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八章 小五界


  既然知道柳嫣北水界,苏剑鸣自然是恨不得立马就『插』上翅膀去找她了。

  柳潜的话虽然未必完全可信,但以他素来的骄狂,苏剑鸣料定他不会柳嫣这件事上,拿假消息来骗自己。

  所以苏剑鸣坚信柳嫣就北水界的某座大雪山之中,只要他努力去找,总能找得到。

  不过苏剑鸣毕竟不是那种莽撞之人,他曾经两度陷入疯狂之境,后都成功找回自我,他现的心智,绝非一般人可比。

  该出手的时候,他绝不会犹豫。该隐忍的时候,他也绝不会贸然行事。

  他不是那种只知道拼命的莽夫。他知道自己想做什么该做什么,也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所以他也清楚自己做什么!

  明知心上人受苦,却兴高采烈地这里挖掘灵脉,一般人看来,这似乎有点冷血。

  可苏剑鸣自己知道,只有以快的速度祭炼出一个属于他自己的绝顶修炼之所,他才有可能一百年后的这个时候,成功救出柳嫣。

  所以他现挖灵脉,事实上就是救柳嫣,所以,他理所当然的应该兴高采烈。

  因为他挖得越快、越多,就越接近成功救出柳嫣的那一天。

  只是可惜,不管他以后修炼到何种境界,那个让他负罪终生的莫雪,他是永远也找不回来了。

  想到此处,苏剑鸣的心就忍不住隐隐作痛!

  本来一直忍住没有先去找柳嫣,就是为了先把修为提升上去,然后去南天城把莫雪救出来再说的。

  可没想到莫雪竟是早就被那桃夭给杀掉了。

  “放心吧,就算你已经不了,我也一定会把那桃夭揪出来给你报仇!”苏剑鸣恨恨的道。

  ……

  南火界,东临山脉中部的一条下品灵脉的所地,此时正上演着一出热火朝天的开山大戏。

  首先出马的是苏剑鸣,他是直接鸣剑一展,以力劈山河之势,强行灵脉的上方劈出了一条深逾百丈的大裂谷出来。

  然后是小青,作为灵兽它虽然不能像苏剑鸣一样,开山断流,却可以喷出一条火龙来将苏剑鸣劈出的裂谷的谷壁烧实了。

  这样一来,后面再往下挖,就不至于因为土层太松软而塌陷。

  接着就是『药』胖子,他之前见苏剑鸣一剑劈出那么大一条裂谷,早就跃跃欲试的了。

  此时见小青烧得差不多了,他直接两把大菜刀一出,口中道了一声“看你胖爷的”,便全力劈了苏剑鸣劈出的那条大裂谷上。

  看其深度,约『摸』有五十来丈。

  看来,他跟苏剑鸣之间还是有一段差距的!

  估计他自己也是不满意自己劈出的效果,他不等小青再次下去烧实,两把大菜刀一挥,再次劈了下去。

  不过因为越到下面,泥土硬度越大,他竟是连劈了好几下,都没达到苏剑鸣初的那个深度。

  这让他恼怒不已,正要继续狂轰滥炸一番,却发现裂谷已经开始塌陷了。

  不得已,他只能愤愤的退开,让小青继续去烧。

  待小青再次烧实之后,黑老粗也满脸狂热的往下劈了两剑。

  不过因为他连仙者之境都没突破,所以连劈了好几剑,却只往下劈了十来丈。

  饶是如此,他脸上的狂热之情,依旧不减丝毫。

  没办法,这事儿实是太疯狂了,不狂热都不行。

  开山挖灵脉,这是何等的大气魄啊大手笔啊?想想都让人热血沸腾。

  灵脉是什么东西?那是修真者梦寐以求的修身炼体的必需之物啊。

  仙界之中,多少强大门派曾为之大动干戈?

  远的不说,就说紫微宗占着一条上品灵脉,就引来多少人的嫉恨?

  南天城和离火城为了东临山脉这三十条灵脉,又掀起了多少次战争?

  可以说,整个仙界之中的各种争斗的根源,全都这“灵脉”二字之上。

  强如仙君者,争夺各个上古遗城,归根结底,是为灵脉。

  渺小如仙侍者,苦苦潜修数十年乃至上百年,只求一朝晋升仙者之境,然后拜入一个强大的宗门,还是为了灵脉。

  有灵脉,就意味着修炼将变得加容易。

  修炼顺利了,实力就起来了,实力起来了,就一切都有了。

  这实力为尊的仙界之中,是普遍的真理!

  由此可见,灵脉之于修士,是何等的重要!

  然而就是这么重要的东西,就是这让人争得头破血流的东西,眼下却有了可以挖掘封存的办法。

  这让黑老粗一个小小的仙侍如何不狂热?

  “仙界之中那么多灵脉,要是真能挖出来封存的话,那他们不是发了?别的不说,单是这东临山脉中的这三十条灵脉,如果能够全部挖出来集中封存一个地方的话,那也不是一般宗门可比拟的吧?三条中品灵脉,外加二十七条下品灵脉,这一封存一起,恐怕就是离火古城也不过如此吧?

  “到时候恐怕就是不修炼,整天只那里干坐着,修为也会蹭蹭蹭直往上涨吧?如此一来,我黑老粗岂不是也有机会突破仙者之境了?呃……仙者算什么?起码也得是仙师!唔……以我黑老粗的天资……就算不是仙师,那也得是尊者!哼哼,到时候回到南天城,什么林老大马老二,还不都一个一个跟我『舔』脚趾头的份儿?哈哈……”黑老粗刚劈了两剑,便心里如此美美的想着。似乎一切都已经美梦成真了似的!

  此时那大裂谷经过苏剑鸣他们的轮番轰炸,已经有两百多丈深了。

  其中的灵气比之开始的时候,已经浓了很多倍。

  不过苏剑鸣知道,一切并非想象的那么容易。

  一般灵脉起码都两三万丈以下的地底,现才挖两百多丈,不过是个开头而已。

  并且因为越往下挖,泥土硬度越大,所以后面的难度将大。

  不过为了柳嫣,苏剑鸣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莫雪的事儿已然追悔莫及,晏秋被天姥控制后又一直杳无音讯,现他的心力全都放柳嫣身上了。

  ……

  三天之后,所有人都苏剑鸣的一声呵斥声中,生生止住了再往下挖两下的冲动。

  此时眼前这片山早已是一片狼藉了,三天前苏剑鸣一剑劈出的那个裂谷,如今已然变成了一个深逾两万丈的深渊。

  深渊下方一丝丝浓郁的灵气氤氲而出,身处其中,心旷神怡。

  显然,他们已经很接近下面那条灵脉了。

  此时『药』胖子二人的表情越发狂热,全都目光灼灼的盯着苏剑鸣,看他到底是要如何将下面这条已经开始急剧消散的灵脉,封存到五彩蟠桃树中去。

  灵脉生于天长于地,就是深埋几万丈深的地底,也阻挡不了它的散发。

  要想以人力将其强行封存起来,简直是痴人说梦。

  要是真那么容易,整个仙界,恐怕早就被人挖空了。

  可苏剑鸣又自始至终都这么信誓旦旦的,他到底有什么手段没使出来呢?

  正这时,却见苏剑鸣神『色』一凝,祭出了那桃枝模样的五彩蟠桃树,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只听他道了一声“去”,顿时那桃枝迎风见长,眨眼便化作了一颗碗口粗的小桃树,“嗖”的一声便直『射』入了下面的深渊之中。

  『药』胖子二人见状正惊疑,却见苏剑鸣印诀连掐,又道了一声“阴阳齐,五彩现”,顿见那五彩蟠桃树即将落地之时,突然衍生五彩,黑、青、白、赤、黄,五道光柱一闪,便有如树的根一样,深深扎入了那灵脉之中。

  霎时间,整条灵脉有如找到宣泄口的河流一样,顺着那五道光柱喷涌而出。

  然后『药』胖子二人惊异的眼神中,源源不断的涌入了五彩蟠桃树中,期间,竟是一丝灵气都没有外泄。

  “这……那光柱将灵气吸进五彩蟠桃树中去了?”『药』胖子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怎么?还不相信吗?这五彩蟠桃树不但能将整条灵脉的灵气吸进去,并且还是分好了属『性』存放的。你看那赤『色』的光柱,吸取的就是火系灵气,白『色』的便是水系灵气。至于你木系的,就是那青『色』光柱所吸取的。本来一开始我只想集中祭炼一个小世界的,可后来我参破了那炼制之法后,决定还是同时祭炼五个小世界。名字我都想好了,就用如今仙界中的五界之名,只是都前面加一个“小”字。以后,你就专门那小东木界修炼!”苏剑鸣一脸笑意的答道。

  “小东木界?你的意思,那是我的专属修炼之所?”『药』胖子有些兴奋的问道。

  “你想得倒美!不过暂时来说,那确实是你一个人的专属修炼之所,以后嘛,肯定就会有别的人来跟你抢了!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到那个时候,五个小世界中的灵气肯定会加充沛。届时,就是再多人跟你抢,你也不用担心灵气不足的问题!”

  “呃……可我还是觉得一个人一个小世界好!”『药』胖子撇撇嘴道,“再说了,咱们三个我修木脉,黑老粗修土脉,你修火脉,你们不跟我抢,还有谁来跟我抢?难不成你还让别人进入这五彩蟠桃树中修炼?”

  苏剑鸣没有回他,他只是目含深意的笑了笑。暗忖道:“我现当然是只修火脉,可以后嘛……”

  ……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