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8 各施妙法 西方算计终落空


  “老大.我们处在下风了.你看我们什么时候上去.都等了很久了.”虚空中的一个断层空间中.冥河道人来到身着黑服的无天面前.恭敬地开口说道.虽然无天成立了天魔族日久.其他魔族都唤为‘魔祖’.而冥河道人跟随无天时间最长.打开始就唤作老大.也就没有改变称呼.再说无天还是比较喜欢这个称呼的.

  “上去干嘛.一下子把佛教这些秃头杀个精光.那多没意思啊.而且天道注定佛教要兴盛一个量劫.我们此次上去灭了他们.恐怕诸圣下个要消灭的对象就是我们了.”无天怪眼一番.用一种极其怪异而又感兴趣的目光看着冥河道人.好似在看着白痴的神情.让冥河道人极具尴尬.

  “杀了多没意思.我不喜欢杀人的.杀人有个啥乐趣啊.不如逗弄着玩玩好.”别过脸去的无天在一旁嘀咕地说个不停.这些话语让冥河道人以及怪物墨都流出了两滴冷汗.这位习性可是怪癖至极了.

  “杀.我们看戏就行了.”距离不远的一个断层空间中三清、女娲以及玉鼎真人围坐在一个小木桌旁边.每人手中都拿着一个酒杯.木桌上还陈放着一些灵果.他们便吃着灵果.一边通过‘水镜术’看着洪荒世界中发生的一切.原始坐在一片惬意地拿着桌上的犹如葡萄一般大小的灵果笑呵呵地说道.

  每到看好戏之前.原始总要摆上一桌.然后边吃边看.有点像后世看电影时候的情景.而其它的二清、女娲以及玉鼎好似也熟悉了原始的做派似的.好不客气地自己取着桌上的灵果.一起兴致勃勃地看着.

  而下方的战场上.如来佛祖与太一战得正酣.如来佛祖连续举起手中的七宝妙树连连刷动.而太一手中拿着的是混沌钟.这是堪比盘古开天神斧的先天至宝.却是刷不动毫厘.

  蓦然.一股凶恶的气息从太一身上散发出来.接着整个北俱芦洲一阵鬼哭狼嚎.

  无数的怪兽、妖兽纷纷颤抖不停.惊恐地怒吼嚎叫着相互呼应着.顿时整个空间再次振荡起来.混沌钟上产生了比之方才加威严的压力.让佛教战士心悸不已地气息一直攀升着.太一的身体不住地颤抖着.身体迅变大.瞬间变为百丈高下的巨人.他俯视着天地间众生的哀号.心里莫名地多了一副畅快.魔族功法已经将太一的性情改变的太多.强烈的负面念头.不断地从其身上向四面八方涌动.

  太一的举动.让如来佛祖手中的动作微微一停顿.太一见状.混沌钟连连敲响.一阵阵空间法则被运用出来.佛教弟子被凝滞在当空中不能动弹.而魔教的低等魔族却好似并未受到影响.手中的刀剑棍枪戟拼命地向着佛教弟子攻去.

  “好想这个太一要发大招了.快看.这如来佛祖是不是要丢面皮了.”方才一直没有干劲的原始此刻眼睛瞪得大大地看着水镜术上的画面.手舞足蹈着连连催促着众人看去.二清和玉鼎倒是乐滋滋地看着这一幕.而女娲娘娘则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看了原始一眼.

  “不好.”远处正在密切观战的接引佛祖感觉到了情况的不对劲.脚底的十二品莲台催到极致.向着太一的混沌钟撞去.

  这十二品混沌金莲号称洪荒中的防御至宝.而混沌钟的攻击力号称洪荒中的攻击至宝.两个威力莫大的先天至宝相互碰撞.饶是混沌金莲只有守势.将如来佛祖吸入了金莲的空间中.就迅向后退去.但是混沌钟的攻击力还是接触到了混沌金莲.

  “嘭.”地一声.无数火花四溅而起.天空中飘落着几朵晶莹剔透的花瓣.这是混沌金莲受到了急剧强烈的撞击下.受到了极大的创伤.接引佛祖急忙收回了金莲.伸出手抚摸着金莲.心疼的差点眼泪都掉落出来了.

  缓缓地将如来佛祖放出来.如来佛祖看着地上的金莲花瓣.心中也是急剧心痛.这混沌金莲承载着★★西方佛教气运的功效.如今也受到了损失.这混沌钟的威力果然不凡.

  “师弟.还是我来.”接引佛祖的怒火甚.他乃是西方佛祖.原本乃是一圣人.可谓是在洪荒中站在金字塔顶层的人物.如今先是被原始道人打击了一番.而后又被通天教主羞辱了一番.这都不用说了.这两位也是食物链顶层的人物.接引佛祖自肘他没有可能能战而胜之.如今就连太一这个晚辈也想反抗.接引决定给太一一个教训.

  手中突如其来地出现了一个拂尘.向着太一轻轻一挥动.三千烦恼丝直奔太一手中的混沌钟而去.

  这三千烦恼丝是当年接引佛祖立教之时头顶褪下来的头发.他不忍弃之.遂炼制成了拂尘.圣人身体上的一份子炼制成的法宝.虽然不是先天至宝但是却胜却先天至宝.而且接引佛祖在一旁看了良久.这混沌钟的攻击力度是刚猛型的.如今只有以柔才能克刚.

  三千烦恼丝被拂尘牵着.迅变长.向着混沌钟困去.迅攀上了混沌钟的钟壁.然后来来回回迅缠绕了几遍.

  “好极了!”如来佛祖见到接引佛祖的妙招起了效果.差点叫了出来.太一也顿时慌了神了.迅掐动手决指挥着混沌钟向着本体方向靠近.而且他双手伸开向着混沌钟抱去.

  如来佛祖一见时机恰到好处.也不顾旁人怎么看.将手中的七宝妙树一抖.就向着太一打来.

  “啊呀呀.接引准提.你们欺人太甚.”见到混沌钟竟然被三千烦恼丝牵动着向着接引佛祖的方向飞去.太一顿时知道.比起功力来.他不是这接引佛祖的对手.太一周身突然发出无尽的魔气.这些魔气又化成无数个天魔.这些天魔丑陋骇人.疯狂地向着接引佛祖和如来佛祖扑来.

  如来佛祖眉头一皱.挥动着树枝.奋力向着虚空一刷.瞬间将这些天魔吞噬进妙树空间中.而接引佛祖则催动这因果之力.一道道金黄色的光从身上腾空而起.这些天魔接触到了金光顿时被焚烧了起来.

  身上运功.手上的动作就慢了下来.被这群魔头骚扰了一下.混沌钟竟然又向着太一的方向扯动了一段.

  “哼.南无阿弥陀佛.”如来佛祖见到事情不谐.顿时想到佛门咒语却是对天魔有莫大功效.一声佛号念动.一个巨大的‘卐’字法印向着天魔飞去.天魔之身遇到这些‘卐’字符印纷纷消散.不留下一点点痕迹.

  接引则不断催动因果之力.身上的佛光一时半会将周遭的天魔全数消灭.手中法决依旧掐动不停.右手拂尘拖动着混沌钟向着他的方向靠去.

  太一突然散开了魔气.身体再次猛地长高数丈.右手之上多了一把刀.此刀周身都是漆黑一片.刀身上散发着浓重的煞气.被太一手中的法决催动着向着三千烦恼丝斩去.好似被烟熏火燎了一样.三千烦恼丝迅断裂开来.并且尾部好似被烧的卷了起来.

  脱困的混沌钟好似一屁野马.猛地向着太一的方向飞去.由于太一急于抢回至宝.用力实在太猛.竟然被至宝带飞出去几丈远.

  到手的鸭子飞了.这让接引和如来佛祖面面相觑.不过.这把魔刀的威力也忒大了些.堪比先天至宝的圣人身上掉落的头发竟然被烧着了一番.看着飞回太一手中的魔刀.接引和如来佛祖就想哭了.

  西方佛教立教也已经好几万年了.这几万年来东拼西凑就这几件法宝.竟然不及这个魔族手中的任何一件.让他们情何以堪啊.

  法宝飞回手中.太一暗呼侥幸.他此刻也已经知道.比之如来佛祖来.他的修为也只是略微高出一筹.而比起接引佛祖来.他们之间的差异也太大了.

  魔族和佛教弟子的比拼已经结束了.而太一赫然发现.魔族现在仅仅剩下他身边的六位修为高深的魔族.身前密密麻麻地躺着大大小小的魔族以及佛教弟子的尸首.足见战况之惨烈.而反观佛教一方.还有近乎两千弟子存活下来.

  众魔族消耗甚大.接引佛祖的丧子之痛现在也基本已经出气了.有些默契地.太一和接引准提双方均选择停止了战斗.目前还未到最后决战之时.佛教和魔教并未做出充分的准备.

  远远地瞪着接引和如来佛祖一眼.太一阴恻恻地声音响起:“接引.如来.此战尔等胜了.不过.好戏还在后面呢.改天再会.”说完手中的魔刀向后一划.空间裂缝倏忽一下就将所有仅存的魔教吞了进去.

  接引和如来并未选择追上去再次攻击.而是双双对视一眼.均暗自叹息一声.良久.接引佛祖手中一团佛光挥洒出去.众佛徒被这金光射中.均站直了身体.方才的大战所受的伤也顿时好转.

  “师兄.你看着怎么办.”如来佛祖上前询问道.

  “佛教的一切依旧由你做主.若是需要我.我自会出面解决.”接引佛祖好似有些灰心了.随口说了一句就瞬间消失.

  如来佛祖向着虚空中一刷.将所有的残魂刷入七宝妙树.随即整顿了一下佛兵.率领着一众佛徒回归西方极乐世界而去.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