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回 五鬼拦路,小茉遇汪仁朱光


  午后,----然道:“当然喽,我打算公子衣衫上绣一朵紫茉莉,然后就可以附身其上了,小茉随着公子形影不离,公子还能随时随地叫小茉出来,岂不甚好?”

  叶一怔,笑道:“成么?那样也好。”

  两人出了悟月小筑,由小茉领着,穿过后园,沿着山路,往深林里走去。

  一路上两人窃窃私议,计议已定。

  午后的阳光洒赤城山的半山腰里,漏过树缝,丛林掩映着,显出忽明忽暗的色彩。

  山道从赤城道院的后园,直延伸到赤城山的后山深处,所过之处,皆密林,鸟鸣蝉噪,倒也热闹的很。

  刚走出不到二里,小茉冲着叶递个眼色,轻盈的走前,而叶则借着五行遁术,附草木,或是木遁或是土遁而行,暗地里跟着。

  山林深处,参天古木遮蔽天日,虽然有公子暗地里随着,小茉还是有些惴惴不安,尤其前面不远便是半山腰转后山的关隘要冲,五方鬼大多数时候都那里值守着,收小妖们的买路钱。

  小茉轻移莲步,穿过密林,峰回路转,却现山路要道两旁什么都没有,哪里有五方鬼的影子!

  山林还是沉浸禅噪鸟鸣声,小茉狐疑的四外望望,暗暗猜测着:难道今日五方鬼不么?还是换了道儿收买路钱了?

  正小茉迟疑之际,忽地树上掉下一个红脸的大汉,双手叉腰,摆开架势,摇头晃脑的哈哈大笑道:“此山是我山,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须留买路财!嘿!小妞儿,拿钱来!”

  叶掐着木遁术,躲树丛看的分明,只见这个红脸大汉长得倒也是人模人样,只是半尺长的头编着好几条小辫,摇头晃脑起来,就好似王冠上的冕珠,十分有趣。叶又见阳光漏过树缝打这红脸汉子身上,无半点儿倒影,不是人是鬼了,不用问,正是五方鬼之一。

  饶是小茉有些心里准备,还是吓了一跳,如今见正主儿来了,倒也不似先前一般的提醒吊胆。

  小茉轻咳一声,没好气的淡淡的道:“何方山妖野怪,敢阻本姑娘去路?哼!你可知本姑娘乃是紫云洞弟子,你敢如之何!”

  那红衣大汉仿佛听到了天下好笑的笑话似的,夸张的捂着肚子直笑,半晌才道:“哎呀!笑死我了,这年头小小的花妖都冒充仙道弟子,嘿嘿,你以为你能逃过我这双法眼去?”

  小茉秀眉微蹙,冷冷的道:“哼!是花妖又怎样?你不也是山妖野怪,五方鬼的红脸鬼么?无名少姓之辈,还来打劫,呸!”

  那红脸汉子脸上憋的通红,还好本来就是红的,不明显罢了,趾高气扬道:“原来小妞儿也听过我们五方鬼的名号,什么红脸鬼,本怪行不名,坐不改姓,五方鬼的老幺朱光是也!嘿,小妞儿,想必赤城山群妖间,也听过我的大名?”

  红脸的朱光满是期待的看着小茉,盼着她能大吃一惊,要是能吓倒了就妙了。

  谁知小茉茫然的摇摇头,不屑道:“朱光?没听过!”

  五方鬼的老五朱光好不泄气,叹道:“小妞儿初出茅庐,不知朱爷爷的大名,快!拿钱来!要五钱银子才能过路!”

  小茉伸出芊芊玉手,扳着玉指,数着:“一、二、三、四、五,天哪!要五钱银子啊,你也太黑了!莫不成打劫一个,你们五方鬼一人都要分到一钱银子,哼,要钱没有!”

  朱光正色道:“我们五方鬼情同手足,收来的买路钱自然要平分财帛,男妖一两,女的五钱,你身为花妖,便宜了一半哩!”

  小茉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树丛里眯着的叶也是暗暗好笑,敢情是这买路钱当真不便宜,并且男女有别。

  正这时,就听得朱光身后,几丈远近的树下,忽地闪出一个人影,也是粗布破衣,正靠着树干长长的伸着懒腰,却是个白脸的书生,张口打个哈欠道:“哎哎,五弟,你什么时候变的婆婆妈妈的,都把人吵醒了。打劫还不干净利落,和她解释什么!呦!是个★★呀,怪不得怪不得!”

  小茉暗暗皱眉,白了一眼这白面书生,冷哼道:“你也是五方鬼的么?”

  那白面书生正了正破衣,走到进来前,满面堆笑道:“正是正是,下五方鬼之汪仁,人送绰号白衣秀士!”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