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七章 死里逃生


  “该死!”这一切,都电光火石中发生,鬼修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他算漏了两点,第一,便是他太自大了,第二,就是他忽略了陈执的狡猾程度,这命悬一线之间,竟然还能利用天都候和瞑老魔对他的猜忌布下此局,此人心思之深,甚至可以用老辣来形容。

  鬼修当然不知道,陈执这危机中的反应和机智,完全是一次次生死之间锤炼出来的,此时,他已经没有了退路!

  目光一扫陈执腰间铜牌,鬼修冷哼一声,背后忽然出现一抹巨大的鬼神虚影,这虚影一出现立刻发出一声震天嚎叫,双手一张,便迎向了降魔塔和那枚漆黑符箓。

  而与此同时鬼修竟然直接伸手抓向陈执,看他那样子,似乎准备硬抗瞑老魔和天都候这联手一击也要击杀陈执夺取铜牌了!

  就这时,那卷密藏经文,却是来到了鬼修的面前,画卷一展,就见其中忽然滚出整整五十枚三『色』弹丸,这些弹丸只有眼球大小,大多都是灰『色』,但其中也有不少金『色』和漆黑颜『色』。

  鬼修的眼睛一瞬间瞪得滚圆。

  这弹丸,他刚刚才见过,陈执对抗瞑老魔含恨一击,便是扔出了这些弹丸,似乎是爆炸的暗器。

  而现,这些弹丸,足足有五十枚!

  鬼修怎么也想不到,陈执竟然会将这些弹丸藏密藏经文之中,下意识就想要闪躲。

  不过却是迟了,陈执画卷展开的一瞬间,口中,便轻轻吐出了一个字。

  “爆!”

  “轰!”

  巨大的轰鸣声响起,直接化为一抹刺眼的亮光,巨大的爆炸形成的风暴席卷开来,直接将鬼修四人包裹其中。

  这五十枚天雷子,当然杀不死鬼修,不过……阻拦一刻却是够了!

  就弹丸爆炸后,鬼修的身体不由自主地被这爆炸力向后推去,而与此同时,降魔塔和那黑『色』符箓直接击毁了那巨大的鬼神虚影,重重砸了鬼影后背。

  “啊!”鬼修凄厉的惨嚎,空中回『荡』,他面对的可不只是陈执,陈执使用的五十枚天雷子同时爆炸,足以抵得上一个金丹修士全力一击,再加上瞑老魔和天都候,鬼修等于是同时被三名金丹五重修士全力击中。

  不过此时,陈执却是没时间去看了,刚刚的爆炸将他震飞,落下之后,他就地一滚,竟然直接站了起来,张腿就跑。

  跑出几步,陈执忽然一顿,一张口便喷出一抹夹杂着内脏碎片的鲜血。

  “该死!”陈执一咬牙关,这伤势,倒不是这爆炸引起,而是刚刚虞美人那一掌所制。

  这一掌,差一点就要了他的命——若不是有血魄丹的话!

  深吸一口气,陈执想都没想便迈步朝着一个方向跑去,正当跑出几步,忽然面前“吧嗒”一声,刚刚他扔出的那卷经文竟然掉了他的面前。

  “这……”陈执一瞪眼,却是没有犹豫,几步弯下腰,一把捡起经文。

  他本来早想将这经文丢弃,却没想到这经文竟然被爆炸风吹到了他的面前,这实是太过诡异了。

  莫非这经文和他有缘分?

  陈执脑中掠过这个想法,回头一看,却是空中风暴渐渐散去,而瞑老魔、天都候和鬼修三人,却是显出身形。

  只不过,瞑老魔和天都候二人盯着防御光罩,似乎刚刚的爆炸没有对他们造成任何伤害。

  反观鬼修,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鬼影化的身体破破烂烂,恍若破布,原本闪烁着漆黑光泽的虚影,也变得暗淡无比,分明是刚刚那一波攻击中受到了重创。

  此时,鬼修已经没有任何威胁到瞑老魔和天都候的机会了,故而两人瞄了一眼鬼修,便冷笑着收回目光,一扫不远处陈执。

  “咦?”瞑老魔低头一看,却是根本没看到陈执的身影,再一扫周围,正巧看到陈执捡起经文的一幕,表情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他本以为陈执被虞美人一击应该已经动弹不得了,却没想到这小子现竟然还是生龙活虎的。

  不过,这小子的好运到这里也就到头了!

  “天都候,这小子太过狡诈,不如我们直接将其打得动弹不得,再动手争夺如何?”瞑老魔冷笑一声,他对陈执是痛恨的,那卷经文,本应该被他握手中了,却没想到半路杀出个陈执,何况,陈执的身上还有他存放这一次三洞秘境收获的储物袋。

  天都候面无表情看了一眼陈执,虽然这三人中,唯有他和陈执并没有交集,不过……

  他也有些厌烦了陈执想一个滑溜的泥鳅一样到处跑了,而且,若是争夺经文,瞑老魔那件灵器仿制品已经被鬼修重创,而若是凭借降妖塔,他根本不需要害怕瞑老魔。

  “好!”天都候冷笑一声,一扬手,手中拂尘直接打出,而另外一边,瞑老魔竟然又掏出一枚漆黑符箓,狞笑一声,直接朝着陈执打了过去。

  这法宝和符箓一打出,一股灵压便冲天而起,直接袭向不远处的陈执。

  陈执猛地回头,当看到到那法宝和漆黑符箓之后,脸『色』一瞬间变得惨白。

  到此为止了么?

  不!

  陈执心中发出一声愤怒的狂吼,一扬手,足足六七枚符箓直接发了出去。

  这些符箓,都是他事先准备的道术符箓,这六七枚符箓一打出,顿时化为漫天灵光,与此同时,陈执又是取出一枚透血丹。

  他手中虽然拥有这么多道术符箓,明显抵挡不住那拂尘和漆黑符箓,尤其是漆黑符箓,刚刚瞑老魔轰击鬼修的时就用的这,现却是用来对付他!

  看来瞑老魔对他已经极为嫉恨了!

  被这样一个魔头嫉恨,这感觉可不好!

  陈执一口咬碎透血丹,顿时**再一次加强,与此同时,他双手一掐诀,后背一条真龙虚影缓缓浮现。

  “真龙护体诀!”

  就他做完这一切,拂尘和符箓,却是同时撞了他面前的灵光之上。

  “轰!”“轰!”“轰!”

  一连串巨响,整个空间都一阵抖动,下一刻,拂尘和黑『色』符箓便直接从爆炸中心钻了出来,狠狠打了陈执的胸口。

  一道柔和的白光亮起,下一刻,白光粉碎,拂尘和黑『色』符箓,重重打了陈执的胸口。

  “嘭!”

  陈执的身体,就恍若一抹破布,直接向后飞出,足足飞行了近十几丈的距离,这才重重落下。

  烟尘四散,陈执落下的位置,竟然是之前山丘的废墟。

  “不好!”

  这声音,却并非天都候和瞑老魔任何一人发出,而是之前被重伤的鬼修。

  此时,他抬起头,惊慌失措地看着山丘的废墟,尖声叫道:“快阻止他!”

  “阻止他?”天都候和瞑老魔眼中都闪过一抹疑『惑』,一转身,正巧看到令他们大惊失『色』的一幕。

  陈执趴地上一动不动,生死不知,不过此时,他腰间悬挂的铜牌却是忽然亮了起来。

  而与此同时,山丘被毁后形成的废墟中那些碎石下方,忽然亮起一道道白光,这白光一开始只是从岩石裂缝中『射』出,渐渐,白光越来越亮,将躺地上生死不知完全包裹其中。

  “这是……”天都候眼睛一瞬间瞪得滚圆。

  这是传送阵的光芒!

  “完了!”鬼修面『色』惨然,差一点,只差一点!

  而且,为什么这小子运气这么好,被打飞后竟然落了那个隐藏藏宝之地的传送阵上。

  数万年的计划,付诸东流!

  鬼修巍然长叹一声,再一看空中天都候和瞑老魔二人,却见二人正疯狂地冲向白光。

  迟了!

  鬼修脑中刚冒出这个想法,下一刻,白光一闪,空中溃散,再一看之前废墟,哪里还有陈执的身影。

  天都候和瞑老魔二人愣空中,远处,那两名正道盟修士和万毒宫老妪亦是停止了争斗,呆立原地。

  罢了……反正那小子手中,不可能有能量。

  鬼修心中叹息一声,目光一转,看向了不远处的空间裂缝。

  既然已经失去掌控三洞秘境的机会,他也没有再呆这里的必要了,而且,等瞑老魔和天都候回过神,以他现的状态,再想走就来不及了!

  鬼修冷哼一声,身形一转,鬼影便径直朝着被瞑老魔杀死的一名散修尸体冲了过去,下一刻,那具尸体站了起来,眼中鬼火一闪,便直接冲进了不远处的空间裂缝。

  而呆立原地的天都候和瞑老魔,此时也醒过神来,对视一眼,两人神『色』都不好看,天都候还好,他手中已经拥有了一卷密藏经文,而反观瞑老魔,这一次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不仅搓手可得的密藏经文被夺走,这次三洞秘境的收获,也全部被陈执抢走了!

  一想到此,天都候心情顿时畅快起来,讥讽一笑:“怎么,你还想要再战么?”

  “哼!”瞑老魔脸『色』阴沉得快要滴出水了,若不是他先是被那鬼修重创,连灵器仿制品都被毁,哪里容得天都候如此讥讽。

  不过此时,他若是想走,天都候也留不下他,不过一想到密藏经文和乾坤雷泽晶,他的心中顿时一阵绞痛。

  “小子,不管你被传送到哪里,三个月后,三洞秘境关闭之后你总会回到无荒原界,到时候,我就算挖地三尺,也要将你擒下扒皮抽筋,永世囚禁灵魂!”

  瞑老魔心中一阵咆哮,再一看天都候得瑟的模样,冷哼一声,竟然没理会天都候的挑衅,径直朝着空间裂缝飞去,而那万毒宫老妪也赶忙跟上。

  看着两人消失空间裂缝,天都候的双眼微微眯起。

  “天都候,为何不这里……”那名灭魔宗金丹修士忍不住开口问道。

  “我们留不下瞑老魔。”天都候冷冷看了灭魔宗修士一眼,叹了口气:“我们也走吧,想必瞑老魔现打着去追那夺走一卷密藏经文的黑袍女修的主意,试图挽回一些颜面,若是让他追上,加上虞美人的话,宜华夫人就危险了。”

  说着,他回头看了一眼废墟的方向,此时,废墟早已经恢复了之前的平静,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陈执!”

  心中默念这个名字,天都候便一甩拂尘,朝着空间裂缝飞了过去。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