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5章 揭穿秘密


  林诗涵则倒吸一口冷气,远古四族暗中支持“灵异én”一统大陆之事,是何等隐秘。别人不清楚,她可是一清二楚,这个秘密别说其他势力,就连“灵异én”除了自已之外,也是无人知晓。

  但看项天成句句暗示,所指之事明明就是大陆上几乎无人知晓的秘密,不难猜出对方已经知道整个计划。但她又想不起来,这问题到底出哪里啊?现连名不经传的项天成,也能知晓这个惊天秘密,岂不会知道的人不少数啊林诗涵震惊之余,一时之间也忘记了眼前之事,满脑都是项天成暗中所指的话语。身为当事人之人,岂会不清楚一旦这个秘密提前被人公布出来,会造成怎样的严重后果,到时候只怕她也承担不起。

  项天成现已经清楚,独孤长篡位夺权之举,全是这位“灵异én”én主背后指使,心中已生杀机,准备借此一举击溃这个yin谋,为项家称霸大陆提前扫平这座障碍。

  “林én主,多想无益,我们还是先解决了眼前之事,如果你有机会活着回去,有的是时间让你自已慢慢想”项天成嘴上说着,攻势已经悄然锁定林诗涵。

  林诗涵岂会察觉不到项天成的攻势,勉强将杂uàn无章的思绪收拢起来,凝神对待,恨声道:“项天成,别以为你借助刘家之力可以压制李家,本座可没把你放眼里。今日,既然你自已想找死,也算帮李渊一个忙,便宜了李家。”

  “独孤老前辈,晚辈今日就借贵教宝地,领教一下林én主的高招了”项天成回身对独孤阳天说道。

  “项少主,林诗涵先jiā给你,等我收拾了这群叛徒之后再来助你一臂之力”独孤阳天自然明白项天成的意思,刚说完就飞身而起,尤如狼入羊群般扑向独孤长等人。

  林诗涵此时也暗恨自已失算,眼看就要成功,半路却杀出一个项天成,令她险些前功弃。此刻,她已经被项天成抢先一步锁定攻势,也不敢贸然出手,只能静观其变。

  她凝神对敌之际,余光扫中场上的情况,意识到再拖延下去,似乎对自已不利。眼看独孤长等人,神武境强大的攻势下,虽然仗着人多将独孤阳天团团围住,但其中并没人能够正面对抗之力,尤如一群散兵游勇,四散奔走,人人自危,场面十分hunuàn。

  “独孤长,你先将那丫头拿下再说”林诗涵意识到眼前的形势对自已不利,马上吩咐独孤长出手对付独孤燕。

  独孤长听到林诗涵的吩咐,哪怕怠慢,飞身而起,如闪电往独孤燕身上扑落,还没近身,强大的攻势已经封死对方的所有退路,成心一举擒拿到手。

  可他,项天成,身影瞬间原地消失,一只脚抢先一步出现独孤长的ing前。面对着突如其来的一脚,吓得独孤长魂飞魄散,顾不得上前擒拿独孤燕,就势一滚就跌落地面,十分狼狈地侥幸逃过这一脚。

  项天成看到林诗涵指使独孤长去推倒独孤燕,就意识到不妙,早已经关注着对方的动静。凭独孤燕灵武境的修为,根本无法正面对抗玄武境的独孤长,这一点他心知肚明。

  可等他出手化解掉独孤长的攻势之后,身后排山倒海的攻击已经bi近,无法上前一举击毙独孤长,速运转体内的五行之力,反手对上林诗涵蓄谋已久的这道攻击。

  其实,他也能够猜出林诗涵吩咐独孤长去擒拿独孤燕的真实用意,目的就想摆脱自已的攻势,抓住出手攻击自已的机会。但他也明白,一旦独孤燕落入对方之后,用来要挟独孤阳天,情况同样不能乐观。

  他为了能让独孤阳天控制住大殿上的形势,只能冒些风险,给林诗涵创造一个绝佳出手的机会。

  二股力量悄无声息地碰撞一起,并无任何声响,但项天成和林诗涵二人闭目凝神,眉宇间神è凝重,各自全力以赴,企图一举压倒对方。

  二大神武境强者全力对抗,周围的空间慢慢出现扭曲,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地向整大殿扩散开来,修为稍差之人一旦被卷入,立马烟消云散,连血ru之躯也转眼间消失。

  围攻独孤阳天的人纷纷回避,唯恐涉及到自已小命难保,独孤燕也趁机逃到独孤阳天的身旁,不再为敌所趁。

  “项天成,你要是有胆与本座一决胜负,就随我到外面找处宽敞之地,省得这群废物扰uàn我的心神”林诗涵看到形势不妙,已经心生退意。

  项天成进入神武境没多久,心中一直期待能与神武境强者大战一场,来提升自已的实力。但二人刚一jiā手就是比拼实力,听林诗涵提出这个合理的建议,也没有起疑,就点头答应。

  林诗涵趁机收回自已的攻势,冷哼一声,无视场上的情况,身如同幽灵似的,转眼之间就飘出大殿,头也不回就往城堡外面而去。

  此刻,项天成已经意识到有点不对劲,感觉到自已似乎上了对方的当,赶紧将速度提到极限,大声疾呼:“林én主,莫不成你连与本少主一战的勇气都没有吗?”不跳字。

  “本座另有要事,岂能你这种无名小身上àng费时间啊”林诗涵施计摆脱项天成的攻势之后,御气飞行,一路急驰,完全没有一丝想要决战的样。

  项天成想不到林诗涵身为“灵异én”的én主,竟会不顾自已的身份,想出这种卑鄙手段逃避与自已之间的决战,顿时觉得有点意外。

  “林诗涵,你这种无耻厚颜的n人,灵异én也会有你这样的én主而感到羞愧啊”项天成试图用语言刺ji对方,手上也不敢怠慢,双掌运足气劲之后,遥遥击出。

  林诗涵占得先机,不愁项天成能短时间内追上自已,面对着这种远距离的攻击,头也没回,把手一掌,反而借项天成的攻击将自已的速度发挥到极致,转眼之间就项天成的眼前消失。

  项天成知道要想短时间内追上林诗涵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何况二人都是神武境的修为,彼此之间的速度相差不远,一旦被人占得先机逃走之后,也只能望洋兴叹了再说自已独自一人,万一林诗涵将自已引入早已经准备好的陷阱,到时候形势逆转,说不定变成自已有麻烦了。

  况且,“神魔教”的事还没有了结,心中挂念着独孤燕二人的安危,觉得还是先回去妥当一些。

  等项天成回到“神魔教”大殿时,除了独孤长一人傲立于场上外,其余的全部俯首认罪,跪满一地。

  原来大殿上围攻独孤阳天的人,看到强大的“灵异én”én主都不敢与项天成决战,施计逃跑,哪还敢有半点侥幸心,纷纷跪拜地,乞求得到太上长老的原谅。

  独孤长倒也硬气,被独孤阳天封住一身修为之后,竟然还没有认罪之意,反而痛骂场之人,贪生怕死,不能成就自已的一番大业。

  独孤燕看到项天成回来之后,连忙上前迎接,安排独孤阳天身旁坐下,低声道谢:“项少主,多谢你仗义出手相助啊”

  项天成倒也觉得有点意外,向来蛮横不讲理的独孤燕,今日倒像变了个人似的,问道:“不知你父亲的情况如何了?”

  “不劳项少主关心,太上长老已派人将我父亲放出,准备重登教主之位”独孤燕低着头说道。

  “如此甚好”项天成面对着如同换了个人似的的独孤燕,反倒觉得有点不习惯,觉得自已少说为妙。

  独孤燕当然也有自已的难言之隐,自从二人相识之后满腔情丝就系项天成一身,可偏偏被对方视为猛兽,唯恐躲避不及。

  直到这次偶遇项天成,发现美貌不下于自已的钱如意已经陪伴左右,意识到自已已经晚了一步,顿时感到无比绝望。

  这次全仗项天成出手相助,ォ能化险为夷,同时也被对方所展现出来的强大实力感到无比震惊,一下将自已与项天成之间的距离拉远了。

  此时的她,再也不敢显u出以往刁蛮任ing的脾ing,无论举止还是神情都流u出对项天成的尊敬之意,不敢有丝毫怠慢之处。

  数日之后,大陆上传出令各大势力都感到无比震惊的消息,三大邪én势力因意见不同出现分歧,“灵异én”和“焰诡派”宣布合二为一,同时发表声明,表示愿意支持李家称霸,对抗以刘家为首的联盟。

  眼看一场的冲突马上就要降临,天平正往李家倾斜,而此时的刘家明显处于劣势,各大势力正要重评估,担心自已一时冲动站错位置,成为下一个被打击的目标。

  突然,“神魔教”太上长老独孤阳天的带领着,全教上下发下血誓,要与“灵异én”不死不休,血战到底。

  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令原本出现倾斜的天平,又重保持平衡,李刘二大阵营都静等事态紧一步发生的变化,一时之间谁也不敢抢先出手。

  。。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