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四章 无光雷灵剑


  “劈啪”一声巨响,荒火炉鼎之上的剑胚恍若被什么东西击中一般,紧接着,一道道肉眼不可见的电流剑身之上跳动,而与此同时,剑身之上那些玄奥的符文不断闪烁,将这些电流吸入其中。

  陈执不断释放着一道道无光神雷,他的脸『色』,也越来越苍白,因为不管他释放多少无光神雷,面前的无光雷灵剑都像是一个巨大的黑洞,将这些电流完全吸收。

  该死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无光雷灵剑炼制的步骤中,这个步骤仅仅是利用无光神雷为剑胚上的法阵加持而已,可以说这个步骤虽然比较关键,但只要学会无光神雷的法术就足够了。

  但现,这无光雷灵剑,却仿佛一个永远都填不饱的无底洞一般,将那无光神雷完全吸收,陈执虽然晋升金丹,但也经不住这般消耗。

  尤其是是之前为了剑胚上拓印法阵,他的神识消耗极大,若是这样持续下去,恐怕没多久他就会支撑不住了。

  陈执紧咬牙关,强忍着脑中剧痛,心中忽然升起一股倔劲。

  他的双手疯狂掐诀,一道道无光神雷『射』入无光雷灵剑中,正当陈执面『色』苍白强行咬牙支撑之时,面前的无光雷灵剑之上,忽然闪过一道光芒,紧接着,这柄飞剑银灰『色』的剑身,忽然变得暗淡无光起来,而随即,一股强烈而恐怖的波动,从无光雷灵剑中传了出来。

  “怎么回事,这飞剑威力应该没这么强啊?”

  陈执有些惊讶地看着面前飞剑,疑『惑』皱了皱眉。

  莫非,是因为那乾坤雷泽晶的碎片?还是雷灵石?

  这点陈执并不清楚,不过法宝强大,对他来说可是有利无弊,不过此时不是高兴的时候。

  剑身之上的法阵无光雷灵剑的作用下缓缓凝固,陈执双手一掐诀,就见灵光的包裹下,飞剑缓缓抬升,而荒火炉鼎中那不灭之焰,也渐渐变小,而陈执则将全部心神都集中了面前的无光雷灵剑之上。

  原本,陈执还犹豫是不是要用这无光雷灵剑来作为本命法宝,不过看到无光雷灵剑现的威力,他心中已经有了定计。

  只见他一咬舌尖,一口本命精血直接喷出,浇还未完全形成的无光雷灵剑之上,与此同时,陈执又是拿出骨质匕首,用力左手手腕上一划,这才划出一道深深的伤痕,顿时大量的鲜血从伤口中涌出。

  陈执对此视若不见,右手放下骨质匕首,双手同时掐诀,就见他流出的鲜血恍若被一股无形之力牵引,无光雷灵剑下方形成一个小巧古朴的法阵,这法阵忽然一闪,便没入了无光雷灵剑的剑身消失不见。

  而随着这血光的没入,后一个步骤已经完成,就见无光雷灵剑剑身上那密密麻麻的阵法忽然一闪便消失不见,变成了一把极不起眼的灰『色』长剑。

  陈执伸手一招,长剑顿时从炉中飞出,飘浮他的面前。

  与此同时,陈执分明感觉这无光雷灵剑和自己心神想通,他心念一动,无光雷灵剑顿时缩小,化为一柄拇指大小的灰『色』小剑落了他的手中。

  陈执有些爱不释手地把玩着灰『色』小剑,虽然无光雷灵剑并没有丹田中温养过,但便是如此,这无光雷灵剑的威力都还金轮之上。

  这可是他自己炼制的第一件法宝!

  陈执深深吸了口气,心念一动,面前灰『色』小剑忽然一颤,剑身缓缓消失空气中,一股波动传出,下一刻,不远处洞府的墙壁之上忽然发出一声巨响。

  “轰隆!”

  伴随着这一声巨响,整个洞府都有些摇晃起来,烟尘散去,只见陈执之前哪怕用各种各样法术轰击都无法造成一丝一毫痕迹的洞府墙壁,竟然破开了一个小小的大洞。

  陈执满意一笑,一招手,空气顿时一阵波动,当近乎透明的小剑落他手中的时候,这才显『露』身形。

  一张嘴,陈执便将无光雷灵剑吸入丹田中温养,仅仅此刻小剑便有如此威力,若是再温养百年的话……

  陈执甚至有种这里继续呆上一百年的冲动。

  只不过这想法刚冒出来,他便苦笑地摇了摇头。

  这些年来,洞府的灵气不断变得稀薄起来,虽然不确定,但陈执心中也是隐隐有了一个猜测,恐怕这洞府中灵气的来源,便是抽取水晶宫、灵脉大殿和藏宝之地三处的灵气,而这三处地方,原本是被阵法包裹,故而灵气没有散发,再加上数万年来鲜有修士进入,才能保持这情况,不过他为道人雕像安放了那洁白如玉的圆形石头之后,这些灵气便不断被抽取到这洞府当中。

  恐怕再过个十年,这三洞秘境中的灵气,便会彻底消耗殆。

  而且晋升结丹之后,他需要炼制一些结丹期提升修为的丹『药』,虽说他身上有很多材料,但这些材料大部分都是炼制筑基级丹『药』的材料,至于金丹级的材料极少,所以再继续呆这里,反而对他修为的提升效果并不明显了。

  摇了摇头,陈执盘膝坐下,掏出几枚丹『药』,静静恢复起来。

  七天之后,陈执睁开眼睛,之前的疲惫一扫而空,却是已经完全恢复到了佳的状态。

  “是该离开了……”

  陈执轻声说了一句,当即将种周围花圃中的一些珍稀灵『药』收了起来,又将荒火炉鼎放进黑雾空间,做完一切,他抬起头,看了一眼面前道人雕像,一摆袖子,身形顿时飞了起来,来到了道人雕像胸口的位置。

  此时,他镶嵌进道人雕像胸口处的那枚洁白如玉的圆形玉石依旧散发着柔和的光芒,丝毫看不出这玉石已经持续供应能量了一个甲子的时间。

  这枚玉石,陈执自然不会留此地,看了一眼那石门,陈执伸手一抓,玉石直接朝他飞了过来。

  玉石一经取出,整个洞窟便晃动了起来,而道人背后那洞口也缓缓合起,陈执一挑眉,收起玉石,身形恍若利箭,『射』入洞口,站了传送阵之上。

  而此时,身后的洞口这才完全闭合,一片黑暗中,陈执拿出那枚铜牌,一阵柔和的光芒,从铜牌中传出,和脚下传送阵遥相呼应,一道白光闪过,陈执身影顿时消失不见。

  陈执并不知道,就他离开之后,那雕像的道人眼中忽然多出一抹光芒,这光芒越来越亮,恍若星辰般璀璨,下一刻,一道光影出现道人雕像的面前。

  这光影看上去不到一尺,给人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过了一小会,这光影缓缓偏过头,仔细盯着道人雕像看了许久,一个苍老,冷漠,不带一丝一毫感情的声音从中传出:“还是来迟了一步……没想到这一界竟然还存道源,倒是可惜了……”

  ……

  “终于出来了!”

  陈执站虚空之中,周围的粉红『色』蜃气一靠近他的身体,便被灵光『逼』开,来时那恐怖的蜃气,仿佛无法对他造成一丝一毫的威胁。

  深深吸了口气,陈执张嘴便发出一声犹如虎啸龙『吟』般的啸声,这啸声直『插』天际,震得周围蜃气都一阵抖动。

  闭关一甲子的孤寂,结成金丹的兴奋,这一切的情绪,全部伴随着这啸声冲天而起。

  渐渐,啸声停止,陈执目光一扫周围,嘴角带起一丝冰冷的笑容,轻轻一摆手。

  一道肉眼难以察觉的波动飞速划破蜃气,眨眼之间,便来到了距离他大概三四十丈的一座树墩下方。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整个树墩完全炸开,与此同时,一头五彩斑斓的蜘蛛尸体从这树墩中飞了出来。

  而蜘蛛的尸体之上,却是『插』着一把灰『色』小剑。

  “四级高阶妖兽彩蜃蜘蛛。”

  陈执看了一眼蜘蛛尸体,这头彩蜃蜘蛛,西南雨林中也算是比较难对付的妖兽,若是一般筑基五重修士碰上,若是没注意都要吃大亏。

  不过对于现的陈执来说,这头彩蜃蜘蛛却不算什么了,他伸手一招,将无光雷灵剑召回,又将彩蜃蜘蛛的尸体装进储物袋,稍微辨认了一下方位,便轻轻一招手,金轮法器顿时出现了他的面前,陈执朝着法器打出一道光芒,这金轮便化作足足容纳一个人站立的大小,满意地看了一眼面前金轮,陈执便直接跳了上去。

  虽说金丹修士已经能够凭借自身飞空中,但这样做,对于灵力消耗也是极为巨大,若是赶路的话,往往会选择一些代步的法器或是法宝,这点便是天都候、瞑老魔这等半步元婴的修士都如此做。

  一边驾驭着法器朝着人间界的方向飞去,陈执一边皱眉思。

  六十年前的三洞秘境中,他可是将正道盟和魔刹盟得罪惨了,陈执可不会认为正道盟和魔刹盟会放过他,尤其是魔刹盟,非但连一卷密藏经文都被他夺走,是之前杀了修罗门大长老的儿子,仇旧恨之下,若是他就这样大大咧咧前往人间界,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虽说进阶金丹,但陈执并未自大到认为天下无敌了,别说正道盟和魔刹盟的元婴修士,便是当初的瞑老魔和天都候追来,他都不是对手。

  而且六十年过去了,这两个原本就半步元婴的家伙,指不定真进阶元婴了。

  不过同样的,正道盟和魔刹盟绝对想不到,他会三洞秘境闭关整整一个甲子,是冲击到了金丹修为,如此一来,对方定会猜测他可能已经被某个贪图密藏经文的修士杀死,如此一来,只要他足够小心,应该不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正当陈执正凝神思之时,忽然前方传来一阵打斗声,并隐隐有爆炸声和刺眼的光华从不远处的蜃气中传来。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