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2章 传承之物


  “如意,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到时候本少主命人拆了你的桃月楼,可别怪我不念旧情啊”李元吉看钱如意正眼也不瞧自己一下,心中妒火顿起,恨不得命人立马拆了这“桃月楼”。

  “好吧我老实告诉你,刘依灵前几天已经被二少主的人接走,至今没有回来。你要是不信,就让人进出吧”钱如意装出一副毫不乎的样子,心中想着自己该偷偷差个人向李世民去通声气,不然看今日之势对方不会轻易放过自己了。

  李元吉大怒,事情哪有这么凑巧,偏偏自己带人前来捉拿,就推说刚好让李世民给接走了。这不是明明欺骗自己,又何必顾念旧情,大声吩咐道:“给我”

  他身边那些人早已经待命多时,随着一声令下,个个争先恐后,似狼如虎一般冲进“桃月楼”,看到年轻女人就抓起来辨认。

  钱如意知道单凭青帮这点实力,连给李元吉带来的人塞牙缝也不够,赶紧让人传话下去,让大家不要惊慌,任凭李家人拆了这里也不要阻拦,趁混乱之际,暗示一名亲随溜出去搬李世民这个救兵。

  李元吉派人查了半天,连刘依灵的影子都没发现,恶狠狠地对着钱如意说道:“钱如意,你把那刘依灵藏到什么地方去了?”

  “三少主,如意不是早和你说了,依灵去了二少主的府上,你要是不相信就派人去问一下啊”钱如意淡淡的说道。她知道,哪怕再借李元吉几个胆,也不敢派人到李世民府上去求证。

  反正刘依灵身处地宫之中,任凭李元吉让人这里掘地三尺,也休想发现,所以心中有持无恐,冷漠以待。

  “如意,李世民数日前就奉我父亲之命,前去与司马家族一决胜负,根本无暇顾及刘依灵这个小丫头。依我看,这丫头定是被你偷偷藏起来了”李元吉毫不留情地揭穿道。

  “刘依灵又不是我们青帮的人,说不定她借二少主出征之际,离开了安西国回古武国去了啊”钱如意听李元吉这么一说,这才记起李世民数日前的确已经离开安西城,看来这次不但青帮就连自己也有危险了。

  “如意,我告诉你,这就是你看上项天成这小子,背叛本少主的下场啊”李元吉看着一个个空手回来禀报的下人,知道刘依灵不可能藏身于青帮里面,看来只有拿钱如意回去交差了。

  据他的分析,项天成与钱如意之间的关系定不会比刘依灵浅,要不然青帮怎么可能这么短的时间内同意与项家结盟,而且是无条件的支持项家。这可是他亲耳听见,也是平生第一次经历了撕心裂肺般的疼痛,而眼前这个女子竟然连正眼也不瞧自己一下。

  “你真卑鄙,算我钱如意有眼无珠,看错人了”钱如意岂会看不出李元吉的意图,再也无所顾忌,威胁道:“李元吉,你就等着项天成回来后,将你的罪行公布于众吧”

  “项天成说不定早已经成了死人一个,我看你还是关心一下自己的死活吧”李元吉因听李建成保证,说项天成这次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十有**无法从秦岭山脉回来,所以他才敢带人来捉拿刘依灵。

  他看着如遭雷击一般的钱如意,感觉甚是得意,这一次自己终于可以踩项天成的头上,吩咐道:“把青帮所有的人都给本少主抓起来,严加拷问,定要查出刘依灵的下落”

  “你说什么?”钱如意听到自己担心的事终于发现了,惊得脸无血色,惶恐不安地盯着李元吉。

  李元吉发现项天成钱如意心目中占据的位置竟然是如此重要,妒火盛,怒道:“本少主说项天成已经死秦岭山脉,别说活人就算尸体你都没机会再见到一面了”

  “不可能天成他绝不会出事的”钱如意咬着牙反驳道,但脸上那副伤心的神色,谁都看得出已经相信了几分。

  她喘上几口粗气,感觉脑子一片空白,眼中流露出怨恨的神色,道:“李元吉,我知道这是你编出来的谎言,目的就想打击我是吧”

  “钱如意你这个贱人,枉我当初对你一片真心,你竟然为了一个项天成背叛了我的感情”李元吉看到钱如意为了项天成不惜与自己作对,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怒火,发出声嘶力竭般的喊叫着:“我告诉你,项天成早已经死九阶妖兽之手,这下你可满意了吧”

  “九阶妖兽”钱如意倒吸一口凉气,意识到李元吉所言不假,哪怕她再对项天成有信心,面对着如同神武境同样强大的敌手,生还的希望的确不大,心中后那几丝希望也破灭了。

  本来她还带着几分侥幸心,认为凭项天成的手段哪怕不能找到“始皇遗址”,要想安全脱身应该不是问题。现她终于明白了,为何李元吉敢明目张胆前来青帮捉拿刘依灵,肯定是已经收到项天成遇难的消息了。

  李元吉看着脸色苍白,一副失魂落魄的钱如意,有种如同被人抢走自己的心爱之物一样难受,忍不住冷笑道:“钱如意,你自己跟我走,还是我让人来伺服你啊?”

  钱如意勉强抬起头,迷人的双眼失去了往日的光彩,整个人如同没有了灵魂的木偶,徒剩一具美丽的空壳,喃喃道:“随便吧”说完后缓缓的闭上眼睛,再也不想多说一个字。

  李元吉也从座位上站起来,俯视着整座大厅,吩咐道:“来人啊将钱如意带到我的府上,由本少主亲自审问”

  刘依灵自从钱如意上去之后,一个孤零零呆地宫中,心里七上八下,感觉十分不安,可又不方便上去打探情况。

  时间慢慢的流逝,她自己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感觉就像经历了无数岁月似的,可地宫中还没有传来钱如意那熟悉的脚步声。

  这些天,钱如意只要有空余时间,都下来陪她说说话,慢慢地就变成一种依赖,只要对方没来,心中一直有种期盼。

  刚开始刘依灵也量尝试着说服自己,钱如意定上面处理比较棘手的事,才会耽搁了这么长的时间。可到后,漫长的连她自己也说服不了自己,意识到上面肯定出事了,不然钱如意不可能这么长时间都把她晾这里。

  刘依灵就像一个被禁锢地牢里的幽灵,心中一直期盼着有人来解救,可现她也知道这个人出现的机会已经不大了,一切要靠自己来解救了她再也无法忍受这种焦急不安,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希望的等待,决定不顾自身安危,也上去弄个明白。

  刘依灵虽说现还不具备出手攻击,但灵武境的修为还,身子如同一个飘逸着的幽灵,悄无声息地沿着秘密出口往上而去。

  就她窜出水井的一刹那,眼前的一幕令她有种身坠冰窖的感觉,冷得只想发抖。曾经这个宁静悠远,令她羡慕不已的小院子如今已经成为一片废墟。

  她借着暗淡的月光,看那淡雅又令人心醉的小花园,就像经历了一场暴风雨,只残留着几株花草,微风中颤抖着……

  刘依灵知道青帮出大事了,没敢再作停留,隐匿起身子,悄无声息地朝“桃月楼”靠近,一座倘大的房子竟然静寂无声,看样子里面也应该是空无一人。

  她沿着房子东侧,偷偷靠近,想从敞开的窗口进去看个究竟,到底出了什么事,突然身后一麻,便不省人事。

  只见黑暗中出现二道身影,略矮的那人低声问道:“恩师,你拿了这小丫头干吗?”

  瘦高的那人道:“我可不想这种细皮嫩肉的丫头落入李建成这个人面兽心之手,就算让那小子欠我一次人情算了”

  那略矮之人似乎还想说点什么,后嘴巴动了动也没说什么话,只叹了声气,就陷入沉默之中。

  瘦高那人道:“有人来了,我们赶紧走吧”二人如同鬼魅似的,转眼之间就消失黑暗之中。

  项天成把钱天夫妇抱进“遗址宫”之后,发现里面还不及“始皇宫”的二成大小,空荡荡的殿堂,除了上首的位置有座台子之外,随便一眼就能看清,几乎没什么秘密可言。

  因考虑到钱天夫妇已经危旦夕,管心中也有几分好奇,此时倒也没心情去关注那座台子,上面到底放着什么东西。

  钱天则不同,进来之后,整个人就好像恢复生机,一扫命已不久的苍白无力,透露出期待已久的神色。但看到里面除了上首位置的那座台子之外,整座“遗址宫”空无一物时,脸上略显失望之情。

  但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还是请求项天成赶紧抱他上前,一副急不可待,先睹为快的焦急之色,意图十分明显,就想知道先祖传承下来的东西,到底是何物。。。

  多到,地址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