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我必须要回去


  道尊在一旁低声嚎叫,之前双方突然打了起来,让它无所适从,再没得到杨泽的指示之前,它也在只能在旁干着急,现在见到两人的战斗结束,连忙在旁嗷嗷直叫,它可不傻,它固然和杨泽同在一条船上,不过这几日里面,这轩辕鳕天总是能变着法子寻到一些带有灵气的鱼类烤制喂给它,那种味道极为鲜美,导致它吃过以后便颇有些上瘾,不到关键时刻,它可不愿得罪这个昆仑★★。

  如今见到两人言归于好,自然兴奋低嚎。

  “你竟然学会了,看来本姑娘真的是个天才。”轩辕鳕天探出手抚摸道尊的额头,一歪脑袋,眉开眼笑。

  “这是什么个情况,既然能在短短时间里面领会意境,无论怎么说,这个称号应该给我才是,怎么会表扬到你自己的身上去了。”杨泽没声好气道。

  “若不是我的眼光认定你可以学会,你又怎么可以突破。在这个过程中我所有产生的怀疑和不确定,甚至对你能力的否定,都被我自己说服了,所以你还有什么理由不表扬我的眼光?”轩辕鳕天兴奋,“不过连我也没想到,你居然真的可以学会,原本我的打算是若在过几天你没有一点进境,那到时候咱们便分道扬镳就好,免得你成为我拖累。你的骑兽虽然速度极为一流,但下次遇上阎商隐,他定然会在你身上种下可以追踪的手段,到时候哪里还有这么容易把他甩开。”

  “不过话说。你这番领悟速度,实在是匪夷所思的”

  杨泽看着手里的风暴潮汐意,生出那种在大海之上,抗衡自然的魄力,“原本是有些梗塞的,不过我的剑意和你动手的意境碰撞后,其中的诀窍处就自然而然显现了。不过目前只会半阕。你在这意境里面。和那位先师一样,击溃了那道雷电?”

  想到在意境世界里,自己领悟到风暴潮汐意的一些诀窍。但仍然不足以抗衡那道雷殛,如今看来那就是梗塞,他现在可以凝聚半阕意境。想来再次进入意境空间,只要如昆仑先师一样,正面突破雷殛,这道意境也就炼成了。

  轩辕鳕天想了想,道,“具体来说,击溃了前三道雷击。”

  杨泽当即有些石化,“前三道后面还有几道?”

  “一共九道。且一道比一道凶猛,只有当你的意境之力将第九道也是最强的雷殛劈碎之后,暴风潮汐意才算真正大成。”随即她望着杨泽。有些得意,“不过其力量,你在意境空间里,也算见到了,当你真正炼成之后。阎商隐之流,只怕都要乖乖靠边站了。”

  “抗雷失败被雷殛轰中身体的痛苦,你也是这样经历过来的?”杨泽看着她的纤弱身躯,很难想象自己在意境世界里躲雷失败的可怕遭遇,在她的身上,已经很多次的重演了。

  哪想到轩辕鳕天倒是一摆脑袋。摇摇头,“没有啊,那得多可怕啊。所以在被雷打中之前,我的神识,就离开蜃珠意境了。”

  “你有这法子,为什么不教给我?”杨泽努力平抑声调,都不免有些颤抖,这妮子果然是存着让自己吃苦受难的不良居心啊!

  轩辕鳕天理所当然的望过来,秀眉轻扬,俏脸微板,“如果教给你了这法子,你哪能进境得如此之快,天降大任,痛砭其身。若无今时之痛苦,何来明日之进境。你是男人,怎么能如我一样怕痛?进去继续摔打!”

  **********

  此后数日。杨泽一直是在蜃珠世界和这片温湖滩洞旁度过的。

  每一次在蜃珠世界经历磨难,便满身是汗的跳入温湖水里畅快洗个通透,上岸蒸发身体水汽,便食用轩辕鳕天制好的烤兔烤鱼,说来奇特,这片温湖大概依靠地气灵脉,是以亦有灵气,水中的一些鱼和附近的草木动物都富含灵气,食用这些烤鱼烤兔,竟然也能起到滋补补充身体消耗真气的作用,再加上那昆仑胖道人阎商隐纳宝囊之中的巨量药材可供取用,杨泽这些日子简直过的是一种奢侈的修行生活。

  在蜃珠世界锻炼之前,他都要塞几粒滋补精神真气的药丸打底,出来精疲力竭之后,立刻倒一瓶“昂天莲液”入口。这种秘灵药拥有行气散瘀,培育经络,快速补充气海流失醒神的功能。效力比杨泽之前吃下垫肚的药丸要高上一个品阶。就是一些家底浑厚天玄境界的修行者,若非在最危急时刻,也不会轻易将这种可以紧急时快速恢复真气稳固心神的灵液取用。更遑论日常取用,一天用个三四五六瓶杨泽却一点不心疼!

  予取予用给杨泽的轩辕鳕天也一点不心疼。两个人当然没心没肺大手大脚,这又不是他们自己的东西!这胖道人阎商隐掌管东部大陆四大圣门之一昆仑的丹房多年,哪能没积攒一些自己的私货,肥得流油,如今他们很吃了阎商隐的苦,面对他的这些积蓄,不讨回来,道义上说不过去,跟他们自己也说不过去。

  以轩辕鳕天的话来说,这些都是阎商隐贪自昆仑的东西,如今让他吐些出来,也算是给她这个★★以交待。

  除去那两粒需要时间来稳固的“丹劫”之外,这胖道人阎商隐积攒的家底不可谓不丰厚,这些东西拿出去,只怕外间几代王侯都达不到如此丰沛富裕的程度。有丰厚的物质基础,于是两大蛀虫,就是这么铸就的。

  *********

  又是蜃珠世界里那片风浪暴起的大海,一道白影穿梭在高墙巨厦般的涌浪之间,将所有狼奔豕突的巨浪波荡都远远抛在身后。天空怒意不断,雷电化作一条枪芒,自天而降!

  那道白影在海面一截碎裂漂浮的圆木上一点,折往天空,那截被他脚踩中圆木的方圆海面在这一刻陡然下沉,然后反弹冲天而起,形成一道浪龙。和天上的人一起,于天空的雷电枪芒狠狠撞在了一起!

  闪电溃散,浪龙消弭。白影自半空踢浪转折。几个飞掠移行了百米远处,在水中几个跳点,又凌空拔身而起。迎向天空喇然响彻之后,降下的又一道雷枪!

  一道道的雷劈,在这片众神宫殿般的海洋中被击溃,阵阵白剌剌的光芒,此起彼伏的爆闪!

  那道白影,自然就是在蜃珠世界历练的杨泽。他不断游走在海洋之上,挥出暴风潮汐意,不断抗衡天空雷殛。

  辟啦!的狂猛巨响中。第六道雷殛,终告溃败!

  但杨泽也因此脱力,在半空坠落往下。然后砸入海洋之中,随后被巨大的浪峰,轰然掩埋!

  醒过来一口灌下昂天莲液,杨泽感觉因神识进入蜃珠世界身体的巨量消耗,开始慢慢回补。这才欣慰的睁开眼睛。

  轩辕鳕天的面容探在眼前,迫不及待,“第几道了?”

  这是自摘星楼事件爆发后的第十二天。这十几天里面,对杨泽和轩辕鳕天而言,只是在这片温湖暂避外界修行的十二天与世隔绝的日子。但是对于外界的盛唐而言,却是发生着巨大的变化。在这十几天里。盛唐动用了不少军队搜寻北方边境,甚至盛唐靠北面的城镇,驻军,都被发动了起来,倒是搅得摘星楼事件人人皆知,但即便是这样规模的搜索,也无功而返。而在这段时日中,盛唐的修行者几次在北荒之外拦截住胖道人阎商隐,但都被他突围而去。盛唐的使者,同时也正在前往昆仑圣门的途中,以作出昆仑★★在盛唐被掳走失踪,而昆仑阎商隐大闹摘星楼的交涉。

  就在盛唐的内部,也是余波不断。但对此时的两人而言,自然什么都不知道。

  “第六已经是目前的极限了!”

  “你完完全全挡住了第六道雷殛?”尽管知道杨泽的天赋很强,但此时的轩辕鳕天,还是心中有惊艳的感觉,她实在想不通,这么一个人,当初的大晔国是怎么将他搁在置若罔闻的地步的?

  自一年半前地海七境回来,在昆仑软禁思过以来,轩辕鳕天倒是找来了许多的渠道和耳目打探杨泽的消息,得知杨泽在大晔的前世经历,当然不费吹灰之力。

  直到这一刻,她实在是想不通,这个家伙,怎么在当年的大晔国里,被那帮没远见的人奉为“王都双废”的!怎么会被大晔那一帮人视作废物?若不是她认错了人,那就是当年的大晔国的人们,全部瞎了眼!

  这样的人物,不要说是大晔国,就是在大陆之上,也可以列入那些青年修行杰出之辈的排行了吧!至少在这个评榜上的轩辕鳕天,觉得以自己的天赋来看杨泽,仍然觉得惊艳!

  “第七道雷殛的威力,超越了第六道太多,依我看,这不是短期内能够抵挡的。”杨泽已然苦恼于蜃珠世界里自己的瓶颈,喃喃自语。

  轩辕鳕天睁大了俏目,“这蜃珠中的九道雷殛,必须道道破之,没有花巧。一道比一道厉害,你能在短短时间里抵抗第六道,已经趋近小成了!若是你一口气真的破了九道雷殛,那只怕先师都会跳出来把你掐死,要知道当年这位李淳风先师,可是用了五年时间,才悟出这暴风汐雷意啊!真是不知好歹呢!”

  “这么说来我岂不是已经很牛叉了。”杨泽完全没有身为强者自觉的风度,立刻便有些沾沾自喜起来。

  轩辕鳕天没声好气,“不要骄傲!虽然这道意境你有抵挡前六道雷威的进境,但仍距离大成很有些距离。再加上你目前修为境界所限,根本无法完全发挥其威力!而且仅仅只是这未大成的半阕意境,对你目前的修为而言,施展起来也是极重的消耗和负担。总而言之,你根本耗不起。我们再面对阎商隐,一样不是他的对手!”

  “阎商隐此时此刻,只怕应付盛唐的那些强者都自顾不暇,哪还敢回来找我们的麻烦!更何况,我的体内气机,在几天前,就开始朝着天玄第三品进境了。”

  就像是深耕厚植下培育的种子,总归会发芽。摘星楼一战,加之这几天触及更高阶级的意境,吃下那些大补的秘灵药,杨泽修为的增长,便是发乎自然的巩固提高。他体内的变化很微妙,这些微妙在气海的增旋速度,在感官的敏锐,在身体机能的刚健,这许许多多的微妙结合起来,便进化出更强壮更蓬勃的生态。

  他的体内真气修为,如今合乎天道自然,进入了第三品。

  天玄上。

  *********

  “天玄上!这么说来,你已经和我在同一境界水平了!”轩辕鳕天第一次感觉到不服气起来,若是说她面对杨泽的天赋,觉得惊艳和赞许,但那前提是自己比他更优越,所以她可以维持居高临下的态度,如今突然发现,杨泽走得很快,已经快到要接近她天玄一品的步伐了,所以她便不免有些紧迫。同时心底暗下决心,要及早达到道通境界!

  虽然有些紧迫和不爽,但轩辕鳕天扭过头来看着杨泽,望着他不难看甚至有些好看的侧脸,想到他若是有一天会超越自己,奇怪的是以她从来不会轻易服输的性格,居然隐隐对此有几分期待。

  于是语气不知如何的,有些软,“这十几天过去了,阎商隐应该是被追出了盛唐,我很了解那胖子的习性,虽然可能会为了丹劫铤而走险,但没有十足把握之前,他可是胆小如鼠。如今得罪了盛唐,在没有确定我们去处位置之前,他肯定不敢进入帝国境内。所以目前我们算是安全了接下来,你会去哪里呢?”她停顿了一下,嗓音分明有些迟疑,“我们是不是该分道扬镳?”

  杨泽扭头对她一笑,“你是昆仑★★,不说在盛唐,你回去昆仑,有你哥和你师父在,那阎商隐也绝对拿你没有办法,更何况,你还掌握着他的纳宝囊,里面这么多他从昆仑丹房里贪的东西,到时候他恐怕连昆仑都不敢回去了。以你的聪慧和能力,也根本轮不到我担心。不过”

  杨泽目光移向远处的山峰,“盛京城里还有我没有完成的事情,所以我还不能离开,我必须要回去。”(未完待续……)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