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一回 化神期弟子大比(五)鬼王孤愁!


  (昨天把章节名的回目数字误写了,甚歉然,上一回应该是五百十回)

  叶以斩鬼之弧击败了二师兄绝崖子,并没有急着离开幻阵天地,反而重新祭起了迷音竹,对着陷入混乱状态狂奔的七级凶兽苍狼王,猛地连拍了两声。《》)

  凶兽苍狼王登时庞大的身躯一顿,张开血盆大口喘气,一双充血的狼眼,目露凶光,狠狠的盯着叶,但又好像十分忌惮叶手的迷音竹,迟迟不敢进攻。

  叶原本也没打算收服这只七级凶兽,虽然从战力上说,苍狼王应该比雷蛙更凶猛,但他深知凡是狼、犬之类的妖兽灵兽,对故主极为忠诚的,除非彻底抹去其灵智,成了凶兽傀儡,否则的话,无法让其重新认主。

  “抹去苍狼王的灵智制成傀儡,也是十分麻烦,索性用它去换绝崖子的高阶隐身术!”

  既然无法收服,就要好好利用一番!

  叶兜起了乾坤袋,试着给苍狼王传出神念,答应它重回故主身边。

  苍狼王的灵智果然不差,似乎听懂了叶传来的神念,没有反抗的主动钻入乾坤袋。

  这时叶才一碰腰间的玉牌,幻阵之光一闪,把他带出了幻阵空门。

  叶刚一出来,就看见了绝崖子和千雪同病相怜一般的同仇敌忾,对他怒目而视。

  在一旁的大师兄孤愁也胜了一场,专等着叶出来。

  孤愁略显苍白消受而又棱角分明的脸上,显出了滔天的战意,低沉的声音冷冷的道:“叶无忧!方才明月仙童传老祖之令,命你我二人不必再与其他师弟们斗法比试!只我们两人同时下场,胜者为榜首!得神游丹,成为神游修士!入方寸山主山北岛修炼。败者,屈居第二,当然,也顺其自然的成了今后东浮岛化神弟子排名榜的首位。”

  早已出场的冲霄子、炎武子也上前来证实此事,两人对叶的连败二师兄、三师姐两大天骄,自然是又惊又喜,都对叶勉励了一番。

  叶回头望望祥云上的菩提祖师和清风明月两仙童,躬身一礼,然后抱拳对大师兄孤愁道:“好!不过决战之前,小弟还有一事要办,大师兄稍候。”

  绝崖子眼睁睁看着叶冲他走来,惊疑之余,恼羞成怒,喝道:“叶无忧!你胜便胜了,还待如何?”

  叶丢出乾坤袋来,淡淡的道:“二师兄的苍狼王在叶某的调治下,已然恢复了神智。烦劳二师兄把高阶隐身术拓印一份,叶某用苍狼王与之一换。”

  绝崖子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权衡利弊,终究还是心疼自己的七级凶兽苍狼王,毕竟是自己的左膀右臂啊!至于隐身术,虽然得来不易,但终究是一门道术,拓印一份就拓印一份,总比失去苍狼王要好的多。

  于是绝崖子咬牙答应,取出高阶隐身术的玉简来,当着叶的面儿拓印了一份交给他。

  叶用神观略略一扫,满意的点点头,归还了绝崖子的苍狼王,这才回转身来,目光与大师兄孤愁冷冷一碰,两人不约而同的迈步走向幻阵空门。

  化神殿前的众弟子都静悄悄的,鸦雀无声,颇为期待的望着叶和孤愁消失的身影,甚至谁也没有再进去斗法比试,单等着叶和孤愁分出胜负。

  要是换做前几阵,一直以来排行榜首位的大师兄孤愁与新近化神排行在最后一名的叶叶无忧斗法,谁都不会看好叶。但等到叶如今连败了二师兄绝崖子和三师姐千雪两大天骄,众人都心神巨震,谁也料不到最后是鹿死谁手!

  叶踏入幻阵的一瞬,只觉周身寒风刺骨,身在一片冰天雪地!

  神识横扫方圆五千里,叶立刻发现了大师兄孤愁的所在,离着他足有三千里远近!

  伫立寒风和冰雪,叶相信孤愁同样也瞧见了他,但相距这么远,有足够长的准备和出手的时间。

  叶很想召唤出小午子和小拓儿来,与他并肩作战,不过转念又一想,他们在幻阵天地的斗法,菩提老祖一定看的到的,召唤出小午子来兴许还能说的过去,毕竟小午子是剑灵,和召唤灵兽相似,而召唤出化神后期的小拓儿,就十分不妥了,相当于以二敌一,胜之不武,在老祖面前也交代不下去。

  化神弟子大比就是比拼修士之间的斗法,而不是不择手段的生死之战,想到了这里,叶便没有召唤他们两个出来,心暗道:“我要以一己之力,战败孤愁!当之无愧的夺得神游丹,这才不辜负老祖对我寄予的厚望!”

  叶缓缓的撤出天魔剑来,紫色剑光拄地,散发出层层杀机,融入了天与地的肃杀和寒意!

  孤愁见他不动,暗暗皱眉,同样祭起了一柄闪烁着亮黑光芒的极品飞剑,仿佛与他的黑色法衣融为一体,迎着凌冽的冰雪寒风逼近!

  “很好!大师兄也没有拍出什么灵兽相助,独自前来的。”

  叶目光一凛,大师兄越是如此,叶越是倍感压力,这说明大师兄有着足够的自信和必胜的把握,不然他不会这么轻易前来。

  三千里!两千里!一千里!

  两人相距不过千里之遥,叶的身形终于动了!

  并非迎上,也非后退!叶的身影由实变虚,竟然从冰雪凭空消失!

  孤愁瞳孔猛的一缩:“二师弟的隐身术?他只看过一眼,这么快就学成了?绝不可能!”

  正在这时,叶的虚影突然在他身前百丈渐渐凝实,随之而来的是一股滔天的煞气!

  “天芒刀!以一化三,斩!”

  叶并没用动用手的天魔剑,而是祭出了另一样凌厉的大神通法器天芒刀,化作三道飞旋的刀光,斩向孤愁!

  孤愁的目光又是一凝,苍白的脸色上有了一层血色,不仅仅是面对强敌的兴奋,更象征着战意!

  孤愁的亮黑飞剑凭空一举,散发出无数厉鬼冤魂般的呼啸声,孤愁大喝道:“吾以诸天鬼煞之名,祭鬼煞之剑,斩!”

  鬼煞剑的光弧划出如幽凶煞恶鬼的幽风,卷向了叶的天芒刀光。

  轰!

  一声惊天的巨响,刀光和剑气一撞,登时消于无形,斗了个旗鼓相当!

  孤愁脸上的血红之色褪去,重新回到苍白和消瘦,仗着鬼煞之剑,低沉而又沧桑的声音道:“奇异的身法,诡异的刀光!”

  叶倒不是因为他是大师兄,只是出于对劲敌的尊重,冷冷的道:“我用的是五行遁术,天芒刀!”

  “好!诸天鬼煞,鬼煞之剑!”孤愁冷酷的盯着叶,缓缓的道。

  两人就好像两座亘古不化的冰山,同样的冷酷!同样的无情!仿佛令这片冰天雪地黯然失色!

  “诸天鬼煞?”叶一声冷笑:“看好了!天魔剑,斩鬼之弧!”

  一道流动的光华从天魔剑的剑柄到剑尖刹那间闪动,化作一道弧光,如电光石火般的到了孤愁近前。

  “地煞变!魂兮归来!”随着孤愁的大喝声,鬼煞之剑刹那间化作一团黑气,紧接着黑气凝成了一杆鬼气森森的巨幡,正挡住了斩鬼之弧的弧光!

  这回轮到叶猛吃了一惊,孤愁的鬼煞之剑与他的补天如意何其相似!竟然也可以随意变化形状,从鬼煞之剑变成了鬼幡!

  “大落雷术!”

  叶见法宝飞剑一时半刻讨不了便宜去,立刻施展天书雷系道术,泽风大过的大落雷术!

  漫天的雷光落下,如同雷雨一般的,笼罩在孤愁周围。

  孤愁浑然不惧,张开鬼幡,有数不清的厉鬼冤魂抵挡,承受雷光。

  “定!”叶不失时机的遥遥一指,清冷的声音传出。

  定神术!定天、定地、定神魂!

  鬼幡上数千冤魂厉鬼为之一顿,而孤愁仿佛根本没有受到任何封印,更不惧漫天的雷光,任由雷光落在黑色的法衣之上,都纷纷滑开了。

  孤愁低沉的声音冷冷的道:“小师弟!你的封印术和各种道术,对我的法衣无效!传说此衣出自天之上织女之手,岂是你区区化神期道术所能伤害!”

  叶的心咯噔往下一沉,看来这么多年,大师兄孤愁为了化神弟子大比的胜利,卧薪尝胆,不知费了多少心血,准备了多少利器!就这两件鬼煞之剑和黑色法衣,已然不能用极品的大神通法器称呼了,称之为仙器,也不过分!

  这股令人窒息的压力下,叶脸上显出了少有的疯狂之色,沉声喝道:“你以为单靠着这两样强大的攻防利器,就能立于不败之地么?御天之龙,象地之凤,出!”

  叶不惜消耗体内过半的法力,同时祭出了五条御天之龙和五只象地之凤!

  就见五条龙融为一体,五只凤凰也是一样。

  “凤舞天,龙战于野!”

  随着叶长啸声起,冰天雪地,天不再是天,地不再是地!天化为赤红之色,雪地也化作山舞银龙一般,冰雪随龙腾而飞旋!

  孤愁脸色骤变,但目现出了滔天的战意!

  “这,便是你最强的手段么?吾以诸天鬼煞之名,化身鬼王!”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