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0章 击毙虚慧


  就算他没有亲眼见识过李渊的修为,单凭李家能够挤身于大陆第一家族这份实力,也能猜出对方的一身修为应该独孤阳天之上,自已单枪匹马只怕不容易对付。

  但他担心胡琳儿会出意外,把心一横,觉得有必要去一趟李家皇城,找那李建成试探一下虚实,哪怕冒上些风险。

  项天成出了“桃月楼”之后,找处僻静之地,重幻化一副面容之后,趁着夜è,悄无声息地进入李家皇城。

  这次他可不敢有丝毫大意,收敛起身上的气息,步步为营,小心翼翼地朝李建成的东宫潜去,发现守卫比以往森严了几分。

  管不敢使用意念探路,但这几名守卫还是难不到他,轻而易举地潜入李建成的大殿,却发现里面灯火通明,看样正商量什么大事。

  他贴近窗户,偷偷推开一看,暗叫不妙,想不到身为李家之主的李渊竟会李建成的东宫商议什么要事,倒也觉得十分意外。

  就项天成靠近大殿之际,身首位的李渊不意察觉地向其他人使了一个眼è,然后大声训斥李建成一顿之后,就离座而去。

  项天成正暗呼自已来得不是时候,想不到李渊这么就会离去,也没有起疑,细看里面之人,除了李建成之外,竟还有一位自已熟悉之人,居然是自已手下逃走的虚慧。

  这样一来,对李建成不怕招来各大帮派的非议,出手对付“胡氏商行”的异常举动也就明白了,原来背后的目的就是胡琳儿。

  他察觉到李渊已经离去,里面只不过三五名玄武境强者而已,觉得机会难得,也不想再àng费时间,早点找到胡琳儿的下落为妙。心中主意一定,再也无所顾忌,重变回自已的容貌,一掌劈开窗户,冲进大殿就朝李建成而去。

  李建成看到父亲和自已刚说到如何处置李世民,突然之间就会发怒,如果不是提前收到李渊的眼神,早已经出口相问。

  他正感到纳闷之际,却不料发现有人从窗户外面冲进大殿,细看之下,震惊不已,顿时明白那个眼神的用意,表面上显得有些慌张,心里却底气十足。

  上次因父亲没皇城,无奈之下接受项天成的所有条件,事后差点儿连肠都悔青了,只不过碍于面ォ没有为难青帮。

  今日,他想不到项天成还敢如此嚣张,明知自已的父亲还皇城之中,还敢独自一人找上én,觉得自已报仇的机会来了。

  自从项天成进入神武境,还联合刘家共同对付李家的消息传入他的耳朵这一刻开始,就后悔当初没下毒手,以绝后患。

  这一次,他就抓住李世民企图勾结外人的罪名,父亲李渊面前不停地挑唆,终于如愿以偿扳到这个对自已来说具有大威胁的对手。

  虚慧看到项天成突然之间冲进大殿之中,大吃一惊,刚想转身逃走,突然想起自已不是吸取了胡琳儿的一身修为,刚刚进入神武境,有何畏惧啊“项天成,你来得正好,刚好可以将你我之间的账算算清楚啊”虚慧虽说早已经得知项天成是神武境强者,但自认为李家皇城之中,哪怕对方比自已强上几分,自已占着人多势重的优势也不至于落败。

  所以他看到项天成bi近李建成,想也不想,上前一步挡中间,出手就是他的拿手本领“yin煞魔功”,如闪电般往项天成ing前击落。

  项天成知道留给自已的时间不多,根本没打算多停留,只想将李建成控制手,然后击毙虚慧从容离去。

  可令他感到意外的是,一时失察,竟然没事先发现虚慧已经进入神武境,暗呼自已这次有些大意了。但同时,ing中怒火狂涌,意识到虚慧进入神武境岂不是代表着胡琳儿就有危险了。

  上次胡家虚慧企图吸取胡琳儿的一身修为突破到神武境,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如今看来jiān计有可能已经得逞。

  这样一来,他再也无暇顾及李建成,气怒之下,想都不想就直接施展出神武境强者立判生死的攻击手段“灵魂攻击”,成心要想一举之下毁掉虚慧的一身修为。

  他清楚,虚慧刚刚突破到神武境,体内灵魂成形没多久,一旦遭遇灵魂之力的攻击,哪怕不死一身修为也要废了。既然虚慧如此狠毒,还借助胡琳儿的一身修为来突破,今日就先毁了对方的神武境修为再说。

  不管胡琳儿是否给虚慧吸取一身修为,反正自已自持炼化了体内吸取五大妖王的灵魂之力后,施展“灵魂攻击”已经不会有后遗症出现,也不会给旁人留下致命的可趁之机。

  虚慧做梦也不曾想到,项天成刚出手就是立判生死的“灵魂攻击”,吓得他魂飞魄散,可偏偏无法逃避。面对着数道诡异的黑线直冲自已而来,顾不得自已刚刚进入神武境,第一时间调动体内的灵魂之力用来抗衡。

  但他也明白,自已刚刚进入神武境,体内的灵魂ォ修炼成形没几天,根本不是项天成的对手,心中已有怯意。

  就二道力量悄无声息地碰撞成一道之后,耳边已经传来项天成冰冷的声音,“凭你这点微末修为也敢抵抗本少主的攻击啊”

  虚慧暗呼不妙,刚想拼着重伤先保住一条老命为重,突然,一股诡异的力量就如决堤之水,一举冲进他的丹田,还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刚刚修炼而成灵魂如同被人扔进熔炉,脑海中传来“轰”的一声并什么都不知道了。

  项天成看到自已施展“灵魂攻击”一举废掉虚慧之后,看也不再看一眼,用那杀人般的眼神盯住李建成,厉声喝道:“李建成,胡琳儿哪里?”

  “项天成,李某倒也看走眼了,想不到你出手如此之狠毒啊”还没等被这一幕惊得目瞪口呆的李建成张口回答,李渊的身影出现二人之间。

  他就项天成靠近大殿的这一刻就有所察觉,管心中也有几分吃惊,想不到李家还有这样的强者来光顾。但他老jiān巨猾,为了以防万一,假装不知,故意找个机会离去,暗中关注着动静。

  同样身为神武境强者的他,自然很清楚这等强者的厉害之处,知道要是被对方事先察觉,抢先一步逃走之后,就没那么容易留下对方了。

  所以他离去之后,边暗中关注着项天成的动静,边布置一些人手,万一来者有不利于李家之举,哪怕对方是神武境强者他也有信心将其留下。只是令他没有想到,偷偷潜入皇城之人竟然会是项天成。

  现项李二家由原来的盟友关系已经演变成敌对的位置,没想到项天成还敢如此自大,视李家人为无物,胆敢单枪匹马闯入李家皇城。他心中暗暗打定主意,这次定要留下项天成,这样一来就没有任何势力敢阻止李家的称霸之举了。

  李渊对项刘二家联手抗衡李家称霸之举,早已经恨之入骨,看到眼前机会难得,岂肯轻易放过。一旦借机除掉项天成,单凭一个“刘邦”再也无法阻止李家的称霸之路。

  因大殿上还有虚慧这个刚进入神武境修为的强者,所以他也用不着急着出手,想暗处看看项天成的动静再说。可他做梦也没想到,同样身为神武境修为的虚慧会如此不济,一个招面之间就让人给废了。

  本来他还以为,虚慧哪怕不敌也能坚持一二,由自已一旁坐镇谅也不会有什么危险,可等到项天成一出手就是立判生死的“灵魂攻击”时,他已经来不及出手相救了。

  他想不到项天成会如此自大,身险地还敢贸然施展“灵魂攻击”,可是事先做梦也不曾想到之事。同为身为神武境修为的他,怎么会不知道施展出“灵魂攻击”后所产生的后遗症,除了被迫无奈,谁会不顾自身的安危用这种对敌对己来说,都是异常凶险的手段攻击啊?

  可叹虚慧费心机好不容易进入神武境,连出去炫耀一下的机会都没有,已经变成废人一个,怎能令李渊不感到震惊啊“本少主对付敌狠毒之人向来不会手软,相信这一点李族长应该比我清楚啊”项天成看到李渊现身之后,口中嘲讽着,心头暗暗提高警惕,看情况对方似乎早已经察觉到自已的到来。

  “项天成,李某给你二个选择,一是自已乖乖受擒,二是由李某亲自出手将你杀了”李渊管心中有些震惊,但知道项天成施展“灵魂攻击”毁掉虚慧的一身修为之后,只怕坚持不了多久,所以ォ敢大言不惭。

  “李族长,本少主既然敢来,也就有自保的手段。你以为凭你们李家这群酒囊饭桶也能留下本少主,就等着做白日梦吧”项天成神è自若,淡淡地说道,暗中却将目标锁定李渊身后的李建成身上。

  。。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