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二回 破阵!混乱群兽


  ?叶以云系群封配合碧玉飞剑,瞬间斩杀了化作冰雕的毒刺猬王和一群四级灵虎。与此同时,叶、梦秋和水珊都惊奇的现,云系群封法术对于青虎魔君布置的护山大阵烟瘴毒雾十分有效。

  “祥云雾霭,封!”叶一指烟瘴,天书道术云系群封,封印天地间一切水汽、云雾、烟岚,使得迷迷蒙蒙吞云吐雾般的毒瘴刹那间为之一顿。

  紧接着叶立刻拍出数件从药王谷洗劫来的元婴期上品法宝,打入顿住的毒瘴阵,喝道:“给我爆!”

  轰!几大元婴期上品法宝自爆,罡风震荡,烟瘴毒雾赫然轰开一个数丈的缺口。

  破阵之后,叶才祭起四象塔,招四方兽魂率先攻入,随后叶以雾露乾坤网为盾,驾着御天之龙,冲进青虎云天深处。

  阵法这边的青虎云天金丹期和筑基期役兽弟子纷纷变色,还没来得及驱赶妖兽封堵阵法破损的数丈大口,四象塔的四个元婴初期兽魂,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就冲了进来,一阵吞噬和踩踏,惊散了好容易聚集到一起的妖兽。

  青虎云天深处顿时乱作一团,妖兽受到惊吓的奔走咆哮声,筑基期役兽弟子的惊呼声,连那些云天的金丹修士,见势不妙,顾不得老祖的命令,纷纷驾着剑光后撤。

  “想跑?梦秋大小姐,开万仞车!”叶手持天魔剑,划出一道凌厉的剑气,扫平了前方一切阻碍,超越了诸多青虎云天修士。

  水珊正碰着万鸦壶,释放火鸦,但达不到极远的地方,只能烧到附近的妖兽,起到防御的作用。

  梦秋听了叶的话,把握战机,饮下一口风荷露,立刻开启了万仞车。

  成千山万道刀光剑影过处,驾着剑光的金丹期役兽弟子纷纷栽落,即便没死也受伤不轻,随即又被四方兽魂吞没。

  一声清越的凤鸣声,正往前方飞行的朱雀兽魂魂影一顿。

  叶散出神观瞧去,冷冷的道:“又是元婴初期的高阶妖兽兽王,小午子何?”

  说话间叶一拍乾坤袋,小午子兴奋的嗷嗷直叫,冲出来左顾右盼,立刻被青虎云天里山呼海啸般奔走的妖兽们惊呆了。

  叶立刻下令:“速去协助朱雀兽魂,灭掉前方挡路的妖兽兽王!”

  小午子暗暗庆幸,原来煞星主子不是让自己去驱赶这么多的妖兽,嘿嘿笑道:“一个小小的兽王而已,何须朱雀兽魂相帮,主人且看小午子的!”

  叶冷冷的道:“废话少说!速去开路。”

  小午子领命即刻驾着剑光呼啸般的飞往朱雀兽魂和兽王战斗之处,趁着那蛤蟆兽王斗法激烈间,冷不丁的一道剑光掷去,立刻给蛤蟆开膛破肚。

  梦秋和水珊看的暗暗心惊,忙道:“叶师兄,这青衣矮矬子是谁?似乎也是元婴期的修为啊!”

  叶淡淡的道:“他是我的剑灵小午子,只不过是我的帮手罢了。小午子!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此地妖兽灵兽的兽魄,准你吞噬,快提升修为!”

  小午子闻言大喜,纵声长笑道:“谨遵主人之命!哈哈哈!”

  小午子化作黑雾,随着四大兽魂一起,不管役兽弟子还是高阶妖兽低阶灵兽,一阵疯狂的吞噬。

  就这时,前方的天际赶来黑压压的一团乌云,传来元婴层巅峰的强大灵压,赫然是青虎魔君驾到!

  “青虎魔君!青虎魔君出现了!”

  水珊惊呼一声,从这么强悍的灵压不难判断,来人一定是青虎魔君。

  叶对惊得花容失色的梦秋和水珊淡然一笑道:“总算逼出正主儿来了,看样子他养活这些元婴初期的兽王也不容易,哈哈。”

  “叶师兄小心为妙,我看青虎魔君隐藏了青虎云天大部分实力,他身后的才是真正值得忌惮的妖兽兽王和阶灵兽。”梦秋一脸凝重,盯着天际上那团诡异的乌云,和那云深雾绕的青虎云天深处未知的凶险。

  水珊也不无担忧道:“是啊,兴许还有元婴期以上实力的灵兽兽王!叶师兄不可不防啊。”

  叶点点头,神色自若道:“嗯!青虎魔君先前的布置毒刺猬、妖蜂、毒瘴,只不过是试探我的实力,如今见我把小午子都扔出来了,肯定是认为我仅此而已,所以他才肯提前出来。哼哼,咱们杀过去,看他究竟有何手段!”

  叶驾着御天之龙,催动四象塔的四方兽魂驱兽,又命小午子紧随兽魂,以飞剑斩杀前方兽王等威胁,向着天际的乌云推进。

  忽地一阵大地震颤般的山响,从青虎云天深处的两翼,传来野象的叫声。

  “象群!叶师兄!不是寻常的高阶妖象,都是★★到四级的灵象,这些家伙力大无穷,还会喷射水箭,有延缓和减速的效果。即便咱们驾着白龙驾着剑光飞行,也难躲这么多灵象的水箭!”梦秋不愧是大修仙家族的弟子,修仙典籍翻阅不少,见多识广,听着这震耳欲聋的声音,就判断出了灵象的威力。

  水珊听了吓的俏脸都惨白了,惊呼道:“什么!灵象会水箭!那可糟糕之极,咱们的雾露乾坤网虽然能抵挡水箭和元婴期以下的大部分伤害,但还是会被减速和迟缓的,到时候连同白龙都了水箭,咱们怎么对付青虎魔君,迟早会被打入象群,一阵踩踏就完了!”

  叶微微一笑道:“莫慌,青虎魔君认为我只有这点儿手段,其实真正的驱兽宝物还没用呐!等灵象再冲的近些!”

  梦秋和水珊似信非信,手捧着万鸦壶和万仞车,十分担心的望着由远及近的两大象群。

  天际的乌云上传来一阵沧桑而又颇有威严的声音:“哈哈哈!叶,没想到数月不见,你从一个筑基小修,修炼至了元婴期!若再假以时日,这还了得!天幸你年轻气盛,也不打听打听老夫的名头,就敢闯入我青虎云天!今日就叫你有来无回!象阵,左右逢源!”

  两大群灵象跑动的地动山摇,未及近前,长鼻一卷,水箭纷纷甩来。

  小午子踏玄武兽魂身上,听着震耳欲聋的大地震颤声,头皮也有些麻,试着打出一道剑光,正是一件元婴期的上品飞剑,直取前头的四阶灵象。

  小午子对他的驾驭飞剑的能力颇为自信,对这柄飞剑也是信心十足。

  谁知道剑光还没闪过一般的路程,不幸被众多的水箭击,剑光立刻放慢了一多半儿的速,直到后晦暗下来,跌落尘埃。

  小午子大惊,又看灵象群的水箭朝他射来,吓的魂不附体,赶忙匆匆掠回,犹自惊骇道:“主人!这象群的水箭厉害,就是十个小午子,也抵挡不住这么多灵象啊!”

  叶淡淡的道:“退后!保护我的两位师妹的安全。”

  说罢叶冷冷的盯着两群合围来的象群,觑着范围差不多了,水箭都要甩到他们近前不到半里了。

  这时,叶才从乾坤袋拍出迷音竹,真力灌注于掌,嘭的击了迷音竹的竹筒上。

  一阵震颤的竹音,散出层层声音回荡的波纹,甚至化为实质,卷起了罡风,向周围十里扩散,深入进了象群里。

  两大象群刚刚合拢,这圈竹音的波纹回荡,立刻激的灵象灵智混乱,象眼通红,各个如没头的苍蝇,也不放水箭了,反而横冲直闯,踩踏同类,象群立刻大乱。

  后面十里之外奔跑来的灵象来不及掉头,撞进被混乱了灵智的象群,是死伤无数,激荡的野兽狂,连青虎魔君都无法操纵这乱了阵炸了锅的象群。

  嘭!叶敲击迷音竹,拍出第二掌。竹音的波纹又远远的扩散出十里,大范围的灵象迷失了灵智,连那周围本逃亡的高阶妖兽也一起陷入了混乱疯狂,不住的相互冲撞撕咬。

  小午子和梦秋、水珊见了这等大规模的群兽乱冲乱闯,都是心神震撼,赶忙放飞剑、万鸦壶和万仞车射杀乱闯飞来的高阶妖兽飞禽。

  至于地上的灵象,已然不会水箭了,只是乱成一团,对他们也没有了威胁。

  青虎魔君踏天际间的乌云上,须齐张,面目狰狞,脸色比这团乌云还黑,怒喝声:“叶!你欺人太甚!老夫念你天资卓绝,修为不易,略加教训你一番,你为何逼疯了老夫的灵兽,让它们自相残杀。有种的,只管冲老夫来!”

  叶冷笑一声,朗声道:“哈哈哈!青虎魔君,你本想借着青虎云天众妖兽灵兽之力与本公子抗衡,只可惜没有料到我有克制妖兽的极品法宝,看妖兽灵兽对本公子起不上半点作用,这才服软的?如今又妄想跟本公子一决高下?哼哼,你曾归云宗外时,以元婴期老祖的身份,对刚刚筑基的本公子出手,如今倒激将其本公子来,真是卑鄙无耻之徒!今天若不杀你,枉为叶!”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