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情为何物


  下午3:30“解放了,……”教学楼里传出了一阵欢呼声,随后从教学楼门口涌出了一大批学生,或一脸轻松或愁云满面。不过不管大家考完后感觉如何,反正考完了,好不好都是既定事实,大不了重修,所以大多数的学生还是很快换上了一副高兴的表情,很多人都赶回宿舍收拾行李准备回家过年了。

  大概4点钟的时候,方旭慢慢从教学楼里踱了出来,那神『色』说不出的悠闲自。对他来说那些题目实是太简单了,‘估计我可以拿奖学金了吧’,方旭得意的想,他也不想想他平时上课的出勤率有多低,差点创了历史高,还想拿奖学金,不★★就不错了。

  方旭校园里晃晃悠悠的走着,今年他不准备回家过年了,云若若说过这几天已经到了收购的后阶段,如果没什么问题这一两天就要正式签合同。云若若的计划是拿出多五天的时间将酒店的人员、管理系统理顺,力争春节之前能够正常营业,否则损失就大了。方旭虽然不想介入酒店的直接管理,但是也担心云若若一个人太过于劳累,尤其是现刚刚起步,百废待兴,虽然聘请了一批班底,但这些人真正成为亲信还要相当一段时间,再说了,让云若若一个文弱的女孩子这边一个人孤零零的,方旭也确实有点于心不忍,所以方旭给自己找了种种借口,留下来了。反正老爸老妈春节的时候估计也不会闲了,而且家里还有一个比师傅还‘恐怖’的……,方旭不敢想下去了。‘有她父母身边,老爸老妈应该不会孤单的吧’。

  边想边走,一抬头,嘿,到自己的宿舍楼了。说来也有日子没回宿舍了,元旦后就没找过小天与帅科,平时方旭也很少上课,‘不知道帅科元旦晚会后见到嫂子后有没有出丑。呵呵,好期待(还有人期待这,真是为帅科不值,交友不慎哪)’。

  不过想想这几天有几次碰到过帅科、刘天,二人的表情都怪怪的,怎么回事?不会是帅科看上那个什么第九美女高云倩,但是人家不甩他,结果搞得刘天帅科都比较尴尬。‘应该是的。’方旭越来越对自己的逻辑推理能力感到满意。

  既然到了,就上去看看,估计他俩还没走,否则又要过一个月才能见面了。方旭想到这里,抬腿上了楼。

  走进宿舍,房门关着,里面隐隐传来声音,‘靠,这么大声干嘛’方旭皱了皱眉。没细听,敲了敲门,房门打开,开门的是刘天,看见是方旭,脸上挤出一丝笑容,“阿旭来了,快进来。”

  看着刘天一副死了孩子的僵硬笑容,方旭眉头皱的紧了,‘出了什么事吗?’方旭暗想。

  帅科看见方旭来了,朝他一笑,依然坐板凳上发呆。笑容傻傻的,完全没有了平时飞扬跳脱的潇洒劲头。

  刘天也回去半躺床上,把板凳让给了方旭。

  几天不见,两个人明显的有些憔悴,‘不会是考试累的吧。’方旭暗想,‘不过不至于,小天学习认真,帅科虽然平时懒惰点,但脑子聪明且一般不逃课,可能考高分对他来说是难了点,但及格绝对不应该成问题的,那是怎么回事?’方旭的头开始疼了。

  又沉默了半晌,三个人谁也不说话,方旭憋不住了,“我说你们两个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副德行,没个笑模样,出什么事情了?”

  帅科刘天对视一眼,目光交接,各自一叹,摇头不语。

  方旭心中大急,毕竟他对这两个朋友很关心的,如果有必要,他即便是暴『露』实力也要帮他们,可现这两个家伙不言语,让他空有一身本事却无从下手,你说他难受不难受。

  “靠,你们两个是不是拿我当兄弟,如果是,告诉我怎么回事,或许我还能帮上忙。如果不是,我掉头就走,绝不多问。”方旭的声音有点大了起来。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刘天帅科不开口也不成了,刘天道:“阿旭,我们自然当你是朋友,不过这事,我们…,我…,嗨,帅科,你说。”

  帅科沉默一会,苦笑:“我说。阿旭,还记得前几天,就是元旦晚会那天晚上,我和小天同嫂子她们见面的事吧?”

  “记得啊,那天我有事没去,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方旭渐渐觉得自己的推断可能正确了,这事情自己可能真的帮不上忙。不过又一想:按理说不至于啊,即便如此,两人也不应该会如此的失态才对。

  帅科不语,方旭试探着问道:“难道说,高云倩没有去,或者说,她,你有所表示,可是她没同意。”

  “如果是就好了”帅科的脸都快皱成苦瓜了,“阿旭,还记得刚一入学的晚上,我们三个谈各自事情的时候,我说过我有一个初恋情人,而且关系不错,你还记得吧?”

  “记得,不过跟这件事…”方旭不明白为什么帅科顾左右而言他,突然脑子中念头一闪,脱口而出,“不会是…,不会是…,不会吧。”

  帅科苦笑,“就是嫂子”。

  方旭愣了,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这个玩笑可开大了,于是一时间宿舍又重归于寂静,三人像三尊木头菩萨般呆呆的一言不发。

  方旭的思绪渐渐飞远,又回想起自己回家前拜别老道时,老道曾经告诉过他的一段话。

  “旭,等你摆脱了修行者的身份以一个平凡人的样子踏上这个社会,你就会发觉这个社会比你想象的还要复杂的多。到时候会尝试到无的快乐,也会有无的烦恼,这或许也就是许多人沉溺其中的原因吧。其实即便是‘跳出五丈外,不红尘中’的满天诸佛也未必就能摆脱这些烦恼吧。”

  方旭当时不是很理解,现已经有点领悟了,眼前这个看似匪夷所思的事情竟然自己身边发生了,而且发生自己的两个好朋友的身上,老天爷是开玩笑吧。当时听帅科谈论起他的初恋情人的时候一脸的温馨,再看他现的样子,唉。刘天对这个女孩子肯定很好,而且据说与女方家庭关系良好,唉。

  三人持续沉默,终于太阳快下山、没有开灯的宿舍已经变得有点黑的时候,帅科憋不住了,沉声道:“阿旭,给个意见吧,不管你怎么说,我都听你的。你说放手我就放手(帅科说到放手的时候加了点力气)。”表情是从来没有过的严肃。

  帅科其实很想放手,虽然他对自己的那次初恋很认真,而这段感情没有随着时间流逝而湮没,反而有点愈演愈烈,但是一来当时自己与李琳琳(李晓琳是后来改的名)年纪小,二来那天晚上见到李晓琳时虽然勾起了回忆,但他发现李晓琳除了很尴尬外,没有表现出对他过多的关心,毕竟人家女孩子当时少不事。帅科之所以自己说不出放手的话来,估计就是真『性』情男人的执着吧。所以他想借方旭的口说出来,也好给刘天一个交代。

  而刘天呢,如果换了不是帅科,刘天完全可以去当面直接问李晓琳的想法,但是现是自己的兄弟,刘天反而不知如何是好,所以几天来,除了偶尔打个电话问候一下李晓琳外,就是一直苦着个脸。现他也感觉到帅科的用意了,于是点头对方旭道:“阿旭,你说吧。”

  可怜方旭哪知道他们的心思,他这方面的知识可是很白痴的,愣了半天,帅科刘天都着急起来的时候终于开口道:“嗯,这个,这,那,我。嗨,给我点时间想想,我今天晚上给你们答复。等我电话。”

  好不容易迸出这么个答案,方旭急忙告辞,他实是没辙了,而且宿舍那么压抑的气氛也让他很难受。

  ‘怎么办呢?’方旭走路上不停的思,突然灵感一闪,‘对了,可以回去问一下云若若,她是女孩子,对待这些情感问题肯定比我强,没准会有好的建议。’想到这,心下有了定计,于是心情不错的去菜市场买了许多好菜,想请人家帮忙当然要好好拍拍屁屁才好。

  晚上七点钟的时候,保镖护送云若若回来了,保镖每次都将她送到楼下,然后确定她安全进了门再离开,但不跟着上楼。因为运若若知道方旭不想让太多人知晓他的存。

  看着一桌子冒着扑鼻香气的菜,劳累了一天的云若若顿时间觉得轻松了好多,‘这是家的感觉吧,好温馨。’

  吃饭的时候,云若若留意到方旭几次欲言又止,有点奇怪,于是问道:“阿旭(两人处的时间长了都互相改了称呼),有什么事吗?”

  方旭心下微微措辞一番,开口道:“云姐,我有件事情要请教你,你一定要给我一个建议。”

  “能把你难成这样的事我也未必能解答,我力,你说吧,”云若若娇笑道,笑靥如花。

  “是这样的。一个男生初中的时候有一个初恋女朋友,后来女孩子家搬走了就断了联系,后来女孩子与另外一个男生处上了朋友,关系不错,后来这两个男生大学里认识了,他们成了很好的朋友,后来有一天他们无意中发现了这个情况,于是两人都有点不知道如何是好?”

  方旭自顾自的说个不停,却完全没有注意到云若若的笑容呆滞住了,转而越来越苦涩,眼中波光流动,似乎有东西要流下来。

  “云姐,你说这两个男生应该怎么办?”

  说完后,双目灼灼的看着云若若,却被云若若的表情吓了一跳,‘不用这么夸张吧,听个故事都听成了这样,怪不得有人说女人是极其感『性』的动物。’

  云若若芳心阴云密布,她很清楚自己为何会有这种感觉,这些日子的相处她已经深深被这个男生打动了,他的博学多才,他的俊逸潇洒,他的君子风范,一切一切都是那么让她动心,她发觉自己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小她好几岁的男人,所以她平时那么卖力的工作也只是想引起这个男人的注意,当他决定每天给自己做饭的时候,自己心里是那么开心。可是他现居然说喜欢上了别人,而且还要自己给他意见,难道自己的一番相思就这么付诸东流吗?云若若越想越是心里凄苦,一时间甚至觉得活得实是了无生趣。

  说起来也难怪,方旭那种傻瓜式的讲述故事的方式,谁听了都会把他当作主角之一。

  云若若听到方旭的询问,强自打起精神,勉强一笑:“你先说说你是初恋的那个,还是后来喜欢上人家的那个?”

  方旭顺口答道:“我是…”,云若若听到这两个字心里如同是撕碎了一般。

  还没说完,方旭就醒悟过来,接着说:“我什么都不是,不是,我是说,唉,云姐,你扯上我干什么?跟我又没有关系。”方旭觉得自己的嘴巴开始打架了,说得别扭极了。

  “跟你没有关系?”云若若心中的乌云开始透出了一丝希望的阳光。

  “当然,跟你说实话吧,那两个家伙是我的舍友,今天非拉着我给个意见,我没办法,只好回来问你了,我又没有喜欢上别人。”方旭道。

  原来是这样,云若若心中的乌云转瞬间消失殆了,心情无比的舒畅。脸上也恢复了动人的明媚笑容,‘勾引’得方旭直念‘阿弥陀佛’。

  云若若心情好了,思维也就恢复正常了,虽然云若若从来没有谈过恋爱,但毕竟是女人,见多了身边同学或者是同事与各自恋人的悲欢离合,也算是颇有点经验,人又聪慧无比,于是当方旭将今天的细节说了一遍后,已经对帅科的态度有了几分了解,于是将她的推断说了出来,竟然与帅科的真实想法相差无几。

  方旭听她说得头头是道,看似很有道理,于是几经思量后,打电话给帅科:“帅哥,我是阿旭,我想好了。对不起,你,你放手吧。”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阵,突又道:“谢谢你,阿旭,我知道怎么做了。谢谢。”语气虽然有一丝不舍,但却充满了无限的放松。

  ‘看来帅科应该已经早就决定好了,这个决定虽然对他来说残忍了一点,但是……,嗨,以他乐天的『性』格和刚才说话的语气,过些日子应该就能好了吧。情之一字,竟然如此…,’躺床上,方旭望着天花板没有一丝睡意。

  对门‘这个坏家伙,害的人家这么伤心,真是可恶’云若若躺床上亦是翻来覆去睡不着,心情的大起大落让她情难自已,‘可是他的身份肯定不一般,能轻易的拿出一个多亿,修养又这么好,肯定是大世家的公子,他会看得上自己吗?自己还比他大好几岁,该怎么是好?如果……。’

  帅科趴床上,抬头痴痴地望着窗外繁星,静静的发呆……。

  刘天已经知道帅科的决定了,欣慰之余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晚上闭着眼睛,脑中浮想联翩,一时间难以入睡。

  ………

  今晚注定是老天要折磨他们了,其实说起来俗世中又有几人能脱离七情六欲的羁绊,面对感情的波折能够潇洒的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呢。

  『摸』鱼儿金元好问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横汾路寂寞当年萧鼓荒烟依旧平楚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千愁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来访雁丘处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