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4 蹂躏陆压 佛门大僧现洪荒


  ?陆压何许人也,他自认为混元境界下第一人非他莫属,就算是圣人,在不防备之下也非自己的对手,陆压身体慢慢弓起。-<>-

  原本祭出手中着斩仙葫芦后,须得三日后方得再次使用的隐秘从来未有被人提及,但是他心里却知晓,但如今混元金斗既然已经到了头顶,护身的斩仙葫芦轻松地挡住了金蛟剪的攻击后,葫芦口却是现出一小人,这小人仿佛有意识一般,对着上方的混元金斗轻蔑的一笑,接着化作一道龙卷之气顶飞了金斗,金斗打了个旋转又回到了云霄手中。

  陆压面色微微一变,眼中顿时出现了些许湿润朝着斩仙葫芦一拜,动情地说道:“多谢父皇现身相救,小十感激不尽。”小人微微转身飞回了葫芦,但见原本青黄色的葫芦表面颜色竟然淡了少许。

  小人消失的那刻,陆压眼中的湿润顿时不见,运转法决,身体竟然放射出近乎无色的火焰,流云袖帕竟然被这火焰烧得涨开了少许,他眼中恶毒的神光对着虎视眈眈的三宵说道:“道友**,陆压日后自当领教,吾去也。”说着拿起斩仙葫芦就要顶飞金蛟剪脱身出来。

  三宵见状,心中大急,见到法宝未有作用,三宵径自飞出,将陆压呈现三角形围在其中,手中各自现出一柄宝剑。

  “剑气纵横。”云霄一声娇叱,三宵站定方位,竟然挥起剑光将陆压身体笼罩在其中,剑光慢慢连接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无边的网,陆压想要脱身出来,需要将其破除方可起效。

  “岂有此理,尔等小辈竟然如此猖狂。”陆压心中怒火再次炙烧,可他手中无宝却是无法阻挡着剑气,虽然他离火之体异常强悍,剑气及身只是在其身上刺出一道血痕,转瞬间这道血痕就消失不见,但是这剑气数量实在太多了,无数的血痕出现让他的身体看上去竟然血迹斑斑,虽然身居无上妙法化虹之术,却因为距离实在太小无法施展出来。

  “眼下看来,只有先脱身出去再想其它办法了。”陆压见到事情不谐,随即想出了个妙计。

  身体略微移动,竟然化身出来无数的影子,影子竟然好似实质一般站定各个方位,一时半会三宵竟然不能分辨出那个才是陆压道人的真身。

  不过幸而剑气数量很大,虽然分身看上去是实质,但是却并非实体,剑气所到之处,分身虚影立刻消顿,但这也给了陆压一个空隙。

  缝隙一出现便缓缓地自动弥补,陆压当机立断,化道长虹瞬间便脱身飞出阵中,云霄没想到陆压竟然如此迅捷,只能失望地看着陆压从她的视线中消失不见。

  陆压既然已经脱身出阵,心中一阵松懈,但是唯恐三宵追来,所以不理会殷商中弥勒等人的叫喊声,一连飞过了几百万里这才慢慢地停顿了下来。

  停下来的陆压正要辨明方位飞回西方世界,忽然闻听身后一声咳嗽声,陆压忽然回过身来,一眼看去,不由地亡魂大冒。

  只见一位身材消瘦的修士正站定他的身后,双手环抱着,笑吟吟地看着他,此人不是别人,这是陆压最为害怕的人原始道人,陆压大惊失色,但随即心态平稳下来,恭敬地施了个道礼道:“妖族十太子陆压见过道尊,道尊圣安!”

  要说洪荒世界谁最为厉害,陆压原本以为是身在紫霄宫中的道祖,但是经历了几次大劫后,陆压却认定他的原本的想法是错误的,当今洪荒世界中,最为厉害的是身前这位原始道人,当年以准圣的修为屠杀上亿魔族,战魔祖罗睺,挑战天道化身,这些壮举已经在他心目中埋下了不可抗拒的威胁力,如果身为混沌神魔陆压倒也不惧,但是身体夺舍化为妖族十太子后,原始道人的神威他却见识过许多次。

  如今这位洪荒大神的修为不知道增长到了何许境界了,还是先以礼代之吧。

  “呵呵,妖族十太子陆压,混沌离火之精,你到底是哪位呢。”原始依旧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但是说出来的话却让其震惊不已。

  “就算瞒得了洪荒中所有人,但也瞒不住道尊你啊。”陆压见到原始道人已经揭穿了他的原本身世,故而抬起了头不再做出恭敬的样子,身为混沌神魔的他自然有本体的傲气,但是他却无意拍了下原始道人的马屁。

  “不知道尊何往。”陆压见到原始只是看着他并未答话,急于脱身的他便开口询问道。

  “特在此地等汝。”原始轻声说道。

  陆压心中一暗,知道现在不脱身恐怕就难逃厄运了,飞快地运转法决,身体略微一荡,便出现在百万里之外,声音随之传来道:“原本道尊所请,陆压自当遵从,但陆压另有要事,不便在此多加逗留,道尊勿怪!”

  “要是我硬要留下你呢。”温和的声音再次在身后响起,陆压不由地心中胆寒,身体一侧便想加速离去,但却惊异地发现他的身体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阻拦着,无论他怎么用力,身体却再也难以向前踏进半步。

  见到原始嘴角依旧挂着一丝笑意,他心中一寒,自然知道这是空间之力让他的身体停滞在无数的空间中,就算他耗尽全部力量也不得向前。

  空间法则,陆压早知道原始道人最为拿手的就是三千法则之一的时间法则,但是没想到他竟然对空间法则掌握的也是同样的犀利,原本他的也懂得空间法则,知道修习一种法则是多么困难的事情,没想到这位大神竟然同时修为了两种法则。

  但是他不知道,原始此刻掌握的法则已经多达上百种,就不知道他是如何的想法了,身在井中,怎知道外面的天空是如何的宏大呢。

  一柄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宝剑出现在原始的手中,剑身略微抖动了一下,一道墨绿色的剑光就向着陆压袭去,这剑光飞来,陆压虽然身体不能动弹,但手中的斩仙葫芦却是祭出,勉强用葫芦的表面来挡住剑光。

  墨绿色的剑光与斩仙葫芦表面的宝光一撞击,好似并未发出什么惊人的碰撞,陆压的身体立刻被击飞出去百里,手中的斩仙葫芦飞出却被原始一把抓住,随手施了个禁制,一个宝珠出现,斩仙葫芦顿时消失无踪。

  “原始道尊,吾知道你功力至强,但是为何与吾作对啊。”陆压从地上爬起,一脸的愤恨地问道。

  “一则,你欺我玄道弟子赵公明,令他殒身于刁钻异常的恶毒法宝钉头七箭书之下,二则,你欺我玄门道教无人,就连三宵这么可爱的姑娘都欺负,岂非是让我玄门道教脸上无光。”原始的笑容登时消失,但随即再次浮了上来,慢慢地说道。

  “噗。”陆压一口鲜血再次喷出,叫嚷道:“就为了这事!!赵公明涉足洪荒大劫中,沾染上了大劫煞气,合当殒身上榜,三宵为兄报仇,差点让我丢了面子,这也算是欺负她们。”陆压脸上浮现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啪。”陆压脸上被一股元气冲击,再次飞出了五十里远,一口浓血再次喷出,其中还有被打掉的三颗牙齿,原始喃喃自语道:“哎,我话还未说完呢,你就插话,这就是佛门弟子,没礼貌,该打!”

  原始的声音很低,但是陆压却真真切切地听到了,陆压抹去嘴角的血正要爬起,听闻这句话不由地再次喷出一口金色精血,这次可是精血非普通血液了,随即歪了歪脑袋一头跌倒在地,陆压竟然被原始气晕了。

  “哎,这个人怎么这么禁不起说呢,竟然自己晕了过去。”解决了陆压,原始伸手一招,那陆压的身躯向着原始的手心飞来。

  正在这时,从天际间突然飞来一只树杈,闪烁着七色宝光,对着陆压的身躯狠狠一刷,带起阵阵七彩烟岚。

  “准提,你找死!”

  原始怒了,这陆压他是势在必得,看就要成功了却被准提插了一手,看来上次让其得到的教训还是不够多,这才还想插手抢夺陆压,实在是罪不可恕。

  竟然在老虎嘴边抢食,让原始忍无可忍,心中愤怒下,决定给准提个大的教训,让洪荒除了道教的都知道,想要捋胡须的下场。

  食指一点,混元剑脱手飞出,向着七宝妙树狠狠斩去。

  从天际中飞来一个壶状法宝,将混元剑顶飞了出去,同时飞来一个宝莲台,正是十二品混沌金莲。

  “咦,这壶的质地不错。”原始心中暗想。

  接引佛祖,如来佛祖紧跟着一个年纪老迈异常的和尚划破虚空出现在原始面前,这老迈的和尚手微微一展,壶状法宝飞到他手心消失不见,显然是用了须弥芥子等功法的缘故。

  “这个老和尚不简单。”原始心中暗想,并且暗暗戒备。

  “贫僧法号普照,见过盘古玉清施主。”老和尚突然合十,从嘴里说出了一句不文不白的话。

  “普照,没听过啊,他是何人啊。”原始呆立在地,不断地思考着,突然原始的脸上神色陡变,突然记起了一件事,那就是佛教过去庄严劫中的排名第一的南无普照佛,难道这老和尚还没死啊,怪不得准提,哦不是,现在是如来佛祖如此胆大呢,原来是找到帮手了啊,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