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硬撼真武期


  自从出道以来,今天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面对真武期强者,虽然只是初期,但对自己目前的修为来讲应该是极限挑战了。心中充满着期待,但实力面前不得不让自己谨慎对待。他清楚自己一个不慎就没有回头路可以选择,只能耐心地等待佳时机,才可以趁其不备出手偷袭。

  那青年看到项天成慌乱的神情,根本没有意识到眼前的少年是个危险人物,反而很随意地逼上前来,恶狠狠地威胁道:“小子,你再不听话,别怪我下手太毒啊!”

  说完后,飞身而起一只手闪电般地抓向项天成的头顶,存心一举拿下对方,再用狠毒的手段折磨一番,看看能不能说出有用的信息。

  就那青年自以为万无一失之时,忽然身前毫无征兆地出现一道凌厉的杀气,悄无声息地接近他的胸口,根本没有闪躲的时间留给他。

  这一刻,那青年心中的疑问似乎都得到解释,可惜有些迟了。但他的天分和焰诡派的培养还是不能轻视的,生死之际发挥出超常的实力,这记必杀的一刀下,硬生生地利用修为缷去小半的力量,再借用诡异的身法,突如其来地攻势下逃脱而去。

  项天成抓住千载难逢的机会,再加上精心策划自认为必杀的一刀,没想到还让对方逃脱。他举着刀冷冷地盯着对方,也不急着继续发动攻势。

  这时他想确认一下对方到底有没有遭受重创,再来决定下一步的行动。现他也没有退路,要是让眼前的青年逃脱,自己就要面临着被焰诡派地追杀,这个结果是自己不愿意看到的。看着这个比刘涛还要强上几分,和刘允相差不远的对手,心中完全清楚,要是自己不付出一点代价,根本不可能将这个隐患除去。

  那青年使出浑身手段才勉强逃脱,胸前传来阵阵剧痛,低头看去已经被对方的刀气割开半尺长的伤口。严重的是体内被一股强大的杀气侵入,不停地破坏着经脉的正常运行。

  他现哪敢大意,顾不上胸前的伤口,强行运起真气先将体内的杀气逼出。手上一动已经多出一件奇异的武器,像根弯曲的铁条,黑不溜秋毫不起眼。

  现他当然明白对方隐藏着实力,谨慎地盯着眼前的少年,恨不得一口吞掉对方,缓缓地开口问道:“看来我那四个手下是被你算计的,还有那“噬血蜂”是不是也被你除掉?”

  既然眼前的少年拥有这等手段,四名手下死于对方之手手也不是什么奇怪之事,让他不明白是“噬血蜂”到底出现什么问题,怎么可能踪迹全无啊?他当然清楚蜂群焰诡派中是何等的存,这次也是确定万无一失以后,才将“噬血蜂”带出来借机锻炼一下。

  “这事儿你亲自到地府中问那四人不是加合适!”项天成不想承认什么,但说话态度已经完全不同。

  “就凭你这点微末的修为,设计暗算还说得过去,要想正面对抗哪可差远了!”那青年自持修为远高于对方,虽然受伤前,但要收拾眼前这小子自持有十足的把握。

  项天成听后,也不想多说废话,将体内的真气输入灵龙刀内,虚化成一条巨龙直奔对方而去。

  他现看出对方只是拖延时间强行压制伤势,哪会给他喘气的机会,趁他病赶紧要他命。他清楚一旦让对方发挥出来,短时间内自己肯定会被压制住,到时候形势就不是自己可以掌握。虽然那青年的修为比自己高二级,但受伤的情况下并不是没有胜算。

  那青年原本还想利用对方年轻经验不足,趁说话期间将体内的杀戮之气逼出去,没想到对方丝毫不含糊干净利落地发动攻击。看到项天成来势汹汹的攻击,强行压制住体内的伤势倒也没放心上,根本没有意识到对方手中的刀有什么厉害之处,成心要给点颜色瞧瞧。看也不看就用手中的武器迎上去,信心十足进行反击。

  他深信不疑凭自己的修为足以稳压对方,不想抢先出手只不过是为了逼出体内的杀气,不然早已经将眼前的小子★★万断。他做梦也不会将对方手中的刀和神器挂上边,再加上刚才事出紧急,并没有去关注这把刀,以为杀气是功法的特殊性造成。

  项天成看到对方并未重视自己手中的灵龙刀,心中暗喜,摧动真气加大攻击力,狠狠地砍下去。

  “轰!”的一声巨响,眼前出现一个大坑。这是项天成突破到洞武中期后,第一次全力施展没留丝毫余地,比以前任何一次何至强上几倍。他明显地感觉到对方真武初期的修为远比普通的要强上几分,二股力量地碰撞下项天成并不好过,全身血气翻涌脚下“蹬蹬”地不停后退,使出浑身手段才能缷去强大的攻击波。

  项天成清楚要不是自己已经突破到洞武中期,这一次的对抗又要遭受重创,这样自己没有丝毫机会可言。现勉强可以支撑,还不足以让自己受伤,他也相信对方也不会比自己好过。

  那青年本来以为自己全力施展之下,根本不是对方这点修为可以承受的,势必行足以重创对方。其实他手中的那根黑不溜秋的玩意也不是普通之物,而是焰诡派特制的材料制作,专门配合自身的功法来使用,攻击力会增加二成以上,所以他受伤之下还是信心十足。

  他眼看着二股力量对撞一起,不用看也清楚对方绝对无法硬撼自己的反击。可他做梦也没想到,对方刀中的杀戮之气竟然可以无视自己的攻击穿透而过。这一下太出乎意料,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体内再次遭受杀戮之气侵蚀,瞬间真气就无法正常运行,攻击力立马减弱,口中一甜大口鲜血喷出。

  还没等他缓过气来,凌厉的刀气已经出现身前。此时他哪敢再次硬接,利用诡异的身法躲避对方暴风骤雨般的攻击。

  项天成硬撼对方攻击,被震退后立马飞身前往再次发动攻势。他清楚这一切拜灵龙刀所赐,对方被杀戮之气攻个措手不及,趁机消弱反击之力才创造出这么好的局面。现哪肯放弃眼前的机会,丝毫没有犹豫就发起★★★★般的攻击。

  他心里清楚,这次是对方轻敌之故,所以再次遭受重创,如果还不能借机杀掉对方,那自己只有想办法赶紧脱身逃跑。

  项天成对抗之下,对对方手中的武器之强横也出乎意料之外,没想到灵龙刀全力而为之下竟然丝毫未损,证明绝非普通之物。看来像焰诡派这种庞然大物的底牌还不是自己可以面对的,没有绝对的把握下,只能选择避其锋芒。

  那青年郁闷无比,自从修炼有成后,同等级对手之下从未如此狼狈过。他曾经夸下海口真武中期以下没有自己的对手,没想到今天被一名修为远远还不如自己的少年逼得无路可退,这种局面想也不曾想过。

  他边利用身法对方疯狂地攻击下周旋,边慢慢地运行真气逼出体内的杀戮之气。他有强大的自信,一旦让自己缓过劲来,绝对要活捉眼前的小子,不折磨个半死实难消心头之火。

  项天成使出浑身的手段,但对方这种诡异的身法之下好像效果不是很明显,再加上对方手中的武器,虽然不能和灵龙刀相比,但也可以避其锋芒不让刀气近身。他看着对方只守不攻,就清楚那青年的意图,但苦于无法可施。

  他也想动用“噬血蜂”的主意,但又怕自己的驾驭手段不如对方,到时候蜂群反过来被那青年控制可不是闹着玩的,弄不好小命都要丢掉。暗暗打定主意,要是自己强攻不下,赶紧要想办法逃脱,反正自己没露出真面目也不怕对方追杀。原本他怕自己显露出行迹,就使用“幻容诀”随便变成另外一副脸孔。

  那青年看着项天成发起强大的攻击,心中暗暗得意起来,将诡异的身法运用到极致,整个身子如同轻烟随着项天成的攻势飘动着。体内运转着真气开始为自己疗伤,等到完全能够控制伤势时,就是出手的时机。

  项天成看到对方的身法如同影子似的,粘着自己的攻击丝毫不受力,让他郁闷的是,对方手中的武器可以避开刀身中的杀戮之气,这样他的优势无形之中被化解掉了。眼看着对方自己的攻击下越发从容起来,心中顿时觉得有点不妙。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