直比有道高僧的德『操』还要高尚,胸怀比大度的人还要宽广。

  他们自己的村落刚受到威胁,便感同身受,第二波兽『潮』来临的时候,他们并不是苟安一地,而是四处出击帮助需要帮忙的势力。

  这种行为,人人为生存而冷漠的地海世界,已经太少了,因为稀少,所以才弥足珍贵。让不少人为之感动。

  也让一些足以应付灵兽,丝毫没感觉到威胁的大势力,冷冷的道一声“愚蠢!‘因为这里人看来,没有利益,只有傻子才会分出宝贵的人手去做这种耗损自己实力的事情。这种高尚只是一种愚蠢的自掘坟墓!

  同一时间,古云村的雀鹞网络也展开,一如既往的朝附近势力群体和村落发送邀请函,不光展出各种凶灵兽的弱点,还将由古云村有经验的武者,为来客讲解宝贵的临敌经验和血泪总结出来的教训。

  同时宣告各处势力,从现开始,古云村将和大家共同进退,进村落参观的价格,将从初的一百枚金镑,减半为五十枚金镑。后者这主要是出于古云村重建负债累累所考虑,不得不象征『性』的收取一些费用。危机时刻,希望周围势力能够理解他们这种做法。

  如此一来,周围不少势力村落颇受感染。纷纷回信致函,表示对古云村这种危难之际“大德兼爱”的精神所感动,古云村的重建,便是大家的重建,理应一份心力。

  如此一来,古云村立即成为周围孱弱的人类势力抗衡凶恶灵兽的一个标杆和圣地。

  众村落和游猎势力纷纷派出代表,一批一批的前往进行学习深造。

  趋之若鹜。

  ***********

  古云峰山顶之上,杨泽和古云村宗室会毕剑,葛离,村长华硕等等为首的长老群体都翘首而立。

  他们的脚下,是从山脚处,一直排到半山腰,来自方圆百里前来取经的势力代表团,正陆续参观展出的灵兽区域,而其中负责解说的是村落中精选出来伶牙俐齿,漂亮貌美的少女,粉裙人群中时隐时现,极为养眼。周围人众黑压压一片,情势颇为壮观。

  但此刻山峰上的诸多长老对山下繁荣的景象视而不见。

  都纷纷转头,或惊疑不定、或精彩、或坏笑、或震惊的注视着他们面前这个不过十八岁的少年。

  “你们看着我干嘛?”杨泽白了众人一眼,实受不了这种一群老人眼巴巴望着自己的表情。

  “你实是”一个长老终于忍不住,代表众人说出了他们憋了很久的心声,“太无耻了。”

  ===========

  求一下票票吧。兄弟们。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