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好狗不挡道


  伴随着斗法较技进入了第三轮,主峰之上,汇聚的欢欢宗弟子越来越多,甚至不少外门弟子都前来观战,这让主峰广场的人流量,达到了近二十年来高点。

  这一届的斗法较技可谓是『乱』象纷呈,第一轮的精彩,第二轮的诡异,陈执这个名字,也伴随着这一届斗法较技,传遍了整个欢欢宗。

  “他会是另一个阎酒生么?”这是所有欢欢宗弟子讨论得多的问题。

  这,是近百年欢欢宗人才多的一届斗法较技:不管是华光万丈的千念生,陆子敬、乾浮生、魏青诚等一众上一届斗法较技前十之人,再到穆拓崎、泠玉、楚冰凌这般年轻的后起之辈,一如十五年前百花谷的皇甫胜、陆傲,澹台清流,但就是这群所谓天才的光环之下,阎酒生一鸣惊人!

  今日的陈执,会如同十五年前的阎酒生么?

  对于这个议论,赞同者有之,但反对者却是居多。

  虽然若论起点,陈执远比阎酒生低得多,阎酒生就算再差,也有玄级灵根,而陈执的资质,却仅仅是黄级灵根,众人眼中,他远比阎酒生为草根,但同样的,陈执的资质,也成为了他巨大的阻碍。

  纵观天武大陆修仙史,以玄级灵根修到金丹修为的修士也并不算少,至少,一双手的手指是数不过来,但黄级灵根,历史上能够修炼到金丹修为的,没有一人!甚至黄级灵根能修炼到筑基之人,近百年来,天武大陆还没出现过。

  一群修士,行走前往主峰的山道上。

  “听说了么,这次第一场就是陈执和魏青诚的战斗。”

  “怎么可能,第三轮不是抽签么?”

  “哼,你没看陈执前两轮的情况么,他的对手从来没有是凝神五重以下的,这种安排,早已经司空见惯了。”

  “可惜了,我还很期望他能够这次进入前五十强呢。”

  “就算他不遇上魏青诚,这次也顶多进入一百强吧,五十强,太难了。”

  “我倒是觉得他能获得进入百花谷的资格。”看着周围人都认为陈执没有机会,一名年轻修士忽然说道。

  “百花谷?别笑死人了,那可是三十强才能获得机会,别说是魏青诚了,我看他遇上穆拓崎,可能都会输!”

  “唉,不过他也不容易了,要我是他,肯定明哲保身为主,反正第一轮第二轮已经引起一些金丹长老注意了,要是能混个金丹修士的记名弟子,这辈子都值了!”

  这群修士的想法,也代表了大多数内门弟子的想法,昨天其实还有很多内门弟子认为陈执能够获得百花谷资格,但随着陈执即将和魏青诚遭遇的消息传了出来之后,原本的风向顿时一转。

  便是阎酒生,当初百花谷时不也是没有战胜澹台清流么?

  正当他们激烈争论之时,忽然一名眼尖的修士注意到不远处的一道台阶上,陈执正缓步拾级而上,激烈的讨论声顿时戛然而止。

  这群人的争论,陈执又岂能没有听到,说起来他第三轮和魏青诚交锋,成渝早已经通知他了,这时候传出这消息,陈执仔细一想,便明白是陆家打压他的气势。

  只是陈执又岂会介意,他一步步朝着山顶广场走去,来到山顶,陈执一眼便看到了魏青诚等十几名修士。

  这群修士就站山顶通道出口的两旁,看那样子,似乎等什么人。

  陈执刚走上去,便被魏青诚拦住了。

  “什么事?”陈执面无表情地看着魏青诚,让人看不出他此时的喜怒。

  魏青诚冷笑一声:“陈师弟,其实我这次来,是为了给你一个机会。”

  “愿闻其详。”陈执『露』出感兴趣地神『色』,双手环抱胸前。

  魏青诚笑了,而他身边的陆雯雯,是笑得花枝『乱』颤,他们看来,陈执似乎有服软的架势,只不过,一切都太迟了!

  “哟,我可是听说陈师弟当初阴月峰可是嚣张至极啊,现嘛……”穆拓崎摇着扇子面带微笑道。

  早陈执被魏青诚众人围住的那一刻,周围的修士纷纷停下脚步,驻足围观,当听到陈执看似服软的话,一个个不禁『露』出嘲讽的笑容,甚至不少之前还讨论怎么样才能勾搭上陈执的女修,纷纷鄙夷地偏过头。

  “穆师弟,识时务者为俊杰。”魏青诚笑着说了一句,昂起头,居高临下看着陈执,一指自己的胯下,大笑道:“从我下面钻过去,再给爷爷磕三个响头,我今天就允许你投降,不然……”

  “陈师弟,你或许不知道,第三轮的比赛开始,为了保护人才,斗法较技中,若是一方明显不敌或是主动认输,裁判会主动叫停,上前阻止。但有一种情况,却是不一样,那便是签生死状!”陆雯雯接口道,笑容如花,却难掩她如蛇蝎般的心肠!

  听到生死状三个字,周围修士纷纷倒吸一口冷气,这生死状,斗法较技或是交流会也并不少见,往往进入了一百强的修士进行斗法之时,欢欢宗为了保护宗内人才,不会再像之前那样唯有一方主动认输再叫停比赛,毕竟进入前一百名的修士,说不定未来有大部分都可能晋升筑基,成为欢欢宗的中坚力量,若是宗内斗法中出现伤亡,这是欢欢宗高层不愿意看到的。

  但这并不是绝对,往往有一些仇恨极深的修士,都会斗法较技中提出签生死状,若是一方拒绝签订,将被直接判负,这类情况,百年前欢欢宗成陆之争为疯狂的时期,可是极为常见,往往成家修士和陆家修士一遇上,便会直接签订生死状,不过近些年,由于陆家修士欢欢宗内压过成家,所以斗法较技和交流会上签订生死状的修士也越来越少,而且据说已经有金丹修士提出生死状本就是自愿签订,若是一方不同意也不能直接判负,提出要改门规。

  但至少目前这条门规还没有改!

  周围不少修士都窃窃私语,目光不时陈执身上瞄来瞄去,特别是看陈执没有立刻回答,不少修士已经发出嘘声。

  世界本就是如此现实,当初这些修士陈执击杀血浮屠后支持陈执,而现,又能因为陈执畏惧逃避,而厌恶陈执,这就是修仙界,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

  “好啊。”陈执笑了,风轻云淡,魏青诚愣了愣,他有种一拳打棉花上的感觉,这次他之所以来这里,就是想『逼』迫陈执签订生死状,但现,陈执这声“好啊”,是什么意思?

  同意认怂,还是同意签了?

  “说起来,进入欢欢宗这么多年,还没签过生死状呢,倒是想试试。”陈执紧接着面带笑容说出这样一番话,让周围的修士集体石化。

  他以为这签生死状是做什么?有见过签订生死状时自信满满,也有见过慷慨赴死,甚至见过哭爹喊娘被『逼』签订的,但绝对没人能够像陈执这般,如此风轻云淡说签就签!莫非他以为这是游山玩水么?

  陈执却根本懒得理会周围的议论,摆了摆手,一脸随意地对着魏青诚几人说道:“让让,好狗不挡道。”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