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3 佛妖之争 无心插柳柳成荫


  西方佛教原本资源不甚丰富,但这月光菩萨与日光菩萨是当年的准提佛祖比较看重的弟子,这月光菩萨手中持着的正是月光铲,此宝是准提佛祖为月光菩萨采就月**华炼制而成炼就而成,其品级也达到了灵宝境界,与这黄风怪手中的大刀相抵正好是对手。

  这月光菩萨当年也是参与过封神一役的,其战斗指数非比一般菩萨所能抵挡,但黄风怪也同样是,身为云霄仙子当年的坐骑,当年曾参与过多次大战,自然经验也是非常丰富的,两位的修为都达到大罗金仙圆满境界,刚一交手,都是心中大禀,知道对方乃是前所未有的敌手,经历了这次战斗后,两人中终有人能成就准圣境界,于是一佛一妖战得甚为激烈。

  月光菩萨手中的月光铲表面凹凸不平,然则这是根据月亮的样子炼制出來的,使用起來甚为顺手,但见挥舞月光铲之时,便有一团凄冷的佛光从铲面释放出來,而黄风怪见到嘿嘿一笑,将手中的大刀挥舞着,手中的刀光飞射出來与这冷光相互撞击抵消而去。

  两人就这样你來我往攻击了小半时辰,月光菩萨心中不耐烦的大叫道:“阿弥陀佛,勿那黄风怪,你我这样大战要征战到几时,不如我等释放出最厉害的招数,一招定输赢如何,你若输了便为唐玄奘放行,而我若输了便径自回西方去,不再参与进來!”

  “如此甚好。”黄风怪将手中的大刀停止了攻击,然后手中用力将刀柄插在地上,手中陡然出现一个袋子。

  “菩萨,小心。”八戒见这菩萨好心帮忙,随即开口叫道:“这袋中能释放黄风,甚是厉害,我等就是中了这一招才被吹飞了近千里地!”

  八戒此时也顾不上揭短,直接将最糗的经过说了出來。

  “哟呵,这不是朱刚烈与孙悟空么,你们怎么还敢回來了。”黄风怪听到声音,心中有些紧张,用意很明显,那就是故意说出來这话想要激的这两位不要插手。

  “元帅放心,吾自有解决办法。”说罢,手心一抖,一杆大旗竖立出來,立于身前,这大旗上面刻有龙凤麒麟等兽类的形状,看上去异常威武。

  这一杆旗一出來,黄风怪就感觉到这旗帜对他的约束作用,在场的妖怪,除了孙悟空外,八戒也能同样感觉到。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玄武皂角旗’。”黄风怪心中一凛,他自然听闻过这杆旗帜的厉害,传闻中这杆旗是妖帝帝俊亲手炼制,当年交与帝后羲和娘娘使用的,但他不知道这杆旗为何会落在这月光菩萨手中。

  “黄风怪果然好见识,这就是妖族的至宝‘玄武旗’,黄风怪,你有什么本事就放出來吧,我就不信你的黄风能吹倒这妖族至宝。”月光菩萨双手掐动了个佛门法印,这‘玄武旗’表面便释放出淡淡的火光,形成了个巨大的罩子,将这月光菩萨牢牢地锁定在其中。

  “好啊,这杆旗乃是我妖族至宝,如今正好回归妖族。”黄风怪将捏住袋口的手释放开來,顿时好一阵大风啊。

  只见黄风漫天吹过,黄沙弥天,煞气顿时充斥着这片地面,而这黄风吹过的风异常冷,好似被数九寒天的冷风吹在身上一般,而这风比起寒风來更是厉害千倍不止,悟空与八戒躲在一个巨石后面,但见黄风吹过,巨石上的石头迅速的消融,转瞬间就毁灭成为的风沙中的石子,石子铺面而來,悟空和八戒迅速躲避开來。

  两人身形移动到了相反的位置,这才将头上冒出來的汗水拭去,心里想着:“这黄风怪果然厉害,要是方才他使用这件宝贝,我们恐怕早就魂飞魄散了吧!”

  一个金黄色的身形从风沙中冲天而起,这黄风好似半点也沒有吹到这团金色身影一般,而一杆大旗也从金光中冒出,旗杆部位化作一团金光向着黄风怪穿了过去,威势甚为惊人。

  “吾命休矣。”黄风怪也不管不顾这黄风了,但这玄武旗已经罩定自己的位置,若是被这玄武旗穿中,恐怕他就是横尸荒野的命。

  “主人救我。”黄风怪突然仰天大声呐喊一句,一个身穿浅黄色裙子的仙女从天而降,伸出手轻轻一招,这黄风怪便化作一个小老鼠飞刀了这个仙女的手中,而玄武旗也顿时失去了方向。

  一个金黄色的袋子也被这仙女拿住,风突兀地停了,而这漫天而起的黄沙也慢慢落在地上。

  孙悟空和八戒从边上蹿出,向着仙女的方向拱手道:“多谢前辈搭救。”此时他再也不敢称呼其为仙子了,因为这仙女正是云霄仙子,而孙悟空自感觉这仙女修为高出他不止几筹后,便放弃了同辈相称。

  “嗯,快去救你师傅吧。”云霄仙子向着悟空和八戒的方向略微点头,才慢慢地说道。

  “遵令。”悟空和八戒同时再鞠躬,于是冲进了洞中去救师傅了,云霄仙子看了半晌,见到唐玄奘已经安然出來,于是向其点头后慢慢消失在空中。

  到手的鸭子飞了,见众人并未理会这月光菩萨,月光菩萨眼中含着深深的恨意,慢慢地驾起云向着南海方向飞去。

  南海之上,**海远,水势连天,月光菩萨也顾不得欣赏这般美景,直接向着紫竹林赶去,片刻之后,便见到观音菩萨座下惠安行者早已在外迎接。

  那惠安见月光菩萨含怒而來,便对其说道:“见过月光菩萨,家师已经在林中等候,……”

  月光菩萨听了惠安行者的话,便点了点头,然后随他进入林中,见了观音菩萨之后,月光菩萨连忙合十行礼道:“见过菩萨!”

  “嗯,事情办完了么,那东西拿到了。”观音菩萨略微点头,随即开口询问道。

  月光菩萨脸上顿时青一阵白一阵,这观音菩萨也算是大能,怎么会对方才的事情装作沒有看见,但是她依旧还礼道:“唐玄奘已经获救,但是功德却被人抢走了!”

  “恩,谁啊。”其实月光菩萨却是误会了观音菩萨,原來当月光菩萨借去‘玄武旗’后,这观音菩萨却被释迦牟尼佛唤去西天极乐世界一趟方回,对这人界所发生之事却是沒有看见。

  “是截教的云霄。”月光菩萨嘴里喏喏道,脸上显然非常不情愿。

  “哦,是她亲自出手了么,怪不得了,方才佛祖将我唤了过去,让我将佛门弟子齐聚起來,商议牛魔王的事情!”

  “牛魔王,他能有什么事情啊,甚为截教通天教主的坐骑,他的功力甚高,就连我也不是对手,而且他身份在哪放着,我等又能将他怎么样,最多就是★★了呗。”月光菩萨心中的怨气还未平息,说话间语气甚冲。

  “那‘玄武旗’你用完了吧,那还给我吧。”观音菩萨脸上浮现出一丝愠怒,葱白的纤细玉指轻轻一指,然后一杆旗帜从月光菩萨身上陡地飞出,径自落在观音菩萨的手中,而那月光菩萨竟然无一丝的反抗之力。

  月光菩萨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她被吓住了,原本她以为准圣境界与大罗金仙境界差别不是很大,而且这观音菩萨巫妖大战时已经是准圣修为了,但是由于她的修为是成立天庭以及天婚时候的功德所致,所以根基有些不稳,这些年來并未有一丝提高,让她原本就有些看不起的意思,但是她现在终于明白这准圣境界和大罗金仙圆满境界的巨大的差异了。

  “咳咳。”观音菩萨见到这月光菩萨已经被镇住,所以心中甚为满意,但是见她长期呆滞着,心中有些不满,随即假意咳了两声。

  “晚辈参见前辈。”月光菩萨陡地清醒过來,她终于知道这菩萨的意图了,随即大礼参拜道。

  “罢了,你还是以师姐称呼我吧,佛祖的意思很明确,那就是‘★★’这牛魔王。”说道★★这两个字的时候,观音菩萨的脸上有些慌意,而且声音很小。

  月光菩萨听了无语,她的智慧也是非凡,顿时知晓了佛祖的深意,这悟空与八戒俩个人肯定不是牛魔王这等已经修成准圣境界的高手的对手,而佛祖的意思是要让这牛魔王千万不能影响了西游大计。

  月光菩萨顿时明白似的点了点头,而观音菩萨却瞧瞧在其耳边私语了一阵,月光菩萨连连点头示意她明白。

  据佛祖所示,这西行已经有了玄门诸多弟子参与进來,而后面的一些灾难中的功德他们肯定会抢着去完成,如今之计西天诸佛也无甚对策,只有令佛门诸弟子积极待命,而且这其中佛门安排下來的灾难中的功德佛门弟子必须拿到,两位菩萨商议了很久,月光菩萨随即告辞离去。

  再说唐玄奘师徒,自黄凤岭后,三人便未有再次遇到劫难,一路相安无事。

  三人甚是无聊,但每日间悟空总是与八戒大战一场,成为了这西行路上唯一一个可解烦躁的地方。

  话说悟空和八戒,在黄凤岭一战中,均觉得修为不足,悟空的倡议却是得到了八戒的赞成,消除了六欲后八戒的干劲却是十足,沒到休息时刻总是战得天昏地暗,等到二人双双功力耗尽方才罢休,这一路下來行走了一个多月,悟空和八戒的修为境界虽然沒有突破,但战斗力却直线上升,,.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