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 紧逼


  敖广一听大惊,天庭垂涎东海的势力很久,时常有派妖族挑衅,如今盘王老祖这一大敌未去,却是不好再树大敌,于是敖广决定亲自前去迎接,先去糊弄过去再说。

  突然,敖广想到东海这些龙族加上些虾兵蟹将,没有绝顶高手怕是没办法对付妖族天庭的妖帅们,敖广绞脑汁地想了想,后咬牙低声叹气道:“真的到了东海危机时刻了,看来只有去请父亲给自己留下的后的底牌了。”

  东海海面上方,近千万天庭大军阵列其上,军师狐山却紧跟头顶长着双角的人虚浮于海面之上,奇怪的是,并不是狐山做主,而是头顶双角之人下了命令道:“来人,趁着龙宫未有防守,给我冲!”

  狐山素来鄙视这些野蛮的行为,认为大战靠得是计谋,且不说先去打探敌人势力,而正大光明地进攻的战斗,自己还是第一次遇到。但随即又想,太一非常宠信此妖,身为太一座驾的主领,妖皇太一命此妖给自己当监军,分明就是不相信自己,表面上,他也不好得罪此妖,毕竟这个妖是个小人,常言道:君子已挡,小人难防。狐山忙低头说道:“监军大人,我们还是先去打探下龙宫的虚实,再计划进攻可否?”

  监军转过头来,看了狐山一眼,神情颇为古怪地说道:“不用了!我已经打探清楚,龙族除了两条大家伙之外,就剩下敖广这条小虫,很容易攻下来的。”说罢,眼睛中一道精光一闪即逝。

  狐山眼睛紧盯监军,自是看见监军眼睛闪过的精光,不知怎地,觉得身体处有点清凉,狐山微微缩了下脖子,想到:“他娘的,谁说这家伙是个神经粗大之人,这家伙分明是扮猪吃虎的高手,自己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就将龙宫的虚实打探的一清二楚,说不定之前的家族中暗地里的动作,肯定也被这家伙探明了。”

  不知道,有多少把柄落眼前此的手中,狐山心思急转,忙单膝跪下说道:“监军大人圣明,居然能决胜于千万里之外,此乃是妖族之福,狐山佩服,监军且下命令吧!”

  此时狐山的举动,是向自己投诚呢,那监军心中一喜。转眼瞬间又恢复了以前大大咧咧的形象,两只厚大的双手抓起狐山双肩就将其拽起,裂开大嘴笑道:“副军师快快请起,小蛟何许身份,岂有让军师行礼之理!”

  说罢,还捏了捏狐山的肩膀,旁妖看来这拉关系的举动,狐山身体上却是苦楚难当。

  肩膀快被这个家伙捏碎了,这家伙还给自己示威呢,看来非得有所表示才行,眼球急转几下,狐山从怀中掏出一件宝物—红玉珊瑚。

  “监军大人,这件灵宝请大人收下,这是小人一点点心意,专门孝敬大人的。”

  虽然,这只是普通的先天灵宝,但对于监军来说也是很难得,大笑着拍了拍狐山的肩膀,顺手袖袍一缩,珊瑚从狐山掌心消失。

  终于脱离了魔爪,狐山『揉』了下依然痛着的肩膀,急忙下令道:“还愣着干什么。没听见监军大人的命令吗,还不动手!”

  手下妖帅大妖们听到命令,急忙吆喝着指挥部下带兵突袭东海。这些兵将都是妖族天庭中筛选出来的精兵强将,对付龙族的虾兵蟹将自是容易得紧,挥动刀剑之下,皆有虾兵死伤,一顿棍棒下来,总有几个蟹将被砸破蟹夹身亡,顷刻之后,龙族不挡,步步后退,而天庭精兵则步步紧『逼』。

  墓地,后退着的虾兵蟹将从中间分开,出现条只容得一妖能通过的道,头顶龙角满脸胡须的中年龙族上前,正是东海龙宫之主-东海龙王敖广,身后紧跟着两位脸上含怒的老者。

  看着损失惨重的龙族守将,两位老者皆气息加火爆,向着狐山吼道:“你这只小狐狸精找死呀,竟然敢惹到东海龙宫头上!”

  狐山自然见过面前的两位老者,那时这两位长老就已经是大罗金仙圆满镜的高手了,此时,怕已经到了准圣期了吧,狐山脸『色』稍见羞愧,低下头顿时说不出话,随机又将目光转向了监军大人。

  那监军见状,上前几步与狐山站齐,稽首道:“晚辈小蛟见过前辈!晚辈奉天庭东皇太一之命,下旨命东海龙宫一众,奉命前往天庭听封!”

  傲天,略见瘦小的长老听到,简直就是气冒三丈,双眼圆睁着大吼道:“小小蛟龙,竟然敢如此放肆,太一那小娃呢?你滚回去让他来见我!”

  蛟龙听到此话,知道事情已无回转余地,抬起头来阴笑着说道:“两位长老息怒,晚辈也是奉命行事,前辈这就启程吧!”

  另一龙族长老敖地,心中感到憋气,不由开口道:“不是我说,就凭你们这些乌合之众,就想让东海龙族诚服,恐怕痴人做梦,龙族称霸洪荒之时,你们还未出世呢!”说话间,声音中竟然添加了内劲,声浪翻滚只见,海面刮起一阵大浪,迎头向着天庭诸人冲刷而去。

  天庭前面的妖族,均躲闪不及,被冲了个正着。各各都口喷鲜血倒退几步。蛟龙首当其冲,被声波冲击的倒退千里,砸大军之中。狐山修为虽然还未突破准圣,倒是后退几步,嘴角流出几道血丝。

  只听天庭妖族大军后面,一个朗笑声传来,海平面自有回应,清越悠扬,听起来心清气爽,妖族受伤众妖如沐春风,伤势顿时好转,龙族两位长老心中称异,心中暗道,音道高手!

  只见从天庭队伍中间,出现了一个七尺高下的年轻人,身着白『色』道服,面貌疏朗,二十七八模样,双目有神,举止不俗,手上赫然带着一枚枣红『色』的戒指,正是妖族伏羲大神。

  “陛下所料果然不差,龙族东海果然有高手顶着。两位,妖族伏羲有礼了!”

  “原来是羲皇大驾光临东海,伏羲老友,我等也算是洪荒中的旧识,不知为何向我龙族刀剑相向?”敖地终于见到一个撑场面的,见到伏羲目前的修为自己也是看不清,那么肯定也是突破了准圣修为的人,对付未有成就准圣之蝼蚁,龙族长老可以摆出气派,但对待同等修为高手,敖地也不敢稍加怠慢,忙稽首问道。

  “长老莫怪,我等如今各为其主,我身为天庭主守,却是奉命到来。”伏羲向来以文人自居,见到长老以礼相待,也不好就此发火。

  敖地听罢,眉头紧蹙,似思什么,良久,才言到:“龙族如今退守洪荒之极,不惹洪荒之因果,却是不能附骥于天庭,却是有付天庭两位妖帝的厚爱了,羲皇且退兵并转告妖皇。”

  伏羲听罢,哈哈大笑道:“你龙族不甘寂寞,重使出暗计,已经与洪荒大能结下因果了,岂是说退就退去。”

  两位长老听罢,均心中狐疑,两相看了一眼后,将眼神转向现任东海之主敖广,敖广心中忐忑,见到长老如此表情,心中有话,却是不便当面讲清,傲天担任龙族长老日久,为官之道甚为精通,此时觉察到事情有蹊跷,向着伏羲稽首道:“羲皇等天庭贵宾暂且此休息,我等商议一番,此事必将给羲皇一个交代。”

  伏羲先前只是有所怀疑,虽然精通易理算计,但针对混沌魔神的动向却是无法算清,此事也是听原始天魔说的,见此情形,心中加确定此事,于是心下稍定,伏羲乃是翩翩公子,时常以风流人物自居,自是不愿落人口舌。

  从小对这两位长老颇为敬重,此时还要倚重两位长老的实力,敖广也不敢丝毫有所怠慢。返回东海龙宫,立即屏退左右侍卫,普一坐下,敖广便将自己探寻道蓬莱岛,以及盘王老祖探寻原始道人的事情全部向龙族长老讲明。

  两位龙族长老听罢,却是呆坐椅子之上,许久不说话。

  当年烛龙发下重誓坚守洪荒之东,永不结洪荒因果,才得保全龙族上下的『性』命几许。加上同为兄弟多年,两位长老对于烛龙的睚眦必报的『性』格,自是了如指掌。烛龙此时方才动手,可见已经隐忍不住了,才出了盘王老祖的这一暗招。

  原本,两位长老就是担心,跟随这野心不死的龙族族长,与洪荒中的大神结下大因果,会白白丧了自家『性』命,目下的情况,不由让他们深深叹了口气,为了整个龙族『性』不得不战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