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 师兄弟对决


  请牢记本站域名

  正]?“你不会的!”微微低了低头,看着脖子上的这散着暴烈的火焰的火矛,感受着脖子上的危险,以及细细地矛尖对脖子产生的一丝尖锐的灼烧,夜的眼神继续看着了不周山的方向,慢慢吞吞地说道,好似没有丝毫受威胁的意识。

  乌把的瞳孔不禁收缩,顺着夜的眼神的方向看去,只看到一阵绵延起伏的山脉,似乎有所会意地,乌把慢慢问道:“那个地方是,不周山,难道!那就是师傅的陨落之地?”

  夜点了点头,良久不说话,半晌过后,夜才将眼神转向了乌把,而此时,金乌已经快要西坠了。

  金黄色的夕阳的光芒洒下来,将这片水地照得明晃晃地,水池的水阳光的照射下,一闪一闪地,就这时,一阵强烈刺眼的水波闪过的光芒射向了乌把的眼睛,乌把实际的对敌经验并不丰富,随即他伸出左手遮向了眼睛。

  机会来了,对战经验异常丰富的夜自然不会错过如此的良机,太阳真火快手凝注,顿时形成了一把冒着火光的剑状。身影一闪动,手掌轻轻地一松,火焰组成的剑身,就刺了乌把的肩膀,火焰的剑势留了乌把的肩膀,夜顿时快后退。

  接着,夜的眼前就出现了一丝火焰,那就是乌把的火矛,夜的身体化成一道彩虹闪过,乌把的火矛顿时落空。

  第一个回合打完,夜完胜师兄乌把,此次能胜利就是应为夜的心够狠,而且善于利用地势之便,一举偷袭成功,顺利地重创了乌把。

  虽然身为黎族的高手,而且有可能还是第一高手,乌把的对敌经验并不多,因为从来没人见过他出过手对付敌人。

  而他的徒弟,现任黎族族长蚩尤,也只是与他练武之时切磋过,甚至有一次见他曾出手猎杀过一次野兽,只觉得他高深莫测,几次出手都是点到即止,而且未有使出真实的实力来。

  如今已经成为大巫级别的高手的蚩尤,有时候都觉得,他到现还不是师傅的对手,也就是说师傅是大巫级别的高手,可能已经接近了祖巫级别了。

  当然,这只是蚩尤的猜测而已,但这个猜测距离真相很近。

  乌把自然是巫族大巫级别的高手,而且是大巫级别的佼佼者,但距离祖巫境界却还有不小的差距,但比起蚩尤来,这个差距要小得多,毕竟蚩尤重修炼时间太短了。

  “师弟,多谢你的赐教啊。”乌把随即收回枪势慢慢地说道,显然他还未能将夜这个小师弟当作自己的敌手,刚才的战斗他却是有些走神了,乌把想到,随即汗津津地,如果夜这枪是顺着自己脑刺过去,那么情况如何呢。

  摇了摇头抖擞了下精神,猛地,乌把将上身衣服扯了去,向着身体上的伤口看去,夜留下的太阳真火慢慢地消失不见了,而乌把的左肩膀出,却留下了一个深深地洞,但并无半滴鲜血从流出来。

  而夜显然也看到了伤口,不禁有些怀疑,这是不是乌把故意弄得自己受伤呢?

  大巫身上的鲜血是异常珍贵的,岂是能随意的浪费的!

  也就是说,方才夜的枪穿过乌把的瞬间,乌把已经将全身的血液凝聚到了身体别的地方。这样就是说,乌把完全有机会避过枪势而硬抗了这一枪,不管是报答师傅的教授道法之恩还是想了解自己的虚实,夜深深地看了一眼,心里大为警惕起来。

  眼见乌把已经逼出身体里面的太阳真火了,而他的伤口处也越来越小,而且伤口处竟然冒出了黑色的烟雾。

  夜不敢再怠慢,随即将手的太阳真火急忙压缩起来,竟然形成一个圆球状,而这圆球竟然的边缘竟然凝出一丝黑色,而这显然就是夜入魔后凝成的一丝黑色的魔气,魔气包裹着着圆球状的太阳真火的结晶体,好似能释放出无限的威能。

  乌把眼睛盯着这个能量球,他明显地感觉到一丝不对,这个能量球外围的这丝黑色竟然让他觉得丝丝恐惧的气息,乌把的脸上顿时显现出一丝愤怒之色。

  “夜,野猫子夜,你竟然敢背叛师门,另学他法,实是修道者之耻辱啊!”修道者一向是遵从师意,背叛师门者为人所不齿,乌把说着,脸上竟然显示出一丝不屑,他当然不能明白这不是夜所学的,而是夜成为魔人后的一束魔气而已。

  夜脸上微微一红,也不出声分辨,抓起这隐含威胁的黑色的球体冲着乌把猛地攻了过去,乌把眼神一缩,脑顿时展开种种闪避的办法,但是帝俊传下化虹之术是何等之快,而随着乌把做出着闪避的动作,夜的手掌心的能量球竟然好似导弹似的一直紧追了过去。

  心一横,乌把心头暗怒,这位小师弟看来想致自己于死地了,从之前的只字片语,乌把已经现这小师弟性情大变,作为巫族的领人物,对于巫族号大敌的行踪,乌把已经探得清楚,而夜先前只是传说失踪了。

  现突然出现此地挑战自己,让乌把心里不由地不怀疑,本来看师傅的面子上,乌把想饶过他一命,没想过生死相搏的,来此地他只想确认自己的师傅到底是不是就是传说的巫族的大敌妖帝帝俊而已。

  乌把内心充满了矛盾,妖族是巫族的大敌,而妖帝帝俊又是他的启蒙老师,说起来帝俊教给他的只是一些道法的基本知识,以及控火的常识问题,但就是因为这些道法让他能存活至今,现他的肩膀肩负着振兴巫族的大业,他可不能就这样轻易的死去。

  想到这里,乌把再次坚定了意志,他感觉到右胸部有些烫热,心顿时大骇,急忙侧转过身,刚才的精神有些恍惚,竟然让夜的偷袭成功了,乌把不由地心一叹,赶紧掐住法决凝神检查身体。

  蕴含着暴躁的太阳真火的能量球威力如此大,而且已经碰触到身体,岂是那么容易避过的,乌把的及时侧身闪避,只是将能量球上蕴含的夜的力卸了去大半,而能量却随着皮肤外围迅向全身流去。

  乌把顿时了雷霆大怒,看这个小师弟如此的狠心的样子,而且帝俊的师恩他就算报答了,这样他也能安下心对敌了,此刻,乌把才真正地将眼前的这位妖魔当成了自己的敌人。

  大巫真身顿时展开,千丈左右的法身已经是极限了,而夜方才攻入身体的太阳真火的威力也慢慢地消失着,所幸运的是自己也修习的是火功,所以对火有些免疫力,不同的是南明离火是比较温顺的,而太阳真火则是充满了暴躁和破坏性。南明离火驱遍全身,顿时焦躁的身体感觉一阵舒服,虽然消耗比起夜大得多,但是乌把的身体的伤势已经无甚大碍了。

  巨大的大巫真身凝转着巨大的拳头,猛地向还一旁用功的夜攻去,但猛地听到一声暴喝:“法相真身!”

  夜的头部开始慢慢地退化成一个黑猫的头,而顺着势子,夜的上身竟然向下爬去,瞬间身体部位和腿部也变成了猫状,身体不停地摇动着,头部竟然产生了一丝晃动,晃动的频率如此之高,好似出现了七八个脑袋似的,身体也随之变大到五米高下,野猫慢慢地提起爪子,锋利的爪子上面冒出渗人的光。

  刚才猛攻过去的大巫真身突然停了原地,乌把顿时大笑不止:“原来,你就是一头猫精啊?怪不得!”

  野猫的嘴角抽动了,嘴角的胡子也颤动了几下,但是并没有说什么,倏忽间,乌把的眼睛好似对视道了野猫的眼神,他从这双眼睛看出了恶狠的毒光,这种眼神是泯灭了一切感情的毒火,乌把不禁打了个寒颤。

  早就听闻帝俊身死后,帝俊的兄弟天帝太一霸占了羲和嫂子,而且帝俊的十个儿子也被废掉了,野猫的愤怒自然可以说的清,但是乌把竟然从眼神看出了一丝灭绝人性的光,这是什么眼神,乌把从来都没有看见过。

  “战!”乌把的大巫嘴里冒出来这一句,显然他放弃了一切的猜想,将所有的杂念都抛弃掉了,无量的煞气突然覆盖住了大巫的身体,乌把的巨大的拳头,再次狠狠地向着野猫瘦小的身体砸了过去。

  大巫连走两步,猛地冲到了野猫的身体周围,对面而来的危险,野猫竟然没有躲开,头部还是以肉眼看不清楚地频率不停地晃动着,乌把大巫的眼睛竟然有些迷离了,突地,野猫的四爪猛地从地面上窜了起来,锋利的爪子一下子顺着拳头的方向攻了过去。

  “喀!”细小的爪子撞击上巨大的拳头,猛地就见到野猫的爪子上的指甲,一下子就被拳头击断成几截,几滴黑色的鲜血顺着爪子留下,大巫的拳头的肉也向外翻着,已经能看到肉里面的骨头了,手上不住地往外流着鲜血。

  “嘶!”

  “啊!”

  野猫和大巫顿时同时出一声痛呼,而且伤得地方都是手上,野猫夜伤的是手指,而乌把大巫伤的是拳头骨节。手指连心,就连这样的大神通者也都出一声痛叫。

  ~

  ,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