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回 许千吟飞剑追叶九


  叶见玉虚生神色淡然,说的还极客气的样子,忍不住奇道:“我是栖霞山叶啊,玉虚生,你不记得了?”

  玉虚生捧着玉箫,躬身一揖,淡淡一笑道:“叶兄别来无恙?小弟当然是记得的,正屋打坐修炼,忽听得龙吟,知道有人前来,不及禀明家师,忙忙的赶到,原来是叶兄驾到,呵呵。”

  玉虚生说话四平八稳、不疾不徐的,连笑也笑的冲和淡然,见了老友,也不流露出十分欢喜,也没有一丝儿嫌怨之意,总之是一平如水,激不起半点儿微澜。bp;叶暗叹这便是所谓的少年老成、仙风道骨了,想来玉虚生这卧龙岗柳林呆的久了,终日里见的除了仙道高人卧龙生,便是这两条龙魂,竟然比自己还神情冲和自然。修道之人的至高心境他都具备了,怪道师父水镜观主曾说卧龙生的弟子玉虚生不同凡响,异日定会为仙道放一异彩。果然就冲着这股子平稳劲儿,自己就万万不及。

  叶也懂得但凡修仙道到了深处,往往追求心境的超然物外、宠辱不惊。往日里不论栖霞山修炼内功,还是被师父责罚挑水,都往这边儿上靠,但除此之外,叶仿佛有激情些,有时候放浪形骸甚至可以说是狂放不羁些,见了老友远别重逢般的欣喜,真率自然,喜形于色,丝毫不做作。

  但如今一见玉虚生,好似他生来就是不显山不露水,也没有做作之意,似乎天生如此,是喜是怒根本看不出来,仿佛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

  叶惟有苦笑,只得点头应道:“许久未见,玉虚生老弟长的益高了,比我看起来还老成些儿。哎!我倒是无恙,只是家师水镜观主情况却有些不妙,令师尊卧龙老前辈可好么?”

  玉虚生还是那股子稳劲,不紧不慢的道:“我师父甚好,每天这个时候,师父总会沏一壶山茶细品,这会儿应该还屋里品茗。”

  叶指了指立道旁立着的青白二龙的魂魄,讶然道:“这两条龙真是冤死的么?阴魂不散,似乎只听玉虚老弟的箫声。”

  玉虚生微微一笑,扬手撵散青龙和白龙的龙魂,两龙似也听话,如云雾般立刻散去。叶瞧了啧啧称奇。

  玉虚生淡淡的道:“这两条龙魂说来话长,的确是冤死的。自从师父入住卧龙岗以来,约束龙魂,它们也只听我们师徒俩的话,叫龙魂不要危害附近姓,反而造福乡民,比如干旱季节里,各处水不足用,只有我们卧龙岗的龙池里一年四季都满满当当,皆托龙魂之福。”

  叶点点头,抚了抚受惊的马儿,还要问详细缘由。

  玉虚生难得的叹息一声,慨然道:“早以前,曲阿地界有个从东海贬谪来的龙女,生得青龙和白龙两子后,小龙被带去了东海,龙女依旧曲阿受凡间贬谪之苦。后来直到龙女衰老变成了龙婆,她的青龙白龙二子已东海立下功勋,回曲阿来接龙婆时。只因龙婆凡间呆的太久,不惯腾云驾雾,白龙背上不慎摔了下来,死于卧龙岗。青龙白龙二子丧母之痛,就卧龙岗哭母,泪洒成龙池,久久不肯离去。但当时本地的姓不知是两条贞烈之龙,还以为是恶龙作孽,遍请法师高人作法,指点众姓纷纷冒雨前来用蓑衣降龙,青白二龙便被困死这荒山野岭之上,是以此地后名为卧龙岗,而青白二龙是冤死的,魂魄不散,时常伤人,直到后来师父此结庐,拘禁了二龙魂,此间才太平了,而师父本来的大名隐去,性便叫卧龙生了。”

  叶听了也甚是感叹,点点头道:“原来是贞烈且冤死的两条龙,怪不得你师父没有把它们除掉,哎,也怨不得这两条龙魂,着实让人叹息。”

  玉虚生道:“叶兄此来是拜访吾师的么?随我来。”

  叶苦笑道:“嗯,我从栖霞山欲往天台,途径此处天色也晚了,一来是拜访令师,二来还要投宿,惭愧惭愧,真是劳烦玉虚老弟了。”

  玉虚生淡然一笑道:“叶兄说哪里的话,快请!师父他老人家见了你一定会高兴的。”

  两人正要往柳林深处仙道名宿卧龙生的所。正这时,忽听得破空声响,一阵喋喋的笑声响起:“嘿嘿!臭小子,看你往哪里逃!”

  叶霍然回头,忽见一道至强至烈的青光而来,玉虚生见了也惊道:“何方高人?好璀璨的飞剑!”

  玉虚生还道是本派有名的剑仙驾到,叶却早已听出了那喋喋的笑声,再看这道青光,加是了,忙道:“不好!是魔道的白衣神剑,快跑!”

  叶拉了玉虚生就要借着五行遁术遁走,又怎奈何玉虚生不会遁术,而叶道行又甚浅,无法带人遁走。

  就见青光闪过,霎时间阻住两人的去路。魔道剑仙洛阳第一豪客,白衣神剑许千吟人剑一分,早已仗剑傲立于道,杀气逼人。

  玉虚生见了却不认识,又极少出卧龙岗,也从未听说过白衣神剑的大名。玉虚生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依旧四平八稳、淡淡的道:“阁下是魔道人?来我卧龙岗有何贵干?”

  白衣神剑许千吟仰天大笑,狂傲无极,厉声道:“不错!魔道白衣神剑许千吟,你总该有所耳闻。”

  说罢许千吟斜睨着玉虚生,仿佛就凭自己的名头便可以把这两个小辈吓的屁滚尿流。

  谁知玉虚生茫然的摇摇头,淡淡的道:“恕我直言,没听说过。”

  白衣神剑许千吟听了好不泄气,怒气烧,但又看他的样子不似作伪,应该是真不知道。

  许千吟冷哼一声道:“山野小子真是孤陋寡闻,这姓叶的贼小子是你的什么人?”

  叶见他的青光飞剑到时早已暗暗心惊,这时反倒镇定了许多,自负有五行遁术随时可以遁走,只要不拖累玉虚生便好。当下见许千吟问,叶抢着道:“他与我素不相识,白衣神剑,你要想赶杀绝,有我一个人对付你足矣。”

  许千吟皱起了眉头,暗道这姓叶的贼小子牛皮不改,死到临头了还要说大话。

  这时玉虚生却淡淡的道:“叶是我的道友。你白衣什么的是魔道人,和我们仙道从来势同水火,你若是寻叶道友的晦气,须先问过我。”

  叶暗道不好,忙冲玉虚生递眼色,玉虚生只作不知,神情依然是淡然自若。

  许千吟气急反笑,只道仙道的后辈弟子吹牛皮扯大旗的越来越多了,于是冷冷的道:“本尊来此地与你无关,少要多管闲事。叶!好小子!上回让你放空飞剑骗过了我们,今日看你往哪里逃!哈哈哈。”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