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不甘还是不甘


  像是疾风袭地,骤雨掠空的—瞬间。手持雷戟,身披战甲的李求承,倒那道长长拖痕的地面。

  这幅场景太过刺眼以至于所有人都险些要睁不开眼。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置身于一场未醒的梦境之中。

  寂静这一刻像是进入身体的毒『液』,细枝末节的爬满每个人的心脏。

  天上的穹顶之光亮起又被巨大的云朵遮蔽,于是地面明暗游移。每个人的脸都沉甸甸的陷入那片阴影之中。

  偌大的会客峰之上,没有人说一每话,那些之前无论老成持重的官僚还是跳嚣的兴贵族,此时像是农家小院里晾晒的干鸭子一个中鸦雀无声。只听到风像是穿过石孔般从他们身侧嗖嗖而过的声响。撩起了大人们沉默的衣襟。撩起了噙着眼泪却不敢发出任何声响女人们的香中。之前好了伤疤忘了痛讪笑讥讽等着看杨泽下场的八大家族家主家臣们,这一刻像是成群结队的比目鱼,像是遭遇了一场海啸被全体震懵呆滞。

  这是神道斋,这里是神道山。这山峰之上,倒下的是三皇子李求承,前途光明无可限量,神道斋未来执旗的二号人物。他的眼睛毁了,修为废了。

  而这一切,就斋主雷东来眼前发生。

  这足以将无数人吓『尿』一幕的始作俑者,正是此刻完好无损的杨泽。饶是半藏大师再如何心『性』佛定,看到中间的那个青年,此时也惊喜到身体微微颤抖起来。杨泽目光所及之处,所有刚才讥讽嘲笑的人,都如木桩一样的滞立不语。杨泽站左京大人的亭台,又扭头看向不远处那名鹿岛国的中务卿。

  那位中务卿大人,此时不动声『色』的将一块金子塞入了嘴巴里面,脸上的表情镇定到足以令周边的官员自愧,不如。杨泽的目光,后才落高台之上的雷东来身上。重申刚才他所说的那番话,“我今日来到神道斋,只想做两件事,第一件是接走半藏大师。第二件,就是希望鹿岛国的军队,止戈退兵。”

  这一次,这一番话,没有再引起哄庭的笑声。

  而雷东来则仿佛没有听到一样,呆立的看着地上黑发垂散的李求承。

  李求承手中的雷戟是他当年的成名灵器,而李求承身体的内甲,是大陆之上罕见的宝物灵器。任何人面对这样的武装,就是天玄上的高手,也都不是对手,可以说有自己独门功法,配合这样的武装,天玄境界,李求承足够有挑战这个境界任何人的资格。再不济,自保是绝对没有问题。他们之前收到了来自八大家族对杨泽的评估信息。知道就算是八大家族天玄境界的高手,也不能阻挡杨泽。但是要知道,八大家族的高手,比起真正来自修行界的高手来说,仍然有极大的差距。因为境界只能代表练气水平,并不能实际代表真正的战斗能力。一些修行界宗派的高手,所修炼的一些杀伤『性』强的功法和气诀,是一些俗世家族难以比拟的。

  所以两大神器傍身,还有自神道斋出世天玄七品境界的修为。雷东来放手让李求承去斩除杨泽这道心中的阴影,没有想过他会落败,甚至没有想过他会太过狼狈。但是瞬息之间,册负既定!杨泽正是为了迅雷之势干掉李求承,所以才会几乎不要命的选择了硬撼李求承两大傍身神器的作战方式!

  所以才会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刹那之间,崩解李求承的护体甲衣,瞬间废去他的一双眼睛,击毁他体内四大气海。

  倒地上的李求承,离死不远。

  雷东来身体一闪,来到了李求承身边,俯身下去,轻轻搭了李求承兀自颤抖的肩膀上面。他和李求承,虽非父子,但情深似胜过父子。他从小看着他神道斋成长,他知道他未来将成为整个鹿岛国的天子,因为他未来将继承他的位子,领导着神道斋。拥有神道斋的这个强大的后台,鹿岛国还有哪一个王子,敢和他李求承争夺那把天子宝座?他注定是要见到李求承一飞冲天,继承他的衣钵,然后将神道斋发扬光大,背着鹿岛国的辉煌大旗,征伐一切忤逆他的事物。但是这个带着他所有希望之种的人。此时就这么凄惶的倒地上。雷东来抚『摸』着他的肩膀,想着看着他一路傲气成长的点点滴滴,他的手都轻轻的颤抖。

  大概是感受到了这只搭自己肩膀的手,朝自己心脉源源不断输送过来的熟悉真气。

  李求承抬起头,朝向雷东来的方向,再行血泪从空洞的眼眶里了无生机的划了下来,“师尊……我看不见了……我的眼睛废了--我的气海毁了我已经成为废人了啊……”

  看着待若亲子的弟子此时已经变成了瑟瑟发抖的渺小生物倒自己怀里,李求承当年入斋,学刀,练气,那种种一幕如洒遍神道山的阳光般温煦的从他心底浮起。

  贵霜历1020年,鹿岛国的三皇子李求承出生,王庭一派喜气,鹿岛举国大赦。

  贵霜历1024年,三皇子李求承四岁入斋,站青崖草坡的神道峰,对那位白须贲张的强大男子,小脸红扑怯生生的唤了句,“师尊!”

  贵霜历1034年,李求承十四岁。入斋以来第一次回宫。

  那一年风雪漫王城,三皇子李求承就那么震动世人。令鹿岛国内无数朝臣,明白他将是今后鹿岛国辉煌的未来。

  贵霜历1036年,李求承步入地玄境界,跨身大陆有潜质的年轻一代百强位置。

  贵霜历1038年,李求承出使小齐国,三言两语小齐国向鹿岛国递上国书,甘愿封臣从属。李求承离开之时,夹道之上,万人观摩相迎。无数名门贵女鸿书锦雁相赠。

  贵霜历1040年,李求承受命前往地海,不中重创归国。

  贵霜历1041年……

  李求承倒雷东来的怀中,血泪浸染了他的黑发,然后流神道山他自小长大的土地之上。他开了。,“师尊我想念宫里,想念那张床也想念院里的那张麻……”

  人往往后的时刻,便会对自己所念产生强烈的执着。

  李求承这一刻,也不例外,他没有去要求师尊杀死来到神道峰的三人,因为他必然知道师尊会这么做。所以这一刻,他便开始想家,想自己的那张温暖的床。他终于明白置身凄惨的地步,一个人究竟会想些什么。这一刻,他回归了质朴的追求。

  雷东来无比慈爱的点点头,这么多年来,几乎没有人能从他的脸上,见到这种光辉。

  没有人见到,他的眼睛里,噙满泪水。

  他轻轻拍着李求承的头,然后轻轻的,抚顶!

  然后所有人都见到了心惊的那一幕。

  真气灌顶而入,李求承身子剧颤,然后缓缓垂头,黑发垂散下来,他那张带血俊美的面容,似平稳的睡去,而永远的安眠。

  贵霜1041年,鹿岛国第三皇子,就此倒神道斋主雷东来怀中,如流星划过,陨落逝去。

  雷东来平静的抬起手,并不为刚刚亲手了结了自己的徒儿而有任何的悲怆。

  他明白李求承的骄傲,所以他也明白,当他的所有骄傲都被摧毁了之后,他活着便是空壳。那即是真正的痛苦。

  人生来有三苦。放不下会苦,爱别离会苦,求不得会苦。

  当世间俗世太多放不下之时,当一切所爱皆会别离之时,当一切所求皆求不得之时,那会比死亡加的痛苦。

  人生就像是一场大戏。此唱罢来彼登场。

  轰轰烈烈,从不曾停歇。

  李求承的生命结束了。但他所掀起的巨大风浪,必然会永不停歇的袭击场的每一个人。

  对此时神道山会客峰上面的所有人来说。眼前的这一幕,实令无数人沉默心惊。

  雷东来轻轻放倒了手上的李求承的头,紫瞳朝杨泽投去。

  他一望。便如无声处听惊雷。

  他看着杨泽。没有再多朝脚下李求承多看一眼。

  杨泽看着他。也没有朝地上的李求承多看上一眼。

  平静到像是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雷东来的声音,这一刻响起,却似乎是对之前杨泽那番话的回应,没有表现出任何想象中的狂怒,“你之前说过,要让鹿岛国的军队退兵但是你依然还不明白,能以一点头,而令千军万马推向金戈铁马战场的人,脖颈之上承担的是天下的重量。”

  “如果你明白天下的重量是何等之巨,就该知道如果要让这样一颗脑袋再次点头召回军马。那是怎样可笑的一种想法。说到底,你们依旧太过年轻,年轻到不明白要这天下棋盘上走出一步,需要怎样的魄力“杨泽迎着雷东来那令人心颤的紫芒眼睛,摇头,“我不知道天下到底是怎样的重量。不过我知道鹿岛国一地,如果要和天下挂钩,那么这天下是否也太狭窄了一些?说到底那颗脑袋承担的重量不过是一国私利,或许只可能是少数人的私利。正是为了少数人的私利,所以才会有无数人为这些私欲舍身赴死客死异乡,积骨如山终过不得与故土相隔的那条河。如果这样的脑袋承担着这样的重量,那么我不介意帮助他减轻一点负担而摘下那样的一颗头颅。”

  此言一出,众皆哗然。

  当初整备军队,开始对大晔作战的自然是鹿岛国的军方,而后支持的则是朝廷中主战派的那些官员。当然主战派官员和军方背后的支持者,自然是神道斋,若无神道斋修行者的保护,那么战场之上,只怕军队将领的阵亡率,便会多得太多。而这些一切的准备做足之后,终点头令兵戎整发的,自然只有当今鹿岛国的当今天子——圣德王。

  要让军队退去,便需要圣德王点头。但关键是既然已经下令出征不破大晔誓不还的圣德天子,又怎么可能再度点头,召回前线的军队?

  所以这一句话,无疑是神道斋之上,对鹿岛国圣德王所发出的威胁。

  “你怎么能这么说!”无数人的脸上出现恚怒之『色』,一些朝堂上的高宫,听得此言直接惊得从木塌板之上爬起,用怒斥大逆不道的惊慌失措眼神,面对着杨泽。

  甚至一些人手指遥遥颤抖的指出,“你你你”却半天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

  雷东来平静的点头,脸上看不出任何悲喜,似乎之前李求承的死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很了不起的一句话,你也很有魄力,从谁都不看好的大晔流亡弃子,居然流落地海之后,挣扎求存获得了复仇的实力并辗转来到我神道斋,就这样我的面前,废了我的亲传弟子。”

  “不得不说,你很了不起但似乎你,仍然没有看清楚眼前的局面,仍然过于狂是若无法达到你的目的,便会挥剑斩下我鹿岛圣德王的头颅么?还是同样的一句话我很想知道……”

  “你怎么有说这句话的……资格。”

  “你又凭什么,认为现的自己,可以全身而退!”

  “你要死!”

  雷东来通身『毛』发钢铁般根根竖立,衣物被注满罡气顿时朝外贲张鼓胀。就是这道衣物弹动的空气,都直接将数周围数十米处树上的飞鸟,数弹成了一堆碎肉和断骨构成的血沫,纷纷扬扬的染入了林影中去。

  半藏大师怒目圆睁,架着念珠的手推出一掌。因为知道雷东来的可怕,所以才知道当杨泽即将面临雷东来雷霆之怒的重手法一击之时,将会有如何可怕的事情发生。所以他就算是拼着自己这条老命,也要阻止那样惨况的出现。

  念珠临近雷东来身体之时颗颗崩坏碎裂。伴随着念珠的崩碎,纯王的威严气息澎湃击出。

  十二颗念珠瞬间崩解。

  十二道威严之气狂猛合击。这是半藏大师压箱底的实力,世人都知道半藏大师没有招牌的本命灵器,实际上他的本命灵器几十年来几乎天天示人,而从来无人知道这串储存着他十二道巅峰修为能量的念珠就是他的本命灵器。

  十二道威严气机,轰向正凝聚“东来裂雷气”的雷东来。

  雷东来被罡风鼓胀的罩衫瞬间出现十二个凹陷,那样的凹陷直接让鼓胀如气球的罩衫出现十二个深坑,这样的深坑还不断递进,似乎要直接贯穿到罩衫里面雷东来的**上去,绞裂一切。

  嘭嘭嘭澎连环的沉闷声音传出。雷东来外罩的罩衫终于裂成分崩离析的碎布。

  伴随着半藏大师巅峰修为的十二道气息,雷东来隔空弹出的一指终于出现了微滞和干扰。但他站立的身子始终未曾歪了半寸,他伸出的手,只是出现了误差范围仅有的晃动。

  半藏大师吐血倒退而回,眼底的惊喜那一瞬间黯淡下去。他知道终还是晚了半步!

  雷东来的“东来裂雷气”灭杀之势终成形。

  他的杀伐之气金钱之声几乎能撼动天空的气机。

  雷东来一指所向的位置。只看到宋臻,杨泽宗守三人身后的那些山石,突然嘶鸣得跳出了无数道电弧。山石中蕴藏金石,金石受外界某种莫大的神威影响,弹出无数惨白的电光。

  那也就意味着,雷东来这一指的威力,朝三人迎头笼罩而下。

  面对那种煌然之威。杨泽觉得很可能下一刻,他就会像身后石缝中跳出的灰兔被满地蚯蚓般『乱』爬跳动的电弧直接贯穿一样,满是灰暗绝望的心境。

  但他不甘心的胸臆大动,体内气机中的那道炼成的剑意,蠢蠢欲动,像是一个骑士,准备朝那滚滚钢铁洪流发动一次冲锋。

  整个天地突然黑了下来。

  天地不可能凭空黑下来。这是对方强大的气意之下,杨泽五官六感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压迫,从而甚至能提前体会到生命结束前一刻的光景。

  杨泽视网膜中后的观感,是宋臻修长的身影,自己的前方逐渐变得纤弱而瘦小。

  那漫天罩下激得满地碎石颤抖的气意面前。

  出现了一个女子。

  然后那漫天的气意,突然像是迎面撞上了一堵墙。

  一堵出现那个纤柔女子身体之前的墙。

  气意没法穿透那堵无形的墙,于是被剖开激散!

  导致这处客亭的四个红木巨柱,整齐被切成了碎雪般的粉尘,然后断裂导致整个顶盖都凄惨的塌陷下来。软趴趴的如一个烂泥样的醉汉!

  周边不少人,哪见过如此凄厉的一幕,刚才那些电光和坍塌的亭台,足以令现场很多人见到毕生惊骇的场面。

  而令多人感觉震惊的。是这种毁灭『性』的场景面前。那个女孩依旧茕茕孑立,脸上没有半分应该有的惧怕凄楚之意。

  她依然是那样的平静。像是一幅静美的墨画。

  看到挡自己前面的宋臻,杨泽心里面已经将靠不住的元神老头骂了个翻天覆地,同时看着宋臻,却莫名感觉到一种难以言喻的踏实暖意,似乎此时他对天墟中人这个身份,排斥之感也大为衰减。

  没有人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但很多人奇怪为什么雷东来的一击没有打中目标。联想到半藏大师他出手前的突然发难,于是理所当然的认为是半藏大师干扰导致了雷东来这一指威力的偏差,以至于击碎了那些亭台山石,却还没有伤到那三个人。

  于是众人释然。并觉得这是幸运的事,若非如此,又怎么能见到神道斋斋主雷东来的第二击?怎么能见到当今鹿岛国第三皇子之死需要面前三人做出的惨痛交代?

  “痛快!”雷东来口中吐出阵阵紫气,他的双目顿时厉芒大振,抬足踏前一步。而这一步似乎有千斤重,一脚落地,大理石的石板地面顿时塌陷皲裂,他单手擎天,“这一击又如何?”

  神道山本就高耸接近云端。而此时伴随着雷东来这道气息一吐,手天空一招,气机搅动。众人只看到他们视线可及的极低之处,出现六朵正聚集的黑云气。

  他们从来没见过这么低,这么飞快凝结的黑云。

  而场的修行者,看到怪物一样迅速凝结的六朵黑云气,惶恐之『色』溢于言表。因为他们已经见到了强大到无可抵御的气息,那里集结令人心窒的压力。

  “雷降**气!”

  周围没有人说话,因为这一刻神道山,已经被雷东来的★★填满。无数人的心脏,如遭重锤轰击。

  听到天空云朵那些凄厉的聚集鸣响。宋臻唇角微微一动。单足朝前迈出,伴随着她的前行,她的黑发束节顿时散落。黑『色』秀发根根悬浮随身而舞。

  她柔若无骨的单足顿地。食指和中指并拢,遥遥朝那六朵黑云的天空一指。

  这一刻。那些『荡』涤她四闻的尘埃颗粒,迅速朝四面八方旋转扩散开去。没有半粒落她纤尘不染的身体上。

  她仿佛成为了一柄剑。剑意剑气从她所的位置,破向了雷东来的头顶上空。

  六朵黑云里面的电光,狰狞的四下挣扎萦绕!

  然而瞬息之间,就被一股沛然气意迅速吹开来,肉眼可见的一溃千里!

  像是冰山降临与火海,令那些疯狂的火意,管不甘管挣扎,也都迅速消散开去!

  消散!

  天光从那一刻『射』入,神道峰重沐浴晨光之中。那些所有蕴含的神威和毁灭力量,都这一刻烟消云散,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宋臻的黑发,根根整齐划一的垂下,重恢复了披散的样子。

  没有人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也只有修行界的人才震惊于这个事实。就刚才,雷东来的“雷降**气”还没有施展的时候,就被强大的手法瓦解摧毁。

  此时场的所有修行者。面对中央的那个女子。已经开始感觉到了从背脊发散而上的惊悚和恐惧。

  袭杀李求承,对抗雷东来,他们终于明白,眼前的三人,到底有怎样的底气,他们是未知的强大修行者!

  雷东来澎湃的气场渐渐收起消敛无形。他鼻孔五窍呼出残存的紫气。咽下喉头里泛起的一股甜腥之味,目光笔直而怔怔的望着对面的那名女子。

  无论他如何的不甘还是不甘。

  阔别十年以来,这还是他晋入道通境界,首次尝到受伤是什么样的滋味!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