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回 搜魂术


  叶眼第一次闪现出浓烈的★★,五光石蓦地祭起,同时双臂一张,喝道:“金乌坠地!”

  就见火光拢叶身前,立刻冲天而起,聚成一团巨大的火焰球,映照的四围璀璨夺目。霎时间火焰球宛如金乌坠地,砸向了天水宗黄衫和靛青衫修士的所。轰的一声闷响,金乌坠地散开绚烂辉煌的火焰波,如同散出一圈圈涟漪,触草木燃。

  天水宗那黄衫和靛青衫巡山弟子脸色立刻变了,顾不得捏碎传声玉简,保命要紧,飞身往后掠出。bp;而叶的五光石早已祭出,如流星赶月一般正击往后飞掠惊慌失措的黄衫修士。就听啊的一声惊叫,黄衫修士被砸,喷出一口鲜血来。

  与此同时,五方鬼张四的飞烟剑祭出,剑光虽然不够凌厉,但扬起一股浓烈的飞烟,立刻遮成了一道烟幕。

  随后老四汪仁的弹月弩射出一道冰箭、朱光的红丸弹弓打出一枚红珠,闪出赤焰的火光,与二哥的烟幕同时就到。

  天水宗两大巡山弟子躲避叶的火系群杀招法金乌坠地尚且不及,黄衫修士又被叶五光石打,受了内伤。再加上张四的飞烟剑遮起的烟幕掩护,汪仁和朱光双双偷袭成功。

  朱光红丸弹弓弹出的红珠,击受伤的黄衫修士,赤焰烧到他上,无疑是火上浇油。

  汪仁的冰箭冷不丁击靛青衫修士,喀喇喇凝成一道冰层。

  但毕竟汪仁是练气期四层,靛青衫修士是练气期五层,是逃跑之余一不留神着了道儿。

  “开!”天水宗靛青衫修士真力过处,浑然不惧弹月弩射来冰箭冰冻的冰层,立刻破开就要逃逸而去。

  叶、曹十等人见状,纷纷要祭起太阳金砖、飞雷弹和捆妖绳要捉拿逃跑的靛青衫修士。

  靛青衫修士惊慌之余,玉简手,霍然回头,冷笑道:“慢!你们几个散修敢伤我师兄,惹我天水宗,我这就召唤师父和本宗长老来,看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叶等主仆七人,见他要捏碎传音玉简,不由得呆了一呆,叶目光杀机已现,冷冷的道:“你要是敢捏碎玉简,你们天水宗长老赶来之前,你死定了!”

  靛青衫的修士听了,迟疑不下,而黄衫的修士扑灭了火迹,挣扎着站起,又吐一口鲜血,脸色阴沉,显然真力损耗甚巨。

  这时,仙妹小玉忽道:“小茉,摄心铃!”

  一语提醒了小茉,小茉赶忙一拍乾坤袋,摄心铃飞出,就见一个精致的小铃铛迎风一晃变作斗方大小,霎时间铃音大作,摄心铃的摄心之声往前传送。

  小茉的修为是练气期五层,相较之下,黄衫修士重伤之余真力损耗,而靛青衫的修士也不过是五层,摄心铃立刻扰乱了二人的心神,两人脸色大变,赶忙要堵住耳朵,传送玉眼看着就要跌落地。

  巨木李的捆妖绳蓦地飞出,如一道灰光闪过,轻轻巧巧卷起传声玉简反弹了回来,巨木李一把接手。

  叶命道:“汪仁,用寒冰印封住二人。”

  汪仁立刻祭起寒冰印来,击往摄心铃干扰之下痛不欲生的天水宗两巡山弟子,啪的一座冰雕形成,封印住了黄衫修士,寒冰印又斜刺里甩出,印靛青衫的修士肩头,也封了一座冰雕。

  小茉见封印住了还不放心,昏迷剑祭出,环绕两个冰雕头顶,这才撤回摄心铃来。

  五方鬼众兄弟抢步进前,飞剑法宝围住了两个冰雕,让他们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小茉冷哼一声道:“不就是两个练气期期么?飞扬跋扈,仗着天水宗的实力拦路抢劫,哼哼,如今总算是知晓了姑奶奶的厉害了?”

  靛青衫修士又气又恨,咬牙切齿的蓄力,要挣脱这封印。

  五方鬼老五朱光火尖枪指着,冷冷的道:“还想跑?信不信小爷戳你个透明窟窿,烧的三魂七魄灰飞烟灭!”

  靛青衫的修士冷哼一声,怒道:“就凭你你们练气期三层四层的实力,想困住老子,没那么容易!”

  说话间就要挣脱冰雕,飞掠而起。这时,一道太清剑的湛蓝光华他面前闪过,靛青衫的修士瞳孔收缩,仿佛看到了死亡的阴影。

  叶冷冷的道:“有我,你跑不了。”

  小茉深恨这靛青衫修士方才言语轻薄,命张四道:“张四,去打这小子几巴掌,替本姑奶奶解气。”

  张四笑嘻嘻道:“遵命!”

  叶淡淡的道:“等等,我且问你们,此地是方寸山二十八星宿毕宿之地?”

  黄衫修士沉声道:“哼!毕宿天水宗地界,你们要是敢动我们一根汗毛,我天水宗绝不饶恕!”

  曹十怒道:“手下败将,还敢嘴硬!你们天水宗什么破宗派,不就是方才山数宗派之一么?吹什么大气。”

  黄衫修士咳嗽了一阵,冷冷道:“我们天水宗乃是毕宿前几位的大宗,方圆千里,莫敢谁何!你们外来的散修懂什么,识相是快点放了老子们,否则,死路一条!”

  这时,玉仙妹小玉从玉洞天走出,现出身形来,皱眉道:“像这两个拦路的坏蛋,直接杀了就是了,我们赶路要紧,哼!方寸山上小宗派无数,随意找个灵脉多的修炼也就罢了,我看他们这天水宗地方偏僻,方圆千里灵脉太少,庙小容不下你们这些大菩萨,谁稀罕去呢!”

  叶笑道:“仙妹说的是,我们偏偏不去天水宗。”

  张四拽着靛青衫修士的耳朵,冷冷的道:“小子,说!毕宿里有什么大宗派,道路山川如何走法,要是不说,当心你张爷爷的大耳刮子。”

  靛青衫修士平日里和黄衫修士是内门弟子,对练气期初期的记名弟子和刚入门的弟子颐指气使惯了,哪里受过这样的气,咬着牙胡说一通。

  张四见他目光闪烁没怀着好意,怒道:“臭小子敢骗你张爷爷,这还了得!”

  仙妹小玉皱眉道:“休要和他罗嗦,魂术!”

  靛青衫修士激灵灵打个冷颤,眼是恶毒之意。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