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章 情毒发作


  李渊接到李世民的密信,本想别出心裁地举行一场隆重的迎接仪式,却不料换来一次笑柄,顿时对项李二家的结盟之约没有了兴趣。

  事后,他亲自派人去东方打探项家的虚实,才得知远大陆边陲之地的项家非但不具备与李家结盟的基本条件,还被妖兽逼得自身难保。

  他回头细想,要是威震大陆的李家,与弱小的项家结盟岂不是令人笑掉大牙,向来自负又野心勃勃的他,再也没有半点结盟兴趣。

  这些天,李世民他跟前反复分析其中的利弊关系,得知二大圣地也看好项天成之能后,才勉强同意与项家结盟。

  李渊同意李世民的意见,率领一帮亲信前去拜访项天成,顺便商议一下双方的结盟细节,又偏偏让他亲眼目睹了这一场好戏。

  他气怒之下,并没有细究,心中的热情又一次被冷水浇灭,再也提不起半点兴趣,冲着旁边的李世民,冷哼道:“世民,这就是你办的好事啊!”转身离去,连看也不想看项天成一眼。

  李世民看到父亲生气离去,心里也暗暗叫苦,这些天费心计,后搬出二大圣地之后,才勉强说动父亲同意与项家结盟。却不料这关键的时刻,项天成会遭人陷害,非但这么多天的心血付诸东流,只怕以后父亲也很难再相信自己的建议了。

  他想不明白,为何一件对李家极其有利的事,自己的大哥和三弟偏偏要横加干涉,设局陷害项天成啊?凭他对项天成的了解,并不是色令智昏之徒,岂会为了区区几个宫女做出***行为。但他同样不明白,向来精明过人的项天成,怎么会中了李建成的圈套啊?

  管眼前的情况,一眼就能够看出项天成是遭人陷害,可现人证物证俱全之际,又有谁来证明项天成的清白啊?

  现看到项天成一副不愿多说的神情,知道再问也是多余的,上前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道:“天成小兄弟,不管事实的背后是什么,世民定会相信你的为人!”

  李元吉看到非但李世民一力袒护项天成,还影射自己二人,讽刺道:“二哥,你真是我们的好兄弟啊!难道为了一个外人,连自己亲兄弟的话都不相信啊?”

  李建成受李元吉的挑唆,对李世民再怀恨心,仗着自己是大少主的身份,厉声喝道:“世民,你还有没有把我这个大哥放眼里啊?难道你以为是我故意设局陷害项天成的吗?”

  李世民神色自若,淡淡的说道:“既然此事发生东宫,背后的蹊跷除了大哥之外,估计没人比你清楚了!”他也明白,要是不能还项天成一个清白,结盟之事休想再提。

  项李二家结盟,开辟大陆东方的战场,这可是他心中的梦想,如果项天成之冤不能查个水落石出,非但自己父亲那里说不上话,连一统大陆的机会也白白失去。

  轩辕青一眼看见三名赤身★★的年轻女子站项天成一旁,同样误以为对方的人品有问题,企图借着酒意发泄**。

  事后回头一想,也觉得背后另有蹊跷,如果项天成真的好色之徒,凭他目前的修为要想奸污这三名女子只是举手之劳,岂会傻到被人发现,而且恰好是李渊前来拜访之际。

  她清楚,李渊是昨天才同意李世民的建议准备与项家正式结盟,并表示今天要亲自去拜访项天成,商议结盟之事。她清楚的记得,当时除了李渊的三个儿子及一帮亲信之外,并没有外人场。

  要想这么短的时间内设局陷害项天成,背后之人必定是当时场的人之一,而李建成和李元吉恰恰当时都场,并且亲耳听到李渊今天要去拜访项天成。

  她突然想起,今天李渊出发之前,陪同左右的李建成,上前解释,因自己设宴款待项天成,醉后就夜宿东宫,才改道前来此地。而她清楚的记得,当事李元吉并未场,而是快到东宫之时才出现,一起陪同进来。

  轩辕青暗想:“难道真的是李建成兄弟设局陷害项天成的吗?要不然为何事发之地恰巧就东宫啊?”从上面的种种迹象看来,李元吉应该具备充足的时间。

  但她也不明白,李建成兄弟为什么要费心计破坏项李二家结盟,背后的目的又是什么啊?

  想到这里,她觉得自己有必要替项天成说句公道话,接过李世民的话题,道:“轩辕青也觉得二少主言之有理,虽说现人证物证俱全,但也有不少疑点。大少主身为地主,也有责任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希望不要让人蒙冤!”

  李建成想不到自己一直暗恋的轩辕青也帮项天成说话,心中暗笑:“不要让人蒙冤,难道叫我李建成站出来承认此事啊!”嘴上嘲讽道:“听轩辕仙子的意思,难不成是建成冤枉了项少主啊?”

  轩辕青笑道:“轩辕青不敢!只是觉得事情的真相,也不能仅凭一面之词,就认为项天成企图奸污这三名女子啊?”

  李元吉看到轩辕青一言击中关键,担心说下去会露出大的漏洞,道:“轩辕仙子,这三名女子一致指证项天成企图酒后奸污她们,难道也是有人背后指示的吗?”

  轩辕青笑而不答,转身冲着项天成问道:“天成,现这三位女子说你酒后企图非礼,不知道是真是假啊?”

  项天成一直冷眼以待,想看看李建成兄弟还有什么花招,听轩辕青的意思也看出其中的疑点。他心中一动,想将事情发生的经过说出来,刚一开口,体内突然升起一股★★,嘴巴如同给人封死一般。

  他意识到不对劲,只怕所喝之酒有问题,赶紧运转五行之力企图压制这股★★,岂不料二股力量接触之后,如同火上浇油,几乎连反映的机会都没有,神智瞬间就被这股★★烧迷糊了。

  只见他满脸通红,想张开嘴巴说话,可偏偏吐不出半个字来,面目变得狰狞可怕,眼睛如同饿狼一般,闪闪发光,转过头盯着脚下匍匐地的三位赤身★★的年轻女子,恨不得一把搂怀中,发泄体内这股**。

  李元吉看到项天成的情况,顿时舒了一口气,暗笑道:“项天成现还有谁会相信你啊!你就等着身败名裂吧!”嘴上嘲讽道:“轩辕仙子,你看现的样子,还用得着多说吗!”

  轩辕青也吃惊不少,就一转眼的时间项天成就变成这副模样,管觉得另有蹊跷,但苦于无法解释。无奈之下,只得将求助的眼神投向李世民,却不料对方同样也是一副爱莫能助的无奈神色。

  李建成看到自己的“七叶花”终于发生了作用,顿时大为解气,道:“看来此事也用不着大费周折了,眼前的一切都可以证明项天成只不过徒有虚名而已。我看他的样子,不用说无人场,哪怕当着我们这么多人之面,也胆敢露出本性啊!”

  原来项天成所中之毒叫做“情毒”,是用“七叶花”和一味叫作“蓝灵根”的奇药组合而成。这二种药很奇怪,单独使用对人无害,一旦二种药力混合之后,就会变成极厉害的“情毒”,就算神武境强者也会中招。

  当初项天成发现所喝的茶水竟然是“七叶花”泡制而成,早就有了提防,哪想得到酒中又加入了“蓝灵根”这味奇药,他体内混合之后会产生这么厉害的“情毒”。哪怕他修为惊人,又有“玄天果”强大的木属性能量,还是无法克制。

  项天成管被**之毒烧昏了头脑,但凭不是完全迷失了神智,听到李建成竟敢当众污蔑自己,大怒道:“李建成,你别血口喷人,要不是你酒中下毒,我岂会上你们的大当啊!”

  他仗着“玄天果”的木属性能量还能保持着一丝清醒意识,知道自己一时失察,忽视了所喝之酒才着了对方的道。“七叶花”虽说能提升**,但没有其他药物辅助,绝对没有这么厉害,知道酒中必定给人动过手脚了。

  项天成虽说不知道“蓝灵根”和“七叶花”混合之后会产生情毒,但也能猜出酒中加入其他毒药,再导致自己中计。他也清楚,酒中之物必定和“七叶花”有某些关联,苦于自己无法保持清醒的头脑来分析所中之毒。

  李建成想不到项天成中了自己费心血才配制出来的“情毒”之后,还能保持几丝神智揭露自己酒中下毒之事,顿时慌了神,道:“项天成,谁能证明我酒中下毒啊?为何大家一起共饮,我和三弟却能没事啊!难不成你自己色心大起,就诬陷我酒中下毒了?”

  其实他们二人喝酒之前已经服过解药,化解了“七叶花”的**之毒,而单凭酒中的“蓝灵根”非但不会中毒,反而令酒变得醇香无比,回味无穷。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