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你为什么邀约我同行


  万千粮草和木寨燃烧起来,像是平原的画布上出现的绚烂珠宝。然而此时佣兵群体面前,就是巨大得足以吞噬一切的参天火柱。

  巨墙一样高的火海虚化了外围无数人的身影,良久以后,终于是有人这幕震撼的场景下,忍不住喃喃道,“这可是,十几万人的粮草”

  只有真正战场上拼杀过,历经无数的绝境,逆境用一切资源挣扎求生过来的人,才会明白每一粒粮食到底是一种怎样的珍贵。

  他们行走过地缝天坑,从常陆国跋涉来到天隘山脉,一路断粮的经历,深深烙印每一个人脑海。没有人愿意再尝试第二次。人生命机能攀升到极限之时,连昆虫都是美味,连淤泥都是琼浆。至于饿极了会是怎样的地狱景象每一个人都深有体会。

  而现前线战场深入大晔国土的流霜大军,代表他们的命运巨轮,似乎从这一刻开始,就从既定的方向偏移,滑入一个巨大的深渊了。

  这个深渊是这么的深,以至于所有人都望而生畏。

  ……

  “饮马地是风吹雪必救之地。就算风吹雪再如何善用奇兵,面临饮马地的失陷,也绝对是他不可能承担的后果。所以他必然会重夺这大军兵粮重地。下一支驰援这里的军队到来,只是时间问题,”杨泽面对众人,道,“这把火起码也会烧上一两天,所以就是流霜大军到来,结局也早已注定不过趁此机会伏击对方援兵,这倒是扩大战果的极好时机……”

  不待杨泽说完,马苞就先一步插口,yin沉道,“娘的,之前他们将我们碾的鸡飞狗跳,老子窝囊够了!今趟要让这些流霜国小辈,好好的尝一尝惹恼了老子的苦果!”

  无论马苞,刘翼等人如何依旧脾气暴躁我行我素,但无形之,现存活的全部佣兵们,对杨泽的印象已经从头到尾,彻底的变了一个样子。

  无论是否还参杂了愤恨,至少望向他的眼神之,多的是一种敬畏。那是从心底的,对这个青年,某种说不出感觉的畏惧。以至于自战斗结束后的这么长时间之后,不断有人的i下里打量他。

  只是每每冷不丁撞上他目光的时候,一些佣兵眼睛就会飞快的移开。不敢对视,不会多做停留。

  杨泽当然顾不上这种发生佣兵群体的某种心态异变,扭头对半藏大师道,“虽然攻打的是风吹雪必救之地。然而我担心听到这个消息以后,风吹雪就将放弃后的幻想,他很可能不会朝饮马地出兵,反而是用全力后一搏。”

  半藏大师愣了愣,微微思忖,然后点头,“你的意思是风吹雪兴许会对石头城发动突袭?”

  风吹雪绝不是庸将,所以他大军对大晔石头城发动后总攻之时,也不忘将四大旗强的柳白堤安置后方粮仓重地镇守。这种谨慎得严缝合丝的防备,原本可保他后方固若金汤。只是却独独疏漏了,这一群来自地缝天坑之,暗无天日的恶劣险峻下,行军了半个月的佣兵。

  风吹雪是名将,所以有可能,他不会按常理出牌,反而天马行空羚羊挂角让所有企图揣测他战法的人心疲力竭被牵着鼻子走。

  一旦得知饮马地失陷,他很可能会立即推测出佣兵们不会固守而是烧毁所有粮草,不会给他们重夺回的机会。所有风吹雪极有可能搏上一把,让修行者突入石头城内部,对大晔齐乐毅发动雷霆刺杀,崩溃石头城的所有防备,那才是十五万流霜大军转败为胜的后机会。

  杨泽挑了挑眉头,看向半藏大师道,“我只是担心这种情况一旦发生,那么我们就算是取得了暂时的胜利,后还是败了。到那个时候,将没有任何人,挡得住流霜国数十万虎狼之兵。”

  周边的所有佣兵,又缓缓垂下了手的兵刃。烧毁了十五万大军的粮仓重地,直至前一刻,他们还不敢相信就这么取得了这样的战果。历史是由人所创造的,而就刚才,他们创造了一个历史。

  但是很可能这场辉煌的战果,将会被对方孤注一掷的行动毁于一旦。

  众人不得不承认,若是风吹雪真的不顾一切用办法将镇守石头城的齐乐毅杀死,从内部攻破石头城。那么他们今天所做的,所为之进行的艰难战斗,将没有丝毫意义,反而促成了风吹雪的神来一笔。

  他们不辞千里奔b来到大晔为大晔而战,实质上全体已经置于死地。他们回不去常陆国,会被流霜大军当做异数追杀。然而他们都需要活下去,他们唯一活命的方式,就是帮助大晔打赢这场战争。

  而如果风吹雪真的因此攻破了石头城,那么他数十万大军,取得落脚点之后,调转枪头歼灭他们只是时间问题。而攻破大晔石头城,大晔内腹三千里将毫无屏障。到那时候,还有什么,可以阻止这支大军的一路毁灭?

  “我必须回到石头城去,以阻止风吹雪可能发动的刺杀。而这里,就托付于半藏大师和老卓了。”

  被杨泽称作“老卓”的呼延卓并无任何异议,这场战争之后,呼延卓是第一个向杨泽靠拢的人,他本就是受到常陆国君的托付,率军支援他杨泽。初见杨泽的时候,当然心底也有和场无数久经战阵佣兵一样对杨泽的质疑,相轻,以及不屑。只是外表上,并没有丝毫表现出来。不过就是佣兵对杨泽发难的时候,他也同样没有阻止,而是冷眼旁观,所以可以知道他初对杨泽,也不乏观望之态。

  但这场战斗之后,呼延卓对杨泽,那就是真的表里如一了。

  他看着杨泽郑重点头,“放心吧,风吹雪无论派出多少援兵,我们都会让他们重蹈柳白堤的覆辙。我要让他们知道,就算是传闻无坚不摧的流霜大军,撞上我们,也都将变成一群手下败将!”

  一支军队何以体现战斗力,除了战场的经验,士兵的体能之外,重要的便是士气。

  这群经历无数战场的i募兵,论战场经验,多年战争造就的体能,都绝对是属于精兵之流。而现击败翼豹旗大营,所有人的血ing和士气早已无比锋锐。他们无数逃兵的经历,却今天感受到了将敌人狠狠踩脚下的强烈快感和巨大的荣耀。那是经历过生命浴血之战,终获胜者的荣耀。

  他们已经逃了很久,以至于现逃无可逃。所以他们不想再逃。他们只想向前,向前,再向前。他们只想战斗,撕碎眼前一切要歼灭他们的敌人!

  杨泽对呼延卓点点头。

  佣兵众的斗志被唤醒,这么千多人的精锐之师,可以说现对付流霜国任何一支精锐军队,都不会差到哪里去。而修为达到天玄上的半藏大师坐镇领导,那么这支佣兵将流霜大军的后方所向披靡。

  他即便要暂时离开众人去到石头城,也算放心了。

  ……

  转过头来,杨泽望向宋臻。

  这个面容俏丽的女子站灵鹤旁边,旁边就是小山般令无数佣兵众又惧怕又惊羡的道尊。佣兵们见过道尊的强悍,又见到它通人ing,自然对这头大狗是极为亲近欢喜,加之以为是宋臻驯服的巨兽,加的爱屋及乌。潜意识里,倒也将道尊看作可以依靠的灵兽。

  像是宋臻这样的女子出现军原本是不协调的。但无数本ing散漫不羁的佣兵,对她则是敬畏有加,就算看到她那张令人心神不属的面容,现也不会有任何人敢去对她不敬。那无疑是等同于找死的行为。

  宋臻看了身旁的道尊一眼,道,“它的戾气正蓄积,你不能再让它上战场了。战场只会让他体内恶的一面快速觉醒后果将不堪设想。”

  杨泽点点头,心忖自己当然也不会让道尊这幅样子出现石头城内,否则还不知道闹出怎样的后果,道,“我即刻出发去石头城,你会和我一起吧?”

  宋臻怔了怔,随即摇了摇头,“我会城外看管道尊。以防止它变得难以控制。”

  她身旁的道尊立即无数人的惊叹下吐出元气,缩小到半人来高大小,u出亲顺的样子,以示★★。

  杨泽笑道,“道尊可以这样让它随时跟着,如此对它的防备和担忧都是多余。所以你和我一起入城,想必会好一些。”

  道尊点头深表赞同。

  宋臻沉默了一下,道,“我并不希望见太多闲杂人等。”

  杨泽洒然,“知道了,保证不会有不相关的人打扰到你。”

  宋臻长长的睫毛微微挑动,黝黑深澈的眸子盯着杨泽,这让他有点腰疼。若不是知道这双眸子的主人是能够将雷东来砸到地底下去的宋臻,杨泽定然会这双美眸的注目之下。多少有些自惭形秽脸红心跳。

  但这样的情形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宋臻就微微一笑,道,“现的你,难道不是希望离我越远越好?”

  变相来说,杨泽仍然宋臻的管控之内,她仍然有要将他带回天墟之地接受惩罚的任务。所以杨泽应该希望逃离她越远越好才是。然而现却一而再的邀约她一同行动,这多少让她心里生出一丝异样。

  杨泽被她这句话愣了愣,随即哑然失笑。难道自己要告诉她,她现所做的一切,都只是无用功而已。就算天墟之人来了,若是知道自己小师尊亲传弟子的身份,恐怕也只能摇头苦笑。

  杨泽摇摇头笑了笑,平淡而自然说道,“因为无论如何,我也不可能将你一个人,独自放到荒郊野岭。何况,无论你如何厉害,但终究只是一个女孩子而已。城里有我的长辈和熟人,如果我进了城里睡上了安稳的huáng榻,而再一想到你荒山野地u天席地而卧,便会非常的不安。我自然不希望这样不安,所以你要和我一起入城。”

  任宋臻无论怎么设想,也没有想到杨泽会是这样的回答。

  所以她愣了愣,随即眼底浮现过一丝明媚而复杂的神è,微微侧头,有些本能的去避他平淡清澈的眼睛,道,“没有关系,我已经习惯了”

  “所以你才要和我一同入城去。既然不想见太多闲杂人,我保证你不会见到太多不相关的人打扰。让道尊缩成小体跟随,比它凶兽状态似乎好看顾。”

  “……”

  “那么,我们走吧。”

  杨泽和宗守跨上吸取元气壮大成凶兽状态的道尊后背,然后他开玩笑似得朝宋臻探出一只手去。

  宋臻睫毛律动了一下,随即才轻微至极的点了点头。表示了她的同意。只是当然不会去理睬杨泽朝自己伸出的那只手,她已经习惯了杨泽的这种玩世不恭,早对此免疫无视,转身骑上自己的灵鹤流光。

  杨泽尴尬笑笑收回手,拍道尊脖子上,和半藏大师一众暂别。

  一兽一鹤,直奔石头城之方位,破空而去。

  今天来了客人聚会哈。不过还好赶十二点前赶出来了。

  明天会上正菜,大家可以说我的慢,但这绝不是水。相信太干了,我写着没劲,你们看着也没有味道。我知道自己的软肋,的慢,这一定会调整,也必然要调整。

  另,大家很给力,依旧鞠躬拱手拜求大家伙手里的票。

  如果爱,请深爱。如果投,请多投。

  另,我这真不是无耻r!。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