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秘境开启!


  “这位莫非是贵宗晋级的金丹修士?”落日教的落姓长老忽然注意到了一旁的成无忧,略一思,便开口道。

  “正是,我也久闻落长老大名。”成无忧淡淡一笑,不卑不亢地回道。

  “你估计是听裘老哥说的吧,哼,这老匹夫记仇,老夫不过是上次欠了他一坛酒,便天天念叨。”落姓老者说着,还狠狠瞪了裘长老一眼,“你还有脸说!”他一提起这茬,裘长老登时大怒,不满道:“落老弟,你当初可是答应我……”

  话说到一半,骤然顿住,裘长老的瞳孔猛地一缩,回头看了一眼萧仙子,而此时萧仙子旁边,一名筑基女子正低声汇报,裘长老冷哼一声:“没想到这次天山派和九鼎宗竟然一同来了,看来是专门给老夫一个下马威啊!”

  萧仙子听闻这话,脸『色』一变,正准备说话,却见百花谷的入口处,一道剑光和一只巨大的九足铜鼎缓缓进入了百花谷。

  剑光和铜鼎一落下,两队修士从中走出,其中一队修士一个个都身着青衫,身背一把长剑,而且这些修士一个个气势惊人、锋芒外『露』,仿佛是一柄柄出鞘的长剑一般,这对修士,自然是天山派的弟子了,天山派以剑闻名,剑道天下无双。

  而另一队修士自然是九鼎宗的修士了,这些修士身着九鼎宗的服饰,为显得的是这些人的身上闪烁着各种各样法器的灵光,各『色』灵光,几乎晃花了周围修士的眼睛。

  “早就听说九鼎宗的修士有的是灵石,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陈执右侧,一名落日教的弟子酸溜溜说道。

  “哼,这位兄弟要这样想,若是进入遇见九鼎宗的修士宰了,这些宝贝可都归我们了。”欢欢宗阵营中,成平冷笑道。

  “哈哈,这位兄弟说的对。”一名枯瘦的御鬼宗老者赞叹道。

  自从九鼎宗和天山派一来,这三家修士便停止了相互敌视,一个个冷冷看着天山派和九鼎宗,毕竟欢欢宗等宗派天武大陆往往被划分为魔道,而九鼎宗和天山派,往往自诩正道,再加上天山派和欢欢宗素来积怨,平时修士外面一碰面便是喊打喊杀。魔道修士不爽的是这些自诩正道的修士抢个宝、打个架还要打着除魔卫道的旗号。

  所以当天山派和九鼎宗的队伍一靠近,双方顿时开始挑衅起来,进而转变成了叫骂。

  当然,这里只是叫骂,此时高台之上却是另外一番场景,裘长老笔直站高台之上,居高临下看着缓步走来的四名修士,嘴角一挑,冷笑道:“苍穹老鬼,没想到你还没死!”

  高台下,一名身背无锋巨剑的老者抬起头,眼中骤然报出一缕精芒,冷笑道:“怎么可能死,我这把老骨头,还要留着降妖除魔呢!”

  裘长老的眼中寒芒一闪,一股滔天魔气从他身上散发出来,而下方身背无峰巨剑的老者亦是神情一厉,一股剑芒冲天而起!

  场之人无不『色』变,高台台阶下方的两排女修是被吓得花容失『色』。

  就这时,一个声音忽然从谷外传来:“你们两个老怪还真是一见面就剑拔弩张,莫非就是这么来欢迎老身的?”

  这个声音清脆悦耳,但语气却是老气横秋,不过一听到这声音,准备上前劝架的萧仙子脚步一顿,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而正对峙的裘长老和身背无峰巨剑老者纷纷『色』变,回头看向谷外。

  只见一头体形巨大的妖兽飞入谷中,这妖兽远看之下像是一只巨大鸟妖黄身而赤喙,头生四角,四对青『色』肉翼不断闪动,每一次煽动,一股股罡风气旋便肉翼旁边形成,而妖兽的下方却长着六对利爪,这妖兽之上,站着一名名脸上刻画着各『色』纹身的年轻修士,这些修士身上的服饰正是灵兽宗的服饰,而兽首之上一名身着黄『色』小衫的俏丽女子面带笑容。

  “肥遗婆婆!”裘长老瞳孔微微一缩,冷笑道:“灵兽宗莫非是想破坏规矩么?竟然让你来这里。”

  之前还和裘长老剑拔弩张的老者亦是点头道:“肥遗婆婆,你这样可是坏了规矩。”

  “坏什么规矩!”兽首之上的女修一翻白眼,讥讽道:“灵兽宗那群小家伙正因为那件事情各忙各的,那群元婴老鬼又不可能出来,只有老身亲自前来了,再说了,老身不也是金丹五重修士么?”

  听到这话,场的几名金丹修士嘴角都忍不住抽了抽,九鼎宗的金丹老者忍不住道:“肥遗婆婆是金丹修士不假,可是你这灵兽肥遗,可是相当于元婴修士的七级妖兽……”

  “本座不过是一只连化形雷劫都是失败的七阶妖兽罢了。”一个闷雷般的声音响了起来,却是那只巨大鸟妖冷哼一声开口道,转眼之间鸟妖身体不断缩小,化为一只人首兽身地妖兽,虽说大部分已经化人,但是四肢还是爪子,身后也还残留着肉翼。

  修仙界,一级妖兽相当于炼气修士,二级相当于凝神,而★★、四级妖兽,则相当于修士筑基修为,五级、六级妖兽,则是相当于修士金丹修为,到了七级妖兽,则是相当于金丹修士,并且会开始遭遇化形雷劫,唯有度过雷劫,才能够化身成人,并且获得再度进阶的资格。

  而这只古兽肥遗,显然是化形雷劫失败,不过就算如此,以他的修为,足以灭杀场所有修士了。

  半人半兽的肥遗目光一扫场众人,咧嘴一笑道:“本座知道你们想什么,放心吧,这次求着婆婆带我出来,主要是为了品尝一下百花仙酿,大事将临,我们灵兽宗又岂会破坏了规矩。”

  听到这话,场之人无不轻舒一口气,至于对这话信个几分,那就是看场修士了,不过目前看来,这肥遗婆婆的到来,倒是让场所有修士的气氛一阵缓和。

  而灵兽宗的参赛修士则一个个昂首挺胸走到高台右侧,虽说每次百花谷之争,灵兽宗始终第三和第四之间徘徊,但这次他们可是跟着元婴妖兽前来,自然底气十足。

  陈执一扫灵兽宗修士,发现这些人身上往往带着一个巨大的布袋,这些布袋便是灵兽袋了,不同于储物袋,是能够装活的灵兽的,但能装的灵兽必须和主人签订契约才能够装入,别的妖兽却是无法装载,别提活人了。

  看着看着,陈执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便是他天阴魔女之墓那里获得的一枚小卵,这小卵一直放黑雾空间中,四年过去了却没有任何要孵化的意思,若不是明显感觉的到小卵中浓烈的生命气息,陈执甚至会以为这小卵已经死了。

  或许是他没有掌握孵化灵兽的方法?

  陈执想到此,看向灵兽宗修士的眼神顿时变了。

  看来进入原始秘境之后,他倒是要找找灵兽宗修士的麻烦了。

  很快,千煞门、万法门和一些中小宗门便相继到来,陈执发现一些中小宗门参与的人数甚至不到十人,小的一个宗门,带队修士赫然是一名筑基修士,而参赛者竟然只有一名枯瘦老者,还是凝神三重修为,脸上带着慷慨赴死的神情。

  陈执朝这老者看了看,嘴角微微抽了抽,不过想想也就明白了,这些中小宗门本就没有和大宗们竞争的实力,再加上这次规则,若是派的修士多了,不是等于给大宗门送分么?『性』派几个送死的,至少也能分到一些灵『药』。

  而此时,高台之上,气氛终于缓和下来,原来是那妖兽肥遗被百花谷的元婴修士请进山门中饮酒,这让场所有修士都松了口气,倒是那肥遗婆婆,依旧一脸淡笑,似乎根本不意。

  很快,人员到齐,负责主持此次百花谷之争的萧仙子起身缓缓走到高台前端,她先是将这次百花谷规则说了一遍,旋即回头看了一眼高台上座的各门长老,深吸一口气道:“好了,规则想必各位已经清楚了,现,给各位修士颁发玉牌和装载妖兽尸体的灵兽袋吧。”

  话音刚落,一名名百花坞女修便手捧托盘走向高台右侧的修士队伍,当玉牌和灵兽袋颁发完毕,萧仙子便高声说道:“开启原始秘境!”

  百花谷之争,终于开始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