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飞剑


  第二一十四章飞剑

  每把飞剑都会觉醒出剑魂,修真界,飞剑可以说是修士使用多的法宝了,诸如一些上等飞剑,也不过才十块灵石而已。所以说,只要是一名修士,就是可以一些藏宝阁里购买到飞剑的。

  飞剑根据材质的不同,分为上品、品、下品。传说,还有极品飞剑。只是许寒一直也没有见过。像他手的这把飞剑就是品的。但就是这样,凌云门也是一个异类了,凌云门的一些弟子,无非用的也是下品飞剑而已。

  这把飞剑跟随许寒很久了,他用的也很称心,只是有一点点的瑕疵,那就是这把飞剑没有觉醒出剑魂,要知道一个剑魂对于飞剑可是起着决定性作用的。没有剑魂的飞剑,就好像是没有马鞍的骏马。

  千里马之所以跑的快,那是因为夜料很肥,饲养得当。每匹骏马都是不甘于落于后边的。当然许寒身为修真人士,他也是如此了。只不过对于这飞剑他懂的还真是不多,所以也只能向梁正远询问一些。

  梁正远虽然是许寒的仇人,但是该要利用的东西,还是得利用上,毕竟这梁正远是凌云门里的一位长老,他所懂得的修真事情,一定要比自己知道的完整。何乐而不为呢?虽然许寒的心还是稍微有一点芥蒂,但是走到现,只要能为自己的实力得到提高,那么一切都是值得的。

  许寒心也很明白,这梁正远看似对自己无微不至,照料有加,刚才甚至还为了自己的意愿,跟寒林真人顶撞。但是许寒可不是以前那种一根筋的人了,他早已经懂得了人情世故,对于人心的揣摩,也是知道了一些。

  现今,梁正远这么做,无非也是为了许寒身上的丹药秘典。唯有那人人垂涎的丹药秘典,才能促使梁正远做出这样一个决定。也似乎只有这个解释才能弄通,为什么梁正远这样一个大长老是甘愿的来此帮助许寒。

  然而,许寒可不想再像当年那样,被这个面善心狠的人给骗了。许寒不能重蹈覆辙,再次跌倒同一个地方。许寒现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小时候,小时候他凌云门喂马劈柴,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或许自己不会成为修真者,但是那种生活才是他想真真正正得到的。

  起码那个时候,许寒生活的很幸福快乐,没有一丝一毫的烦恼,不像现,即便有着一些他人没有的能力,但是许寒却再也没有当年那种轻飘飘的感觉了。那种感觉才是许寒想要得到的。而如今或许那种感觉,再也无法再记忆里重找到了。

  “很简单,只要能掌握剑魂,也可以说很困难,因为一个掌握了剑魂武斗家,甚至几千年都未必能出现一个!而一旦出现了,只要能活得够久,就算没有那秘籍,也早晚能掌握剑魂的运用和剑魂技能,只是有这本剑丸修炼,能够让他少走点弯路,快掌握而已。”梁正远笑着说道:“换而言之,元婴天阶秘籍不是指那本剑丸修炼,而是指剑魂!”

  剑魂?剑魂又是什么东西?一众人却是一头雾水的看着梁正远。他们一个个都算是帝都高层了,可竟是没人知道剑魂这种东西的存!

  “剑魂,这种东西如果没有领悟,也说不出到底是什么东西,不过,只要一个人的劈出来的剑招,能给人感觉似乎是带着情绪的,那么这就极有可能是剑魂带了剑魂的攻击了。”梁正远说道。

  “剑魂,就是有了情感的剑,或者说,剑招有了自己的心、有了自己的意识,因为有了意识,剑招就能充分的调动起每一分力量,因为有了情感,剑招也会变得加的坚韧、不屈、锋锐!有了剑魂的剑招,激出剑气时,就会带着强烈无比的情感!”许寒补充说道。

  柳风堂神色凝重道,“而且我们家的小健子,就是掌握了剑魂的人?”

  “不错,许寒弟子,就是掌握了剑魂的人!”梁正远看着许寒,沉声说道:“我这里和大家说清楚了,是因为这里的各位,都是我们自己人,不过我还是得说一句,今天,关于小健子掌握了剑魂的事,绝不可以透露出去,还有小健子,你的剑魂如果没有必要,好不要像今天这般显露出来,知道有剑魂这种东西的,可不止我一个人,我们帝都之上的游龙派可能有人知道,甚至一些隐士家族的人,也未必就不知道。到时候你使用剑魂一旦让他们现了,要是是某个宗门现了还好,大的可能就是要求你成为他们的宗门弟子,要是现你掌握剑魂的,是某个隐世大家族的人,很可能就是灭顶之灾!”

  梁正远突然又哈哈笑道,神色间说不出欢喜,“另外,今天许寒弟子使用了剑魂的事,就交给柳大人处理了,反正这事,也就柳大人行了。”

  许寒心下一凛,大意了!他今天使用剑魂的时候,竟是没想过会有什么后果,而灵狐。嗯。灵狐让自己赶进空间锦囊里去了,也幸好,当时现自己使用剑魂,并知道这是剑魂的,应该就只有王长老了。

  只是梁正远说这场的人都是自己人,可是表姐,难道表姐她也够资格进入这个圈子了?许寒回过头去。

  当众人回过头去,却是不禁都莞尔一笑,这冯碧娥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着睡着了,吴正红嘿嘿笑道,“嘿嘿,这种话,当然不适合这小丫头听见了,我要是用袖里乾坤,这个女娃估计就得睡三日了”

  炼丹师这种职业,可不是常人能够胜任的。一个炼丹师是需要大量的金钱财力支持的,没有足够的丹药进行凝练,就没有炼丹师,对药材药性的准确把握。那样是无法炼制出完美无缺的丹药的。

  吴正红身为凌云门好的炼丹师,当然这方面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既然她说许寒炼丹方面,有着卓越不凡的天赋。那么这句话,就必然会引起其他人的重视。凌云门,从来不会埋没任何一个人才。

  柳梦琳对于许寒早就是震惊的不能再惊讶了,所以她现听到吴正红如此说道,反而是一脸淡然的表情。她的神情,倒是跟其他几人格格不入。这也让寒林真人感到一丝无奈,看起来这个许寒,还有多的事情隐瞒着自己。要不然,这柳梦琳怎么可能一点反应也没有。

  寒林真人老脸一红,有些尴尬的说道,“我说,你们这些家伙,想些什么啊,我是那种人吗?再说对于冯碧娥,我从来都是没有私心的!她一个普通弟子,我有必要这么对她吗?还不是因为许寒这一次的事情,实是太过重要了,这才让我有些难办啊。”

  许寒十分理解的点点头,确实如此。这个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关系到自己母亲的过去,以及自己的身世。许寒还是很慎重的同意了寒林真人的建议,从另一个方面讲,这也是为了保证,时间的准确性。

  毕竟邯郸道,距离吴国,间还横亘着一道一线天山脉,那道巨大的峡谷,可是让很多修士,望而却步,不敢向前。那非是人力所能过的,唯有某些飞翔道法才能过那道鸿沟。

  吴正红没有说话,她心也左右思量着,这一次如果许寒能够真的直达邯郸道,那对吴国,可以说是一件好事情,毕竟从当年的三国大战,邯郸道封闭了数十年,现他们那里的一些情形,帝国的人,十分的不清楚。

  身为世仇,这份警戒之心,每一个吴国的人,都深深的能够感觉到。

  许寒现很矛盾,一方面是生他的母亲,一边是养他的国家。现应该怎么办呢?想到这里,许寒丝毫没有答案,性就不再深究下去了,这就是许寒的一个优点,有些事情,你越是要思考,反而就越会让自己绕进一个怪圈。

  许寒转而看到寒林真人那残留的丹药,心感慨道,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啊,许寒自忖炼丹之术等阶也算是很高了,可人家杨长老竟是自己丝毫没有察觉的情况下,把就自己身边咫尺的表姐弄睡了!

  待得柳如是把那本页面上依旧写着修士阶黄阶道法的秘籍取过来,交到许寒手里。面色难看的对梁正远说道:“长老大人,我们门派负责图书管理的阵法师负责的阵法出问题了,这本秘籍的价值明明就是一万积分,可它竟是扣了您一万点积分!”

  “嗯,好了,知道了,这点积分,我回头再找寒林真人算账,你先下去忙你的去。”梁正远笑道。直到柳如是后瞪了许寒一眼退下后,梁正远才不舍地摩挲了一下扉页,将秘籍交许寒手里,当即光华大作!

  那本秘籍许寒手里,竟是变得剑气!

  “难怪会被评定为元婴天阶秘籍啊,仅仅是封面上篆写的这几个字,竟然就有这么大的威势!”柳风堂啧啧赞道,场的几人都是见惯了风风雨雨、大起大落了,短暂的震撼、失神过后,很快就恢复过来。

  梁正远朗声问道,“许寒弟子,从现起,你就是我凌云门、我梁正远的院生,这本秘籍终究是本关于心得感悟的书籍,对于别人而言,或许一辈子都看不明白究竟是讲什么,但是对于已经掌握了剑魂的你而言,它只是普通的指导你如何使用剑魂剑气的书籍罢了,这本秘籍并不厚,给你一个晚上的时间应该够了?”

  这本秘籍的价值实太大了,也不能说梁正远吝啬了,而寒林真人和吴正红这次却是出奇的没有反驳梁正远,这小家伙,领悟的可是能被评定为元婴天阶的东西,毫无疑问,这小子虽然丹药和阵法方面的天赋也很不错,可是和武斗天赋相较之下,却是黯然失色了或许,这小家伙凌云门才是好的选择?两老对视一眼,摇摇头叹息一声。

  “嗯,一个晚上,应该够了!”许寒点了点头,刚刚翻看了一下,对于掌握了剑魂的人而言,这内容并不怎么显得晦涩难懂。旋而问道:“我现还能去藏书阁借阅两本道法身法吗?”

  这需要万积分的秘籍,已经有梁正远支付,吴正红给自己的三十万积分却还没动过了。要去邯郸道将母亲接回来,当然是道法越强越好!

  “现已经是大晚上了,藏书阁也早关门了,嗯,这样,我让柳如是再去藏书阁一趟,你知道你要藏书阁借阅的,是那两本道法身法、它们放哪个位置吗?”梁正远问道。

  夜色渐浓,许寒斜斜靠了院墙根上,十几年来,记忆早已经模糊了的母亲的身影,却这一刻渐渐清晰了。

  “母亲,你听见了么,小寒是如此的思念你,你知道你的儿子,现正想念你吗?”许寒喃喃念叨一声,月色下,微微弯起嘴角,不管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母亲对孩子的爱,总是那么深刻、那么的让人难以忘怀,抚着怀里的四本秘籍,许寒神色渐渐变得锐利,不论如何,这一次,一定要将母亲从冰冷的家族里接出来!

  许寒现对于母亲的思念,是难以名言的。那种感觉,只有他自己懂得。心的无助,让他变得加忧郁起来,这份忧郁,夜晚的洗涤下,也让他变得加有魅力。

  “许公子。”身后的一声叫唤,将许寒的思绪打断了。林不寓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许寒面前,轻声说道:“许公子明天回邯郸道,能不能将不寓也带上?”

  “带上你?”许寒疑惑问道,旋即摇摇头笑道:“我去邯郸道,可不是游山玩水,一不小心,可能会送命的。”

  “许公子说得极是,不过对于不寓而言,又有哪里是安全的呢?跟着许公子回去,我还可以继续和许公子学习炼丹之术。”林不寓说道。

  “你现已经凌云门了,你要的炼丹之术,完全可以凌云门学习的。”

  “可是我需要的,却是许公子掌握的我们冯家炼丹之术,何况,许公子一个男子,就算将夫人接出来了,也不方便照顾?”林不寓却依旧固执着说道。

  许寒凝视着林不寓,林不寓所谓的需要冯家的炼丹之术,其实不过是个借口而已,她真正想着的,却是怎么帮自己照顾母亲?心下生出了一股暖意,良久之后,才说道:“韩姑娘,如果我坚决不要你去呢?”

  “我会自己跟着去!”林不寓面色微红,语气却坚定无比。

  “这一次,真是太谢谢你了,韩姑娘。”许寒没再说别的,神色如常,很轻松的就抱住了林不寓。只是许寒这纯粹是下意识的举动,却让林不寓一下子浑身僵硬,许久之后,才看见许公子已经又靠回墙根上,还戏谑的看着自己,不由地又羞又恼,却是结巴说道:“许公子,现已经很晚了,我先去睡了,你也早点休息。我回房去了!”林不寓这一说完,连忙转身回房去。

  林不寓一脸的不适应,似乎对于许寒的突然作为,而感到有些紧张,毕竟她心里对于许寒还是有着深深的好感,虽然许寒刚才有些情不自禁,但她还是能通过许寒颤动的手,而感觉出他心的激动。

  许寒目送着林不寓纤瘦的身形,缓缓走进了房间,才长长的舒了口气,暗自苦笑一声,刚刚怎么就一下子头脑热,就把韩姑娘也给抱了?这还是我做出的事情吗。

  “许寒,你这个混蛋,这个人渣。我现就只有这一个后辈,你也下得去手?”识海,刚刚给放出来的灵狐再也忍不住骂开了!

  灵狐这段日子一直处阴阳鱼,调整自己的元气,毕竟他的终目标是要灵魂复燃,让自己真正的行走这个世界上。现虽然有许寒的庇护,即便生了什么事情,也能躲阴阳鱼避难。

  但总不能长此以往下去,将来的那场要生的劫难,灵狐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自己要是再不有所准备,恐怕是很能善终的,这也就是为什么,灵狐拼了命的一心想要提升许寒实力的重要原因。

  正所谓唇亡齿寒,现灵狐指望的就是许寒了。只要许寒能够好好的活着,他自己就有信心,借助阴阳鱼的神奇作用,而让恢复到过往那种实力。

  这样一来,将来的劫难,也就多了几分活下去的机会。

  第二天就是吴国,举国同庆的篝火晚会,这一天,所有的未婚男女,都会走上街头,去向自己心仪的对方,送花对唱。这种风俗,也是让许寒好奇不已,这个节日,倒是像前世他所知道的相亲。

  灵狐阴阳鱼待的时间实是太多了,对于一个灵魂体的人士,他阴阳鱼待的时间越长,那么就对他的影响越大。

  ……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